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1459b6fa02b4b3aad57f190099964fc,time=1607013293,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0298523/450299923.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51L8&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50298523&page=1&vt=2,signature=b402411c23a60b47c570640f3357ed08beb90feb
isshowflow:1,,
女巡按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五章 麻烦的柳胜

 

第五章 麻烦的柳胜

 

翌日,安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看着眼前这个人,安芷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没错,这个人她之前见过,这人便是昨日在街上被杂耍班子的少女拖着的那个男子。

“你说什么?”安芷不由得再问了一遍。

“在下柳胜,觉得安知县一表人才,才华横溢,尤其昨日救在下于水火之中,因此在下毛遂自荐,听闻县衙尚无师爷,在下也是举人出身,自认胜任这师爷一职绰绰有余,因此昨日去求见恩师,得来恩师这一推荐信,希望安大人能收留在下。”柳胜再次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安芷接过那封所谓的推荐信,觉得自己的头更大了……

找谁不好,偏偏找的是虽然已经告老还乡,然而在朝中还有着众多高官门生的前任龙图阁大学士。

这面子,安芷即使不想卖,也得卖,龙图阁大学士诶,桃李满天下诶,若是不买他的面子,日后她在假扮安道全的这条本就不甚安全的路上,显然更崎岖了……

“好吧,那,安伯,你去安置一下柳……柳师爷。”安芷按了按突突跳的太阳穴,觉得自己需要好好静一下。

“等一下,大人,学生还有些事要问。”柳胜道。

“说罢,你还有什么事?”安芷此刻只想让这看上去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的人快离开自己视线。

“学生对昨日大人出手相助之情难以忘怀,若不是大人,学生

只怕会陷入一堆麻烦中,不过学生很是奇怪,大人那日究竟是对那女子说了什么话,让那女子竟然自认错误?”柳胜好奇地看着安芷。

“这很简单。”安芷见柳胜问的是这个,便答道。“本官说的是,姑娘你的钱袋这般小,怎的能装下这许多银两?况且,你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跟官府有着极深的渊源,为了姑娘好,并且念在是初犯,本官劝姑娘还是早日收手,以免到时候脱不了身。”

“就这样?”听了安芷的回答,柳胜抽了抽嘴角,他原以为这安大人应该是给那女子施加了什么压力,谁知道,竟然只是如此简单。

“好了,本官已经解答了你的问题,你可以下去了。”安芷道。

“多谢大人。”柳胜见目的也已经达到,嘴角勾勒起了一抹微笑,心情大好地随着安伯去自己的住处了。

而安芷叹了一口气,接着接见正等在书房的据说一大早便来求见的主簿邵阳。

在大夏,一个县的最高长官为知县,知县下设县丞、主簿、典吏和巡检等官员,分掌全县的政务、赋税、户籍、巡捕、诉讼、文数,而其中,县丞仅次于知县,协助知县管理县政,在安道全遇刺在府邸静养的这段时间内,平日里一直协助安道全处理辉城大小事宜的县丞俞彬便全权代替安道全处理辉城的一切大小事务。

“大人,您既已康复,应当早日将这辉城事务收回来

,不然,俞县丞以后越发不将大人放在眼里了。”主簿邵阳在一旁道。

安芷翻了翻白眼,嘴上说的款冕堂皇,还不是因为县丞与自己一般大,而在她这个所谓的知县大老爷罢、工的这段时间内,见县丞权利比自己大心里不舒服罢了。

不过,也是,她现在身为辉城县令兼巡按,等“安道全”身子骨好的差不多了,然后来接任的县令到来后便要出发代天子以巡视天下了,她的确也是关心一下这辉城的事了,说不定还能找到表哥遇刺的线索。

邵阳见安芷似是认同自己的想法,心中终于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这些日子以来,那俞彬仗着安大人的信任,愈发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甚至前几日将自己一侄子给抓了起来,并且在自己上门要人的时候,丝毫不给面子,愣是将那侄子给狠狠打了二十大板,搞得家里老太君那是将自己狠狠训了一顿,这俞彬做了如此让他丢脸之事,他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他,更何况,自己现在手上可是握有那俞彬的把柄。

安芷自然是看出了邵阳心中的小九九,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这邵阳在自己“康复”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作为这邵阳的直属上司,他也只来看过自己一次。现在这般上门,且矛头直指那县丞俞彬,估计是两人内斗,然后得到了对方的把柄。

“邵主簿,本官这段时间闭门修养,的确是对辉城

疏忽了,本官也正打算这几日将那些事务接手过来,只不过……”安芷话锋一转,“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这次来,究竟是为何事?”

安道全之前虽然以清廉,刚正出名,但是对于下属,尤其是并无大错的下属,他从来都不这般称呼,一般都是直呼本名,这一点,安芷并不知道,然而在邵阳看来,却是心头一惊,以为自己平日里搞的一点小把戏被安道全知道了,顿时脸色煞白。

“回大人,其实……其实是这样的。”事到如今,若大人说了,也只能死鸭、子嘴硬,硬是不承认了,邵阳打着这个主意想到,不过,幸好他今日有其他事情。

“什么?”听到邵阳的话之后,安芷心头一惊。你道那邵阳说了什么?他竟然说,俞彬为了一己私利,将本是贡品的“十方砚”偷偷藏下一枚……

辉城有奇石,此石最宜制砚,以此制作的砚台,“体重而轻,质刚而柔,摸之寂寞无纤响,按之如小而肌肤,温软嫩而不滑”,且有不损毫,宜发墨等特点,由世代制砚的端家承制,据说当时第一个发现那辉城奇石的人,叫端十方,在所有砚台师傅都说嗤笑那样的石头怎么能制作成砚台的时候,也只有端十方不放弃,日夜研究,在几年之后,终于制作成了第一方砚台,而彼时,恰好当时的圣上微服私访经过辉城,听得此事,亲自到端家看这方砚

台,而不知道这端十方用了什么方式,只要是经由这砚台发出的墨,均散发出一阵淡淡的梅花香,圣上顿时龙心大悦,表明自己的身份,要走了这方砚台,并且几个月后,京中降下圣旨,将这砚台以端十方之名命名为“十方砚”,并且御赐端家“天下第一”的匾额,命以后每年端家须进贡两方砚台到宫中。

京中人人喜爱这“十方砚”,只是碍于这砚台制作时间之长令人咋舌,且历代皇帝也对此喜爱不已,一直让进贡,因此除去宫中,流传在民间的“十方砚”那是凤毛麟角,可以说是千金难求!

安芷自然是大惊,如此重要的贡品,那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俞彬,居然会私藏?况且,这进贡在即,他竟然做出如此胆大包天之事,实在不像他本人的性格。安芷心觉此间有什么不对,但是奈何信息太少,她连个头都没有捋出来……

县丞俞彬是安县人,中了举人之后赶考屡试屡败,最后在上一任县令的举荐下任了这辉城县丞之职,在功绩上可以说是并无建树也并无过错,一直小心翼翼到现在。这大概便是表哥平日里为何放心将辉城许多事务交与他,一个已经被磨灭了当初的雄心壮志,安安心心偏居一隅的人,一般情况下,是折腾不出什么波澜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做下如此胆大包天之事,实在是令人咋舌,安芷也希望邵

的话只是空穴来风,但是看那邵阳一副信誓旦旦不像说话的样子,她不由得心下一沉,这贡品若是出了事,只怕会有许多人要受牵连,她当即便随邵阳出去。却不料,在门口,竟然看到了柳胜。

安芷本想避开柳胜出去,毕竟这人虽然是龙图阁大学士举荐,但是毕竟对她来说还是个生人,不知底细,况且如今又出了这般大事,她自然是不希望多一个人知道。但是奈何那柳胜就是阴魂不散,当安芷跟邵阳刚跨出安府的门槛,柳胜便跟了上来。

“大人这是去做什么?”柳胜大概是知道自己并不受安芷欢迎,硬是跟了上来,凑在一边问。

“这位是?”邵阳并没有见过柳胜,也并未听闻安道全府上有这么一号人物,自然是对柳胜充满了戒备。

“学生是由龙图阁方老学士举荐而来前来投奔安大人,现在在安大人府上当师爷。”柳胜答得不卑不吭。

邵阳见此人虽然一身普通的月白长衫,但是身上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心生敬畏,见来人已自报家门,便也不再多问。

看柳胜这样子,这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安芷并不知道柳胜是什么来头,但是她隐隐感觉到柳胜这人并不像自己说的那般简单,自己若是不让他去,想必他也有办法知道这是去干什么的,便也默认让他跟着了。

邵阳的马车停在门口,官员的马车若是公

家的,一般是官府派送,而这马车根据官职设置大小,邵阳官职不大,这小小马车挤两人正好,挤三人便有些空间不足的感觉,柳胜很自觉地在外面与车夫坐到了一处。

俞彬性格古怪,平日里并不与本家往来,甚至在担任县丞以后,举家搬出了本家,在县衙不远处置办了一处宅子。宅子中除却他一家人,只有几个护院以及几个老仆,在官员中,可以说是清廉之极。

当安芷与柳胜邵阳三人站在俞彬府邸门前的时候,只见那宅子虽然是俞彬搬出本家后新置办的,但是却并没有重新修缮过,除却门口那一块匾额,其他都是老旧之物,约莫是上一家剩下来的。

邵阳上前敲了敲俞府的门,有一老仆打开门,探出头来。

“县令大人?主簿大人?”那老仆一下子便认出了安芷与邵阳,老眼昏黄中,似有泪光闪现。

“老伯,怎么了?”安芷见状不对,心中涌上一阵不安。

“两位大人,你们来的正好,我家大人,我家大人他……”那老仆言语哽咽,竟说不出话来。

安芷也顾不得礼仪了,与邵阳柳胜使了个眼色,三人便往里走去,这府邸不是很大,院子里植被稀少,颇有一份荒凉之感,穿过院子便是内宅,隐隐地,听得里面传来一片哭声。

安芷按耐不住加快脚步往里走去,只见一个妇人正被家仆拉着,哭的涕泪横流,上气不接下气。而一旁

,则有一个少年,一脸悲愤状。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