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a70e1ef26cd49df8f81633aaf59d777,time=160715652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0298523/450299936.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51L10&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50298523&page=1&vt=2,signature=ab000580c008e10c11087855c15c386c5c38c4db
isshowflow:1,,
女巡按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七章 渐入谜团

 

第七章 渐入谜团

 

自俞彬家出来,安芷便陷入了沉思,她是因为什么去俞彬家的呢?是因为邵阳的举报,然而,这一举报到现在为止,从俞彬这边已经断了线索,而县衙那边,邵阳既然敢来举报,那便是已经确认县衙那边的贡品“十方砚”是的确少了一方的。但是为了确认,安芷还是去了一趟县衙库房,发现的确是少了一方才肯罢休。

“发生了什么事?”见安芷一幅忧心忡忡的样子,林意茹不由得问道。

“意茹,你知道吗,俞县丞死了。”安芷闷声道。

“俞县丞?那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人?死了?怎么回事?”林意茹一连一串问题,记忆中,俞县丞虽然只见过几次,但是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虽然墨守成规,没有新意,但是对处理事情还是可以的,阿全曾经道,俞县丞若是放弃那古旧的思想,或许真能有一番作为。

“具体我也不清楚,今天邵阳邵主簿前来找我,举报俞县丞私吞了一方‘十方砚’,于是我便跟他一起过去了,谁知道,才到俞府,就发现俞县丞已经自缢身亡。”

“不可能,怎么可能?”林意茹否决道。

“什么?”安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林意茹。

“辉城虽然是个小地方,但是地处交通枢纽,商业十分繁华,‘十方砚’只是因为皇上喜欢因此才命端家年年制作,年年进贡,且这‘十方砚’制作

过程十分麻烦,因此每年才得两方,辉城进贡之物中比这值钱的东西也有,况且并不在皇上指明的要的名单上,这俞县丞再傻,也不会拿这‘十方砚’的,这不是自寻死路么?”林意茹道。

“意茹,你真是聪明,我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些。”经林意茹一点拨,安芷恍然大悟,方才心中隐约感觉的那些不对立即在脑中浮现。

“我并不是聪明,只是你现在思绪太乱,嗯,没错,我可以说是旁观者清。”林意茹道,“好了,你快睡觉吧,这俞县丞一出事,你可有的忙了。

林意茹说的没错,俞县丞一出事,这辉城的大小事务自然是又得安芷来处理,安芷看着那些事务,一个头两个大,在这之前,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行走江湖的医者,识字也仅仅是因为要读医书而已。

“大人看上去,似乎,十分疲惫?”柳胜在门口观察安芷观察了许久,看着她一脸烦闷的样子,终于是开口了。

“你来试试处理这些东西?”安芷没好气地对柳胜道。

“如果大人放心的话。”柳胜道。

“你处理完了,让我过目一遍就行了。”安芷道。

“那么,学生便恭敬不如从命。”

柳胜接过安芷手中的事务,在安芷惊诧的眼光中飞快地处理了起来。在约莫一个时辰之后,柳胜伸了一个懒腰,告诉安芷处理完了的时候,安芷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赶紧抓过来看,发现柳

胜的批注不仅工整,且十分有条理。

“佩服,本官,佩服。”安芷的确是发自内心地佩服。

柳胜在心中对安芷的疑惑却上升了一个高度。

安道全虽然只为一个进士,然而柳胜知道,若不是那年有些原因导致安道全被挤出前三,只得了一个区区进士,他此刻也是京中的风云人物。

而眼前的安道全,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不过文人骚客弱不禁风那是正常的,但是,为什么,他竟然连这些事务也处理不好?莫非,又是一个被人夸大其才,实际上只会死读书的人?

“你在看什么?”安芷当然是丝毫没有察觉柳胜的异常,问道。

“没,没什么。”柳胜赶紧道。

“那么,柳师爷,这样吧,本官最近重伤初愈,实在是处理不了这么多事务,你既然已经是这个辉城县衙的师爷,那么你便替本官处理这些事,处理完了,给本官看一下即可,哦,对了,若是有什么不能做主的,也要给本官看一下。”安芷显然打起了柳胜的主意。

就知道会这样,柳胜在心里想道,不过,既然是来做师爷的,来之前他也做好了准备,而且这些跟他平日里要处理的事情来比,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看着安道全那一副弱不禁风,我见犹怜的样子,他柳胜柳大人便勉为其难接下这个艰巨的任务吧?

等……等等?我见犹怜?柳胜被自己脑中蹦出的这个词给狠狠地吓了一跳

俞家很快便给俞彬办了后事,因为安芷的命令,因此俞彬真正的死因并没有外传,在安芷的授意下,俞家对外宣称俞彬是得了不治之症而亡。

俞彬私吞了一方“十方砚”。但是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这在邵阳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对,并且是愤怒的。

同在辉城任职很久,他自认为家世,资历没有一点比不上俞彬。若是非要说有区别,那便是他们一个出身科举,一个出身武举。

邵阳重重地敲了一下桌子,生生将桌子上的一套茶具给震裂。

他转身走到书架前,转动了机关,“隆隆”的机关打开的声音传来,一个暗格出现在眼前,邵阳自暗格中拿出一个包裹精美的盒子,打开一看,赫然便是一方他宣称的,被俞彬拿走的“十方砚”,然而,这方“十方砚”却不是要进贡的那一方,这是他祖上流传下来的宝贝。

邵阳细细地端详着手中的这方“十方砚”,若不是机缘巧合知道了拿俞彬暗地里干的事,他可想不出这么好的主意。

“十方砚”固然稀少、珍贵,然而在他看来,这再怎么稀少、珍贵的东西,跟他的仕途比起来,都算不得什么。

“当务之急,学生认为,我们应当去往端家,看看在进攻日子到来前,还有无可能制作一方新的‘十方砚’或者端家还有没有除去进攻的砚台外留下的“十方砚”。”柳胜出主意道。

安芷眼中闪

着“我也是这么想的”的光芒看着柳胜,柳胜叹了一口气。

“那么大人,我们这便启程去端家吧?”

安芷点了点头。

谁知道,到了端家,端家表示,这“十方砚”制作十分麻烦,况且如今安家制作“十方砚”的传人身体大不如前,别说另外再制作一方了,就连以前每隔一年便会出一方的用于民间私藏的“十方砚”都已经很久没用制作了。

安芷和柳胜失望地回到县衙。

“那么,为今之计……”安芷闷闷地道。

“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去寻找那方失踪的‘十方砚’了。”柳胜道。

安芷叹了一口气,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啊……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