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0b91315f13646fe99d27e5d4dcdcfe9,time=1607154924,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0298523/450299943.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51L11&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50298523&page=1&vt=2,signature=c266a4c0057b7511f621b154851afd2f6f900dd0
isshowflow:1,,
女巡按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八章 神秘图案

 

第八章 神秘图案

 

若要找寻“十方砚”的下落,便只能从俞县丞之死入手,而俞县丞之死,虽然那遗书看上去是假的,但是安芷相信,俞县丞之死与表哥之死脱不了干系。

于是,她卯足了劲地查,案件虽然纷繁复杂,但是任何案件都一样,只要你找到了解开这个谜团的头,接下去的一切便会迎刃而解。

柳胜自然是不离安芷左右,当林意茹偶尔一次来到从安府来到县衙,看到跟在安芷身后的柳胜,心中便涌上一阵不安,她总觉得这个跟在安芷身后的男人,她放佛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是,她却想不起来,于是,趁着午膳之时,她派人将安芷请回安府。

“意茹,这么急叫我回府,发生了什么事?”安芷大大咧咧地道,扮了几天表哥安道全,她性子中外向的一面也渐渐暴露了出来。

“你呀你,虽然说你现在是假扮阿全,但是,你这样子,若不是我知道这一切,我也差点要因为阿全回来了。”说到这里,林意茹的眼眶有点红红的。

“意茹,你别伤心,我一定会努力查清楚真相,还表哥一个公道的。”安芷握住林意茹的手坚定地道。

“阿芷,我从未怀疑过你会动摇,只是,今日跟在你身后的那位公子是谁?”林意茹问道。

“哦,那是柳胜。”安芷被桌子上林意茹所布置的菜肴所吸引,心不在焉地道。

“柳胜?他为何在你身边

?”林意茹继续问道。

“唉,说来话长,他拿了一封已经告老还乡的龙图阁方学士的举荐信说要来辉城为我,啊不,是表哥效劳,方老学士名满大夏,桃李满天下,我哪敢说个不字,他又说自己想做个师爷,我就只能答应了。”安芷解释道。

“原来如此。这样便好。”方老学士一向刚正不阿,能得到他举荐的人,品性也定然是没有问题,林意茹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那阵不安却怎么都去不掉。

“意茹,你怎么了,不开心?”任是安芷再迟缓,她也觉察到了林意茹的异样,不由得开口问道。

“我,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林意茹有些犹豫。

“说吧,你我现在用句不好听的话来说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啊呸呸呸,应该说个好听的,是同甘共苦的亲人,还有什么该不该说的?”安芷道。

林意茹想想也对,便开口道:“那个柳胜,虽然说,我一区区小女子,不该质疑受到方老学士举荐的人,但是,阿芷,那个柳胜,能用则用,但是你绝对不能跟他走的太近。”

“为什么?”安芷不由得脱口而出,“那柳胜吧,虽然有点烦人,不过,还是蛮好用的。”

“我……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总觉得在哪儿见过他。”林意茹道。

安芷愣住了,林意茹能见过的人,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嫁前自然是

有京中的好友圈子,也都是京城的一些官宦人家的小姐,她怎么可能见过柳胜这样的人?

然而安芷同时想起了初见柳胜的那时内心的感觉,他的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让人对他不敢亵渎,不敢靠近,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但是这一切,在跟柳胜接下去的接触中都成了浮云,他虽然有时候很烦很惹人厌,但是他也着实帮了自己不少忙……

“阿芷,我说的这些,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见过呢?大概是因为阿全不在我身边,最近我情绪不定才有这样的感觉的吧。”林意茹轻轻抚摸自己已经有些隆起的小腹,她和阿全的孩儿,此刻正在她体内茁壮成长,虽然阿全不在了,但是这个孩子,对她来说,不仅是安慰,也是未来的希望。

“意茹,不要太伤心,表哥若是泉下有知,也不会高兴看到你这样的。”安芷轻轻拍了拍林意茹的肩,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安慰着她。

“谢谢你,阿芷。”林意茹道。

幽静的室内,两个同样遭遇的女人相互拥抱,相互安慰。

“这么说,是邵主簿跟你揭发的俞县丞私藏了‘十方砚’?”柳胜再一次问道。

“唉,你是不是傻了,你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事了?”安芷不耐烦地道。

一连几天下来,都毫无收获,再去俞府,俞府只剩下了几个老仆,问俞夫人去

哪里了,老仆道,送俞县丞的骨灰回主家祠堂了,约莫要过几日才能回得来。

于是安芷也带着柳胜在俞家再彻彻底底地查了一遍,竟然是一无所获。二人直至日落西山才回到县衙,安芷在县衙书房盯着那封俞彬的遗书仔仔细细地研究着,而柳胜却是一直在不停地踱步,不听地思考。

安芷觉得有些疲惫,不由得慢慢闭上双眼,但是她突然发现那封遗书因为离烛火太近,边缘已经开始有些燃起来了不由得吓的整个人的瞌睡都醒了,这可是重要的证物啊?

她赶紧跳起来,拿起桌子上的茶泼过去,还好她醒的及时,虽然边缘有些焦黑,但是字迹都在,而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那纸上被茶水弄湿了。安芷叹了一口气,将那信笺摊开放在桌子上晾干,然而没多久,她竟然发现那纸上竟然有什么突然显现了出来。

“柳师爷,柳师爷快来看。”安芷激动地看着那纸上渐渐显现出来的图案。

“咦,这不是主簿的令牌图样吗?”柳胜凑过来看了一眼道。

“主簿的令牌图样?”安芷细细回想了一下,依稀记得邵阳的令牌仿佛就是这个摸样。

难道……

“邵阳,与俞彬之死,脱不了干系。”安芷说着看向柳胜,见柳胜也点了点头。

“没错,学生也暗中去查探过俞县丞与邵主簿的关系,据说二人虽然在辉城同僚十几年,但是却一直面和心不合,明争暗

斗许久。”柳胜道。

听闻柳胜这番话,安芷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这柳胜明明才来辉城没多久,且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安府,怎得昨日才出了俞彬这事,他今日便打探到了?

“学生身为安大人的师爷,自然是要做足功课,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不仅丢了方大学士的脸,就算学生自己,留在大人身边也是心中有愧。”像是看出了安芷的疑惑,柳胜解释道。

安芷点了点头,柳胜这番话听着也算过得去,况且目前解决俞彬这事迫在眉睫,只能将心头的那丝疑惑暂时留存,只待日后再细细查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