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8f5cff4d6dfd4adb8fdb339553bd42c8,time=160696764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6433611/456469609.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3L31L3&nid=378533409&purl=%2Fr%2Fl%2Fv.jsp%3Fnid%3D378533409%26page%3D1%26bid%3D456433611&page=1&vt=2,signature=3be5b967d8306a328bba8f47333d6463027560b5
isshowflow:1,,
侯门嫌妻:夫人很彪悍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2 初夏的雨

这天正是初夏的时候,耳旁响起轻微的雨声,打在树叶上沙沙轻响,渐渐簌簌有声,早夏的晨曦里,还是微有凉意。这天还没透亮,那些飞檐翘角如一副墨色的剪纸静静地贴在灰蓝色的天空中,院子里,两个粗使的婆子正拿着竹扫帚在扫地,侧门有两个青衫丫鬟提了盏灯,顺着廊下走到了主室,立在主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柔声地喊了一句:“夫人,卯正了,该起了!”

此时,原本睡在床榻上的女子不安的开始转动着脸颊,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她看见窗外漏进的灯光总算觉得安心了一些,这才感受到额前的热汗已经将发丝全部粘住了,不由怔怔的凝视着床廊上垂吊的锦纱。

她只觉得十分疲惫,这时候特别恋着被褥间的松柔温馨,只想重新闭上了眼睛,她伸手捏了下自己秀气而又紧皱的眉头。她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做这个梦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是梦中的情景,却在每天的梦回里重演一般,让她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那棺木内的阴暗与绝望,只让人冰凉刺骨,她永远也忘记不了自己是怎么从棺木中爬出来的,还有让人关在那棺木中的感受。

听见里面有了动静,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打扮极是朴素的丫环从外面走进屋来,一边说着话:“少夫人,您又做噩梦了?”一边伸手掀起牙床边上的帐子,然后熟练

的挂到一边的帐钩上。

来了这么几天,她已经知道,这个身子的主人叫华雨儿,是这府里的其中一位少爷的正妻……

这个丫头是华雨儿从娘家陪嫁带过来的,名叫小米,在她来到她现在的夫家宏阳王府之后,一直都是小米陪着她的身边。雨儿擦去额际的冷汗,又睨了眼床边的小米,对其微微一笑,然后默默地起身,穿上小米递过的衣服。在小米的帮助下,雨儿将衣服穿妥,自己抬步走到水盆前动手洗漱。

心里却开始回忆这些天里,她收集来的资料,她本来是当朝吏部尚书的千金,因为自幼才名远播,才得到当今皇后的厚爱,赐婚给了宏阳候的嫡子——叶虎。

叶虎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不同与一般的世家子弟,早早就有禁军里当差,男的英武,女的容才兼备,本来这件婚事也是一件美谈,可惜,雨儿嫁过来的三个月,叶虎突然请旨往前线戎边,结果一去再无消息,候爷忆子心切,家中也不知道是谁开始传了一个谣言,说雨儿克夫,只因为这样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雨儿在这府的际遇是一天不如一天,身边除了小米居然再没有一个服侍的丫头,前几个月,也不知道是谁出的混蛋主意,居然还要让她去殉夫,好在有了候爷夫人救命,要不然,她就真要让活埋在棺才里了。

“少夫人,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说出来与小米也

听听?”雨儿在发呆之际,小米已经利落的将床榻收拾妥当,凑过来打趣到,两人自幼一起长大,所以这主卜的际线也甚是浅薄。

“没什么?只是在想夫人和候爷为什么突然要见我!”微微一笑,雨儿坐到青花铜镜前,拿起梳子开始梳理自己如锦缎般披落在肩的三千青丝,虽然夫人救了她,但也将她软禁在了这个小园子里,她到了这个世界这么多天,一步也没有走出过,好在这候府是富贵人家,即便她这个少夫人再不得宠,在伙食方面还是相当优渥的,从不曾亏待了她和小米,闲来的时候,雨儿除了向小米旁敲侧击的打听这里的消息,便是看看古籍,其实从心里上说,她也很认命的接受了这种清静无忧的日子,原以为会就这样过下去,却没成想就在昨日,夫人房里的大丫环凝碧过来传话,说今日一早让她到花厅请安。

“少夫人,我想是候爷和夫人想起你了,回想到上次的事,虽然有惊无险,但总归也该为少夫人压压惊吧!”一边说着话,小米伸手拿过雨儿手里的梳子,开始熟练的为她梳理着如瀑般的长发。雨儿得了空,便开始慢慢打量起了镜中的自己,这个身子当真是标致的美人胚子,巴掌大的小脸,相当精致,眉黛弯弯,秀鼻挺直,肌肤也是吹弹可破,即使不加妆点,也自有一番自然美态。看着铜镜中小米熟稔的为

自己打理着发髻,挽了一个简单的反挽髻,又将一根水绿色的玉簪插在发髻上,便算完功了,因为雨儿的夫君一直生死不明,所以候府的装束,一直是素气为主,便是日常饮食,逢上初一,十五也是全府食素,虽然候府的素食也是精致的很,但必竟还是素食,对于一向爱吃肉的雨儿来说,还是有些小郁闷的,正这会功夫,小米已经把最后一道工续做了,替雨儿把耳边的碎发别好,然后说道:“少夫人,她们已经把早饭送过来了。”

说着话,小米走到外屋,开始布菜,雨儿也移步到外屋的圆桌前,准备用餐,今天是初一,所以依例,只有一碗白粥,一盘餐点,早餐平时还会有些点心搭配,但初一,十五的时候就都是这个样子,虽然简单,但她也吃的津津有味。

小米看着雨儿无忧无虑的样子,不由叹了一口气,开始为她呆会见候爷的事,开始犯愁,雨儿感受到了气氛的沉闷,便抬头望着小米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怎么了?你怎么不一起吃。”

因为这里闲散,再上这屋里也只有小米陪着她,所以在雨儿的坚持下,她们总会一起吃饭,小米开始虽然还有局促,但现在也总会半推半就的陪着她坐下来吃上些,听到雨儿问话,小米这才抬起头来,有些忧虑的说道:“我怕少夫人过去,又会受气。”

雨儿听到这话,心知她是好意,

便对她微笑了一下以示安慰,不多会吃过饭,雨儿与小米一前一后走出她的园子,门外早就有个领路的丫头,看见雨儿到了,便施了一礼,然后说道:“少夫人,请跟婢子来。”两人跟着领路的丫头,顺着长廊慢慢走着,不多远,就又看见几处小院落,其实按置雨儿的这个院落,除了地处较为偏僻之外,院子里有的格局与其他园子几近相同,来了这府里三个月,雨儿还是第一次走出自己的园子,上次回来的时候,因为已经入夜,所以也看不出这林园里的景色,这时候到是可以好好打量了一下这林园,里面都是以长廊联接的别院地格式。院与院之间以花园相连。花园中间是一个小池溏,池溏边有一个小亭,小亭正位在花园正中,亭侧有一假山,小亭以白石为栏,光辉照耀下备觉雅致。亭旁有柳枝桃树,往往清风徐来,落花无数,在此景中随风飘摇,落英缤纷,景致极是醉人。

园子大了自然便显得冷清了,再加上院落偏僻,初时,雨儿未免有些觉得这候府大的出奇,穿过了一个个建筑颇为考究的月亮拱门,又走过一条长长的回廊,雨儿正四下打量着周围的陌生环境,又看了看远处驻足向着自己观望的丫头下人们,不由明眸讪然,但脚下的步伐未停,由着引路的丫头继续在九曲长廊中来回兜转。不多久,就到了一个花团锦簇

的中型花园,过了花园便到了雨儿今日一行的目的地——花厅!

虽然失去之前记忆的雨儿还不能完全知道这府里的情况,但也还没傻到什么都不去了解。正因为如此,虽然没有应付过候府的家人,但是在过去的几天里,雨儿还是将府里的人际关系从小米那摸了摸,知道候爷除了正室夫人,还有三位小妾,除了她嫁于的夫君叶虎外,还有三个兄弟,这些人虽然雨儿一直有听说,却还没有机会见到,心下捉磨着,这次估计都要见到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