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9aa6a18d4974b198497c2a068ab7503,time=1606969648,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6433611/456469615.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3L31L4&nid=378533409&purl=%2Fr%2Fl%2Fv.jsp%3Fnid%3D378533409%26page%3D1%26bid%3D456433611&page=1&vt=2,signature=e07077f4f941574954b88af9cdc1cc772c9d9e97
isshowflow:1,,
侯门嫌妻:夫人很彪悍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3 初犯小错

华雨儿走到了门口,小米这才看见她头上绾着的发髻间还坠着一朵素雅的菊纞如意花纹的镶琉璃的钗子,虽也不是说多华丽,可是必竟现在……便赶紧拉了拉华雨儿的衣袖,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夫人不喜欢人戴菊纹钗,说是不吉。”

华雨儿立时心里一惊,她怎么这般不小心,赶紧想要一手拔下来,却不留意又弄乱了头发,当下小米急的跺了跺脚,赶紧拉着华雨儿三下两下又走回了自己的院子,在路上与她说道:“小姐平日里都是极小心的,怎么今天犯这般的错误。”

说着话,赶紧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小银锭子,伸手就打发给了那个夫人房里遣来引路的丫环,讨好的说道:“姐姐且先回了夫人,只说我们少夫人因为这些天身子不大好,今天起的迟了些,正在梳妆,马上便到。”

那小丫环看了一眼小米送过来的小银锭,这才露了几分笑容,福了一礼说道:“婢子醒得。”看着她进了花厅,小米赶紧拉着华雨儿便往回走,因为走的急了些,华雨儿还不小心的踩脏了自己的裙摆,小米心里更是燥急了,不由说道“你且小心些,这下只怕又要更收迟了。”

华雨儿听着她的埋怨,知道自己这次是怎么也会迟到了,索性还光榻了,安心的走到镜前,这钗子还是早上梳妆的时候,她看着素净又好看,才在梳头的时候让小丫环给

自己配上了,现在看来只怕在这个家里,处处都要小心些个才是。让小米帮着,重新整理了一下,连耳上一对并蒂莲花样的环扣也取了下来,只换了一对最素净不过的珍珠耳环。

换好了衣裳,古时的衣服讲究流云飞袖,裙摆拖得老长,行走的时候,华雨儿只得处处小心,生怕一不小心踩到了衣裙,虽然同时古装,但米儿她们的丫环装束就紧身随意的多,不像华雨儿的襦裙这般长裙拖地。看的华雨儿很有几分眼热,不过这身衣裳也是一种身份的代表,证明这个女人的身份,不用她做什么事,所以才能穿着这么复杂麻烦的衣服。

所以华雨儿虽然穿的不太自在,但还是勉强的装着比较淑女的样子,拎着裙摆跟米儿出了房间,赶向叶府的厅堂,拜见她未来的长辈们。其实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这屋里是个什么样的来历,以至于自己一来就让人收藏进了棺才,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必有后福,华雨儿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不过,她这个少夫人,一来了,先是差点让钉进了棺材,后来,虽然脱了险,在屋里躺了这么几天,却连一个人来看望都没有,只是躺在屋里,除了小米,便是丫环们对她也是爱搭不理的,一叫三不应。

唉~~

华雨儿想到这些,不由长叹。人家穿越,她穿越,为什么时候人家一穿过来,不是美的倾国倾城,就是

霸气外露,征服万千美男,可她呢?

不要说万千美男,唯一一个有点关系的夫君,据说还让她克死了,虽然华雨儿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时候样的年代,不过在她心里可是明白的很,有个克夫的名义的女人,在这种社会里,可是没啥好日子可过的。纵让休弃,便是娘家也不会接纳的。

叶府很大。光华雨儿这个住处就是前后三进三出地院子。十余间屋子。起居室卧室书房等一应俱全。临出院门地时候因为少了夫人房里的丫环,华雨儿反而自在些,便回头瞥了一眼。居然这院子,还有个很文雅的名字——流光苑。

不由让她想起以前听过的一首歌,流光飞舞。

出了流光苑,一路前行,华雨儿知道今天是迟到定了,也猜到必受数落,反而自在了几分,居然还有心思打量起了这个园子,这才发现这个庄子很是雅致,处处布置得宜,山庄内曲曲折折,一花一木一石一水亦各具巧思,尽显园林之幽静。不过院子里的下人似乎并不多,走了这么久,居然一个其他人也没撞见,不知道是她住的太偏,还是庄子里下人太少了。

一路行来,看到不少像流光苑一样的小院子,都是别院地格式。院与院之间以花园相连。

华雨儿嗅了嗅迎面扑来的芳草香气,满意的舒了一口气,真是一个好住处。

其实要是如果能过的自在些,安全有保障些,不用动不动就

去殉夫啥的,华雨儿真的不介意在这个庄子里好好生活下去,因为她很清楚在这个时代,她一个对大环境不了解,又无背景无资本的女人,想要自己一个人独立活的很好,是多么不容易,不要说在这里,便是在现代那样开明的环境里,又有几个人能完全凭借自己的能力,不要家里一点背景,经济支持,闯出一片天地,有,当然有,只是那样的人太少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的故事才会让大家传诵,可是大家只看见他现在的风光,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最艰难的时候,是怎么样过来的,不能说华雨儿没出息,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她希望自己的能过的平稳些,能少吃点苦头,这样有错嘛?

只是,可惜,第一天,来的时候,就让抓去封棺,华雨儿虽然对这里的环境再喜欢的,也没有勇气相信自己可以在这里过的好……

华雨儿一边感叹着一边跟着米儿进了大厅。

大厅里原本微微地私语声在她跨进门槛时嘎然而止。但在那之前,华雨儿还是听到一句零星不全的话。

“哼,那样一个女子……”语气里尽是不屑。看来他们之前正在谈论她?

唉,华雨儿当然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不讨喜,可是也不曾想到,她们对她除了厌恶,更多的是不屑。

华雨儿皱了皱眉头,唉,心里又长叹了一声,看着厅中几张椅子差不多坐满了。老老少少,大多

是女性,只有中间的正位上坐着一位老太太,那老太太大约五十多岁。并不像电视里演的老太太那样地富态十足,而是十分精悍的样子,只是头发全都白了,坐在正中,目光在华雨儿身上流动了一下,那眼眸里,便是到了这样的年纪,都还有几分温柔的妩媚,也不知道年轻的时候,会是一个怎么样姿容的佳人。

她的右下首就坐着夫人,夫人下面陪坐着一位少女,接着就是错落的错了几位少妇,也不知道谁是谁,现在这些人都扭着头看着华雨儿……不。是在打量她,那是带着一种居高临下,不怀好意的打量,这让华雨儿有些局促和不安。

米儿带华雨儿进了大厅便退到一旁。

华雨儿看着一屋不怀好意的目光,只觉得好像让人放在烤箱上烤一样,心跳的越来越快,也不敢乱瞟,只能对着夫人微笑,这一屋子的人,华雨儿也只见过她一个人而已。而且是她把自己从那阴冷的棺木里救了出来,华雨儿对她的感激,那不是一点半点的。

可惜夫人好像对她讨好的眼光,一点都不领情,那脸上,一点笑容也无,反是那正坐着的老太太,微微笑了一下,这才朝旁边说了句:“碧珠,带她过来。”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