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58ed37ee3614a8c9b2044f53735e52b,time=1614198188,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6433611/456469626.htm,signature=e602efd6e372cabd6e48265436c0509596435c3f
isshowflow:1,,
侯门嫌妻:夫人很彪悍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5 要不要忍

华雨儿看着这妇人年岁推算来,应该不是这府里几位少爷的妻子,只怕是候爷的妾室,看那个慧纯那般样子,应该是府里那位少爷的正妻,而且还是府里极有面子的少爷。

扫过那个凌厉的妇人再往下,还有一位妇人看起来年近四十左右的样子,面色不是很好,她在这厅里也是一直未发一言,不过那身形苗条秀美的不像她这个年纪的人,如巴掌大小的秀气脸庞上,仍能看出当年的妩媚。

夫人神情淡漠的看了看华雨儿,见她居然还在屋里东张西望,她不由有些不满的轻咳了一声,但没有再多说什么,随手接过丫环递过来的茶杯便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因放的有些重了,那碗盖与碗沿轻轻碰触了一下,发出“叮”的一声,这一下就像敲打在华雨儿的心里一样,她赶紧瞧了一眼夫人的脸色,知道自己又错了,唉,不由只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怎么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唉,怎么穿越到了这么个人身上,也不知道以前做了啥样的事,让婆婆这么讨厌,这日子要怎么慢悠悠的过呀。

就在华雨儿看见夫人的样子,突然感受到有人在盯着自己,华雨儿不由抬了抬头,一眼看见是老夫人在的眼瞅了一眼夫人,然后方才瞅了一眼自己。

华雨儿突然醒悟了,其实老夫人对她们两个人都有不满,可是.....这是为什

么呢?

老太太扫了一眼华雨儿,又继续环视了一眼场里的人,然后缓缓说道:“今天时候也不早了,我也有些乏了,这早饭就不吃了,扶我回屋里躺躺。”说着话,老太太眼眸扫了扫身后,似乎真的有些乏了,居然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夫人赶紧站起身来,扶着老夫人道:“那我扶娘回去休息吧。”说吧,又对自己那个慧纯说道:“慧纯,你来打理今天的早饭。”听到夫人说话,老太太却也又抬了一眼,看了一眼小柔,然后说道:“小柔,你也过来,奶奶有话和你说。”

言罢,老太太一行人,缓缓离去,其他人似乎也懒得与华雨儿多话,慧纯站起身来,挥挥手说道:“备饭吧。”听见她说完,之前那个看起来十分凌厉的女子,似乎一直没有自己说话的机会,华雨儿都能看见她几次肩头紧了紧,嘴唇动了动,可是那时候不是有夫人在说话,就是老太太在说话,她的话就这样硬生生的让逼了回去。

这时候这位姨娘见总算是空了下来,夫人与老太太又都走了,她立时看着华雨儿不悦的提高了三分嗓门说道:“虎哥儿媳妇,你是不是忘记了些什么?”

华雨儿愣了一下,接着看大家都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瞧着自己,立时醒悟她是在唤自己,不由心里叹了一口气,又来了,又来了,真是的,还没完没了啦,华雨儿心里一阵哀叹。

姨娘可不会管华雨儿的心思,只是坐在位上,望着丫环们摆好了饭桌,又一样样的上了菜,接着冷冷的笑道:“是不是夫人不在了,你这规距也不用立了?”

华雨儿望着这些人,心里的怨念比山还高,你们干嘛呀,只是吃个早饭,大家能好好的不行嘛?可是却知道自己现在不能乱说话,只能低着头,手指把玩着衣襟的边角,似乎把那当成是这位姨娘了,在那卷啊卷啊的。

大家冷冷的打量着华雨儿这样怯懦的样子,心里有一阵病态的愉悦,想到自己多少年来都在夫人面前低头顺眉,没想到今天在这个家里自己也可以有这样的一天,一时只觉得心里特别的畅快,训责华雨儿的话也连绵不断……便是那个慧纯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了几句,华雨儿压根没有听这些人再说了些什么,神思畅游太虚,回想起来前世的种种,那时候,她多幸福,真希望一觉醒来,她正在桌上睡觉,然后让一阵悦耳的音乐吵醒,她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刚一接通就听到里面回响起妈妈的声音:“雨儿,你还不起来,你今天要赶飞机,你忘记了嘛?”

她抬起头来,看着家里的空调咝咝的吐着冷气,淡淡的水果香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在屋里弥漫。阳光通过窗上的滤光纸照进来,浅浅的褐色光斑,印在她白白的手臂上。车窗外骄阳如火,虽然已近九月,但在这个

小城依旧是40℃的高温,正午阳光正在煎熬着芸芸众生。

华雨儿想到这里的时候,眼眸游离了一下,这次飞行的目的地是BJ,那个城市,她曾几次去过,她与那个人就在那里邂逅相逢,只是转眼间,她却留在了现在的这个城市,因为这里是,那个人的家乡,忽悠悠便如是过了千年,突然想起,是否曾经有人也对你说过,希望你能为他留在这个城市,而后来,你做到了,他却不见了……人生,不过,一壶清茶,一树桃花,一诺倾城,一生天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华雨儿还记得那天她看向家里那对茶几对面那空旷旷的坐位,还有已经蒙尘的茶具,心里一阵发凉,可能是因为这屋里的冷气太高了一些,她居然觉得全身发冷。就在这时候手机响起来,所谓的十六和弦,仍是细细的音线,好像他还坐在那里,会宠溺的摸摸她短短的发梢,叹喟一样的口气:“你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孩子。”回想起这个人,华雨儿脸上的笑意有些僵了,隔着千山万水,不知道他是否依旧安好,华雨儿恍惚了一下,看着时间又过去了十五分钟,想到飞机的时间,赶紧匆匆的打开阳台的窗户,想要收起挂在外面的外套,可是她一伸出头去,就听到有人在吱吱呀呀的唱着小曲,她觉得有些奇怪的转了一下头,就在那一瞬间,阳光刺痛了她的眼眸,

她只觉得眼前一白,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棺材里了,想到这里,华雨儿眼里又有些发酸,她想妈妈了,想念妈妈会在她出差的时候,给她电话催她飞机,会在她落地以后,第一时间打来电话问她平安,曾经有过一个这么疼惜自己,爱护自己的人,可是却让自己辜负了,她为了那个男人离开了家乡,曾经多么让父母难过,或是最终在他离开的时候,真正包容自己,帮助自己站起来的人,还是父母。

华雨儿回想起自己前世种种,悠悠叹了一口气,大家这时候才发现华雨儿的走神,一直在那滔滔不绝的姨娘大人,只觉得受了十分的羞辱,立时气愤愤的用指尖一敲桌子,双目微眯,眉梢一挑,喝问道:“你想什么呢?”

这姨娘这一次的声音十分的尖锐,华雨儿立时回神,抬头看着她,一脸无辜……心里却在那盘算,这是那位姨娘啊,现在还不知道她是几号呢,就这里摆足了姿态一直教训人了,还有现在这情况,她以后怎么记人啊,都不知道应该见面怎么唤人呢?

华雨儿只想着自己的问题,压根没留意大家的眼神,在她的原因,是因为想起过去种种,一时意难平。

可是在其他人看来,特别是训话的人看来,就觉得,她是看不起自己,在这家里,连华雨儿都看不起的人,想到这点,那这一口气闷在心

里出不来,想大发脾气,又怕让夫人知道了,又说自己没有大家气质……想数落几句华雨儿,偏偏说些个什么她都是一点反映都没有,也不知道心思飞到那去了,一时气的这姨娘只觉得心里这一口气硌的难受,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半天,她才气愤愤的说:“之前夫人说过了,她不在的时候,你的规距也要多练练,还不过来。”

过去?华雨儿愣了一下,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那些穿越小说里看到过,什么媳妇要给婆婆面前立规距,怎么样呢?布菜,也就是看着婆婆吃,自己不能吃,到最后,还要吃婆婆吃余下的。

现在夫人才是自己的正版婆婆,她不在了,自己居然还要去给别人立规距?

这不是欺负人嘛?听这姨娘说完话,大家却好像见怪不怪一样,华雨儿看着这屋里的几个年轻的妇人,估计也都是媳妇一辈的人,为什么就要自己去立规距,其他的人,都坐下来拿着丫环们准备好的餐具,准备吃饭了。

慧纯看华雨儿还坐在那里不动,不由瞟了瞟自己身侧的丫环,然后说道:“怎么这么没眼力劲,没看见二娘要教三弟妹规距嘛。”那个丫环立时从后面走过去,移出华雨儿面前的餐具,摆在了这位二娘的侧面,又添上了一双长筷子,看着这样的情况,大家伙好像也准备好了看戏,连慧纯上首坐着的那个温柔女子,也不动筷了

,只是笑咪咪的看着大家,尖尖的手指开始把玩着衣服上垂落下来的装饰用的珍珠流苏,长长的殷红的指甲,在一颗颗白亮圆润的珍珠上滑过,传出一阵“咯咯咯”的声音。

虽然声音很细微,但让华雨儿听了以后,心里一阵一阵的感不舒服,这一屋里的人,似乎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等着看她被欺负,要不要忍?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