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dfa3f83b97f4315b27298b20f81c45e,time=1611471149,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6433611/456469638.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3L51L9&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56433611&page=1&vt=2,signature=8e93b3c0c8b35d3cae427d6b49f5a1dd356043f5
isshowflow:1,,
侯门嫌妻:夫人很彪悍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7 心里有数

华雨儿与小米看着那人影,俱是脸上一变,小米狠狠的说道:“自从上次姑娘摔伤了以后,老爷请了章大人来看顾小姐一二,便开始有些流言菲语,这也算了,居然还总这样偷偷摸摸的窥视姑娘与章大夫。真不知道这叶家都是些什么人。”

“嗯。”华雨儿并没有多说什么,再次低下了头。然后又嘱咐小米道:“少说两句。”

小米微一咬唇,与华雨儿对视一眼,然后轻轻的道:“姑娘,那,我们回院吧。”

华雨儿听到耳中微微一愣,明显小米原本想说得话不是这个;她并没有抬头又轻轻的“嗯”了一声儿。

她现在就是一个人,完完全全的一个人,谁也不认识,这里是她这个身子的家又如何?小米是她的贴身小婢又如何?她依然只有自己,她连过去的华雨儿都不如。

见华雨儿低着头并不说话,小米也不再开口,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华雨儿虽然来了这么些天,可是脑中依然是混乱的,过去的事,什么也不知道,而且对于眼下的情形,她只觉得现在这府里的情况让她感到很压抑、很不舒服,有些呼吸困难。

她不知道应该想什么,又似乎有太多的事情的要想。

“姑娘。”小米再次开口。

“嗯?”华雨儿看了她一眼,还是惜言如金。

“我们回吧?”

华雨儿应了一声,由着小米扶了自己起来,跟着她一起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然后

听着小米在那叨叨的说道:“姑娘上次摔一跤以后,就总爱出神,问姑娘,姑娘又说是跌下来一痛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唉,可是惊的狠了,所以才会有些倒三倒四的。”

其实一个婢女是不能这样说自己的主人的,华雨儿听到她这般说话,不由多打了她一眼,对了,好像她让钉进棺材的时候,也是小米去求了夫人来救自己,可见这个婢女与这身子的主人十分相厚,只怕是自幼一起长大,华雨儿想到这里,更是提醒自己要小心些,千万别在她的面前露出马脚,只是想到这个身子以前是闻名天下的才女,便有些头痛,她就算是品学兼优,也决不可能和一个幼承庭训的古代大家闺秀比文学才艺的,必竟现代讲的是多元化发展,不像过去,女人就是学学针织,学学文教,让她在这里装文学才女,就如让一个古代大家闺秀去写电脑编程一样,完全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华雨儿叹了一口气,却听小米继续说着她上次摔伤的事,华雨儿听到这里,才觉得有些奇怪,像她这样的大家闺秀,身边自会有人照料,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跌下来,自己身边就没有人跟着伺候吗?好端端的自己一个大活人,就自跌伤来了?而且,这也罢了,好像听小米的意思,她摔伤以后,性情大变,当时就已经有些让人觉得奇怪了。

华雨儿心下感觉,只怕那时候,这

个身子的原主人,发现了什么事情,这才性情大变,不过有了性情大变这句话,对华雨儿来说绝不会是坏事,她现在便是做些与过去不太一样的事,也有了前面的铺陈,不至于让人觉得特别奇怪。

不过,直觉上,华雨儿感到这身子的原主人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才会性情大变,而且,只怕后来有人让她活埋了也与这件事脱不了关系,只是这些,小米都没有提,为什么没有提?她瞒了什么,还是根本不知道?

华雨儿低着头,心头转过了很多的念头,但是却没有开口问一句,只轻轻的“嗯”了几声儿,表示自己听到了。她们两个各有心思,走在咱上据然也没注意到一侧的路边冯秋元正扶着之前她叫娘的那位姨娘立在一侧,不过她们两个人也没有理会华雨儿,她们初时正在私语着几句,接着听到了脚步声,便都悄悄的盯了一眼华雨儿。

华雨儿并不知道有人在注意自己,她只是低垂头在想自己的情:难不成有隐情不成?是什么样的隐情呢?此时听突然听到有个女子笑道:“姐姐和秋元来得早,我倒是晚的。”一面说着话,她一面给那位姨娘请了安:“姐姐。”

冯秋元也欠了欠身子:“四娘。”

华雨儿这才回过神来,她心里盘算了一下,这是四姨娘,之前的那个是二姨娘,那冯秋元扶着的只怕便是三姨娘了。看来,这叶

虎的爹还是蛮能娶的,不过她心下也明白,这候门纳妾,不比一般的家庭,便是纳妾,这妾室家里也必有些背景,不然,只怕你想做妾,都不够资格。

华雨儿听到她们对话的声音,便也赶紧迎了过去,欠了欠身说道:“三娘,四娘。嫂子”

冯秋元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三弟妹。”华雨儿看见这位姨娘长的谈不上多漂亮,却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很妖娆媚人,因为她第一次见这四姨娘,不由多看了几眼,这才发现,这位四姨娘看自己的眼神,那眼中没有一分亲热反而都是厌恶;而冯秋元与三姨娘倒是没有显出什么恶意来。

冯秋元轻轻推了一下三姨娘说道:“娘,老夫人之前可叮嘱了,让你吃过饭,过去给她揉肩呢。”说完,她回头对着华雨儿微微一笑。

华雨儿盯了冯秋元一眼,知道她是要找理由与三姨娘先走,便识趣的,赶紧悻悻的走了。

回了自己的院子里,华雨儿问过小米便知道了,这府里,虽说早饭要一起吃,其实也没几个是真的在那吃早饭的,多数都是在自己的院子里做好了,回来再吃,想来也是在那里吃饭,只怕是吃下去也消化不了。

华雨儿想了想,又在小米那推敲了几句,自己捉磨了一下,总算是大致了解这府里的情况了,章大夫呢,其实是个御医,别看着年纪不大,却很得宫里最得宠的婉嫔娘娘的喜

欢,又是有些真本事的人,所以让配着给候府里主子们看看病(这里的皇亲有事,会有指定的御医,当然不能什么小毛病都麻烦人家,一点小事的话,还是自己找民间大夫解决吧。)

夫人呢,是叶虎的亲娘,也就是自己的正经婆婆,她其实与候爷的关系比较冷淡,所以只得了这么一个儿子,小柔其实是个通房丫头所出,但那个丫头生了小柔就死了,所以夫人就把这个女儿记在了自己名下,一直养大了当个伴,其实这也是小柔的运气,要不是她亲娘死了,她一个庶出的女儿能在这府里有什么地位?那能有现在的滋润。

刚才那个得意洋洋的二姨娘,姓凌,凌氏其实比三姨娘房氏年幼,两个人是同时纳娶的,本来应该年长者位尊,特别是三姨娘房氏还先生了候爷的长子叶青,偏她本就不是个会争的人,又可惜她命不好,生下来叶青就身体不好,好不容易养大了,天天只好些与人饮酒做对,没有一点正经的,在这府里一不得老太太的喜欢,而不得候爷的欢心,连带着把她这个当娘的也拖累了,好在娶了个媳妇冯秋元,不但出身一等一的好,人也稳重,却是很得老太太喜欢的,常夸她聪明守礼,这才日子好过了些。

二姨娘凌氏,谈不上多得候爷的喜欢,不过好在生了个儿子叫叶白,叶白自幼能一目十行,聪明机慧,除了嫡孙叶虎

外,他就最得老太太的喜欢,便给她这个做娘的长了脸,带了几分运气,在这屋里虽然谈不上能掌事,可是因为自己,这个嫡孙媳妇不怎么能来事,夫人人把府里的碎碎的小事全交给了叶白的妻子黄慧纯打理,黄慧纯出身于当朝首富之家,家世论不上贵气,不过盛在有钱,对府里上上下下都大方,却也做了个几面光的人物。

四姨娘沐氏,便是刚才她们看见的那个女子,家中原是吏官之家,也算清贵,她略通文墨,后因为家道中落,因为家贫让家人卖给候爷为妾,也给候爷生了个儿子,唤做叶亭,娶的妻子阴小纱却也是一等一的人物,御史阴成炽的女儿,阴成炽当今天子所点的第一位状元郎,虽然出身不是世家子弟,却也是清贵之家,听闻他并无儿子,所以女儿也当是儿子一般的教导,四书五经,子史经算,样样都教过,听闻这阴小纱出嫁之前,他便长叹自己这个女儿错生了女儿身,要是个男子,谁怕阴家不能再出一个状元郎?

候爷呢,经常不怎么归府,很多人私下猜度,都说他在外面养了一个外室,可是却也没人敢在夫人面前提,只是私下里传传而已,至于那位老太太,其实是大行皇上的妃子,其实咱们这位候爷,本来是个正经的皇子,怎么也该封个郡王,可是因为以前与皇上关系不好,所以……唉,好在老太太与太

后却是关系不错的,这才保住了性命,太后心疼自己老太太这个与她一起在宫里斗争中相伴了几十年的老伴,前些年才在叶虎大婚的时候,发了恩典,准许老太太每年回候府里与儿子媳妇一起小住一段时间,其实这位老太太还是个有封号的太妃。

太妃啊……这府里的情况,光听了听,华雨儿就觉得够复杂的了。何况,还要她研究一下,以后怎么应对,不过光这么听听,她就明白了为什么今天冯秋元会帮自己了,且不提上一辈的恩怨,光是黄慧纯是二子的媳妇,却敢爬在了她这个长子媳妇的头上来了,怎么不让冯秋元恼火?

所以有嫡,嫡子为尊,无嫡,长子为先,怎么样也论不到她家老二媳妇来当老大吧?

华雨儿正爬在罗汉榻上想着心事,突然听到小米在外面说道:“呀,少夫人来了,小米给夫人请安。”

少夫人?华雨儿愣了一下,正要爬起来,已见小米打着帘子引了冯秋元进来,“快躺下、躺下——!”冯秋元最后一个字音拖得长长的,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儿,透着十二分的亲热与担心。

看着她那份亲热劲,华雨儿只觉得好笑,她要是真关心,在这身子躺进棺材的时候,她却是去了那里了?

华雨儿想着这个,不由在在床上躺着一脸的不落忍的说道:“大嫂,这么远的路,您事儿本来就多,还要再记挂着我,来看我

,让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冯秋元又怎么会不是一个闻弦歌知雅意的高人呢?闻言转过头来轻轻一叹:“你这孩子啊!实在是懂事的让人心疼,看看你刚进府里的时候,那一脸单纯的笑意,看的人时时都是心里温暖的,再看看你现在这样,唉——!”她说完又是长长一叹,见她如此做作,华雨儿心里不由冷笑,要是一直这样的单纯的笑意,只怕下场只有一个,就是又去棺材里躺着了。

就在华雨儿出神的这片刻时间里,冯秋元又接着道:“你过的艰难,我也知道,只是你总这样,怕就怕人家不领情啊;你,哪里像是我们叶家的嫡媳,夫人在此事上,还真是糊涂了一些,三弟不回来,又不是你的错,只不过是他年轻了些,过些时候,知道了家庭的重要,自是会回来了,怎么就生生的怪在你头上了呢。”

华雨儿闻言没有说话,事关夫人,她能说什么呢?而且冯秋元这话也是有几分深意的,华雨儿如何不知道,明着是说夫人糊涂,实际说些什么,谁听不出来,不过是告诉她,她在这府里的待遇全是因为夫人对她的不喜欢,只是这样一层意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华雨儿也奇怪冯秋元怎么敢这么大大方方在她面前数落夫人,就不怕传到夫人的耳里去了?

怎么看冯秋元也不像这么笨的人呀。

冯秋元也没有再深说下去,事关这内院

之主的大夫人的事,她当然也不会说得太多;她再次拉起华雨儿的手来:“不过呢,我在这府里还能做得了那么一二分的主,你有什么需要就打发丫头到我那边去——有我的,就不会少了三弟妹你的!记着,不用和嫂子外道什么。”

华雨儿轻轻点头,十分的感激:“谢谢你,大嫂。”她没有提需要什么,眼前的人她并不了解,岂会冒然要求什么。

而且,应该她的东西,她也不习惯向人要;眼下她忍下这口气,是为了他日让那些人把她应该得的,给她送到面前来!

冯秋元闻言却轻轻摇头:“你这个孩子啊,这种性子可是不行。”

她叹着气站了起来:“我还是自己去看看你这里缺什么吧,过去也是这样,怎么问你可少什么短什么,你总也没有说出什么来,结果那一日落雪的时候,人人都有了锦毛袄子,独你穿了件单薄的出来,好像叶府多刻薄了你似的,弄的老爷夫人老大不高兴。”说到这里冯秋元又笑了笑,可是这话听到了华雨儿的耳里,却是心里一惊,她真没想到自己这个身子的主人居然活的这么可怜,在这锦衣玉食的家里,居然穿暖吃饱都成了问题,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真的这么惨。她正想着心事,却听冯秋元继续说道:“我啊,最喜欢直来直去,你要些什么,便说出来,要是下次再不说啊,大嫂就自己去给你看

一看,总归三弟不在了,长嫂照料你,也是份内的事。”

正说笑着,华雨儿却见冯秋元的脸色一变,本是一脸的笑意,却突然变成了一脸的忿忿之色,然后缓缓的说道:“对了,说了这么久的话,原先夫人配给三弟妹的几个丫头怎么一个也不见来跟前伺候?”言罢,又环视了一眼屋里:“以前,还真不曾细看过弟妹房里的东西,现下看了看,只这窗帘早就应该换掉了,底纱都卷了,哪里还能用?这些丫头们这么久也不见捧杯茶来,这样的人那里还能用?”

华雨儿心道,她们也只不过是看上面的脸色吃饭罢了,心下真不愿意折磨下面的几个丫头,虽然到现在她一个也没见着过,何况这样的事,必不是一个两个丫头敢做的事,怠慢主子,要不是有人吱会过,那里可能个个都不见了?

华雨儿笑着摇头道:“我总是病着,不想看人多在眼前烦乱,所以他们才不来的。”

冯秋元听到这话,只是笑着说道:“弟妹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我也不想为点小事,与那几个下人置气,弟妹且歇着,过些时候我打发人来给弟妹换了便是,只不知道弟妹喜欢什么颜色的?”

华雨儿当然不想无劳受功,便笑着说道:“劳动大嫂费心了,我是个恋旧的人,越是东西用得久了,越是舍不得将换,何况现在身子上不太爽利,更不愿意费神,便先这么着吧,

过些时候再计较。”

“你...你让大嫂说你什么好?这本就是你眼前要用的东西,看着你这般,真是让人心疼的紧。三弟妹,你就记住大嫂一句话,你才是这府里的嫡媳,便是我虽然长你几岁,要细论起来,也只能陪坐在你右侧,所以你做事要硬气一些;不然……可是白白的便宜了旁人。”冯秋元这番话说的可有深意了,便是正扶着茶进来的小米也听出来她在上眼药了,小米欠着身子把两个人的茶上了,只是脸上却是忍不住的露出几分不满之色,看着冯秋元的眼光里却是深意。

华雨儿只是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大嫂,本性难移啊,我就这般的性子了。还要以后大嫂多照应才是,而且,雨儿看着现在这样就挺好。”说完,华雨儿刻意压了压声音说道:“真不需要换什么,雨儿不想给府中添麻烦。”

华雨儿说话的时候,说得很平静,并没有什么委屈的样儿。反是冯秋元听了,一脸的怜惜,可是话说到这份上,冯秋元也不能再勉强了,只再三的叮嘱道:“弟妹,你且记住,有我的,就不会少了三弟妹你的!记着,不用和嫂子外道什么。”这话一连说了几次,便是华雨听了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冯秋元又陪她坐了一会子,这才告辞离去。

华雨儿当然不肯了,要留她下来用饭,也不顾一侧的小米一直在打眼色,就是连

连相留,最后终是留不住的,华雨儿这才恋恋不舍的亲自送了冯秋元一直到了院外的回廊处,这才在冯秋元的坚持下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躺做作下来,华雨儿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了,但好在冯秋元却是离开了,看见冯秋元走了,华雨儿这才拉着小米回了屋,一进屋里,小米便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以前从没见她这么热心过,只不得是看今天夫人与老太太给了姑娘几分好脸,便上赶着来了。”

华雨儿不由笑了起来,抚了一下小米的手臂安慰的说道:“放心吧,我自心里有数。”

不错,她心里有数,这府里谁待她好,谁待她不好,她会一一计较个明白的。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