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5bb26e2561d4b61b70527ca9296bbaa,time=161146777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6433611/456469654.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3L51L12&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56433611&page=1&vt=2,signature=23e025c02da8a5c2f60e3f7001f933905f62bb26
isshowflow:1,,
侯门嫌妻:夫人很彪悍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10 忍无可忍

华雨儿和小米凑合着吃了那顿饭,便出了屋子,到了自己的后院,她也是前些天才发现的,这后院居然还搭了一个小凉棚,下面搭了一个小秋千,听小米说,以前华雨就常一个人坐在这里。

今天华雨儿又一声不响的坐在秋千上一下下的来回荡着。

华雨儿只觉得自己真是恨意绵绵,在这个大宅子里,自己没有了夫君与婆婆这个后盾,她知道以后自己在叶府中要谨言慎行才是。一下下的伸手将荡到自己面前的秋千推离,小米终是忍不住说话了:“您心里要是有什么不快的,大可哭出声来,且别憋在心里,倒闷出病来!”

有那家小姐,能受的了这样的屈辱,自己嫁为嫡媳妇,居然在这里连个热乎的饭都吃不上,反而处处受下人的排挤,夫君也是去如黄鹤,人影都找不到,反而是那些个庶妇居然一个一个的爬在了自己的头上?听到小米的话,华雨儿安然的坐在秋千上,如蝶儿一般一下下的在空中飞舞着:“小米,你说的对,今儿个我这心里大抵上是不痛快的,不过我问你,如若我现在哭出声来,过后又当如何?”

“……”手上推着秋千的动作没有停顿,小米低下头没有吱声。见小米没再说什么,华雨儿淡淡的说着:“我在这府里是什么处境,你是最清楚不过的,人这一辈子,不能什么打算的都是好的地方,却不成想过这不好的

日子,总会有不顺的时候,这时候赶上了,便也没什么可怨的,今儿个之事我本当哭,不过我不会哭,在叶家你我是一体,我的心思不瞒你,我本就没打算得叶府一分一毫,所谓无欲则刚,只要无欲,以后任何天大的事情都只会是小事儿!”

“姑娘这是何苦来的?您没有什么对不起姑爷的啊?容貌好,身世好,本该是男人呵护之人,却要受此奚落,小米看着真心疼啊!”说话间,明眸中氤氲之气升起,小米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华雨儿看着她那副样子,一脚止住秋千的惯力,走到她面前边,伸手为她擦着眼泪,然后说道:“你这性子也真是的,今儿个受了气哭罢了,那明儿个呢?以后呢?我们在叶府的时候还长着,难不成以后每天都要以泪洗面不成?”说到这里,华雨儿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日子,总是一天一天的过去的,我们会有办法处理好这一切的。”

小米听到这话,立时将华雨儿按回到秋千上坐好,然后慢悠悠的将秋千荡起:“可是我的姑娘啊,您以前好歹也是华家的大姑娘,在府里的时候那可是老爷的掌上明珠啊,何曾受过如此冷遇?以前小米就是担心着您想不开,现在您这样看化了,小米真的放心了不少。”

从小在府里看着华雨儿长大,华雨儿要文采有文采,要样子有样子,小米一向认为她家的

姑娘是天底下最好的姑娘,没有哪个男人配得上,在小米心里,自己家的华雨儿,便是配皇子也是配的过的,可是却配给了叶府的嫡子,在她心里本就是委屈了姑娘,更没想到的是,在这叶府里还人人都不把自己家的这位姑娘当回事,唉!

“华家?”听小米提到华家。

华雨儿不禁在心里自嘲的笑了一下,在心里暗想到,以前在华家是什么样子的,我真不知道,不过看着这场境,想来华家也必不是简单的人家,不由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现下我们是在叶家,所以也别说什么以前华家如何,如何的话了,在那一步,才能说那一步的话。这样的话,要是让有心人听去了,必又无事起风波,现在我们可是经不得风波。”

没有了以前的记忆,华雨儿对小米所说的那个华家是一无所知的!

这话说的是得体的,听到华雨儿的话,小米不由多看了华雨儿几眼,以前华雨儿必竟是娇宠了些,在这里受了委屈,总是自艾自怨,想不到现在反而看的化了些,想到这里,小米才觉得安心了几分。她本是要劝说华雨儿的,却没想到到头来换做了华雨儿开解她了,无奈一叹之后她点点头:“小米明白!”

第二天一大早,又有人来请华雨儿去花厅,华雨儿心道莫不是夫人他们回来了,结果她真的很惊讶。结果一走进厅里,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正

坐在那里品茶,她愣了一下,心下暗自猜度,这应该是不是叶府的当家人,叶候爷?

对方已经皱眉将手里的茶杯放下,小米看见华雨儿又在犯呆,不由有些急了,赶紧在一侧小声嘀咕道:“快给老爷见安呀。”

华雨儿赶紧有模有样,行了个屈膝礼:“见过老爷。”

“嗯。你过来了。”

叶候爷的语气温和低柔,象是夏夜里幽幽的琴鸣,华雨儿心里咋舌,就算不看人,这把声音也够美的,真不能想像,这么一个说话温柔的人,居然刚下过令要把她给活埋了。

就在华雨儿出神的时候,听见叶候爷轻喟一声,仿佛风过竹梢:“雨儿进门也有些时候了吧,我还记得你那时候刚进门的时候,比现在爱笑多了……”

那声音十分的温柔,只是似乎又带着一股化不开的忧色,淡淡的说道:“坐吧。”

一这桌居然再没有其他人,只有几碟小菜,每人面前一碗清粥看起来平平无奇,华雨儿或是因为这几天真的吃的太惨了,只觉得那粥入口感觉却极好,米香浓郁,稠浓软糯。屋里极安静,两个人吃的都极小心,没有一点声音,良久,才听到叶候爷顿了下,又说:“这两天预备一下,太后今天说起,想见见你。”

太后……华雨儿真没想到自己还有见太后的命。

她不过只是这府里的媳妇,怎么会引起太后的注意?太后是什么样子呢?

华雨儿一直到吃

完饭,还在想这个问题。或是因为今天叶候爷见过她,所以中午华雨儿的饭食就变的像样多了,华雨儿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不由嘴角露出一丝嘲弄,原来这府里的是这么现实,只要一点点,只要当权人一点点的看顾,她便可以过的好多了,那这些天来,他们有多么忽略自己这个媳妇,才能让下人都敢这样欺负她?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