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634b687618444adb7b77e871983540a,time=1611258695,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7296133/457296151.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3L6L8&nid=385333599&purl=%2Fr%2Fl%2Fv.jsp%3Fnid%3D385333599%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7296133&page=1&vt=2,signature=a902774a2b86739628ac55640ec5cbd278493582
isshowflow:1,,
现代皇妃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现代皇妃
舫溪
第1章:楔子1

青霄天牢,长长的走廊,处处散发着阴霉的气息。地面上血锈斑驳,时有痛苦的呻|吟声,从暗窗中飘了出来,乍听上去,竟然像地狱的鬼魂哭泣之声。

苏雨亦走得很急,她几乎踩在了自己的裙摆上,脚步不稳。一个踉跄,她几乎摔倒,身后一双葱白的手,及时扶住了她。

那手的主人,是一个豆蔻少女,一身粉色宫装,满脸焦急之色。

“娘娘,我们不能这样,会被砍头的……”少女蹙起了眉头,扶着苏雨亦的手,不肯松开。

苏雨亦无奈的摇头,平日里她告诫过她很多遍,不要叫她娘娘。她不是青霄国的娘娘,也绝对不可能成为青霄国的娘娘,可是她总是不听,满脑子的主仆尊卑。

只是这个时候,她没有时间纠正她了,她必须去救一个人。

站稳扶好墙壁,苏雨亦清秀却黑白分明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宫女,她反握住宫女的手,一字一顿,坚定的道,“翠儿,你怕不怕?我们可能真的会被砍头!”

翠儿看着苏雨亦的眼睛,唇角露出一个无暇的纯净笑容,她缓慢却坚定的摇头,“娘娘不怕,奴婢便不怕,砍头没什么打紧,到了鬼门关,奴婢也是一只忠心耿耿的好鬼……”

苏雨亦苦涩一笑,握着翠儿的手逐渐松开,看着前方驻守的侍卫,她深吸了一口气。

灯笼飘摇,将整个长廊照成一片血红,她坚定的,一步步,朝着地牢走去。

本宫奉皇上口谕,见元帝最后一面,尔等让开!”苏雨亦卯足了气,定定的看着把守的侍卫。她衣袖下的双手,因为紧张,冷汗涔涔,涂了丹寇的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

侍卫互视了一眼,然后跪下,用余光瞟着这位未来的国母。

所有人都知道,新帝有一个在民间娶的糟糠之妻。据说这位糟糠之妻和新帝一起,曾经平步青云。如今大势已定,若是封后的话,恐怕后位也只能属于这位糟糠之妻了。

没有人敢得罪这位未来的国母,所有人只是跪着,挡在路的前方。

翠儿大气不敢出一下,她脸色微白,在收到苏雨亦的一个眼色之后,阔步上前,从衣袖中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金牌。

众人在看清那金牌上得铭字之后,顿时将头伏的更低,然后从中间让出一条路,再也不敢抬头多看一眼。

苏雨亦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回头看了翠儿一眼,脚步有些虚浮,朝着地牢的入口走去。

她繁复的宫装,使她走的极为不利索,头上百鸟朝凤的发髻,朱钗叮咚作响,金丝织锦凤衣,灯光映的她脸色苍白如雪。

进入了地牢,里面腥臭的风扑面而来,伴随着腥风,是一阵不堪入耳的叫骂声,她颦起了黛眉。

“褚余赫,你欺兄夺位,不得好死,我会在阎王殿等你,等着你肠穿肚烂,受尽折磨……”

地牢中的男子,披散着头发,看不清面容,只是那浑身的

血迹,已经说明了他所经历的一切。

苏雨亦带着翠儿一步步靠近,在离地牢三米左右的时候,她停了下来,伴随着她的脚步,叫骂声也停了下来。

然后抬起一张削瘦的脸颊,那张曾经绝世风华的脸颊,脸孔上只剩下一双黑洞,眼睛赫然已经被生生的剜去。

苏雨亦紧咬下唇,忍住眼眶中的热泪,难以想象,这个人昨日还英姿飒爽的坐在金銮殿,接受着百官朝拜。

她颤抖着,一步一步靠近褚余尉,声音哽咽,“大哥……”

一句大哥,包含太多感情,苏雨亦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簌簌落下。

“阿亦,阿亦,是你吗?”男子赫然站了起来,他手上脚上的铁链,叮咚作响。

苏雨亦痛苦的点头,眼泪已经湿了整个脸庞,她想不通,为什么那个位置如此重要,可以让兄弟反目,姐妹成仇。

男子从地牢的栅栏中伸出枯瘦的手,那双长白干瘦的手,带着点点血迹,不停的颤抖。

“阿亦,你听我说,那个人不适合你,你赶紧走,有多远走多远……”男子的声音急切,双眼处的黑洞,在幽暗的灯光下,狰狞恐怖。

苏雨亦摇头,上前握住男子的手,温热的泪,滚落在男子的手上,“大哥,你听我说,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你要保重自己……”

苏雨亦哽咽的已经听不清自己的声音,她不住摇头,似乎是不愿相信自己看见的一切。

他怎么可以如此狠

心?他是他的兄弟啊,和他一起共患难同甘苦的一母同胞亲兄弟……

他为了皇位,竟然,竟然……

“阿亦,乖,别哭了,你若是还叫我一声大哥,就听大哥的,带着青青赶紧离开这里,以后的日子,和青青和睦相处,替大哥照顾青青……”男子蹲下身子,摸索着握住苏雨亦的手。

苏雨亦就着朦胧的灯光,这才发现,那手链不是带在褚余尉的手腕上,而是穿过筋骨,深深的锁在褚余尉的手上。

“娘娘,娘娘,我们该走了……”翠儿看出苏雨亦的失态,上前,握住苏雨亦的肩膀,不停摇晃。

苏雨亦站起身,眼泪已经模糊了一切,她泣不成声,该如何告诉他,他心心念念的柳青青,已经不是他们从小就认识的青青了呢?

现在的青青,已经背叛了他,不能给青青那最高最尊贵的位置,青青已经不再是他的青青……

“大哥……”苏雨亦缓慢摇头,眼泪粉落。

“阿亦,你快走吧,等下被他发现你来看我,他不会放过你!”褚余尉似乎发现阿亦是假传圣旨偷看他,推开苏雨亦的手,唇角勾起一个苦涩的笑。

是啊,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允许有人来看自己?那是个铁石心肠,没有感情的弟弟啊……

“大哥,是余赫对不起你,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带你走!”苏雨亦泪流满面,站起身,总算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翠儿已经焦急的不停跺脚,她时

不时的朝后面的入口看去,再第五次看向入口的时候,她原本苍白的脸,刹那间变得惨白如纸。

“是吗?是朕对不起他?”门口响起一阵萧索的掌声,那掌声在这暗夜,竟然像地狱勾魂的声音。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