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d703411d10a545f98449495c0837fb8b,time=161177833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7296133/457296152.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61L3&nid=385333599&purl=%2Fr%2Fl%2Fv.jsp%3Fnid%3D385333599%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7296133&page=1&vt=2,signature=f6bd5dfb77750d0bfcd21f1d0a8702a270669f18
isshowflow:1,,
现代皇妃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楔子2

伴随着掌声,一名一身明黄龙袍的男子阔步走进,他身后跟着一名妍丽女子,和几位官袍的男子,所有人低着头,唯唯诺诺,只有那女子,扬着美丽却高昂的脑袋。

苏雨亦停止哭泣,看着阔步走近的男子,她的目光停在他身后那女子身上,嘴唇嗫嚅出一个名字。

柳青青,柳青青……

她终究是如愿,做了他的女人了……

柳青青的手搭在明黄龙袍男子的胳膊上,看见一脸狼狈的苏雨亦,唇角勾出一个胜利的冷笑。

苏雨亦在翠儿的搀扶下站起身,目光灼灼的看着褚余赫,褚余赫俊美的脸上,依旧是饶有趣味的笑意,他的掌声,良久才停。

褚余尉似乎是察觉到除了褚余赫以外,还有别的人一起过来,他焦急的朝栅栏处踉跄几步,大声道,“阿亦,阿亦,还有谁,还有谁来了?”

他突兀的声音,在阴暗湿冷的地牢,尤为可怜,苏雨亦看着柳青青,抿唇,用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冷静声音道,“大哥,是余赫带着文武百官一起过来了,没有别人!”

褚余尉松了一口气,然后坐下,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脸上,露出一个满足的表情。

只要她没有落在他的手中,一切足矣。

“朕的结发妻子,偷了朕的金牌,深夜来此夜会元帝,这笔账,该怎么算?”褚余赫微微一笑,俊美无俦的脸上,迸发出森冷之意。

他身后的文武官员,没有一个人敢吱声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今夜,恐怕得休妻了……

凡是和他亲近的人,所有人都知道,在他登上权力最高处的时候,就是他休妻的时候。

他怎么会满足一个小小的亲王?怎么会满足一个容貌不够出彩的苏雨亦。

褚余赫靠近苏雨亦,他蹲下身子,眼睛直视着她,唇角勾出一抹残佞的弧度,他的手指缓慢抚上她湿润的眼睑,啧啧两声,“朕的发妻,你在为谁流泪呢?”

苏雨亦抬头看他,眸中满是无畏的表情,她摇头,摆脱他的手指,“皇上,大哥已经被你折磨成这样了,你放了他,他不会再对你的皇位有任何威胁!”

她柔弱的声音,带着她自己都不曾发觉的坚韧,褚余赫冷笑着站起身,他的手按向腰间的长剑,在他想要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翠儿却突然扑了过来。

“皇上,这一切都是奴婢的意思,您杀了奴婢,放过娘娘!”翠儿摁住褚余赫的手,双眸充满祈求。

在苏雨亦来不及阻止的时候,眼前已经血光一闪,一道温热殷红的血线,溅在她白皙的脸颊上。

翠儿瞠大眸子,身体无力滑下,她白皙的颈项,已经被割断气管。

褚余赫身边的一等护卫冷心,淡漠的收回手中染血的长剑,面无表情的后退几步,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苏雨亦看着地面翠儿的尸体,不住发抖,她怎么能忘记,凡是靠近他的人,都是死路一条。

至,他不需要自己出手,他拔剑只是为了砍断地牢的门,他不屑用自己的剑杀她们,对他来说,她们的命,连蝼蚁都不如。

苏雨亦仿佛呆掉了一般,静静的坐在地面,血顺着翠儿的尸体蜿蜒在脚边,她一动不动。

地牢内传来褚余尉急迫的声音,“阿亦,阿亦,你怎么样?阿亦?”

半响,褚余赫再次拔剑,地牢的门被他劈手砍开,苏雨亦回过神,颤抖着干裂的嘴唇,“大哥,我没事……”

我没事,可是翠儿死了,她误以为他要杀我,所以她死了。

苏雨亦木讷的看着褚余赫的一切,陌生的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人。

褚余赫“哐当”一声丢下自己的长剑,淡漠的看着地上不成人形的男子,冰冷的道,“玉玺在哪里?说出来,留你全尸……”

褚余尉嘲讽一笑,背靠着铁栅栏,并不说话。

褚余赫扫了一眼地上的男子,背负双手,不轻不重的道,“给他上刑,凌迟之罚,一千刀,一刀都不能少!”

褚余尉脸上的肌肉明显跳动了一下,只是他依旧淡漠的坐着,一言不发。

有刑官上前,很快的剥下褚余尉的衣服,他精瘦的身体就全部暴露在了人前。

苏雨亦看着这具陌生男子的果体,并没有觉得害臊,她仿佛一个没有感觉的木偶般,呆呆的看着刑官将一面精细的渔网捆在了褚余尉的身体之上。

苏雨亦看着地面染血,再也忍受不住,尖叫一声

冲上前。

地上的长剑被她紧握在手,狠狠的刺进褚余尉的心口,她眸中流下最后一行清泪。

“大哥,黄泉路上,走好!”苏雨亦口中低喃,用力的抽出褚余尉胸口的长剑,鲜血喷涌,褚余尉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身体无力滑落。

众人看着这一变故,全部静静的低头,用余光打量着新帝的脸色,褚余赫只是微笑,一如既往的微笑。

“朕的发妻,果然有些胆识,你偷了朕的金牌在先,又杀了元帝让朕失去玉玺的下落在后,你说说,这笔账,朕该怎么跟你算?”褚余赫冷漠的笑,绝美的凤眸,闪过一丝精光。

苏雨亦只是呆呆的坐着,握着剑柄,呆呆坐着。

“礼部,传朕口谕,苏氏阿亦,其青楼女子身份不容于皇室。朕念其旧德,然,其不守妇道,盗窃金牌,夜会元帝,忤逆圣旨在先,谋杀元帝在后……”

苏雨亦已经听不清后面说什么了,她只是知道,他要休妻了,他真的休妻了。

她和他,从此再也没有什么了,不等他念完,她已经站起身,长剑割断袖袍,她定定的看着他,仿佛世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她开口,一字一顿,“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吗?”

从她窃取金牌,到他将长剑仍在地上,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手设计。

他这样心思深沉的人,怎么可能是她这种死心塌地的傻瓜可以算计的起……

罢了,一

切缘断……

她不想再听他的答案,只是黯然的,一步一步离去。

心竟然还会痛,如果六年前她和青青没有遇见他,一切会不会有一个新的结局?

六年前……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