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c836e18ba32470da2f2bec8d46ce0a1,time=1606426114,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044249/45804499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3L11L4&nid=358918485&purl=%2Fr%2Fl%2Fv.jsp%3Fcdrrs%3D2%26nid%3D358918485%26srsc%3D2%26page%3D1%26bid%3D458044249&page=1&vt=2,signature=f7b00fd03850e050739a54b39d24df947c62b028
isshowflow:1,,
女神的兼职司机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3章 五菱宏光挑战宝马

王逸左手靠在车窗上,右手轻轻的摆弄着方向盘,时不时还踩踩刹车等待后面那追上来的宝马。

“你他妈会不会开车啊,开这么慢,你不如下车走啊!”一辆路过的奥迪车里,浓妆艳抹的女人厌恶道“路上要是没有你们这些垃圾车,我们也不会堵成这样。”

王逸摇下窗户,用舌头舔了舔黏在牙齿上的番薯渣,混着口水啐了出去。

“呸,这位阿姨,您嘴巴有点臭啊,您也爱吃番薯吗?番薯吃多了就是容易放屁,不过听你这屁声,不是本地人吧?”

“你……”女人被王逸呛了说不出话话来“没半点素质,活该你开个垃圾车。”女人皱了皱眉头奥迪呼啸而去。

王逸也不介意,继续吹着口哨哼着歌,后视镜当中已经看到了追上来的那辆宝马。

宝马车里,刘昌盯着前面五菱宏光的车尾灯,怒从心中起“今天让老子追上你,就弄死你。”

“快点,给我开到他前面将他逼停。”刘昌指挥着开车的马仔,于是宝马轰鸣两声冲向前去。

看到宝马加速王逸也油门落了下去,几个弯之后赶上了之前那开奥迪的女人。

“我靠,怎么又是这垃圾,真晦气。”奥迪车里女人厌恶的说道然后将车子挡在王逸的车前,猝不及防的点了个急刹车。

“老娘吓死你!”女人得意的笑着,只是笑声还没有落下,她就看到那银色的五菱出现在了自己的车前,然后是

一个不要命的甩尾,轮胎跟地面擦出了浓烈的白烟。

“妈呀”这样的场面给女人吓得够呛,一个惊慌失措,方向不由自主的往右一打,油门当刹车一踩,整个车在路上霸气的来了一个720度回旋。

“砰”不偏不倚,后面追上来的宝马华丽丽的撞上了奥迪的后备箱,好在这里是转弯的位置宝马速度很慢,至少在这样的速度下两车里的人应该都不会有生命危险。

“妈的,你会不会开车,信不信老子弄死你?”撞上奥迪的宝马里,刘昌气势汹汹冲了下来指着奥迪就开始骂。

“我靠,你撞了老娘还敢叫嚣,信不信老娘一个电话分分钟叫人来砍死你……”

看着后视镜中就要打起来的场景,王逸淡淡一笑“还是太年轻啊”油门一踩哼着小调驶向了玲珑山顶。

玲珑山中有玲珑,玲珑山上白雾浓。

这是杭州城最有味道的一座山,山高一千七百多米,山顶云雾缭绕,山涧青松翠柏,一条蜿蜒到让人发指的柏油路盘旋而上,一共要经历四十九道弯,白天是登山观光的好去处,晚上是公子少爷们玩车把妹的绝佳胜地。

玲珑山顶,霓虹灯闪烁着荷尔蒙的气息,一群染着红发,打着耳钉的叛逆青年们正叼着烟搂着女人吆喝着。

路灯下停着一排霸气侧漏的豪车,只不过每一辆豪车的车标处都是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车标都被抠下了。

这些纨绔子弟

当中为首的白发青年名叫方华辉,是杭城当地一家知名企业的太子爷,平时酷爱赛车,在杭城这一片也算是有些名气,钱多车豪,在这玲珑山一带也混出个辉哥的称号,直到遇到了当初正开着五菱宏光送番薯的王逸。

从山脚到山顶,又从山顶到山脚,方华辉换了几辆车,被王逸来来回回吊打了几十个回合,愣是整得他没了脾气,而他每输一次,王逸就将他的车标抠下来镶嵌到自己的五菱上,以至于现在方华辉的豪车都是没有车标的,而在王逸的五菱宏光屁股上,歪歪斜斜镶嵌着不少豪车的车标,宝马奔驰,奥迪野马,甚至连法拉利和兰博基尼都有。

不仅仅是方华辉,玲珑山这一带众多爱耍车的公子哥们,都多多少少给王逸送过车标,所以王逸的五菱屁股上才会有这么豪华的阵容。

而今天,王逸之所以提早收摊来这里,主要是因为这方华辉几番央求,要王逸来帮他们找回场子,因为有人挑衅到了他玲珑山辉哥的地位。

“滋”

五菱宏光擦着马路边缘在一路灯下停住,激起一片灰尘。

不远处那些公子哥见到这车后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鼠哥,您可来了,再不来我们都要输成穷光蛋了。”方华辉像是看救星一样的看着王逸,这鼠哥是这些人对王逸的尊称,因为王逸卖番薯,所以刚开始叫番薯哥,后来觉得不够霸气,于是

就演变成了鼠哥。

用王逸的说法,十二生肖,老鼠最大,所以叫鼠哥不错。

“臭屁少放,说重点,是不是又有人要给我送车标了?”王逸不屑的开口。

“嘿嘿鼠哥就是精辟,最近玲珑山来了个台岛佬,搞了个改装的野马已经赢了我们七八个兄弟了,所以不得已只能请您过来了,咱玲珑山车王,输钱是小事,要是落了你鼠哥的名号,那怎么能行,对不对?”

“去,滚犊子”王逸一脚踹在方华辉的屁股上,方华辉也只是呵呵的笑着没有半点脾气。

“台岛来的,干翻你们七八人了?”王逸招了招手,一个青年心领神会的上前给他递了一根烟,顺便帮忙点上。

“鼠哥,你不知道,那家伙太狠不怕死,车倒是一般福特野马,但他开起来跟投胎似的,转弯都不带减速的,直道上又跟打了鸡血一样,我们是不敢跟他玩命,所以只能请您老人家出山了。”方华辉摸着脑袋笑着。

“人呢?”王逸也懒得多问,在玲珑山这种地方开赛车,其实车子的性能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技术和胆量,毕竟弯道太多太险,要不然换成高速公路,就算王逸舒马赫上身也不可能用五菱宏光去赢超跑。

“我约了他晚上八点在这里见面,那小子也很嚣张,赢我们一次拿走一百万,这不,这几天下来我们搭进去快一千万了。”方华辉有些愤慨。

“到底是钱多啊

,以后有这种好事记得找我啊,赢你们一次我只收一半就行。”王逸抬手看了看手表,距离八点不到二十分钟了。

“嘿嘿,咱鼠哥怎么会在乎这点小钱呢是不是。”方华辉陪笑着心想“跟你比那不是等于直接拿钱往水里砸吗。”

“鼠哥,待会儿赛车您有什么需要的?”

王逸吸了一口气“一般电视里那些牛叉轰轰的赛车不都是有压车女郎嘛,咱不能在台胞面前丢脸是不是,待会儿你们也给我搞一个美女压压车。”王逸说着目光在在场的几个太妹脸上扫过,不禁叹了一口气,这姿色不太符合王逸的审美啊。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