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9f5290ba95c4044887355b3f9922247,time=160071645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664840/458664844.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9B2L31L3&nid=399629725&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9629725%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664840&page=1&vt=2,signature=fc8613da502a688cd1b78f667040771ab4acff07
isshowflow:1,,
目击证人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一章

 

 

【第一章】

 

海阳市监狱。

当女律师江平向监狱工作人员出示了她的证件和她所要会见的犯人时,工作人员显得有些犹豫,“这个——你真的要见她吗?”

“怎么了?”江平耸了耸肩,40岁的江平是海阳市“阳光律师事务所”主任,她身着亚麻色职业裙装,双目深邃,气质精明干练。

“江律师,你想见的犯人是一个极特殊的杀人犯。也许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她现在的状况就象一个疯子,经常伤人。”

“我听说了,所以我更想见她。”江平淡淡地一笑。

“前几天她既不进食,放风也不出来,我们警察进去她就连抓带咬,谁也没办法,我们只好放一只警犬进去轰她出来。”工作人员一脸的严肃。

“结果呢?”江平并没有被工作人员的话给吓住。

“结果她把警犬轰出来了。”工作人员说,“活这么大了,只听说过狗咬人的,没听说过人咬狗的。”

“听上去是很特别。”江平坚持要见这个女犯人。

工作人员只好把江平带到监狱会客室,并特别作作出交待,“一会她进来你不能离她太近。”

“我知道。”

“当然,我们会让狱警保证你安全的。”

五分钟后,两个高大的狱警带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囚走了进来,她叫苏姗,是一个相貌清秀,但面目冷峻的女子,她带着手铐,眼中充满杀气……

两个狱警将苏姗按坐在江平桌

子的对面。然后退后一步,为了江平的安全,与苏姗保持着绝对的近距离。

见到苏姗,江平的心一阵抽紧,眼下这女犯的确充满了杀气,她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态,然后朝苏姗作了一个并不成功的微笑,“你好,我是阳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江平。”

苏姗目光闪电般逼视着她:“谁让你来的?”

“是你家里人花钱请我来的。”

苏姗冷冷地哼了一声,“我是杀人犯,找谁来也没用。”

江平思忖了一下,她和各种各样的罪犯打过交道,多少了解一些犯罪心理,她明白眼下苏姗对周围一切都有着强烈的对抗仇视心理,如果以通常的谈话方式,苏姗绝不会接受她的委托,她必须先打破她的心理防线。于是,她思忖了一下对狱警提出要求,“把她的手铐打开吧。”

这一招首先让苏姗感到非常意外,同时也让狱警们大吃一惊。

江平捕捉到苏姗眼里的微妙变化,她知道这一招起作用了,“我想特别申请一下,在我跟她交谈的这段时间里,把她的手铐打开。”

狱警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把女囚的手铐打开了。

苏姗轻轻呼出一口气,轻轻按摩着手腕,她的眼里流露出正常人的感觉。

江平知道自己已经从心理上战胜了苏姗,她对狱警说,“你们出去吧,我想单独跟她谈一会儿?”

狱警们吃惊地彼此交换着眼神,一时不知应该怎么办是好?

“放

心,这里不会有事的。”江平虽然不敢保证狱警一走,苏姗对她是否存在着危险,但此时的她决定冒险一次。这是江平的性格,也是她成为一个成功律师的不凡之处。

“好吧,”狱警们犹豫了一下答应了,“我们就在外面,有事我们会马上进来。”

狱警走后,苏姗目光直视江平,“嗨,我说姐们,你胆子不小啊!”

“说真的,”江平帮作轻松地一笑,“我也是咬着牙说的。”

“看得出这是真话,”苏姗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意,“你是一个不一般的女人。”她点了点头,“好吧,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我向法庭递交了申诉书,请求为你开庭重新审理。”

苏姗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那不过是晚死两天,你爱忙活就忙活吧。”

“但是你要答应我件事,这段时间内,你不要再闹事,也不许伤人了。”

苏姗朝江平扮了一个怪相,“我凭什么答应你?”

“直觉告诉我,我能救你一命!”

苏姗的眼睛亮了亮,她定定地看了江平一会,但很快地眼里那亮光消失了,“就凭你——”继而又摇了摇头,“得了,我知道我自己犯的是什么罪,没有人能救得了我。”

“我能!”江平一字一顿地说,“你要相信我,我打的官司还没有失败过的。”

四目相遇,一阵长久的对视……

“你真的能让太阳从西边出来——我是说能让法院改判我的死

刑?”最终,苏姗首先开了口。

“既然我接受了你家人的委托,我想我就有这种把握。”江平的表情是严肃的,“难道你就不想活着?”

“知道吗,判不判我死刑我无所谓,因为我的心已经死了。”苏姗的脸上掠过一阵痛苦的痉挛。

“可你并不想死——对吗?”江平那敏感的眼风捕捉到了她内心深处并没有泯灭的渴望——那是一种被掩盖的从没有停止过的挣扎。

“是的,我想活,我不想死,”的表情在瞬那间完全变了另一副面孔,夕阳从铁窗映照在他脸上,她看上去是那么脆弱无助,充满了女性的柔弱,“我想活着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苏姗摇着头,有泪从她的眼角流出。

“那你为了谁?”

“孩子,为了我的孩子,”苏姗的声音在颤抖,“我的孩子是无辜的,我要我的孩子,我要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她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如果我死了,那她——不!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一定要找到她,她是无辜的,我要我的孩子!”苏姗突然变得失控,她睁大眼睛,发疯似地站起来,朝着江平舞动着手铐大声喊叫着,“我要我的孩子,我要你找到我的孩子……”她发疯似地抓住江平的手,两名狱警冲了进来,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江平的手从苏姗的手里拉出来,江平看着自己的手,上面已被苏姗的手捏出一道道血印。

“老实点!”两名狱

警好不容易制服了狂叫的苏姗,当他们押着苏姗走出接见室时,这才见苏姗仿佛从发疯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放开我,我有话要对她说。”

狱警却不听她的硬把她往门外押去。

“等等,”江平走上前,“让她把话说出来。”

“她是个疯子。”狱警并没有停下推押苏姗的脚步,他们看着江平的眼神分明也说她疯了。

江平却抢先几步拦在他们面前,“我是她的律师,她有权告诉她律师她所要说的话——就算她疯了。”

狱警无奈地停下了脚步。

“说吧,苏姗。”

“谢谢,”苏姗出奇平静地看着江平,“我想活下去,为了找到我的孩子。”

江平看着她,使劲地点了点头,“明天我们再谈。”

苏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这微笑使她看上去是那么充满了母性的温柔,连两名狱警都被她这一笑给怔愣了。而江平也在这一笑中,感到内心的某种东西给深深地撞击了一下,有好一会,她的大脑呈现出一片迷离的空白……

从监狱出来,江平的心并不轻松,她回到了事务所,打开了苏姗的案卷。苏姗是以杀人罪被判入狱,而且一审已被法院判定为死刑。苏姗杀的是一位外长,这位处长叫腾文强。腾文强和苏姗保持了三年的婚外情,他向苏姗承诺他要和妻子离婚和她结婚,三年来,苏姗为他怀过四次孕,三次坠胎了,第四次苏姗把孩子生下来

了,因为苏姗发现腾文强根本不会和她结婚,但她爱他,她以为生下他的孩子后,腾文强就会改变主意,可是事情的结局却非如此,当她在医院生下这个孩子时,腾文强却瞒着她把孩子处理了,为此,苏姗用刀杀死了腾文强。当警察抓获了苏姗时,苏姗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可怕的疯子,她天天喊着要自己的孩子。

当时,苏姗的律师也尽力为苏姗辩护过,说她杀人是属于过失杀人,因为苏姗在刺杀腾文强的时候自己也在自己身上捅了数刀,她是因为自己的孩子被腾文强处理了而绝望而实施自杀的时候过失杀了腾文强。但是,因为苏姗身上所反映出来的野性疯狂的精神状态都给所有人留下了她是一个动机上存在故意的印象,而原告方律师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赢得了诉讼的胜利。尽管苏姗的家人在庭审中出庭为苏姗作证,说她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子,她杀腾文强完全是由于精神刺激而非故意,但是,没有人出面为苏姗的这一点作证,包括苏姗所在的公司员工。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