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9b38ad9c547430199cb76046350498b,time=160066037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664840/458664845.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7_1_L9B2L31L4&nid=399629725&purl=%2Fr%2Fl%2Fv.jsp%3Fnid%3D399629725%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664840&page=1&vt=2,signature=83689b6766fc13cd161ebf72804c27888d3b9a0c
isshowflow:1,,
目击证人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第二章】

 

谁也不明白江平为什么要接这个委托案件?因为没有人认定法院会改判这个案件,苏姗杀人证据确凿,而她自己也供认不讳。但江平却接受了苏姗亲属的委托,而且报定了非要打赢这场官司的信心。

江平虽然从事律师生涯算起来只有八年,而且还是个半路出家的律师,她大学学的是中文,但她却是海阳市最成功的律师之一。尤其擅长打因情感引发的官司。提起她,海阳市无人不晓。

江平看着苏姗的案卷,她的神情常常陷入一种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的状态,她的表情是复杂的,不堪言状的……

一直到夜里十点,她才离开了事务所回家。

江平有一个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家庭,丈夫卫伟是海阳市委人事处副处长,一个仕途看好的男人,一年半前,被作为市委培养的对象前往海阳县挂职锻炼。他们拥有一个聪明的15岁儿子卫阳阳。一年前,江平用自己赚的钱买下了一幢别墅和一辆白色进口“雅阁”轿车,一个幸福家庭所具备的一切她都拥有了。

江平打开家门,儿子卫阳阳正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做作业,“阳阳,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做作业不要看电视,可你就是改不了这个坏毛病。”

卫阳阳吐了一下舌头,用遥控把电视关了。

江平问儿子晚饭吃的什么,儿子噘起嘴耸了耸肩,“还能有什么——不是面包就是方便面。”

“对不起,”江平拿出路上她从食品让里买来的牛奶和三明治,“委屈你了,儿子。”她在儿子身边坐下,边喝牛奶边吃三明治,“你要不要来一块三明治?”

“再吃我会吐的。”儿子看着妈妈皱了一下眉头,“妈妈,你每天就非得这么早出晚归吗?”

江平告诉儿子说她也不想这么生活,“可你妈吃的是律师这碗饭,这年头法制健全了,人们的法律意识在增强,官司是越打越多。”

“那你就不能少接几起案件吗?”

“妈妈创办阳光律师事务所时作出承诺,所有委托人都是律师的上帝,对上帝,事务所的宗旨是热情提供服务而不是拒绝。”江平三口两口地把三明治咽下肚子,然后喝完了纸袋里的牛奶,“现在你明白你妈妈的阳光律师事务所为什么在海阳市家喻户晓吗?”

“我还知道你——江平的名字已上了全市十大律师的榜首,”儿子嗔怪地耸了耸肩,“可他们知道这位大律师的儿子过得是什么日子吗?”

“对不起,儿子,这对你是有点不公平。”她看着儿子思忖了一下说,“要不,给你请个保姆怎么样?”

卫阳阳说他都十五岁了,他不要保姆,“再说,你和爸爸不也不赞成为我雇保姆吗?”

“这倒也是,你爸爸在你这个年龄都已在部队里当了两年的兵呢。”

“都说律师是狡辩家,”卫阳阳朝妈妈扮了一个怪相,“看来

不假。”

江平拉了一下卫阳阳的耳朵,“这小子!”

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江平看着电话耸了耸肩,“我猜准是你爸爸挂来的。”她拿起电话,“嗨——真是你,我正和阳阳在说你呢……还好,就是工作忙了点,阳阳在做作业,他呀——”她看了一眼儿子,“刚才正在对我提抗议呢……你怎么样?”

“我挺好,临时接到市委的通知,我的挂职锻炼提前三个月结束,明天我回市里开会,听说要宣布我回来的任命……是组织部副部长。”

“太好了!就这样,明晚见!”江平一脸激动地放下电话,“阳阳,爸爸明天晚上从县里回来。知道吗,这次你爸爸回来就不走了。而且,组织上任命你爸爸回来当市组织部副部长。”

卫阳阳听后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对我来说,情况并没有任何好转。”

“什么意思?”

“这还不明白,”儿子一脸的调侃挪揄,“一个当官的爸爸加上一个打不完官司的律师妈妈,对他们的儿子意味着面包加方便面的日子远末结束。”

“别把你妈妈想得太糟糕,”江平拿起公文包走到她的书房门口,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我保证,过两天我会给你一个特别的惊喜。”

卫阳阳问妈妈是什么惊喜?

江平朝儿子神秘地一眨眼,“暂时保密。”她走进书房,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苏姗案卷,在案头前坐了下

来。

案头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镶嵌着江平和卫伟、卫阳阳和她的妈妈路子君的合家照片。江平瞥了一眼相片,脸上露出了一种幸福的笑纹。

江平打开苏姗的案卷,她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苏姗的声音:“我要活下去,为了找到我的孩子……”

江平闭上了眼睛,表情是不堪回首的痛苦……

海阳市芭蕾舞剧团练功房里,清纯可人,身着练功服的小小正在和一位男演员排练《天鹅湖》里的“白天鹅”和“王子”的双人舞。小小的舞姿和表情优美到位,她和“王子”配合默契,每一个动作都完成得很好。

站在一旁的女导演满意地看着两位主角跳着,“OK!”她拍了一下小小的肩膀,“小小,晚上演出时表情可以再放松一点。”

小小有些紧张地点点头。

“感觉有些紧张——对吗?”

“是的,我——”

“这很正常,每一位演员第一次登台都会感到紧张,尤其是第一次上台就出演主角。”导演拍着小小的肩膀说,“你很幸运,并不是每一个实习生都能拥有这种机会的,我相信自己没看错人。”说着把目光移向扮演“王子”的大卫,“大卫,今晚是小小第一次登台演出,你是老演员,演出时尽可能调动瑶瑶放松投入的情绪。”

“没问题!”大卫看着小小耸了耸肩,“你会成功的,不是我恭维你,你具有与生俱来的芭蕾舞舞蹈演员的

天赋,虽然你是一个第一次扮演主角的实习生,但你却是我所褡挡的‘白天鹅’中最出色的一个。”

“谢谢。”

这时导演朝一旁的音响师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对一旁的众演员招了一下手,“来,大家名就各位,把《天鹅湖》最后一章再排练一次。”

排练结束后,小小特别兴奋地往家赶,远远地,小小便看到了妈妈苏宁正送小佳和冬冬出门,妈妈是他们的钢琴家教。

“小佳,回去重点练习指法,冬冬,下次来上课,我希望能听到你能熟练地弹奏舒曼的B大调练习曲。”50岁的苏宁温和慈善。

“谢谢苏老师,再见!”

“再见,过马路小心。”

“妈,”小小象只快乐的蝴蝶飘到妈妈身边,她把一张放大的彩色照片递给了苏宁,“瞧,我今晚演出的剧照。”剧照上的她身着一袭白天鹅纱裙,双臂作迎风展翅状,一只脚尖踮着,一只脚高抬着——活脱脱一只自由美丽高贵的白天鹅!

苏宁接过剧照欣赏着,“哦,太漂亮了——妈妈的小天鹅!”她一脸的骄傲和自豪,“妈妈这就去找个镜框把它镶嵌起来。”

母女俩进屋不久,刘小波便来了,刘小波是小小的男朋友,一位年轻英俊的画家。“嗨,今天所有的报纸头版都刊登了你今晚演出的大幅广告剧照。”小波一进门便情不自禁地把小小揽在怀里,“真棒!你会成为芭蕾舞台上一颗

璀灿的明星。”

“知道这会我的感觉吗?”小小把刘小波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我都快紧张得昏过去了,这是我到海阳市芭蕾舞团实习的首场演出,也是导演第一次让一个实习生扮演主角。我好紧张好害怕,真的。”

正说着,只见苏宁从她的房间走出来,她把镶嵌着小小剧照的镜框放在钢琴上,在钢琴上,还摆着一桢苏宁和女儿的合影。照片上的小小双臂揽着苏宁脖子,母女俩的脸紧紧贴在一起,甜蜜而幸福地笑着……

“记得我第一次当老师上讲台也感到紧张害怕,这很正常,你说呢,小波?”

“您说的对,苏阿姨。”

“小波,坐,”苏宁把茶几上的香蕉递给刘小波,“来,吃香蕉。”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