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890feb3e187448df8913d276799e178e,time=160361146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814897/458817929.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31L2&nid=410161384&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16138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814897&page=1&vt=2,signature=2dec161b9c8dd85f74a78f30db1732487148df45
isshowflow:1,,
武镇星河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武镇星河
雨痕
第一章 地心孕神诞

深夜,月华暗淡的照射在山崖之上。一名少年正沉腰坐马,平静的凝视着前方。

想要保持这样的姿态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做到。

然而这少年却是脸色淡然,气息醇厚而平稳,给人的感觉好像并不是在蹲马步,倒像是悠闲的坐在一张椅子上一样。

“梭……”

赫然,暗淡的星空毫无征兆的传来一声破空之声,旋即只见一道刺眼的月华凝结成一束光柱从天而降,直直的落在了后山深处,瞬间消失不见。

望着月华消失的方向,山崖上的少年带着一脸惊异而激动的神情朝那月华降落之地飞射去。

那矫捷的身体犹如野豹一般,崎岖的路面在他脚下如履平地。

这少年是山脚下方家庄的三代子弟方鸿,方家庄在方圆几百里之内也算的上是有点名气的大庄子.

庄主方震天更是先天境凝丹期的高手,在整个冷月城势力范围内都是有名的武道宗师。

而身为方家的直系子弟,方鸿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却已经开始接受庄中为年轻弟子制定的精英教育。

作为方家的嫡系子弟,方鸿的天赋却并不是很好,虽然谈不上垫底,但在同龄人之中也只能算得上中游水准。

方鸿穿梭在丛林之中,四周是连绵起伏的古木,有的竟然达到了数人合围才能抱住的地步,这是一片真正的老林子。

林中时常有野兽出没,其实以方鸿如今炼体后期的实力

,进入山林深处还是有一定的危险的。不过此时他显然是顾不上这么多,这一切都只因为刚才那道月华光柱。

“竟然引动天地月华之精粹,肯定是有天地灵物出世了。”

身为方家庄嫡系子弟,见识自然不会太差,像这样的天地异象,显然是有什么灵物出世。

在洪荒大陆之上,有一些天地灵材,在没出世之时,根本就发现不了,唯独在它们即将出世的时候,才会出现短暂的天地异象。

这些灵材有着奇妙的作用,对武者有莫大的好处。

然而,这样的天地灵材往往可遇不可求。

因为,像这样的天材地宝,要么就是有强大的灵兽守候,要么就是这灵材本身有很强的隐藏能力。

除非是机缘巧合之下遇到,或者是本身实力足够强大。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在荒古大陆,就算是最低等的天材地宝也是价值连城,一般的武者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林子虽然很大,不过方鸿也不是第一次进入,生活在大山脚下,自小就随庄中长辈进山猎兽,对于丛林路面倒是熟得很。

只不过小半个时辰,方鸿左拐右拐的来到了一处山洞之处。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月华最后降落的地方大概就是这一片区域了。

而这个地方他以前也来过,他可以肯定在今天之前,面前的这个山洞绝对是不存在的。

至少他来过这么多次,就从来没发现过。

“看来就在这山洞之中

了,不知道是什么天地奇珍,居然能引动纯粹的月华之力,品阶显然不低。”

方鸿的脸上带着一丝兴奋之色,虽然从小到大都没有用过天材地宝修炼,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家族藏经阁之中里关于这些方面的书籍可不少,对于天材地宝的品阶也有一定的了解。

荒古大陆之上,天地灵材无数,可要是在出世的时候有这等异相的,那最起码也是入了品阶的。

在荒古大陆,武者将天地之间的各种灵物从低到高分为灵、玄、地、天、仙、神六级十八品。

而能够引动月华之精粹,那最起码也是灵级上品的存在,所以方鸿才会这般兴奋。

方家庄虽然在方圆几百里之内也算的上是大庄子,但也从来没有人见到过灵级上品的天材地宝。

方鸿小心翼翼的朝山洞之中走去,虽然是夜晚,可对于已是炼体后期,拥有一定夜视能力的方鸿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山洞之中虽然阴暗,可却并不显得潮湿,反而是很干燥。山洞显得很崎岖,方鸿循着山洞左拐右拐的朝里面而去,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山洞非常的深,而且还是朝斜着往下而去的,越到下面空气流通得越慢,渐渐的方鸿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额头之上已是渗出了汗水,不过他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咬牙切齿的接着往里面而去。

如此大半个时辰之后,方鸿早就不记得自己走了多远,由于缺氧

,整个人都要恹恹欲睡一般,呼吸变得更加困难起来。

此时方鸿不得不考虑要不要在接着走下去,天地灵材虽然珍贵,可也比不上命来的重要。

“怎么办,这山洞显然是通向地底,在这样下去估计连灵材影子都没见着自己就先挂了。”

方鸿用手擦了擦额头之上的汗水,后背一片湿漉漉的,完全被汗水打湿,像是刚从水里面捞出来一样。

他想过先退回去,可心底又不甘心,都已经走了这么远,要是退回去,实在是很可惜。

停下来了认真考虑了很久,方鸿再次咬着牙走了下去。

终于,也许是老天爷见他可怜,开始照顾他,如此又走了几十丈之后,前面顿时豁然开朗,一股浓郁的天地灵气扑鼻而来。

方鸿忍不住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气,顿感心神一阵神清气爽。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仿佛以为自己来到了一处仙境之中。

这是一处非常宽广的洞府,足足有上千丈之大。洞顶之上,各种石乳倒悬而立。

更让人惊异的是,洞顶之上居然有着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小洞直通外面,一道道月光顺着那些小洞照射进山洞之中,将整个洞府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而在山洞的最中心之处,一道非常巨大的石钟乳垂落而下,几乎是快要挨着地面。

而在石钟乳的下面,伫立着一块巨大的钟乳石,在钟乳石的顶部,有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石坑。

石坑之中装着

三分之一左右乳白色的液体,这些液体散发出来的灵器,居然是连肉眼都看得见。

“地心孕神诞!”

看着那石坑里面的乳白色液体,方鸿双眼之中精光闪烁,原本有些苍白的脸露出了一股震惊与狂喜之色,整个人竟然傻傻的呆立在了原地。

地心孕神诞,玄级上品灵材,功效为开阔经脉,改善体质,淬炼武者的神魂,让武者从里到外发生脱胎换骨般的蜕变,从而一举突破原有境界。

尤其是对于低级武者来说,简直就是无上珍品。

经脉是一个武者最主要的根本之一,如果经脉的宽度与韧度是平常人的五倍,那就算得上是天才了。

如果是要是常人的十倍,那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百年难得一见。

而地心孕神诞却能够让一个平常人的经脉扩充最起码十倍,如此逆天的功效,足以让任何人疯狂。

方鸿深深的呼了口气,终于是将波涛汹涌般的心给平静了下来。

他迅速来到石坑边上,从怀中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瓶,小心翼翼的将石坑之中的地心孕神诞装入玉瓶之中。

方鸿看着手中小小的玉瓶,心底顿时庆幸不已。

这玉瓶还是几天前无意中得到的,当时见看上去卖相还不错,所以就随身携带在身上,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用场了。

“快点,马上就到尽头了。”

突然,当方鸿还沉寂在喜悦之中的时候,一道阴沉的声音传来。

方鸿顿时心底

一颤,身体一跃而起, 躲藏在一处巨大的石钟乳之后,而就在方鸿刚影藏起来的时候,只见山洞通道之处进来了俩女四男六个少年。

这六人年龄不大,看样子和方鸿差不多,可却一个个脸上带着一股傲然之气。从他们身上的衣着来看,显然是世家子弟。

“怎么回事,地心孕神诞不见了。”

六人径直来到了先前的石坑边上,发现石坑之中空空如也,顿时脸色大变。

而就在这时候,只见一个一袭锦袍的少年忽然上前一步,右手指在石坑之上摸了摸了,阴沉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狰狞之色。

他忽然收回了手指朝山洞四周看去。阴冷的眼眸之中散发出一股凶煞之气,让人心底发寒。

“咚……”

方鸿一直在关注这边的情况,忽然看到那少年朝这边看来,那凶煞的阴冷之气顿时让他有种毛骨悚然之感,忍不住往后倒退了一步。

却是不小心一脚踩在一块碎裂的石钟乳之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顿时,方鸿暗道一声不妙,心神猛的绷紧 。

“谁……给本少滚出来。”

如此大的声响在山洞之中回荡,自然是满不过锦袍少年六人。

为首的锦袍少年眼眸之中射出一道杀光,整个人忽然拔地而起,一拳朝方鸿藏身的石钟乳打去。

拳头之上竟然是凝聚出了一股淡淡的青光,显然是已经突破到了真气期。

“砰……”

锦袍少年一拳打在石钟乳之上,

拳头之上的青色光芒一闪,顿时间那足有几丈大小的石头被生生的打掉了一截,露出了藏在后面的方鸿。

而那少年一见到方鸿,眼中顿时煞气沸腾。随后,竟然是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出,直直朝方鸿脑门而去。

“砰……噗……”

方鸿见身体暴露,暗道不好。接着看到锦袍少年居然向自己下杀手,心底暗怒。

刚才锦袍少年那一拳之威他可是看在眼里,居然能够真气外放,那最起码是真气后期的修为,足足比方鸿高出一个境界。

以方鸿如今的实力断然是接不住锦袍少年这一脚,可是此时却容不得他多想,因为锦袍少年的双脚带起的劲风已经触及到他的皮肤,传来一股刺痛。

方鸿心底一沉,这个时候要躲已经是来不及,旋即一咬牙,双手猛的往前一挡。

顿时间,方鸿只觉得一股巨力涌来,整个人彷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往后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身后几丈处的石乳之上。

紧接着,胸口一阵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更倒霉的是,放在怀里的玉瓶还好死不死的掉了出来。

方鸿看着掉在前面不远的玉瓶,顿时大急,也顾不得体内的伤势,右手伸出一把朝玉瓶抓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只见一只脚忽然踏了过来,狠狠的踩在方鸿的手掌之上。

旋即只见地上的玉瓶忽然被吸了起来,落在了锦袍少年的手中。

方鸿顿时感到一股钻心的刺

痛从手掌之上传来。脸色极度扭曲,双眼之中更是蕴含着无尽怒火。

可是此时因为刚才那一脚,体内气血翻涌,全身骨头都好像是散架了一样,哪里还有力气挣脱得了手掌。

而此时那锦袍少年却是一手拿出玉瓶,拔开瓶塞看到里面的地心孕神诞,顿时双眉一挑,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旋即一股杀意忽然散发出来,一脸阴沉的俯视着趴在地上的方鸿。

而就在这时候,方鸿也是感受到少年的杀意,顿时心底一凝,旋即强自提气,凝聚全身的力道,身体在地上一个倒翻,双脚猛的踢出,朝锦袍少年扫去。

然而,他毕竟只是炼体后期,怎么斗得过已经修出真气的锦袍少年,他这汇聚全身力道的一击,被锦袍少年轻描淡写的破掉。

锦袍少年见方鸿居然敢反抗,脸色变得更加阴冷,再次一脚踢在方鸿胸口,直直将他踢出去几十丈远,一路上不知道撞断了多少石乳之后,狠狠的摔在最中心处的石钟乳边上。

方鸿只觉得胸口像是被大锤狠狠的轰击了一般,猛的喷出数口污血,一股深入骨髓的刺痛传遍全身。

他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扭曲,根根青筋鼓起,双眼中散发出骇人的怨毒之色,狠狠的盯着那锦袍少年。

“地心孕神诞这种天地灵材岂是你这样的蝼蚁该得的。”

锦袍少年不紧不慢的来到方鸿身边,一脸居高临下的看着方鸿,眼眸之中满是不

屑之意。

感受到方鸿那惊天怨毒之色,一股浓郁的杀意散发而出。脸色变得更加阴冷,右手握拳,一股青光在拳头之上不断吞吐。

方鸿的这般眼神,让他彻底的动了杀心。

“陈兄,既然地心孕神诞到手了,就算了吧!”

就在方鸿以为今天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道平淡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是一个一袭青衫的少年,明目皓齿,剑眉星目,从骨子里带着一股超脱的傲然之气。

此时他见锦袍少年居然要对方鸿下死手,眉头不由微微一皱,旋即瞄了一眼面目扭曲,双眼猩红的方鸿,忽然开口阻止锦袍少年。

“怎么,君兄认识这小子。”

锦袍少年见有人阻止他,心底顿时不悦,不过却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越带深意的看了一眼那青衫少年,脸上带着一丝冷笑之色。

不过拳头还是停了下来,显然是对那青衫少年有所顾忌。只是看向方鸿的眼神之中的杀意却是更盛了。

“没有,只是陈兄和这样的小人物何必一般见识,不是平白掉了身价。”

青衫少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脸色古今无波。然而,他的话却让那锦袍少年心底暗怒,他这般说不是摆明了在暗示说他自掉身价,肚量狭小。

而其余四人也是脸色微变,心底暗道不妙。他们都知道这锦袍少年陈飞扬本身就不是什么有气度的人,君念生这般说来,只怕是要被陈飞扬嫉恨上了。

“哼……既

然君兄都这么说,那就算了。小子…算你走运,今天就暂时饶了你的狗命。”陈飞扬暗恨君念生多管闲事,心底想着你就嚣张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是不好在对方鸿出手,不由狠狠的瞪了一眼方鸿道:“贱种,记住了本少叫陈飞扬,楚天陈家嫡系,以后见到本少最好是滚远点,不然定让你身不如死。”说着,一脚踢出,狠狠的踢在方鸿胸口之处。

旋即转身朝洞外而去,而其他四人也是紧跟着陈飞扬扬长而去。

唯独君念生走在最后,却是回头深深的看了方鸿一眼。嘴角微微蠕动,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不过最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噗……”

本来就差不多油尽灯枯的方鸿哪里还承受的住,被陈飞扬一脚踢出去之后,大口的鲜血像是不要钱一般的喷洒而出。

整个人无力的趴在了地上,他眼眸完全被怨毒之色弥漫,一股强烈的恨意冲天而起。

他拳头紧握,双眼一片猩红,死死的盯着远去的陈飞扬,就连指甲深深的掐入肉中也没有感觉,鲜血顺着指甲流出,噼啪噼啪的滴落在地上。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