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3b428777afb4949af637f0798e15e88,time=160333795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814897/458817936.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31L3&nid=410161384&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16138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814897&page=1&vt=2,signature=e2650ded2a7f17f08c987edfaee48722eb21bd14
isshowflow:1,,
武镇星河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东皇钟

伴随着陈飞扬等人的离开,山洞之中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唯有那破碎的钟乳石见证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方鸿趴在地上,气息显得有点微弱,此时他的身体已是糟糕到了极点。

尤其是陈飞扬那最后一脚,虽然看上去平淡无奇,可是却将他体内的经脉全部震碎,就连五脏六腑都已经移位。

显然,陈飞扬压根就没想放过方鸿,只不过因为君念生的原因,不好当面出手,于是就由明的转成暗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鸿终于是恢复了一点元气,如此重的伤势,要是换做一般人,只怕早就支撑不住了。

不过方鸿的体质跟常人有异,恢复力非常变态,几乎是常人的几十倍,这也是他最大的秘密。

方鸿的肉体强度比普通人强的太多,一直以来,不管是在重的伤势,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初。

方鸿恢复了一点体内,然而,体内破碎的经脉却没有丝毫好转。

想起经脉破碎,以后只怕是不能在练武了。顿时间,一股怒火从心底沸腾而起,他的脑海之中不由想起了陈飞扬那张阴冷的脸。

方鸿怒火攻心,忍不住又是喷出了一口血沫,他异常愤怒一拳打在身后的钟乳石之上。

“扑哧……”

忽然, 方鸿一拳击出,那原本坚硬的钟乳石竟然像是豆腐一般被方鸿一拳击穿,紧接着一股水流一般的液体从钟乳石之中流了出来。

方鸿惊异不已,艰难的

转过身去,顿时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只见那几丈大小的钟乳石此时被他一拳震碎了表面,露出了一个深坑,深坑完全被一种乳白色液体装满,甚至还有一丝随着那劈碎的口子溢了出来。

“天啊……这么多。”

方鸿半天才回过神来,这些乳白色液体他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差点给他带来杀身之祸的地心孕神诞。

他的脑子一阵混乱,甚至连身体传来的刺痛都仿佛是忘记了一样。

这钟乳石形成的深炕足有俩三丈大小,此时全部盛满了地心孕神诞,这不足有上千斤之多。

“妹的,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

如此多的地心孕神诞,足够他整个人泡在里面的了。

方鸿一脸谨慎的朝四周看了看,他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生怕又有人过来。

在将整个山洞都瞅了一片,确定没有人之后,方鸿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旋即毫无顾忌的将脑袋深入坑中,猛的大罐了几口。

“额……”

顿时,方鸿感觉到体内一股庞大的能量忽然爆发,这股能量在他体内开始胡冲乱撞,竟然是将他原本就破碎的经脉给完全搅乱。

方鸿只觉得一股剧痛瞬间袭来,终于是抵挡不住,晕死过去,而整个人更是好巧不巧的掉进了石坑之中。

这也是因为方鸿无知,地心孕神诞这样的天地灵材,药力何等的霸道,平常人只不过是一滴就受用无穷。

而方鸿居然像是

喝水一样连喝了好几口,那庞大的药力足以将人给撑爆,不过索性他体质异于常人,再加上现在身受重伤需要大量的能量来恢复,这才没有被活活撑死。

方鸿整个人都侵泡在地心孕神诞之中,庞大的能量从他周身的毛孔之中渗入到他体内,不停的冲刷着他的肉体。

渐渐的,由于能量实在是过于庞大,就连方鸿这变态的体质都有点承受不住,整个人竟然像是一个吹了气的气球一般,开始膨胀起来。昏迷之中的方鸿也是被这胀痛之感而唤醒了一点意识。

“嗡……”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沉稳的钟声忽然想起,彷如山岳一般的将方鸿的身体给镇压住了。

顿时间,方鸿意识到自己居然是动弹不得了,不过那疯狂涌入体内的能量也是在瞬间停止了下来,方鸿的身体总算是停止了膨胀。

而紧接着,一道金光忽然从方鸿头顶之上散发而出,稳稳的将方鸿笼罩在其中。

“嗯……”

顿时间,方鸿感觉像是沐浴在了温泉之中,整个人好像是喝了琼浆仙液一般,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呤声。

而那还在方鸿体内暴动的地心孕神诞能量竟然是在金光的镇压下渐渐老实了下来,到最后居然是开始一点点的修复起体内破碎的经脉,同时也在不停的淬炼着方鸿的肉体。

不知过了多久,方鸿终于是完全苏醒了过来。当他睁开的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石

坑之中,而石坑之中的地心孕神诞却足足少了三分之二。

心神一动,顿时发现体内伤势以完全恢复,就连经脉也已经接好,比起以前足足大了几十倍不止。

如果说以前方鸿的经脉算的上是小溪的话,那现在就足以比拟江河。

而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体内经脉之中居然有一丝淡淡的气体在流动,虽然这一丝气体很薄弱,连发丝大小都没有,但他确实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得到。

“真气……居然是真气。”

方鸿激动得跳了起来,整个人顿时一跃而起,在空中一个停顿之后,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他一脸惊讶的捏了捏双手,发现确实不是在做梦,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旋即开始仔细打量起这山洞来。

能够酝酿出如此之多的地心孕神诞又岂是平常之地,而且刚才的迷迷糊糊之中,他好像是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奇异的金光笼罩,可等他醒来却又不见了,方鸿决定好好挖掘一下。

“咦……”

这一番仔细查探之后,还真让方鸿发现了一些问题,只见他此时正抬头朝洞顶之上看去。

到处是石钟乳的洞顶之处,一道月华弥漫,散发出点点光辉,可大部分都被石钟乳给挡住了,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还真难以发现。

方鸿一跃而起,一脚踏在不远处的一块石钟乳之上一个借力,右手猛的朝那月华之处抓去。

然而,方鸿显然是高估了自己,他这一抓不仅

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是让身体失去了平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剧烈的声响,激起一点的灰尘。

幸亏他的体质本身就变态无比,在加上地心孕神诞的改造,更是强悍的离谱,只见他像是没事似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哎,要是有件飞行法器就好了。”

在荒古大陆,武者只有达到逆命境才能突破天地桎梏,凌空虚度。

否则的话就算是金丹期的修士也只能短暂的在空中停留,当然如果有一件飞行法器的话,那又当别论。

只可惜,飞行法器这东西,比起一些天地灵材还要稀少珍贵。

方鸿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想着怎么才能摸到那团月华。

数息之后,他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旋即拍了拍额头,心神却是沉入体内,催动经脉之中那丝真气运转。

只见整个人拔地而起,顿时犹如飞鸟一般腾空,竟然比起先前足足高出好几倍,完全不用在中途借力,身体几乎和那团月华齐平。而他也终于看到了月华之中隐藏的东西。

那是一座小钟,灰扑扑的像个铃铛一样,方鸿不假思索,一把将那小钟抓在手中,旋即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

他把玩着手中的古朴小钟,猜测着这东西的来历。忽然,那原本灰扑扑的小钟忽然爆发出一股耀眼的星光,刺得他双眼一阵胀痛,不由赶紧闭上了双眼。

然而,就在这时候,古朴小钟之中一道金色符文一般的

东西飞射而出,直直射入到他眉心之中。

顿时,方鸿只觉得脑袋一阵胀痛,紧接着识海之中好像多了很多莫名的信息。胀痛的脑袋让他不得不停下来吸收那庞大的信息。

足足几个时辰之后,方鸿这才缓缓的挣来了双眼,一抹难以掩饰的震惊之意浮现在脸上,双目之中更是蕴含着强烈的兴奋之意。

如此半个时辰之后,方鸿才彻底消化掉那些惊天动地般的信息。紧接着,他心神一动,右手结出一个奇怪的印诀,点在了眉心之处。

顿时间,眉心处凭空浮现出一道金色的符文,正是之前从小钟之中飞出的神秘符文,那符文散发出一道金色光芒,将手中的小钟吸入其中。

紧接着,眉心之上的符文闪烁了几下之后,紧跟着消失不见。

而方鸿这时却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浑浊之气,绷紧的心神顿时放松了下来。

原来从刚才的信息之中得知,这古朴小钟居然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东皇钟,而刚才那隐没到他眉心之处的符文更是一种从上古流传下来的神秘传承,只是这种传承目前还处于封印状态。

“东皇钟…时间神通…九层封印宝库…还有吞天诀,看来连老天都在帮我。”

消化掉庞大的信息之后,对于东皇钟方鸿终于有了一丝了解,这足以让整个大陆震动的绝世神器,现在也是处于封印状态。

而且封印一共有九层,一层强过一层,想要解开九

层封印,需要太多的能量,就连最弱小的第一层封印,也需要方鸿达到先天境才行。

这些方鸿目前根本想都不敢想,他现在的修为是胎息境的真气期,想要突破到先天境,还早的很。

不过有一点却是引起了他的兴趣,让他欣喜不已,那就是东皇钟的时空神通。

东皇钟不愧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他最强大之处,就是在于可以控制时空之力,虽然以现在方鸿的实力还无法做到这一点。

但等他突破到先天之后,就能将时间调成一比五,也就是外面一天,而在东皇钟里面的时间确是五天,这等于就是一个修炼作弊器。

“吞天诀居然是神级功法,真是难以想象。”

吞天诀,这是除了东皇钟和神秘符文之外,今天方鸿最大的惊喜。

这是一部神级功法,一部大陆上都屈指可数的神级功法。 方鸿虽然只是稍微了解一下,却已经感受到它的博大精深。

这一刻,方鸿脸上闪过一抹狂热,眼神之中更是光芒闪烁,蕴含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激动之意。

有了东皇钟和吞天诀,以后修炼速度想不快都难。

方鸿强自按捺下心底的波涛汹涌,回头看着那还剩下三分之一的地心孕神诞的石坑,不由微微皱眉。

旋即只见他心神一动,眉心之处金色符文再次出现,散发出一道金光,东皇钟从中飞射而出。

漂浮在石坑之上,随即散发出一道金光,将那浩大的石钟

乳都给完全包裹在其中,随后只见金光闪烁。

那足有几丈大小的石钟乳居然是在一点点的变小朝东皇钟飞去,到最后终于是完全没入到东皇钟之中。

身为神器,东皇钟自成空间,要装下这么块石头显然是小儿科,只是由于方鸿现在实力太低,每次召唤出东皇钟消耗太大。

这才只不过是一会儿,就让他气喘吁吁,差点累的趴在地上。

心底不由郁闷不已,人家是找不到宝贝,而自己却是空有这绝世宝贝,可却根本用不动。

这还只是拿来装个东西就累成这样,要是等以后动用时间神通修炼的话,估计得真的累死。还有那九重封印之中的资源,想要得到看来真不容易。

“哎!看来的尽快提升实力才行。不然只能看着宝贝流口水了。”

方鸿无比郁闷的摇了摇头,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陈飞扬那阴沉不屑的脸庞。

顿时一股冲天煞气爆发而出,原本平静的脸变得极度扭曲,无比狰狞,双眼更是猩红一片,一股让人心悸的冰寒之意散发而出。

他紧紧的捏紧拳头,一道冰冷至极的低鸣声从喉咙之中一字一顿的迸出。

“陈飞扬…你给我等着,今日之辱来日必当百倍还之。”

阴寒至极的身影彷如来自修罗地狱的咆哮,在山洞之中不断回荡,方鸿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山洞通道之中。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