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54598c2614e4004b78a22a641c1cc34,time=160361122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814899/458815543.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21L2&nid=410161384&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16138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814899&page=1&vt=2,signature=bb918d776cff68c6e8c536d49e586fa8e69224a5
isshowflow:1,,
超级霸仙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超级霸仙
钟神秀
第一章 最垃圾的功法

青碧峰中,有一个衣衫褴褛,眼眶深陷的少年,手提一把硕大斧头,正静静地站在山间的一处平台上。

在这少年身后,还有许许多多的少年,都是一脸期盼地看着端坐在平台上的这个中年人。

这个提着大斧头的少年等了许久,终是有些焦急起来,不时地朝旁边张望着,紧张地看着前方,眼睁睁地看着身前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到是轻松自如,只是冷眼看着山中景色,随后不多时,一个小童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手中正抓着一部功法。

“韦绝,这部劈山功就是分给你的功法!”

平台后的中年人接过功法后,随手翻了下就丢了过去。

“多谢师叔……”

这个少年一听功法的名字,先是一楞,这才缓过神来。

“以后得日夜勤修,不得偷懒!”

“多谢师叔。”

“嗯,下去吧。”

“弟子遵命。”

这一日,就是一元门中给新入门的弟子分配功法的日子,韦绝起了个大早,才排到较为靠前的位子,没想到却是将这一部功法分给了他。

功法领取台上,韦绝双手颤抖着,抓起面前青衣中年人赐于他的这一部劈山功,在心中叹息了一下,平静地往外走去。

平台上的中年人,看着这个名叫韦绝的穷小子转身离去后,这才低声嘟囔起来。

“什么好处都不想给,就想分到高等功法?白痴!”

这一句话虽然声音不大,却是足以让剩余的那些少年,听

了个清楚。

平台上剩下的那些个少年弟子,个个都是衣饰富贵,紧紧排在一起,一个个在那里冷眼看着从身边踉跄而过的韦绝。

“穷鬼,也敢跟小爷争先?活该你分得这一部功法!”

“哼!记得要勤修苦练,三个月后新人斗法时,我会亲自检查的。”

“劈山功?听说这部功法可是本门之中最强的一部功法,韩师叔一定是看你天资过人,才会挑这一部功法给你,你可不要让他失望啊,呵呵……”

耳朵中听着这些富贵少年对自己的嘲讽,韦绝也只是目不转视,紧紧盯着前方的出口,大踏步地走了出来,眼前忽然人影一闪,就有一个少年站在了他的身前。

“韦绝,大家功法都已经入手,三日后的比武,你该不会害怕不来吧?”

这个少年身形高大,身穿软滑金丝衣袍,正在那里嘲笑地看着韦绝。

“三日后,我会到场的!”

韦绝一见这人,就是心头涌起一股怒火,自从他加入一元门中后,就是这个名叫袁九重的人,带着一帮有钱人家的少爷,一起捉弄,欺辱他。

“哼!到时我会让你所谓的自尊心,彻底的扔到一边,好好的学一学,什么是条狗,一条真正的狗该做的是什么!”

袁九重边说边从怀中掏出一部功法,炫耀地对着韦绝晃了一下。

“苍龙劲……”

韦绝一见,便是认出了他手中的这一部功法,苍龙劲是他们那些有钱人口中公

认的,归元境中的高等武功,想不到居然会到了这个小人的手中,再想想分到自己手中的劈山功,更是对那分配功法的韩师叔,满心的愤怒。

“好,三日后,我便用这苍龙劲上的武功,打得你瘫到地上爬不起来,或许你以后就只能爬着去干活了,哈哈哈……”

听到这话,韦绝只觉得心中怒火汹涌,当下就要一拳挥出,却是临到跟前,又是强自压了下去。

“是人是狗,三日后自见分晓!”

韦绝想着自己历尽苦难,又靠村中十几家的一起资助,带着所有人的希望寄托,翻山越岭,才一路寻觅到了这里,怎么可能做一个软弱无比,受人欺负的人?

他的人生信念就是,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练强了再来打!

劈山功,这在韦绝刚入门时,曾听人谈起过,乃是归元境中最没用的功法,就算修炼到满层,也是要被人随意欺压的。

原本韦绝还想这种功法一定不会拿出来分配给弟子的,哪知今日,就是因为自己拿不出贿赂,不能给那韩师叔带来好处,就得到了这一部功法。

“你们等着,就算是最弱的功法,我也要在三个月内,冲击到最高层,等到新人斗法时,一定要让你们全部失望!”

韦绝心中下定决心,这并不只是简单的跟他们赌气,而是他曾听人讲过,只要在新人斗法上取得好成绩,就可以到机缘殿中,去挑一部自己喜欢的功法来修

炼!

熟门熟路地来到后山当中,韦绝先是用手中的沉重斧子,大力砍下几棵树木,随后就是细细分化,砍成差不多大小的木柴,然后紧紧地捆在一处。

做完这一切,韦绝又是浑身臭汗,身体却只是略微的酸痛,虽然年纪不大,可从小就是苦人家长大的孩子,来到一元门后,又是日日做苦工,早就是锻炼的身强力壮,不像那些有钱人家的少年,不过就是爬到这处山峰上,也要喊苦喊累。

干完今天上午的工作,韦绝这才急切地取出劈山功,在林间阴凉处,细细翻阅起来。

无敌神功,劈山断海!

劈山功第一页上,在一团污渍当中,写着这八个字。

韦绝深深地鄙视了一下,继续向后翻去,就是这匆忙的一眼,令他没有看到,这八字中间,有一个细微的图案,这图案分解开来,就是两个几近模糊的字,真解。

待看到下一页,韦绝更是目瞪口呆,这部劈山功也不知道那小童是从哪里弄来的,不但纸页枯黄,破洞连连,就连字里行间都是时不时地多出几个黑点,黑点下面,又是几个微小文字,整体看来,就如同是小孩胡闹,随手涂抹的一般。

“可恶,韩重山,等我日后境界高深后,定是不会放过你的!”

梅钟一连翻了数页,都是这样的破损,污秽不堪,心中已经确定,定是那分配功法的韩重山,故意弄出来的这么一个东西。

别人分配

到手上的功法,哪个不是新纸新字,由专人誊录了下来,交给弟子修炼,哪像他这一本,到似是在哪个老鼠洞中,呆了几个年头后的模样。

韦绝心中虽是愤怒无比,可却是没有一点办法,因为对新入门弟子来说,功法只会分配一次,不管好坏,没人会再去帮你重换。

“唉,也只能照着这东西修练了,希望不要练出什么问题来……”

韦绝站起身来,依照着功法上画着的一个图形,缓缓地摆出一个架子来,随后一点一点的调整,最终费了许多功夫,才是差不多摆的像了许多。

这个架子就是劈山功上要求的聚力式,摆出这个架子,便可以凝聚全身力气,向敌人攻击。

韦绝又是微调了半天,终是摆的一模一样,细细感悟下,才是在腹下感觉到一丝丝的暖气散出,缓缓地朝双臂这里飘去。

“这就是我体内的力气?”

感受到这一丁点的疑似力气的暖气,韦绝将信将疑,待得差不多凝到双臂中时,这才大吼一声,打出了劈山功的第一式,劈怒浪!

这劈山功除了一个聚力架子,就是四式掌法,每一式都是霸气无比,可韦绝一想到辟山功的垃圾地位,心中就是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劈山功,共分为五层,每一层冲击上去,都是会提升一些威力。

劈山四式!

劈怒浪。

劈山峰。

劈天地。

劈世界。

“……”

韦绝极其无语,心中猜测着,这四个名字

大约就是门中哪位前辈无聊时改的,这要是换成哪个不知情的弟子,兴许真要兴奋的蹦上天去。

每一式掌法后面,又是一句口诀,就是这四句口诀上,被人几经修改,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韦绝转了几个念头,这才叹了口气,依照着劈怒浪的口诀,打出了这一式掌法。

一掌拍出,韦绝发现右臂中的那一丝暖气,倏地就钻到右掌上,紧跟着右掌就如同捧了一块重物一般,微微往下一沉。

“嗯?”

韦绝眉心一皱,劈怒浪完整打完,就听身前的空气中,一个轻微的‘噗’传到了自己的耳朵中。

“劈山峰!”

韦绝又是一掌劈出,却是什么异状也没有,掌力也是极其微弱,那股暖气,不过刚刚动作,就是在右掌中完全消失。

发觉到了这一点,韦绝暗暗猜测,定是自己的力气不足,才是无法打出这一掌来。

又是打了两次劈怒浪,右掌中的这一丝暖气,终于完全用尽。

这只是在空处演练,韦绝也不知道具体威力如何,更是不知道这体内的力气,究竟要如何才能提升上去。

“要加重体力活?”

韦绝心思转了几下,提着旁边的大斧子,当下就是觉得身体一软,眼睛发花,体内竟是没了一丝力气。

强忍着满身的难受,韦绝挣扎着砍下一棵小树,再剁成相同大小,与原先的捆在一处,这才站起身来。

再次摆好聚力式,感受到体内那微不足道,

几乎不存在的微小细丝,韦绝这才正式确定。

“看来以后要增加劳动强度了!”

略微休息一下,韦绝这次脱去早已破损不堪的外衣,紧握了下手中的大斧头,向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疾冲了过去。

砰!砰!砰!……

转眼间,沉着而稳健的砍树声,就从这一元门的后山中,传了出来。

“哈哈,那个白痴又在干活了……”

后山下,一个紫衣少年听着山上的动静,立时脸上一喜,手脚并用,朝山上爬去。

寻了片刻,这个紫衣少年终是将韦绝找到,却是一下被眼前的情形给惊呆了。

只见韦绝身前,竟然堆了两三棵大树,他本人更是气喘吁吁,满头满身的热汗,在赤裸的后背上缓缓流下,跌到了山中的草地上。

“小子,今天早上你不是很狂吗?居然敢不给我让位子?”

紫衣少年看着韦绝手中的大斧头,虽然眼中有一点害怕,可是一摸怀中的惊神诀,立时就是安稳下来。

韦绝一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是早上要自己将排位让给他的那个少年,只是因为他自己一天任务繁杂,不愿担误时间,这才没有顺从少年的心意。

“狂,是得要讲地位的,你一个穷光蛋,也敢在我面前狂,纯粹找死。”

紫衣少年捡起脚边的一块石头,轮圆了就朝韦绝腿上打去。

砰!

这一块石头,正中韦绝的大腿,打的他双手一歪,手中斧头险些扔下山去。

“你!”

绝扭头怒目瞪向这个少年,一句话却是被生生地压在心底,他自知身单力薄,根本无法与这些个早已抱成一团的富贵少年争斗,平日遇到这种事情,也多是低头忍让。

“蠢货,小爷是得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了。”

紫衣少年竟然又是捡起地上堆着的散乱石头,接二连三地朝韦绝扔去。

打的韦绝在那里一阵闪躲,仍然是挨了好几下。

看到他的这个狼狈样子,紫衣少年当下就是一阵大笑。

韦绝心下怒火生出,身子在那里一扭,顺势就摆出劈山功的聚力式,双掌一摆,劈怒浪已经准备妥当。

“凭你一个只会砍柴挖沟的臭苦力,也敢跟小爷动手?这打架讲的是力气大小,招式高低,你师父可有赐你凝力丹?你可有什么神妙招数?”

紫衣少年说着就从怀中取出一枚乌黑丹药,朝着韦绝一比划,随手扔到了身旁地上。

“凝力丹!”

韦绝一见,心头立时火热,这个丹药他可是想了好久了,别家师父只要弟子一入门,便是会赐下一枚凝力丹,他师父到好,入门这么多天,一直到现在,提都没有提过一次。

韦绝也曾试着提醒过几次,只是每次都是换来几个不屑的表情

“你认识就好,跟我打一场,只要你嬴了,这枚能助你凝炼力气的丹药,就是你的了。”

紫衣少年看着韦绝大睁的睛睛,脸上得意起来,知道他是万万不会拒绝的,这种手段,他早

已用过许多次,十次当中,到有七八次能过过手瘾,剩余的几次,也是让别人讨了便宜去。

“好!只是我输了的话,你要怎样?”

韦绝心知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凝力丹,只有把力气凝炼上去,才能将劈山功后三掌一起打出,待到全部熟练后,更是需要强大力气,才能使得劈山功冲击下一层。

“不要你干什么,只是你以后每见我一次,都得跪下磕个头!”

紫衣少年说着,也不管韦绝是否同意,当下就是一拳击出,这一拳劲力十足,远不似韦绝先前那样的平静。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