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225ebc12e834813b610db3e8770f964,time=160373580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814899/458815546.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21L3&nid=410161384&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16138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814899&page=1&vt=2,signature=deb07bc8cb454c72560344cff34eb200a8c6fa6e
isshowflow:1,,
超级霸仙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藏武阁中的古怪丹药

“来吧!”

韦绝凝神静气,一式劈怒浪狠狠击出,体内的那一丝暖气就是融入手掌当中,扑地带起一股风声,击在了紫衣少年拳头上。

韦绝这一掌打的是有模有样,远不似紫衣少年一样,全然就是个野把式,还是个胡乱打架的功夫,只是架不住对方凝力丹早不知吃了几枚,一身力气到是十足的大。

韦绝一掌轰在他的拳头上,立时就觉得一股大力袭来,身子不由自方地就向后退了一步,重重地往后面一踩,这才稳住了身形。

只是那紫衣少年却是一下倒飞,竟然跌了出去。

“什么?”

韦绝全然没想到自己这一掌,竟能生出这般威力,虽说他用的好坏也是一种武功,只是却是一部一元门中,最垃圾的功法。

“你输了,凝力丹我收下了。”

不过韦绝不去多想,直接就是将地上的那一枚凝力丹拿到了手中。

“住手,凝力丹也是你这种人能拥有的?”

紫衣少年一见韦绝拿走了自己的丹药,心中就是一阵耻辱生出。

呼……呼……呼……

三拳威猛轰出,每一下都是对着韦绝的周身要害处。

韦绝见他架式虽猛,却是乱打一气,也没个招法,当下身子几下躲闪,躲过了他的这一阵猛攻,又是一式劈怒浪,一掌拍出,这紫衣少年一个倒翻身,仍旧是滚到了地上。

“可恶!”

紫衣少年这下终是认清了双方的差距,从地上爬起来后,冷冷地看向对

面的韦绝。

这凝力丹虽然对他来说,不是什么稀缺东西,可一个月也不过能从师父那里得到一枚,这一枚早上才弄到手,难不成现在就要到别人手里了?

“怎么,输了不认?”

韦绝只是斜眼瞅了一下他,就是不管不顾地将凝力丹放入了自己怀里。

“哪个不认!只是咱们的比式还没完,你仗着修练了劈山功上的掌法,自然是比我要强的多,咱们明日再来比过,到时才是真的论输嬴!”

紫衣少年不住揉动着刚才被韦绝打中的拳头,只觉那里竟有一种微微刺痛感觉。

“明日我还有事情要做,怕是没什么时间来陪你玩的。”韦绝道。

“你能有什么事情,不就是砍柴洗衣吗?明日你若是还能胜我,我便再输你一枚凝力丹!”

紫衣少年一脸焦急,生怕韦绝会拒绝自己。

“凝力丹……好!只要你有凝力丹,我随时等你来打。”

韦绝轻轻一笑,就是将地上的散碎木柴往一块卷了起来,背在身后,朝山下走去,也不管那紫衣少年是什么表情。

“哼!不过就是一部低级的劈山功,也只能让你威风一次,等我修炼了惊神诀,自然可以让你尝尝高等武功的威力,到时,一定要打得你在地上爬不起来!”

当韦绝背着满满两大捆的木柴回到住处时,发现门口正站着一个黑衣老头。

这老头就是他加入一元门后的师父,从来都是对他不管不问,只是每日

给他安排事情去做。

“明天早上你到韩重山那里,替他整理下藏武阁吧。”

“是。”

韦绝一听又是让他去干活,随口答应下来,却是没有注意到,身后这个黑衣老头眼中,正闪烁着一丝奇妙光芒。

韩重山,便是一元门中归元境功法的管理人,掌管着所有弟子在归元境可以修练的功法。

韦绝现在对于修练境界的划分,简直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懂,就只是前几天偶然听到别人讲过,修练的第一重境界,乃是归元境。

归元境中,又分为五个小境界,生力,养力,煅力,合力,破力。

这一日中,韦绝一有功夫便是练习劈山功上的掌法,还有那式聚力式,都是练了许久。

忙活了半天,韦绝重新摆出劈山功的聚力式,发觉果然没有白费功夫,腹下又是多出一小丝气流,在那里忽上忽下,微微浮动着。

“劈怒浪!”

韦绝一掌拍出,身前一个微小拍击声响起。

韦绝听着声音,在那里不自觉地连打了几掌后,终是将腹下的那一丝气流,给耗费一空。

“真是太不经用了……”

韦绝心内暗自琢磨,这修练功法,不应该只能靠做苦力才能长力气啊,莫非……

想到这里,韦绝当下就是摆起聚力式,随后就一动不动,静静地感悟着体内发生的变化。

果然,在初时短短片刻的没有动静后,就从腹下重又生出一丝气流,这丝气流一出,韦绝立时感觉到与自

己摆出的这个聚力式,有很大的牵连,似乎只要自己姿势稍微不对,这丝气流就会随时消散一般。

韦绝吓的大气也不敢出,生生地保持着那个姿势,就在院子中站了足足一个半时辰,直到感觉到腹下的气流增大了许多倍后,这才一下松软,跌坐在地上。

“修炼功法,还真是累。”

韦绝只感觉周身上下,都是一种酸痛发麻的感觉,躺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回复过来。

“这次应该可以打出劈山峰了吧?”

感受着腹下那股壮硕的气流,韦绝架子一起,这股气流就是瞬间冲到身体上下,紧跟着就是一种力大无比的感觉,从心底泛起。

“劈山峰!”

韦绝想着这一掌的打法,身子向上一跃,右掌便凝起全身力气,向下重重劈去,哪知刚刚跃起,身子就是重心不稳,直接歪到了一边。

一次,两次,三次,一直试了十几次后,韦绝终是死心了。

“莫非是我哪里弄错了?姿势,方法,步法,应该都对啊!”

韦绝眼见自己费了一个半时辰后,生出的力气又是被这样白白耗费掉,心中也不觉得可惜,只是在那里反复思索。

“身子跃在空中,无法保持稳定,重心不稳……劈怒浪,于奔腾急流下,一掌劈出,这不止是要劈开,最大的可能性,该是要保持身体平衡,维持重心才对啊……”

一想到这里,韦绝立时眼晴一亮,而带微笑地重新

摆起聚力式,开始凝聚力气。

一掌,两掌,三掌……

直到将体内的力气消耗完毕,随后又是摆起聚力式,重复先前的过程。

一直到后半夜,这一式劈怒浪还是没有任何明显进步,韦绝默默叹息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明日到韩重山的藏武阁中,说不定就有机缘换一部功法来练……”

虽然明知私盗功法修练,乃是门派大忌,可韦绝只要有机会,却是甘心情愿这样去做,如果一辈子就这样靠着一部劈山功,何时才能出人头地,才能不受别人的欺负?

第二日清晨,韦绝早早地就从床上爬起来,一路欢快地奔向了藏武阁。

“我这里有许多宝贵武功,你打扫的时候可要注意一下,若是毁坏了哪里,可别怪我不客气。”

韩重山面无表情地将韦绝领到藏武阁前,再将大门打开,便是离开了这里。

韦绝对他的冷漠态度也不理会,或者说他早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的轻视。

一步踏入藏武阁中,入目就是一个木头架子,这个架子上松松散散地放着一些功法。

韦绝慢慢朝前行进,看着两旁映入眼帘的功法,心中不由地生出许多颤抖。

这些随手可得的高等武功,哪样都是比他的劈山功要强许多倍,他现在只需要做的就是挑选,挑选一部强悍功法,然后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记住所有内容!

紧紧一个早上的时间,根本不足以学会任何功法,更何

况还要加上打扫灰尘的时间,这样下来,时间对他来说,非常紧迫。

韦绝加快脚步,眼神飞快扫过架子上的武功。

“惊神刺,天涯游身步,皓月掌经,花蝶轻身功……”

一直走到最后,韦绝忽然眼前一亮,只见一个独立架子上,堆放着几册被禁锢在封禁中的武功。

“这是什么武功……”梅钟眼见这几册排场很大的武功,双手就是奋力朝上面抓去,只是不等触碰到,就是被一股大力弹开,封禁上还涌起几丝电光。

见到这种情况,韦绝便是不再动手浪费时间,直接将注意力放到了令一个架子上的武功。

刚刚转过身来,就是觉得自己腹下的那一团力气,突然就颤抖起来,紧跟着一道黑光闪过,身前的这个木头架子,砰地一声,就倒了下去,露出了下面一个扁扁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韦绝将这个东西捡起来,凑到鼻子前闻了一下,却是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闻起来到似是一团被压扁了的丹药一般。

这个东西一到韦绝身前,他体内的那一团被劈山功聚力式,凝聚起来的力气颤抖的更是激烈,简直有一种快要爆发的感觉。

“好奇妙的感觉,莫非这是什么好东西?”

韦绝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异状,在那里犹豫了一下,随即张开大嘴,将手中的古怪东西,一下扔了进去,略略咀嚼几下,就是化成滚滚热流,流到了腹中。

轰!

一股强悍

气势,忽然从韦绝身体中爆出,似是刮起一阵大风一般,将这藏武阁中的诸般武功,吹的纸张乱飞。

“霸道……”

紧跟着似是有一个人在他耳边说了句话一般,韦绝也没有听清,只是依稀听见两个字,霸道!

腹下的力气被这东西化成的热流一冲击,当场就是在身体中四处游走,每当达到一个地方,就是一种滚烫的感觉。

这种感觉极其冲沛,令得韦绝有一种将要发疯的冲动!

“受不了了……”

韦绝狂吼一声,一式劈怒浪就打了出去,在这空旷的藏武阁中,打的狂风呼啸,似是威力强悍。

一掌接一掌,韦绝总是打着这一式劈怒浪,他自己也是陷入疯狂当中,全部神智已经几近昏迷,全凭着一股本能,在那里无数次地重复着劈山功第一式,劈怒浪!

藏武阁外,韩重山看着紧闭的阁门,心中默默算了下时间,终是手中手印转换,几下繁琐的手印过后,一股劲风,就被他隔空爆出,击打在藏武阁上,正中其中一处微小的黑斑处。

“怎么回事!”

这下过后,原来在他想象当中的震动没有传出,藏武阁依旧是像先前一样的安稳。

韩重山心内疑惑无比,当下就是快步冲向大门,几下开启封禁后,一下将门拉开,就见其中一条人影晃动,一个凶悍无边的掌影,就朝他狠狠劈了过来。

“什么人!”

韩重山苍促之间喊了一句,随手就是一掌拍

出,正与眼前的掌影对在一处。

轰!

狂暴劲风从两掌之间对轰而出,韩重山不过身子微晃,对面那个人影却是被打的倒飞出去,一下子撞在墙壁上,这才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

“韦绝!”

韩重山重重地吼了一声,却是不见韦绝回复,这才发觉他早已经昏迷在藏武阁尽头处。

再见到这里狼狈不堪,满满一个架子上的武功,都是散落到一边,细细数过,却是一本也不少。

再往后看去,那处被封禁起来的归元境超级武功,依然完好无损。

韩重山眼睛杀机一闪,就要对韦绝下手,只是手掌才是探出,就又收了回去。

“这小子学的是劈山功吧,刚才那一掌就是第一式劈怒浪,怎会那么大的劲道?我虽然没有使出全力,可也不至于会受到他掌力的影响啊……”

韦绝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的师父在那里紧紧地注视着他。

“你本事倒是不小,让你去打扫卫生,你居然练起武功来了?还将那里弄的一塌糊涂,哼!要不是我给你求情,你早就被踢出一元门了!”

韦绝这时才想起来,先前迷迷糊糊中,好似正在演练武功一般。

“啊呀!师父,都是弟子不好,大约是我练武练的太累,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用说这个,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明日清晨,再去藏武阁中,将你

今日打翻的东西,全部整理好!”

黑衣老头说到这里,冷哼一声,直接走了出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