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53577eff7b9541109554b7b902a8fb0c,time=160399015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814901/45881491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71L2&nid=410161384&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16138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814901&page=1&vt=2,signature=d7a0a69e341a67c79bbf8577a2cc43d377020e84
isshowflow:1,,
花心兽医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花心兽医
凌空劲
第一章 救了一个美女

袁争是个先天痴呆儿,自小被遗弃在孤儿院外,七岁时也只是勉强学会了走路;整天咿呀咿呀的,吃喝拉撒睡都跟婴无异。

不过,他却长了一双特别的眼睛。

那双眼睛似乎拥有魔力一般,让人一看便不忍移开视线,更能从心里升起一股好感。故而,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嫌弃他,反而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八岁那年,一个号称‘袁半仙’的神棍走进了孤儿院,硬说这院中有人跟他有缘,结果却选中了呆呆傻傻的袁争。

袁半仙领养了袁争,保留了他‘袁’的本姓,赐其名为‘争’。

争字何解?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也。

八岁的袁争对一切外物都毫无所知,只是本能地咿呀学语、蹒跚学步,袁半仙诵经他也跟着哼哼,半仙练拳他也跟着比划。或许是这袁半仙真有‘仙气’,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便让他开了灵智,而他的双眼也变得格外清澈、纯净、深邃。

寒来暑往,岁岁年年,转眼到了他十六岁的生日,也是元宵节。袁半仙简单的给他过了个生日,说要给他安排个宠物医师的职业,便冒着大雪连夜下山了。袁争也拎着他混饭的行头,恭敬地将他送到了山下的小镇外。

镇内张灯结彩,礼花漫天,一声声烟花的炸响震耳欲聋,袁争目送袁半仙的背影消失才转身回家。原路返回走了大约二十分钟,眼角扫过公路下方,隐约多

了一个黑影。

车?!

袁争下意识运足目力看去,他那原本清澈的双目也蒙上了一层异彩,他也清楚的看清了公路下的画面,的确是一辆翻盘的轿车。看到这立刻向公路下方跑去,袁半仙一直嘀咕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然他至今还不太懂,但也知道该先救人。

只是,为何自己没听见翻车的声音呢?莫非是刚刚自己站在小镇附近,被烟花炸响的声音遮掩了听觉?

应该是吧。

袁争也仅能分析出这些,别看他有十六岁的年纪,但也才学了七八年知识,能想到这已经不错了。

公路下的壕沟内,一辆黑色轿车正四轮朝天地躺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汽油味,隐隐还有一声声‘兹兹’的火花声传来;汽油、火花,这让袁争不禁想到了一个词,爆炸!

祖师爷保佑,可千万别爆炸呀!

袁争心中嘀咕一句,趴在车窗前向车厢内看了看,隐约能看到对面躺着一个人影。

怎么救人呢?

袁争捏着耳垂想了想,试着拉了拉车门,却引来一股‘兹兹’的火花声。眼看着车要爆炸,袁争也顾不得许多了,后退一步深吸口气,右脚一抬猛然踹了出去。

“嘭——”脚掌踹在车门上,黑色的车门猛然向内凹陷、褶皱、变形,继而咔的一声掀开一道缝隙。

“兹兹——”轿车内不禁蹦出几点火星。

“哎呦。”袁争捧起右脚揉了揉,心说自己的功力还是不行,

踹个车门都疼够呛。右脚疼了换左脚,两脚下去,整个车门已经彻底被踹开,袁争将变形的车门拽出来扔在一边,刚爬进车内便嗅到了两股浓重的味道,一股香味一股血腥味。

袁争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昏迷的司机抱出来,立刻拔腿就跑;跑了大约二十米后,就听轰地一声火光冲天而起,一股气浪翻涌的气浪将飘落的白雪骤然推开,也将袁争撞得一个趔趄,险些将怀中的司机扔出去。

“好悬!”袁争长呼口气,这才发觉怀中身体很轻很软很香,再看看头发似乎是个女的。看到这,袁争差点又将怀中的女司机给扔出去,男女授受不亲呀!

不过,他又想到了袁半仙长说的医者父母心,又抱着她直奔道观跑去。说起来,这时候去城镇医院无疑是最佳选择,但是他脑中根本没有这个概念。或许是急着救人,原本需要四十分钟的路程,袁争抱着一个人才只用了十五分钟。

铺好褥子将她放在上面,点燃蜡烛先粗略检查一番,发现她撞断了双腿和左臂,好在右臂完好无损。简单的接骨还难不倒袁争,最怕的就是因为冲撞导致体内脏腑受损,这内伤才是最难治的。

“先问问她有没有受内伤的感觉。”袁争打定注意,飞快地翻出一筒银针和一瓶医用酒精。说是银针,其实是不锈钢的针灸针,袁老道是有几根银针,但那是用来忽悠人的道具。

倒一盆热水,将烫湿的毛巾拧干给她擦拭一下脸上的血迹;随着血迹被擦净,这才发现她长着一张圆润的脸颊,前额饱满光滑,嫩白的下巴微微有些发尖;或许是疼痛的原因,那经过精心修理的秀眉紧紧皱在一起,双眸紧闭导致眼角出现了几道皱纹,挺翘的琼鼻也紧紧地皱着。

琼鼻下,一张鲜红诱人的樱唇微微张开,隐隐露出一排碎玉般的皓齿。唇齿、鼻息之间吞吐着一丝幽香炽热的气息,典型的唇红齿白、口齿生香。

“好美的姐姐!”袁争由衷的赞叹一句,但却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她看上去比朝气蓬勃的少女多了一股成熟,但又显得非常年轻;不过,她此刻眉头紧锁却显得娇柔孱弱、我见犹怜。

看到她痛苦模样,袁争立刻用酒精给银针消毒,娴熟地将刺进她某个穴位内,运转心法将内气注入针下,微微捻动几下针尾便松开了右手。

第一针,只为封穴止痛。在袁争松手的同时,女司机紧蹙秀眉的也舒展了几分,这是疼痛减轻的最直接表现。

第二针,袁争照着女司机的神庭穴便刺了进去,同样将内气注入针下,一边捻动一边关注着她的反应;却见她秀眉紧蹙,皓齿紧咬,脸颊上更是溢出了一层香汗,似乎正在经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与此同时,女司机脑中飞快的闪过一组组画面:春节自驾游...元宵节登山滑雪.

..晚上开车回宾馆...行驶到公路陡坡...刹车突然失灵...翻车......

“啊——”一声尖锐、惊恐地叫声从女司机口中发出,她睁开双眼本能地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除了脖子能动之外,全身居然没有了任何感觉。

袁争随手将针一拔,微笑着道“大姐姐,你醒啦?”

谁在说话?

女司机摇摇头定睛看去,却看到了一个穿着奇快服饰的男孩,那身衣服很向是电视中道袍。只不过,他那一身青色道袍早已洗的泛白,甚至还打了补丁,估计生活上非常朴素节俭。

是个小道士?

女司机愣了愣,下意识将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脸上,只见他面带阳光灿烂的微笑,那微笑好似三月暖阳一般和煦,让她一看便暖进了心里;这让她对他都印象立刻从小道士改变成了阳光、帅气的小正太。

然而,下一秒她才发现,他脸上最引人但不是那灿烂的微笑,而是那双纯净的眼睛!

那双眼睛清澈纯净的毫无杂质,宛若秋水一般深邃迷人,让她一看便不自觉的想多看几眼,似乎那眼中有什么吸引着她一般;而她也从那目光中读出了一分关心,非常纯净、不夹杂任何杂质的关心。

想想脑中翻车的画面,再看看房内的环境,女司机张开那诱人的红唇,用轻柔的语气道“是你救了我?”

她的普通话很标准,声音很轻很揉,语气很慢也很软;袁争还

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好听的声音,本能地感觉她的口音跟自己有些不同,但也没有细想,点点头道“嗯哪!”

“谢谢!”女司机展颜一笑,那一笑好似百花盛开般娇艳绚烂。

袁争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笑靥,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一股股和煦的春风夹着诱人的香气扑面而来,不禁看得一呆;又想到‘非礼勿视’这句话,顿时闭上双眼羞红着脸,弱弱地道“大姐姐,你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他害羞了?

女司机微微一愣,仔细感觉一番道“我颈部之下都没有知觉,该不会是摔成高位截瘫了吧?”

袁争捏着耳垂想了想,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叫高位截瘫,你目前只是摔断了双腿和左臂,我是怕你乱动会导致筋骨错位,所以用针封住了你的穴位。你深吸口气屏住呼吸,看看有什么感觉。”

听到不是高位截瘫,女司机不禁暗松口气;至于‘用针封住了穴位’这几个字,则被她自动忽略了。

按照袁争所讲的办法,女司机刚吸口气屏住呼吸,便感觉左肋一阵刺痛,脸色跟着一阵惨白,下意识呼气道“左肋,很疼。”

左肋?

袁争隔着她的大衣在左肋上轻轻碰了一下,女司机不禁闷哼一声道“疼!别碰!”

“大姐姐,你的肋骨断了。”

肋骨断了?

女司机心中有些急,看着袁争道“小道长,这伤你能治疗吗?”

“能治。

但我不是道士,我师父也不是。”

不是道士为何穿道袍?

女司机虽然心中疑惑,但也没时间想这些,慢慢深吸口气用轻柔的语气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袁争。”袁争不加思索的道“土口衣袁,战争的争。”

袁争?

女司机在心中默念了两边这个名字,感觉颇为上口,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我叫柳香媛。柳树的柳,清香的香,名媛的媛。袁争,麻烦你帮我治疗一下好吗?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势也好,我会付你诊金的。”

“我不要钱。”袁争摇摇头道“师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是...”

听袁争说不要钱,柳香媛心中却不以为然;见他有所顾忌,不禁下意识问道“可是什么?”

袁争捏着耳垂,红着脸弱弱地道“给你治伤,就要先脱掉你的衣服。”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