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072ad428fc44d319ced7d158854ef14,time=1603446033,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814901/45881491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71L3&nid=410161384&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16138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814901&page=1&vt=2,signature=0ed476b3d3f3af5a828a80e376cf2633e55f4aaf
isshowflow:1,,
花心兽医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暧昧治疗

脱衣服?!

柳香媛一愣,本能地感觉袁争动机不纯;但转念一想到自己伤得是左肋,脱衣服治疗也正常。不过,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岂能给外人乱看?

看看羞红着脸的袁争,柳香媛想了想道“袁争,做的右臂没有伤对吧?能先让我的右臂恢复行动吗?”

“能!”袁争点头,用,拇指在柳香媛右侧肩井上按揉了一下。

柳香媛只感觉右臂微微一颤,居然就这样恢复了知觉。这让她心中不禁有些惊讶,袁争随便在自己肩膀按了一下,不能动的右臂就能动了?难道他真会点穴之类的功夫?

可是,怎么有点玄乎呢?

惊讶之余,柳香媛还不忘用右手在大衣兜里摸索了一阵,掏出来一个女士钱包,几张百元大钞,一盒女士香烟和一个精制的打火机,但惟独没有她想要找的手机。这时她才想起翻车前自己曾给朋友打了个电话,之后随手将手机放在车上了,根本没有揣进兜里。

柳香媛再问车的下落,这才知道租来的车爆炸了,袁争是冒着被炸死的危险将她救出来的。而袁争这里又没有电话和手机,她只能接受现实了;就算联系不上家人、打了120又如何?到了医院还不是要被扒光?

谁能确保外科医生都是女性?与其被色迷迷的男医生看光,还不如便宜这个小小正太吧?想到这,不禁咬了咬皓齿羞红着脸道“袁争,你脱吧。”

“好。”

袁争应了一声,伸手慢慢解开了她黑色大衣的衣扣,轻轻将大衣摊开,一件淡紫色高领绒衣随即显露出来。绒衣下,两座峰峦高高鼓起,袁争下意识多看了一眼,这十六岁的身体也本能地涌起了一丝异样。

不过,他的目光仍旧清澈、纯洁,这也让柳香媛羞乱地芳心舒缓了几分。

她左臂骨折,袁争先从她右臂开始脱绒衣的衣袖,再将整件绒衣掀起来从她头上撸下来,最后从左臂轻轻退去;忙完这一切,当他重新将目光投到柳香媛身上之时,却感觉大脑嗡地一声,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身体,再也移不开视线。

脱去那高领绒衣,她上身就仅剩了一件紫色文胸。文胸这东西,袁争只在跟袁半仙上街的时候,在街边的内衣店里扫过几眼。此刻看着柳香媛胸前那件紫色蕾丝花边文胸,袁争似乎明白了什么叫诱人。

那文胸根本包不住她丰满的酥胸,两座挺傲、雪白的峰峦正亲密的依偎在一起,双峰间一道深邃的沟壑彻底吞噬了他的视线。

柳香媛一直用目光跟随着袁争,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芳心不禁涌起一股厌恶,天下的男人果然都一个德行!秀眉紧蹙,柳香媛咬了咬皓齿刚要呵斥,却见袁争已经移开了视线,那双眼睛仍旧清澈、纯净,只是隐隐多了一分好奇。

他居然移开了视线?

柳香媛一愣,她对自己的身材、容貌相当了解,不相

信男人看到自己近乎全裸的玉体后,居然还能保持清澈无邪的目光;可是,袁争居然真的做到了,这让她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其实,袁争第一次直视女人的身体,心中也难免激动紧张,但更多只是新奇;他的心智才八岁,加上袁半仙教导有方,虽然身体会有异样,但思想纯洁如孩童。

移开视线,顺着双峰向下看去,却看到了一片宛若羊脂的肌肤,刚刚的脱绒衣的几次碰触,已经让他感受到了那肌肤的滑-腻;相比正常的白嫩,她左肋间的肌肤却青紫肿胀,隐隐有血丝溢出。

“咕噜——”袁争吞了口唾沫,深吸几口气调整好心态,轻轻在她左肋上轻轻按触了几下,伸出三根手指道“大姐姐,你的肋骨断了三根。好在断骨距离心脏较远没有插进心脏内,否则就算祖师爷显灵也救不了你了。”

柳香媛明了,紧皱着秀眉道“能矫正好吗?”

“能!”袁争点头,但又捏着耳垂红着脸道“要矫正左肋的断骨,我的手要按在你的...”袁争捉着指了指柳香媛左侧的峰峦。

柳香媛的本能告诉她,袁争是要借机占自己便宜,但看他害羞的表情和清澈的眼神,又觉得不太像。

难道他是在故意装纯洁?

可是,表情能伪装,清澈的目光能伪装吗?她在商场混迹了几年,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不相信有人演戏能演得像袁争这般自然,

而此刻她也只能相信袁争了。

想了想,柳香媛凝重地盯着袁争,用非常认真的语气道“记得别乱碰,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

“抱住不乱碰。”袁争说着用右臂撑住她的左侧腋窝,右手抓按住她的左胸上;这一瞬间,只感觉掌心传来一阵饱满、香软的感觉,当自己左掌按下去的时候,居然又被撑了起来。

一股异样在心中疯狂滋生,但袁争还是急忙解释道“大姐姐,这不是我乱动,是她自己......”

“不许说!”柳香媛双颊羞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真怀疑袁争是故意的,弹起来就弹起来好了,你说出来干什么?多羞人呀!

袁争有些发懵,再次将右掌按下去,左手按在她左肋下双臂同时一震,就听‘喀喀喀’三声脆响,柳香媛随即发出一声闷哼。

有些不舍地移开右手,袁争又在她左肋附近插了两根针,轻轻给她盖上被子道“肋骨接好了,我现在给你接双腿和左臂。”

这就好了?

柳香媛有些不信,但袁争却有条不紊地给她接好了左臂;她的双腿断的是小腿腓骨,倒是免除了脱裤子的尴尬。接好断骨简单用木片、绷带固定板一番,这救人的工作就算完成了;至于打石膏之类的,袁半仙没教过他,他也不知道。

熬了一碗汤药给柳香媛服下,袁争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大半铺炕,捏着耳垂走向了外屋。

柳香媛看到了袁争

的表现,知道他要休息了,本来还担忧着今晚会跟袁争‘同床共枕’,少顷后却见他从外面抱回来几块木板。简单的搭了个地铺,再铺上几丈兽皮和被褥,袁争脱下道袍穿着中衣中裤钻进被窝道“大姐姐,休息吧。有事记得叫我。”

柳香媛见他睡地铺,心中又有些不忍,咬了咬皓齿道“袁争,睡地上多凉呀?”

“我睡觉不老实。”袁争讪讪一笑道“如果睡炕上会砸到你的,万一碰到你的伤就不好了。”

柳香媛猛然感芳心颤了颤,虽然她很想让袁争上炕去睡,但理智告诉她袁争的做法是对的;如果真碰到了自己的断骨,先不说会延迟复原的时间,更会给袁争添加麻烦不是吗?

想到这些,柳香媛抿了抿红唇,用非常感激地目光看着袁争道“谢谢你。”

“不用谢。”袁争露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随手拿起一根树枝掰断道“大姐姐,我要熄灯了。”说完,右手随意一甩,树枝咻的脱手而出射在烛火上,燃烧的蜡烛随即熄灭。

“这么准?”柳香媛愣了愣道“你不是蒙的吧?”

“当然不是。”袁争闭着双眼得意地道“师父从小就让我用石子打松果之类的,现在我早就可以百发百中了。”

“小李飞刀?”

小李飞刀是什么?

袁争想了想,摇摇头道“不知道。大姐姐,你不用太着急。我师父最多三天就会回来,他可以在两天内治好你

的伤,放心吧。”

两天内治好骨折?

柳香媛愣了愣,真的假的?不是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吗?可是,想到袁争让她右臂恢复自由的场面,柳香媛一时间还真信了那么几分,毕竟她也想自己的伤势早点复原。

躺在热乎乎的炕头,柳香媛望着漆黑的棚顶,听着屋外呼啸的风声,习惯了都市喧嚣的她还真有些不适应此刻的宁静。袁争却一觉到天亮,起床后先给柳香媛做了个检查,确定筋骨没有错位、发炎发烧之类的,这才开始生火、做饭。

袁争给柳香媛熬了一些肉粥,本想亲自喂她吃早饭的,但柳香媛以右臂能动为理谢绝了他;袁争放下肉粥、咸菜,直接走到屋外开始练拳、站桩,两个小时后才结束修炼回屋吃饭。

再给柳香媛熬好汤药,她吃了粥喝了汤药,再加上一夜的沉积,羞红着脸颊在心中纠结了很久,用几不可查的声音道“袁争,我想...小便。”

“哦!”袁争明了,用最快的速度找来了医用接尿器。别看袁半仙只是个神棍,但忽悠人的道具却准备的很充足。虽然有医用接尿器这类专业器皿,但柳香媛只有一只手能动,脱裤子、组装等等也需要袁争动手,也难免看到她最神秘的地方,这次她算是被彻底看光了。

柳香媛本是尴尬的,但看到袁争一连三天给自己处理排泄物,而且目光依旧纯净没有任何劳怨的神色,也就将

心中的尴尬藏了起来。

三天后,袁半仙如期而归,袁争立刻拉着他给柳香媛诊治;老神棍装模作样的给柳香媛把了把脉,又探入一股内气检查了一番,猛然下意识松了手,脸色也是随之一变。

净莲玉体?!

袁半仙下意识重新打量了柳香媛一番,心说此女的体质居然是净莲玉体,莫非是天意?

这一幕,看得柳香媛心中一沉,莫非自己还有什么病症?

袁争却是满腹疑惑,捏着耳垂好奇地问道“师父,怎么了?”

“咳咳——,没什么。”袁半仙轻咳了一番掩饰尴尬,捋着下巴上的胡须闭目沉思了片刻,转头看着袁争道“袁争呀,你想不想让这位女士早日康复呀?”

袁争点头,当然想。

“那你给她行针吧。”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