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0e5a892a24b47a1b5dfc82bf6fc8469,time=160328865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814906/458817631.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2L4L8&nid=410161384&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16138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814906&page=1&vt=2,signature=ef63e7829e8d8a8214d70965d621a891c0009aea
isshowflow:1,,
小小符咒师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小小符咒师
凉心
001章 新生

天元界,白羊郡。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射而下时,许阳就自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脑袋昏沉沉的,恍若有着什么东西压在上面,阵阵刺痛不断。

奇特的画面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海中轮换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记忆涌现而出。

痛哼一声,许阳慢慢睁开了双目。

“我没有死?”呢喃着,自己昏迷前的记忆涌上了心头。

许阳本来是修真界内的一个修者,凭借着一手强悍的符咒之术威名远播。

本身也是天资纵人,修炼三百余年就突破到渡劫的层次,面临天劫淬体,可惜时运不济,面对着的劫运可是修真界内最强悍的九九天雷劫。

就算是有着符咒的庇护,最终也是未能幸免于难,被劫雷给劈成了渣渣。

而就现在的记忆看来,自己非但没有身死,反而是意外来到了另外的一处世界内。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名为天元界,乃是一片武修盛行之地。

自脑海中驳杂的记忆来看,许阳现在穿越的此人名字也叫做许阳,乃是这白羊郡白羊武馆内的一名武生身份。

不过许阳的身份可是远远不止这么简单,他本是天火界内最大家族,阳家内的直系血脉,可惜阳家遭受剧变,他身受重伤逃脱而出,来到这天元界内更名换姓,一藏就是三年。

而且重伤之时,自己的经脉尽断,也就导致了他终生不能突破到通络之境。

“原来这里的武道极致,也能够做到千里

杀人,御空腾飞。”

这里的武道修炼,初期一共有着四个境界:壮身,通络,练气,化罡。

壮身,就是锻炼体魄,打熬气力,最后能达到手举五百斤石的层次。

通络,打通周身经脉,进一步加强肉身,能够承受住天地气息灌注周身。

练气,吸纳天地气息炼化蕴养,内练经脉骨骼脏腑,将肉身达到刀枪不入之境。

化罡:其次炼化形成罡气,能够加持全身,全面提升各方面素质。

每一个境界又分为五重,重数提高,相应的实力会有着大幅图的提升。

可惜,现在的许阳经脉尽断,只能止步于开始的壮身境,终生无法进阶到通络之境了。

“这许阳的运气的确是有些糟糕,不过既然我重生与此,就不能如此庸庸碌碌下去。”

区区的断折经脉对于许阳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他前世里乃是修真界内的符咒大师。

符咒之术在寻常修者看来只是属于三流之技,但是在许阳的手中可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他就有着许些符咒方法能够续接经脉,只要有着原料在手,恢复实力根本算不得什么。

一番消化记忆,许阳对于这片世界也有着较深的理解。

别的暂且不说,单单是这弱肉强食的法则,却是同那修真界内一般无二。

前身的许阳就是由于经脉尽断,无法提升实力,就在武馆内倍受讥讽和欺辱。

他的身死更是因为两天前出的武馆后突然遭遇到匪患横

行,被一个蒙面劫匪给打的重伤不治。但虽说是匪患,许阳也不是傻子,究竟谁是真正的凶手,他已经有着计较。

攥了攥拳头,“借你身躯重生在此,你也算对我有着一些恩惠,放心吧,你所遭受的苦难我会帮你一点点讨回来的。无论是你家族的,还是你自己的。”

认清这一点后,许阳的心中大定,有着目标就有着生活的动力。

不过虽是这样说,许阳也知道能够使得阳家大变的势力必然不简单的很,毕竟阳家内身为天火界第一大家族,族内可是不乏各种玄者高手。

最起码要等着自己的实力提升到玄者顶端的层次后,方可有着自保之力。

自木板床上勉力站起,由于魂穿重生,因此许阳倒是没有觉得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

他现在居住的地方,就是白羊武馆内分配着的宿舍之内,很是简朴的一间木屋。

就在此时,突然有着话语声隐约地自外面传了进来。

许阳心中好奇,提步就向着门前之处走了过去。

“沐雪,这件事情我也有错,我实在是没想到白羊武馆周边会有匪徒的存在。”

首先听到的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温文尔雅,谦和有礼,很容易使人产生好感。

但是许阳听到这声音后,瞳孔却是蓦然一缩,眼眸中隐隐有着寒光浮动。

此人的声音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说话之人名为华为,乃是这白羊郡郡主的独生子,同样是白羊武馆的

管理人,为人谦和,文质彬彬,在白羊郡内有着不错的名声。

别看表面如此,那华为实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蛇蝎公子,狠辣无常。

许阳的身死罪魁祸首就是这华为,必然是他派人假扮匪患,将许阳击毙在那武馆周边。

接着响起的是一个温婉的女声,“那就有劳华公子了,小阳重伤未愈,我还要去照顾他,也就不挽留华公子在此了。”

一股暖意突然涌上了许阳的心头,脑海中自然而然就浮现出一张精致绝伦的面孔。

在这个世界内,还能够如此关心自己的,也就只有她了吧。

说话之人名叫林沐雪,是白羊武馆内的一名讲师,虽说是讲师,但年龄同许阳也是相差无几,但是实力不俗,已然达到了通络境巅峰的层次。

自三年前许阳落魄流浪在此,被林沐雪所救后,对方就一直对于自己照顾有加。

许阳能够加入到这白羊武馆内,还是有着林沐雪很大的功劳在。

当然,他的身死同样是跟林沐雪分不开联系,无非就是华为觊觎林沐雪的美色,但是林沐雪以冷艳闻名,除了许阳之外,对于旁人根本不假以辞色。

华为坚持许久,没有进展才是恼羞成怒,率先向着许阳出手。

现在就是凭借着许阳受伤之事,他就能够明目张胆地接近林沐雪,借机笼络关系。

算盘打的倒是很好,可林沐雪还是没有要给他面子的意思。

华为的声音依旧温和,“沐

雪,你整天还要顾及武馆内的事情,未免有些太劳累了。不如这样,由我出资包下许阳受伤的一切费用,派遣个佣人来照顾他如何,你也可以放松一下。”

“不劳华公子挂心了,小阳的身体我会照顾完全的。”林沐雪的声音依旧淡漠。

房屋内的许阳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却是不等着他们两人再交谈下去。

一推手,听的吱呀一声,房门就被直接推开了。

“小阳,你醒了!”听的声音,林沐雪扭头看来,清冷的面容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喜色来。

许阳的目光顺势就看到了这女子的身上,饶是脑海中已经有着这女子的影像了,但是真正看来,许阳的目光中还是不由得露出一分惊艳来。

女子身着鹅黄裙衫,身姿浮凸,明眸皓齿,气质清雅,如同盛夏荷莲。

此时那清艳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的神色,莲步轻移凑到了许阳的身旁,生怕他身躯孱弱跌倒在地一般,环臂就轻轻扶住了许阳的身躯。

一股如麝如兰的幽香在鼻尖萦绕,许阳下意识地就轻嗅了一口,肌肤接触,软腻柔滑。

无愧那华为如此迷恋,如此女子就算是在修真界内也是少见的很。

“许,许阳?你竟然醒过来了?”在许阳享受着林沐雪的关怀时,有些惊讶的男声自身旁传了过来。

许阳的目光一转,就看到了说话之人的身上。

说话之人是一个翩翩公子,身着锦袍,面容白净

,当真是有着几分小白脸的潜质。

只是看到许阳的突然出现,眸子中抹上了一层深深的讶异,有些慌乱无措。

许阳心中冷笑,“怎么?华公子这意思是很不想看到我清醒过来吗?”

林沐雪也是随即将目光投射而去,俏脸上带着几丝疑惑的神态。

华为自知失言,勉强一笑,“许阳你说的是什么话,你昏迷的这几日里,我和沐雪可是着急的要死,看到你醒过来,做大哥的我可是欢欣的很那。”

见得许阳非但没有身陨,甚至还安然清醒,华为心中暗骂废物,只得改变策略。

在他看来,莫说自己还没有露出什么明显的蛛丝马迹来,就算是那许阳知道真正的凶手就是自己,也不敢将自己如何,毕竟白羊郡内可是自己的地盘。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现在他面前的许阳已经换人了。

许阳可是丝毫没有要给他面子的意思,“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认你做大哥了。”

华为话语一滞,根本没有想到许阳胆敢同自己如此说话,自己竟然是在如此一个废物的面前丢了身份,面色一沉,“看来,你刚刚苏醒,脑袋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呀。”

“我很清醒。”许阳正言。

“好。好。”华为可是恼怒万分,见得如此的小子都敢跟自己顶嘴,可是碍于林沐雪就在旁边,他也不方便直接对许阳动怒,深深地看了许阳一眼,别有所指地说道,“希望你今后小心一

点,尽量还是别外出了,毕竟白羊郡内的匪患还是没有完全消除呢。”

许阳嗤笑一声,似是没有听出他话语中的威胁意味一般,“我的安危不劳华公子费心。”

华为眼眸中杀机一闪,随即收敛,不去看许阳,反而是满面温和地看在林沐雪的身上,“对了,沐雪,有一个好消息我还没有告诉你呢。”

“再过七日的时间,天元武院内的人就会过来招收弟子了。我已经被提前录用,而我们白羊武馆内还有着一个推荐名额,我想要让给你,届时你我二人共同去往天元武院如何?”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