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7ae9e8fa7d54a73b967722c0605e27e,time=1607136523,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827221/458827236.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8&nid=41347286&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347286%26bid%3D458827221&page=1&vt=2,signature=886dac9fdcf3b9738e560404d1396c61ca32a69f
isshowflow:1,,
极品武尊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极品武尊
超级键盘
第一章 喜堂惊变

“两位新人行礼,第一拜,拜‘始祖圣猿’像!”

偌大的礼堂中布满喜庆红色,当中有一个巨大的白色猿猴雕像,两个身穿婚服的男女正在弯腰行礼。

这里是圣猿城‘大力猿王’唐家,两位新婚之人分别来自‘大力猿王’和‘烈火猿王’两只猿族血脉。男方名叫袁立,女方叫肖媚儿。

袁立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神色略显僵硬。

他本不是‘大力猿王’唐家之人,因为幼年时被唐家老太爷于深山中收养,此后一直生活在圣猿城。

圣猿城是许多猿族血脉的聚集地,奉‘始祖圣猿’为祖先,城中有例如‘大力猿王’‘烈火猿王’‘赤顶猿王’‘覆海猿王’等许多猿族血脉。

‘大力猿王’唐家已经十分没落,为了寻求出路,便决定与‘烈火猿王’肖家联姻,巩固地位。与肖家联姻之人需要入赘肖家,从此人在屋檐下,势必受气。说白了,这是一份苦差事。

最终还是袁立主动承担起这个责任,他不是成亲,而是报恩!

回忆起许多年来在唐家的点点滴滴,以及唐家人自上到下对自己的照顾,袁立心中不禁有一股暖流上涌。为了报恩,即使与一个毫不相识的女子成亲他也心甘情愿。

“第二拜,拜双方家主!”

两位新人微微扭身,向白色雕像一旁的二人行礼。

女方家主是一名中年男子,乃是‘烈火猿王’肖家家主肖金灿,男方家主则是

唐家老太爷唐重天。

肖金灿脸上没有什么神色,只是微微点头。

唐重天则饱含歉意地看了袁立一眼,后者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并无责怪之意。

“第三拜,夫妻对拜!”

“礼成,双方互敬喜酒!”

礼堂上很快热闹起来,唐家人和肖家人相互敬酒,气氛十分喜庆,只有袁立一人有些闷闷不乐:

从此就要离开唐家,离开老太爷了吗?

袁立还是忍不住有些惆怅起来。

“唐家主,从今往后你就是媚儿的长辈,媚儿敬你一杯。”

蒙着红盖头的肖媚儿走上前去,双手端着一杯喜酒。

“好,好,盼你以后可以和阿立相敬如宾,白头到老。”

唐重天神色有些茫然,浑不在意似的将喜酒一饮而尽。

“太爷不要!”

忽然间,袁立瞥眼看到了肖金灿脸上的一抹森寒,那是一种计谋得逞后的阴险神色。袁立有种直觉,这次两家联姻很可能是肖家的一次阴谋!

袁立提醒得很快,可是唐重天已经将酒饮下,在场的大多数唐家人也不例外。

喀拉!喀拉!

酒杯落地碎裂,以老太爷唐重天为首,众多唐家人中毒倒下,那些没有饮酒的也都被一些肖家子弟制服。

“混账!”

袁立又惊又怒,但他反应极快,第一时间回身反扑,想要将肖媚儿制服。

“哼!不自量力!你也配和我动手!”

红色盖头掀翻,露出肖媚儿的娇媚面孔与鲜红长发。那鲜红长发十分显眼夺目,

可是袁立现在只看到了这女子脸上的狡诈神情。

肖媚儿浑身上下迸发出炙热火焰,这是‘烈火猿王’一族的血脉天赋,名为‘烈火金身’。

‘烈火金身’以烈火缠绕身躯,进可攻、退可守,虽然只是这一脉的低等血脉天赋,但威力不可小觑。

嘭!

袁立一拳轰击在肖媚儿身上,却被对方的遍体烈火击退,拳头上皮肤溃烂,惨不忍睹。

“哼!什么唐家杰出子弟!你以为你化名唐立,我们肖家就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了吗?一个被捡来的莫名小子,也不知是否真的有猿族血脉,居然妄想和本小姐成亲!”

肖媚儿冷笑不止,一脚将袁立踢飞。袁立双目喷火,虽然惊怒交加,却无可奈何。

两人的差距太明显了。肖媚儿是肖家杰出子弟,至少在脉者五重境界以上,已经激发了部分‘烈火猿王’一族的血脉天赋,而袁立只有区区脉者三重,至今不晓得自己是哪一支猿族血脉。

脉者、脉师、大脉师、王脉、皇脉、天脉、脉圣……层层境界,每一层境界中又分九重,相差一重都是难以弥补的差距。

“肖家主!你这是何意!”

唐重天纵横圣猿城半生,今日一不留神中计,不禁惊怒交加。他本是脉师境界的高手,可是饮下毒酒之后顿时感到全身乏力,连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

“哈哈哈哈……唐家主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我肖家想要得到你们唐家的

某些东西,害怕老太爷您不同意,所以不得已使了一点手段。否则,难道唐家主真的以为我会将女儿下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废物?”

肖金灿大笑站起,脸上的奸诈神色与肖媚儿如出一辙。

“这么说,你们早知道我不是唐家人,也没有‘大力猿王’一族的血脉了?”袁立倒在地上恨恨道。

“废话!你没有和本家主说话的资格!”

肖金灿连看都不看袁立一眼,一纵身就跳上了礼堂正中的‘始祖圣猿’雕像,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大力猿王……这可是我猿族诸多分支血脉中十分强大的一只,比什么‘烈火猿王’‘覆海猿王’‘赤顶猿王’都要更强,只可惜后辈无能,使其血脉没落。只要我找到隐藏在雕像中的宝物,将两只血脉力量融合,一定可以修为大进,更上一层楼!”

众多唐家人终于得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悲愤交加,冲肖家人大骂不休。

在场的肖家子弟虽然不多,却已经彻底控制住了局面,并且毫不留情地对唐家人拳脚相加。

“哼!一个个都是废物!‘大力猿王’一族自唐重天之后就再没有杰出子弟,你们白白浪费了血脉资源,不如奉献给我们肖家!”

“不错!朽木不可雕,居然还想拿一个废物蒙混我们肖家,真是幼稚!”

不多时,许多唐家人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甚至重伤快死。

唐重天心中焦急,厉声大喝道:

“肖金灿!你若再不住手,我们唐家便与你势不两立!你今日如此无法无天,难道不怕日后‘圣兽学院’使者降临,对你肖家进行惩罚吗!”

玄黄大陆以修行血脉天赋为主,远古时候曾有‘始祖圣猿’‘永恒金乌’‘灾难雷龙’等诸多圣兽出世,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人族圣贤、妖族妖圣等等。这些强者流传下诸多血脉,后人只要提高血脉浓度,激发血脉能力,便可以恢复昔日种族荣光。

‘圣兽学院’是大陆第一势力,顾名思义,其中隐藏着许多强大圣兽血脉。圣猿城的诸多猿族血脉就在其中。

唐重天提起‘圣兽学院’,就是要让肖金灿有所忌惮,毕竟‘大力猿王’唐家在学院中可是有记录的。

“嘿嘿,别拿‘圣兽学院’来吓我。你们唐家本来就十分没落,这么多年从未向学院推荐一名杰出子弟,只怕不久就要被学院除名,没有人会理会你的!”

“不错!老鬼,可怜你愚昧无知,还打算借助本小姐得到我们肖家的好处。现在梦境破灭,应该很沮丧吧。”

肖媚儿貌美如花,心如蛇蝎。她屈指一弹,射出一股火焰,将勉强挣扎起来的唐重天再次击倒。

唐重天花白的头发被烧毁许多,显得狼狈不堪。

而肖媚儿还不打算放过他,一脚踏在唐重天胸膛之上,狠狠践踏。

“肖媚儿!你找死!”

唐重天是袁立的救命恩人,如同父亲一样的

存在。这么多年来,唐家一直收容袁立,还费尽心思帮他激发血脉天赋,袁立心中一直感恩戴德,否则也不至于委屈自己想要入赘肖家。

唐重天被辱,对袁立而言就像是亲生父亲被辱一样。

袁立冲上前去,想要阻止肖媚儿,却又一次被踢到。

“小子,你想死不成!”

肖媚儿狠狠给了袁立一巴掌,后者脸颊立即高高肿起,不过他目光笃定,誓死不让唐重天受到侮辱。

如此反复几次,袁立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几乎趴在地上站不起来。

“阿立!你冷静!”

唐重天厉声大喝,让袁立暂时冷静下来。

袁立悲愤交加,心中憋着一口气,但只能暂时忍下。

“哈哈哈哈……终于找到了,”

不一会儿,肖金灿已经从雕像上跳了下来,手中握着一颗血红色珠子,大笑道:

“‘大力天珠’!这是关系到‘大力猿王’一族的重要宝物,终于被我找到了!”

唐重天的目光彻底黯淡下来,‘大力天珠’被夺,相当于断了他们这一脉的根基!从此以后‘大力猿王’一脉将彻底没落,连进入‘圣兽学院’的资格都没有!

计谋得逞,众多肖家人放声大笑。这场阴谋他们计划了很久,今日终于实现了。只要夺得‘大力猿王’一族的血脉天赋,他们肖家就可以在圣猿城中排名更靠前,日后进入‘圣兽学院’的机会大增!

肖金灿微笑看着满头红发的肖媚儿,显

然对她给予很大期待。

“哼!痴心妄想!‘大力天珠’乃是‘大力猿王’一脉的宝物,其中的秘密连唐家人都不知道,又岂是你们外人能够窥探的!况且两支血脉融合本就千难万难,即使同是猿族支脉也不行,肖家主凭什么以为自己可以成功呢?”

突然间,倒在地上的袁立恢复平静,开始冷言讥讽。

只听他继续道:“再者,退一万步讲,难道肖家主真的以为今日灭了唐家就可以安然无恙吗?‘大力猿王’一族毕竟曾是猿族的强大血脉,远的不说,‘圣兽学院’中就有好几位老古董,难道他们会眼看着你们欺辱自己的后人!”

袁立一语道破了肖金灿心中的担忧,肖金灿羞愤交加,怒喝道:

“小杂种!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说三道四!”

“爹爹,这小子虽然来历不明,但既然被唐家人养了这么多年,说不定真的身怀某种猿族血脉,不如就由媚儿来试探一下?”

肖媚儿阴森一笑,谁都看得出来她不是要试探,而是要彻底废了袁立的血脉!

“混账!住手!阿立他血脉高贵,你们万万惹不起!”

唐重天大急,想要站起来,却被肖金灿冷笑着踢倒在一边。若不是顾及着圣猿城中的其他家族,肖金灿真想将唐家彻底灭门,永绝后患!

这时候肖媚儿已经将袁立制服,环绕着火焰的手掌狠狠印在袁立的胸膛之上。

袁立神色痛楚,但是强

忍着一声不吭。他紧紧盯着眼前这个阴险狡诈之女,生平第一次有了杀意。

血脉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失去了血脉就是废人一个。袁立没有激活血脉天赋,但并不代表他日后没有修行的机会,可是一旦被人废去血脉,就真的要一辈子沉沦了。

更重要的是,肖家将阴谋动在了唐家头上,这对于一心报恩的袁立来说是不可容忍的。

“肖金灿!你听着,今日之事只关乎你我两家,阿立只是个外人,你把他放了,老夫任你处置!阿立,你快走!”

唐重天目眦欲裂,冲肖金灿大吼。其感情真切,万万假装不来。

谁也没有料到,这位唐家家主对于一个收养来的外姓子弟居然如此在意。

唐重天催促袁立离开唐家,可是后者郑重摇头,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已经表明要和唐家共进退。

事实上,唐重天的表现反而激发了肖金灿的兴趣,只听他冷笑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看来这小子真不简单。媚儿,动手!”

“是,爹爹。”

肖媚儿狞笑着手掌加力,掌心处的火焰更加炙热起来。

“阿立!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是我们唐家害了你!”

唐重天悲愤交加,心中万分愧疚。

袁立丝毫没有责怪唐重天的意思,他只感到身体中血气躁动,似乎真的要被废去血脉。可是突然间,这股血气躁动被引导入额头眉心处,似乎是激发了某样东西。

袁立眉心处金光

一闪,将肖媚儿狠狠震开。

“不好!这小子有古怪!”

肖媚儿大叫一声,被一股巨力排斥,立刻蹬蹬蹬接连退后了许远。

袁立心中一动,霎时间想到了自己眉心处深藏着一个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那里有一只眼睛,还有一面镜子。

……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