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159c45e253a4ea9a8dd2d0e474a388f,time=1603340834,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993890/45899393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91L3&nid=410161384&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16138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993890&page=1&vt=2,signature=6c8afbb90d16204848f0432a96f6cff94375c35d
isshowflow:1,,
帝业江山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逃难

第二章逃难

从城里逃出来,一路向北跑。只是没有跑出几里葛永逸这个小孩就跑不动了,在路边的杂草丛里的石头上坐着休息间就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这条路上也偶尔能看见几个人影了,拉货物的人,背柴的樵夫,骑马飞奔的驿站信使。葛永逸就站起来望着路的尽头。

应该走哪里去?

他问自己,可是却得不到答案。但是他清楚现在不能回家,仇人会杀死他的。十岁多的小孩开始在心里默默画着关系图,否定了一切朋友关系,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外婆舅舅家了。从这里到葛永逸舅舅所在的城市,一共有一百八十多里,达马车是半天多的路程,成人步行基本是要两天的脚力。

而他,一面乞讨一面问路向北,花了三天多还到城楼下。这几天天空又不美,下了好几场雨,弄得葛永逸满身的泥,盖住了原本的相貌,变得更像乞丐了。

他看着高大的城楼,厚厚的城墙,抹了抹脸上的泥土。

“终于到了。”他小声地对着自己说了一句。如果现在有熟人在他身边,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葛永逸气息的改变,能够清晰地嗅到成熟的味道,能够明显的感觉这个小孩有很大的不同之处。现在葛永逸已经不是四五天前那个想着怎么逃避爹娘安排的医药课程,调皮翻墙出去玩乐,遇到事情就知道哭的小孩子了。他在这几天中一天一

个样,哭了一次又一次,几乎都快把这一辈子的泪水都哭光了。他在迅速成长,一夜之间就迅速成熟起来。

这几天,一路过来,葛永逸为了不挨饿就只能一路乞讨。这一路,比他在府里十年的经历都还要重要!

踏过护城河的吊桥,向城门走,都还没进去就被官兵拦下了。

“从那里跑来的小乞丐!走开。”

“我要进城!”葛永逸理直气壮地告诉官兵。

“滚开,滚开!这城是你这种人能进的地方吗?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你能进去干嘛?最烦你这种乞丐了,滚开,别耽误我。”官兵很不耐烦。

葛永逸:“我要报官。”

“报官!报锤子个官。你懂什么是官吗?滚开——滚开!”官兵拿着长枪比着葛永逸。

葛永逸捏紧拳头,很愤怒。可是愤怒也没用呀,现在这种装束要进去也是难呀。无奈地转过身,哐哐哐地踏上护城河上面的吊桥,在护城河的另外一头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都还没有坐得下去,一堆乞丐就围了上来。

“小孩,跟谁混的呀?”

葛永逸看着围在四周的乞丐,这些人拿着破碗,年龄大概在二三十岁,正是壮年。葛永逸心里一股憋屈。其实一路过来,这种事情没少发生,开始的时候还会哭哭啼啼的,一是真的害怕,二是想让这些人同情他不来打扰他。可是世间法则残忍,谁管你是哪家小孩。再如何哭,都会被揍还会

被这一带的乞丐驱逐。

葛永逸跪在地上,露出笑脸:“大哥们,可怜一下我嘛。我的要求不高,每天就三张烧饼求一个饱就足矣。讨到的其他钱都归你们,如何?”

各位乞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一想。这样划算呀,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懂事的。

“好,每天晚上我来收钱。要是我发现你有一次私藏,小心我们揍死你。”乞丐的头子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在他面前挥了挥拳头,亮了亮肌肉。

“不敢,不敢。谢几位爷。”葛永逸跪下一面赔笑一面磕头。这些乞丐还心满意足地离开。等这些人走了,葛永逸就坐在地上,看着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路人。他就坐着也不主动乞讨。其实他就没想过当乞丐,只是说现在万不得已还这样的。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坐在地上,虽然不求人,但还是有很多人会在他面前丢下铜板,刀币,食物。

坐在这里也不安心乞讨,眼睛盯着城门,心里想着如何还能进去。一晃就天黑了,那些占领了这一片的乞丐果然过来收钱了,留了给葛永逸买三个烧饼的钱就笑呵呵离开了。那些乞丐,摇摇晃晃,身上补丁衣服黢黑。世间都一样,无论地位如何,都存在弱肉强食。葛永逸无心去关心这些,虽然心里痛,但真的没有多余的精力。

白天官兵不让他进去,晚上关了城门护城河上的吊桥又会拉起来,更加进

去不了。他站起来望了望四周,已经安静下来了,周围有一些用粗布,朽木搭建起来的简易餐馆,茶馆,茅草屋,不远处有也一块各种烂东西搭起来的贫民区。他四处逛了逛,围着城楼走,想着这座城里会不会也有一个供人夜晚出入的小城门。转了好几个时辰,都没发现。第二天早上,他在烧饼摊上买烧饼的时候问:“大爷,这座城里有几道城门呀?”

“有六个城门。”

“有没有晚上开着的城门呢?”

“没有,一般情况这座城里晚上都不开城的。”

葛永逸点点头,脸上是在笑心里却伤心得很。他原本还想着,利用晚上让人犯困的时间,悄悄溜进城去。看来,这是不行的了。拿着今天的烧饼他又回到昨天乞讨的位置。

除了舅舅家,他已经没有去处了。而舅舅在城里他在城外,只能先在城外想办法了。这样一坐就三天过去了。一天夜里下起了大雨,葛永逸无助地站在大雨里,看着天空痴痴地笑。

“小娃子!小娃!”每天都卖烧饼给葛永逸的大爷在茅草屋前呼喊。

葛永逸看着那个老大爷,看着他在向自己招手。

“小娃子,到爷爷这里来吧,外面的雨太大了。”

葛永逸在雨中一笑,没有人看见他的眼泪流了下来。他认真地点点头跑进了大爷的茅草屋里。里面很简单,一张床,做烧饼的台,两三张板凳。

“小娃呀,你叫什么名字

。”

“葛永逸。”

“干嘛跑到这里来乞讨呀,还每天都把钱给那些混账。”

“没事,我没多大要求。衣能遮体,食能果腹,足矣。”葛永逸很冷静地说。

“唉——”老人叹了一口气,“太傻啦!”

葛永逸坐在地上望着门外的雨,老大爷急忙过来扶他。“你这孩子怎么就知道坐地上呀,爷爷家又不是没有板凳。”

葛永逸拍了拍手:“爷爷,我身上太脏了。我坐地上习惯,真的,习惯。你不用管我。”

“唉——你这孩子。”老大爷表示很无奈。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