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da465fc8b334626a04f18b220a24846,time=1604042298,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58993890/45899393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91L4&nid=410161384&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161384%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58993890&page=1&vt=2,signature=6b7e4dc68c0636299c193f272b0096f1f52609f2
isshowflow:1,,
帝业江山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终遇家姊

第三章终遇家姊

葛永逸依旧看着外面的雨,这样安静的夜很容易地就会胡思乱想。这种幻想是恐怖的,也是现在的葛永逸最不愿意干的事情,因为一旦出现幻想,就会忍不住的想起父母,想起葛府的一切。可是这一切都不在了。他望着自己身上的破烂衣服,想起了以前随着娘施粥的时候。

对呀,施粥。

“爷爷,这城里有个马家对吧?”

“对呀。马老爷是朝廷的大官!对百姓慈善得很,是个好官。”

“马家应该会施粥吧?”

“会呀,每天都施粥呢!在马府外面,每天都会施粥,发肉包子,发馒头!每天这得花掉多少肉呀。”老大爷不禁的就感叹起来。

“那马家会不会在城外来施粥呢?”

“会!”

一个“会”字,让葛永逸看见了希望。

葛永逸有些激动:“一般什么时候会出来。”

老大爷想了想:“嗯——过年过节是一定会出来的,平时就不一定了,时间不定。怎么?想吃肉呀?”

葛永逸咽了咽口水点点头,他也的确真想吃肉了。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吃过肉了。

“哈哈——”老大爷笑了起来,“我也好久没有吃过肉了。我也盼着马家能够有一天出来施舍呢。”

已经够了,得到这个信息就已经足够了。只少来说,马家无论如何都会出来,再如何过年过节也会出来一次。只要等到马家出来的时候就行了,就可以到外婆那里去了。

有了希望,葛永逸精神都要好很多。

一天又一天。葛永逸从来没有留过一分钱,每天只要三张烧饼就够了。烧饼还多少点营养?对于一个长身体的孩子,根本就不够,然后很快就瘦了下来。但葛永逸却不关心,他每天都满怀希望地等着,希望能看见外婆家的人出来。

这天应该算葛永逸的运气很好,一位富贵少爷在葛永逸面前停下。他打量了葛永逸很久问:“小孩,你多少岁呀?”

“我属猪的。”葛永逸送去微笑。

“属猪。”这位富贵少爷点头想了想,“我家里正好缺一个男丁,我给你三两金子你跟着我吧。”

“要我卖身?”

富贵少爷很有耐心地说:“三两金子已经很多了,我们家也不错你去了保证每顿有肉吃,一个单独住的房间,衣服能穿得干干净净的,如何?”

“还是卖身?”

“可是你这样乞讨,能过得好吗?”

“谢谢。”葛永逸站起来对着富贵少爷作揖,“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真的不想,也不会卖身。若是你有好意,就把我领进城,来日我必将涌泉相报。”

富贵少爷噗呲一笑,摇摇头心里感叹这孩子真是做乞丐做傻了。他对葛永逸说:“我没有办法带一个乞丐进去,除非你有卖身契给我。你考虑几天吧,你还很小,不应该把生命浪费在这样的事情上。过些日子我再来找你,希望到时候你能想通。”

“不必——我

不会卖身的。”

周围所有的乞丐都看傻了,这样大好的前程摆在他面前,却这样轻而易举的放弃了。要知道,这是多少乞丐求之不得的事情。只是那些普通的乞丐怎么懂得葛永逸呢?葛永逸还有更好的前程摆在前面,只要有耐心,只要等待,最多等到下一个节日就行了。

这天是炎炎夏日,天空万里无云。进城的人都显得特别的没有精神,在万里晴空下的土地上懒散地前进。葛永逸坐在地上口干舌燥,一口接着一口喝着从护城河里打上来的水。

整个软软绵绵的世界突然传出一声硬朗,从远方传来马蹄声,也传来士兵盔甲响动的声音。有三四个官兵快速走在一架玲珑马车的最前面,他们在前面开道,一面大声喊道:“让开——让开!”

周围的所有人都自觉让道,站在道路两边等着马车经过。

葛永逸抬头看个究竟,那马车的形状与雕刻纹饰吸引了他。他迅速站起来,远远地看着那架马车。

没有错的,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那架马车玲珑小巧,红色主色调,刻有几只孔雀。有飞舞传神的,有路上行走骄傲得昂首挺胸的,也有孔雀开屏炫丽多彩的,每一只孔雀都那样美丽精致。上镶嵌着珠宝钻石,有琥珀玛瑙。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美轮美奂。

这架马车,太熟悉了。

看着马车越来越近,他迅速走到大路中间挥手,作势要挡住那马

车。

官兵过来架住他:“你这乞丐!造反呀!让开!让开!”

葛永逸费力挣扎,冲着马车大叫:“姐姐!姐姐!”

护送马车的十个官兵,急急忙忙过来了一半的人来拉扯他,守城的将士也提着长枪过来比在他的头上。

“刁民!”官兵飞起一脚就把葛永逸踢在一旁。小小年纪的他怎么可能是这些当兵的对手,被七八个拉在路边围着揍。葛永逸继续费力呼喊:“姐姐——姐姐——”

周围的贫民都看神了,最近葛永逸在这片也算是和大家混熟了,就连那个乞丐头子来收钱的时候,也会主动留下一半的钱给葛永逸。他们都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葛永逸在发什么疯。那种有官兵护着的马车是你能栏的吗?不要说有官兵开道,就是没有官兵开道,只架着这样璀璨的马车也万万不是能拦的呀!于是众人都在心里想着,葛永逸这次算是完了。

然而这个时候,那马车的马竟然停下来,站着长啸了一声,之后就不动了!马夫在马车上心里一慌,拿着鞭子抽打马的屁股,可这匹马就是不走,吓得马夫直流冷汗。心想着,这可得了!要是车里的小姐怪罪起来了,那可吃不了兜着走,马儿呀,快走起来呀,快走起来呀。

可马就是不走,还转头望着葛永逸方向。

守城的官兵一看,哇,这马不动了!说不定就是那小孩搞的怪。马上担心起车里主人的安危

,急忙拿着武器飞奔过来护住马车。

“发生了什么事?”车里想起了一阵甜美的声音。

车外一位丫鬟上前在车旁侧回答道:“回小姐的话,有一个小乞丐闹市。”

“把路挡着了吗?”

“这倒没有。原本是被挡着的,但被官兵们打开了。可能是马受了惊吓,不走了。”

葛永逸被打得皮青脸肿的,他还在地上滚着挣扎。

“马晓兮!马晓兮!”葛永逸的声音划破天际。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