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7b24e41399346e3bed9b46d9fbf39c8,time=1611548053,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60715405/46071550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51L3&nid=385333599&purl=%2Fr%2Fl%2Fv.jsp%3Fnid%3D385333599%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60715405&page=1&vt=2,signature=b0bf518e6db5beb535f6aa9b9067168404b69491
isshowflow:1,,
妃凰纪:锦绣嫡女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想死?你先

她端起太监呈上来的两杯酒,“韩姨娘贵为尚书庶女,却只能是个姨娘,而我母亲,出自商家,却是正室,此为欺压皇亲。”

韩姨娘的脸上似要滴出血来,这是她心中刺。

太监婢女们都松懈下来,云大小姐竟然自己认罪,不想她死都不行啊。

云锦绣抬起小脸看向珍妃娘娘,“在我和我娘伏罪之前,有一件事,想告诉娘娘,这件事,关乎娘娘的生死。”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云可卿冲了出来,每次云锦绣都这样。

韩姨娘瞪了云可卿一眼,云可卿如此冲动,有失体面。

但这件事关乎到珍妃的生死,她没有心思管女儿。

韩嬷嬷向云锦绣喝道:“少废话,”她示意左右的小太监。

小太监们围上来,一左一右按住云锦绣,她面前的小太监夺过她左手中的酒杯,抓住她的下颚,搬开她的嘴,往里灌酒。

金氏往女儿扑去,“锦儿……”

几个婢女见状,迅速上来,将金氏按在地上。

“慢着。”珍妃娘娘一声令下,小太监忙收回酒杯。

珍妃看着云锦绣胸有成竹,寻思一番,“先放了她。”

太监们放了云锦绣。

云锦绣眸光柔和,她看着珍妃娘娘,没有人不会在乎自己的生死,更何况她是时值盛宠的皇妃。

她顾虑地左右看看,向珍妃道:“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上前来说给你听。”

这话正合珍妃

的意,她敛了凶色,柔和地说道:“过来。”

云锦绣紧了紧手中的酒杯,站起来,向珍妃走去。

韩嬷嬷等人机警地上前,将她围住。、

她脚底在地上用力踩了踩,她敛了敛神,有几分弱不禁风。

珍妃目光在她身上自下而上扫视了一翻,向韩嬷嬷等人挥了挥手,韩嬷嬷等人退了几步,云锦绣这才走上去。

“云锦绣,你还想耍什么花样?”云可卿沉不住气,喝斥了一声。

每次云锦绣这样,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

“可卿。”韩姨娘低声喝止了女儿,现在这对母女已经是板上鱼肉,但事关姐姐的生死存亡,她不能马虎。

云锦绣走到珍妃的面前,声音低而模糊,“天元律法,女子不得干政……”

“你说什么?”珍妃隐约听到律法二字,心里一怔,云锦绣的声音太小,她听不大清。

云锦绣又朝她靠了靠,几乎贴在她的耳际,但声音却提高了很多,“天元律法,女子不得干政,我和我娘欺压皇亲的罪,只能由皇上亲自定夺,连凤后,也无权过问。”

前朝有后宫干政,皇后取皇帝而代之称帝,江山易主,所以本朝严禁后宫干涉,这件事天下皆知。

珍妃身体一软,瘫坐在椅子里,头上珠花摇晃。

凤后二字,如刀子扎进她的心窝!

如今她是后宫独宠,是凤后的眼中盯肉中刺,所以她才需要拉拢武侯府的势

力,与凤丞相府的势力抗衡,她得让韩凝珠做武侯府的正室。

她一直小心翼翼,不让凤后抓到自己把柄。

韩姨娘只觉大脑冲血,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珍妃娘娘怕是保不住了。

韩嬷嬷瞳孔张大,马上想到这里都是自己的人,她一惯的手法是死无对证,一了百了。

她急吩咐小太监们,“抓住她。”

小太监们再次围上来,云锦绣右手一把摘下珍妃娘娘头上的珠花抵着她脖颈上的大动脉,她身子一正,把珍妃堵在了椅子里。

韩姨娘“腾”地站起,急声道:“大小姐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

韩嬷嬷等人冲上来,却不敢上前,“云锦绣,挟持娘娘可是死罪,快放了娘娘。”

云锦绣看着珍妃娘娘,声音里带着几分慵懒和讥讽,“韩嬷嬷太抬举本大小姐了,我哪敢挟持娘娘,只是想和娘娘好好说话而已。”

珍妃听到凤后二字时,就已寸大乱,此刻,银簪抵着自己的大动脉,再看着眼前的云锦绣,她带着两分微笑,两分柔和,她却不由自主浑身只冒冷汗。

“你……”她理了理气,尽可能保住仪态,“你想说什么?”

云锦绣暗下松了口气,这女人还不算太蠢,知道只要自己手上用力,便可取她性命,

“欺压皇亲,可是诛九族的罪,韩姨娘即为我武侯府的姨娘,娘娘也自然是武侯府的亲人,按天元律法,咱们都

是死罪,而您又擅自弄权,是这里罪孽最重的人,”她把手中的毒酒递到她的唇边,“左右大家都是死罪,娘娘请。”

韩嬷魔花容失色,“云锦绣!”

云锦绣转过头来看着他们,声音轻软,“韩嬷嬷别担心,黄泉路上,有娘娘领路,可喜可贺!,”

所有的人屏着呼吸,眼前这个小女娃,精致的小脸上,笑意明艳,但他们却看到了血光。

韩姨娘快步上前来,身体仍颤颤巍巍,她跪在珍妃娘娘面前,“娘娘,妾身虽为姨娘,但并不觉得委屈,所以姐姐并不算欺压皇亲,请娘娘饶恕姐姐。”

云锦绣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一句她不觉得委屈,就将这所有的人抹得干干净净,多看她一眼,便觉污了眼睛。

珍妃娘娘现在有了台阶下,她喝道:“放肆!”奋力挥向云锦绣手中的杯子,酒杯摔在地上,毒酒洒在地上沸腾起来。

云锦绣松了松手,将珠花插回珍妃的云发上,“娘娘可真漂亮,难怪皇上会喜欢。”

韩家的女子都长得水媚柔美,人见人爱。

珍妃看着云锦绣明亮的眸子,眼中的惊慌无所遁形,她扶了扶发髻,轻咳了声,端正身姿。

云锦绣这才直起身来,她转过身,刚走了两步,韩嬷嬷一声令下,“抓住云锦绣!”

云锦绣声色凌厉,“你还真是不害死自己的主子不罢休啊,我武侯府要是出了人命,皇宫的人

马上就会来,你们家娘娘再受宠,也不及凤后吧,有你这种蠢笨如猪的奴才,不知道你家娘娘的盛宠还能维持多久!”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