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6745012871f4129a7497d0d9cc6cf94,time=160623033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65328019/465328021.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3L3B3L2L8&nid=368008475&purl=%2Fr%2Fl%2Fv.jsp%3Fnid%3D368008475%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65328019&page=1&vt=2,signature=c2b71040159bbc08946ba2e58f9e4d293ac765c1
isshowflow:1,,
漫漫余生都是你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漫漫余生都是你
小老虎
第1章 误入虎口

第1章 误入虎口

“站住!她往那边跑了!”

几个大汉脚步踉跄的追着一个醉酒的女人,非但没抓住她,没想到还被这小妮子耍得团团转。

舞池里的人格外的多,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碍事精是一个又一个。

为首的男人已经挂了好几个电话了,实在不耐烦,他接了起来,“我说你怎么回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肯定会把事儿办得妥妥的,你一直催个什么劲?”

电话那头的女声明显被这人的气势吓到了,但是她依然想要确认自己的目的到底能不能达成,“她很怕黑,你们只要抓住她的弱点就可以了。”

“哟,小妞,仇恨挺深呢,这些小细节都告诉我们,我瞧不起我们哥几个吗?”

她确实是瞧不起这几个人,酒囊饭袋,要不是自己实在找不到人去办如心檀,她又何必跟这几个没脑子的人谈判。

电话嘟嘟几声被挂断,那为首的壮汉放下手机叼着烟,不耐烦的骂了一句,“哥几个加把劲儿,今晚能不能嗨皮就赌这一把了。”

一个衣着凌乱的女人在逃出负一楼之后朝上面的走廊去,她媚眼如丝,脚下漂浮,很明显被人下套了,但脑海里唯一的理智在告诉她,千万别停下来。

顺着走廊推门,但每一扇门都紧闭着。

身后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那女人只觉得脊梁骨一阵发凉。

死命的推门,但没有一扇门可

以打开。

正欲回头去找出口,忽然身后吱呀一声,左侧的房门居然拉开了一条缝!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她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握上了那门把,脑海里面的意识已经让她难以自持的开始踉跄了。

跌跌撞撞的进门,她猛的将身后的喧闹关在了背后。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过去,那些人居然以为她跑出去了!

顺着门滑下,以为总算能够松口气的时候,她感受到一道锐利目光的注视,猛然抬头。

黑暗之中,一盏橘黄灰暗的床头灯开着,打出一圈光晕来。

“谁在那里?”

她的心再次提上了嗓子眼,因为当她挣扎着起身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坐着的是一个男人。

笔挺的身姿,昂贵精致的西装,还有带着梦魇一般阴冷的眼神。

他就静静坐在黑暗里,看着自己,像看着一只落入虎口的猎物。

“抱...抱歉,”她颤颤巍巍的起身,勉强能够站起来,“我不是故意进来的,但是现在有人在追我,你能不能...”

“玩你这种把戏的女人,我见多了。”

眼看他就要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她伸手去握那门把,只是还未按下,就被一阵大力拖拽着走向那昏暗中的大床。

看着他目光阴冷眼神,她惊恐的想要挣扎,却被他猛的扔到了床中央。

“你要干什么!我可是如家的人!”如心檀此时像是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即使如家这个身份,从来没有让她好过过。

傅休奕将领带丢到一边,“虽然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如家是何方神圣,但是我只想告诉你,欲擒故纵,你很有一套,只不过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你了,看看你自己吧。”

锐利的眼神居高临下的打量眼前的女人,如心檀被他捏着下巴被迫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面色酡红,迷离的眼神里,分明不是抗拒之意,而是懵懵懂懂的乞求。

傅休奕看得喉头一紧,走向了如心檀。

“不要!”

猛的被拖拽着贴到他的眼前,如心檀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已经要被他捏断,眼角沁出了泪,“先生,您真的弄错人了,我不是...唔。”

看着这个满嘴抗拒,却在自己身下发出满足叹息的女人,傅休奕抬头,忍不住低头头在她的耳垂道,“我满足你。”

“我求求你,别这样。”如心檀此时眼角微红,使出全身的力气去推他,扶上精壮的腰腹之后,微不足道的动作更像是欲情故纵。

傅休奕讥讽的笑起来,削尖的下巴抵在她的耳边,“很好,女人,我对你今晚的表现很满意,你好像和外面那些女人确实不太一样了。”

傅休奕看着身下女人的反应,很好,应该还是个雏。

“不要!”

惊叫着从睡梦中醒来,如心檀从床上挣扎着起身,才发现自己是被梦魇着了。

四周灰暗的灯光与那日极其相符,

但破败的墙壁和简陋的陈设深深刺痛着她的双眼。

原来已经不是在那间套房里了。

她捂着脸,懊恼的将脸埋在腿间,整个人颓败得像个鸵鸟。

已经是第三次梦到那天晚上的场景,腿间除了酸涩和肿胀,此时竟然还有一丝丝的渴望。

如心檀倍感羞耻,抬眼瞧着屋顶的白炽灯发愣,那夜之后,她已经窝在自己的出租屋中连续一周都没有出过门。

床尾的矮桌上放着她那日离开时穿着的衣物,是他的仆人送来的,这仿佛是她屈辱的印章,已经牢牢的打在了身上。

烦闷的揉了揉杂乱的长发,如心檀起身去浴室。

忽然,床头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她抬了抬眼,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没有接。

从浴室出来,手机仍然在震,她皱着眉将手机握了好一会儿,这才不情不愿的接通。

“喂?”

“堂姐你在哪儿?”如佩佩的声音夹杂着些担忧,“听说你出事了,我们都很担心你啊,你要不搬回来住吧。”

她身边俨然还有别人,如心檀故意提高了声音,“回去做什么?回去让别人说我勾搭自己的妹夫?”

“堂姐,”如佩佩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不管不顾,看了一眼身边变了脸色的人,她的语气委屈柔弱起来,“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下周我和辰哥哥就要举行婚礼了,我还是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不好意

思,办不到。”

毫不犹豫的掐断她的电话,如心檀疲惫的坐在床边,身体上的不适逐渐消失,但是心头的恨意愈发浓烈。

如佩佩抢了她青梅竹马的男友也就罢了,竟然还在酒吧找人谋划着毁了她。

回想起那日的事情,如心檀现在还在后怕,如果不是闯入那个男人的房中,她恐怕早就没命活到现在了,虽然他和个阎王也没什么两样。

................................................................................................................................................................................................................................................................................................................................................................

...................

作者有话:谢谢大家支持,已经完本,放心看.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