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755b7072e5e2402b9a16f835dcbac839,time=1600758473,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68172901/468173489.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21L31L2&nid=358918485&purl=%2Fr%2Fl%2Fv.jsp%3Fnid%3D358918485%26page%3D1%26bid%3D468172901&page=1&vt=3,signature=bb8353bda44bd3f6b6d5542cce84d3a116404e0e
isshowflow:1,,
绝世神医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绝世神医
粉嘟嘟的馒头
第1章 神医下山

三月里,满山杜鹃花盛开的匡山风景区游人如织。

深山之中一处常年雾气缭绕的山谷中却是依旧冷清。残破的院墙内几座古老的房子点缀其中,只有从正屋牌匾上几个古朴大字‘药王谷’,以及散落四处的巨大精美石雕,才能看出这里曾经也辉煌过。

忽然哐嘡一声,陈阳推开院门从里面跑出来。他一身破旧运动服,手里的双肩包也是补丁加补丁。这些都是他五年前进入药王谷时的随身衣着,五年时间过去早已经破烂不堪,而且明显偏小的绑在身上。

但此时陈阳一点都不自卑,而是兴奋得像个小孩子,嗷嗷大叫:“回家咯!本少爷终于可以离开这淡得掏鸟的地方,回家赚钱泡妞享受完美人生。”

身后传来气愤的骂声:“臭小子临走还将我心爱的仙鹤吃掉,天下哪有这么不孝的徒弟,我一定会打断你的狗腿。”

“哈哈,可是师父你吃的最多。大不了等我下山赚钱,再给你买几只仙鹤苗。”陈阳回头坏笑。

“呸!你嘴里要是能吐出半句真话,我孙半仙也不会落得现在的地步,徒弟教了五年最后竟然被你用药迷倒动弹不得。”孙半仙大骂,此时他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面前石桌上杯盘狼藉,能看出之前那是一桌丰盛大餐。

“哈哈哈,这更证明师父的厉害,我只是活用你的医术,用仙鹤神仙汤的香气掩盖曼陀罗花气味,暂时麻痹

你身体。”陈阳露出习惯的坏笑。

孙半仙露出恍然之色,原来神仙汤里没毒,而是他喝的自酿小酒里有曼陀罗花汁,所以陈阳两人吃肉没事,他喝酒就被麻醉住身体,然后只能眼睁睁看着陈阳翻箱倒柜,将多年积攒的一些宝贝拿走。

“走了师父,我会很想念你的。”陈阳最后说一句,再不理孙半仙转身就走。

“臭小子别跑,我得提醒你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到女人赶紧躲得远远的,你先天九阳绝脉沾不得女人……”孙半仙急切的提醒,可惜陈阳已经跑远,根本没听到。

同时旁边一扇窗户里露出一个滚圆的脑袋,他眼望着陈阳离开的背影一脸羡慕,手上却有面小镜子,不时对着镜子看一眼自己的圆脸,喜滋滋的感叹:“唉!师兄,你天下最帅的师弟很快就会去找你,不会让你寂寞的……”

突然一只苍蝇在他眼前乱飞,他不耐烦的抬手射出一物,竟然将那只苍蝇钉死在五米外的院墙上,仔细看钉死苍蝇的竟然是他一根头发。而他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对着镜子叹气。

凌晨时分,火车停靠江都市车站。下车的没几个人,陈阳走在昏暗悠长的通道里一脸无聊。

忽然他发现前面有个女孩正吃力的拖着一个行李箱,刚走几步咔嚓一声行李箱轮子还掉了一个,她顿时走不动,蹲下来查看后有些沮丧。

哈哈,美女有难,这前后无人正是我

大显身手的好机会。陈阳脸上挂起招牌式的浅笑,立即走上去。

“嗨!美女需要帮忙吗?”陈阳热情招呼。

“谢谢……但我这个很沉。”女孩抬头回应,两人四目相对。

她真漂亮,小夹克下一袭雪白长裙,肤白如玉,鹅绒礼帽下长发披肩,跟古装剧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比陈阳矮不了多少。陈阳顿时眼睛都直了。

女孩显然被他眼神吓着,有着微微的退缩,摇头说:“我还是打电话叫拖车。”

“一个小箱子能有多沉,我一只手就能搞定。”陈阳倒也不在乎她的紧张,上前一把抓住箱子作势往上提,却是故意一把没提起来憨笑:“呃……真是很沉。”

“哦,那……”女孩正想说什么。

他却是再次提起箱子一脸的轻松,冲她笑着说:“别怕,我不是坏人。”显然知道女孩紧张什么。

“我不是……谢谢……”女孩更加的忙乱,脸都红了。不但是古典美女,人更是温柔羞涩。陈阳心里大乐,倒也不好意思再逗她,当先向前走去。

女孩眼里紧张变成了惊讶,她可是知道箱子的重量,却依然没说什么文静的跟在后面,她心思细腻跟人沟通却是不擅长,在强势的陈阳面前更不知道怎么拒绝。

“你这箱子里装的什么?有300多斤吧!”陈阳边走边问。

“我在山里捡的石头。”女孩回答。

“你也从匡山来,是那里的人,还是有亲戚在那边

?”

“我旅游。”

“哈哈,我也从匡山来,不过是在那里学艺五年,憋屈坏了。我叫陈阳,你叫什么?”

“我姓秦……”

一路上陈阳熟络的说着话,女孩回答的越来越简单。从她跟在后面不时观察陈阳的眼神看得出来,她回应少并不是厌烦,而是性格使然的被动,心思其实不比陈阳少。

很快便到了车站门口,陈阳正要询问她去哪里。忽然从对面冲上来一个穿运动服魁梧的男青年。同样是运动服人家那一身却是几万元的名牌,穿在身上俊朗帅气尽显他的高贵。

“你是谁?怎么提着我姐的箱子,有什么企图。”青年一脸警惕,不客气的说道。

陈阳放下箱子淡然一笑,他已经不是5年前纨绔冲动的富家少爷,面对这个跟当年自己差不多的富家大少,他不需要解释,清者自清。

“浩浩,你还是这么冲动,他只是帮我提箱子的大哥,你应该谢谢人家。”女孩已经挡到两人中间解释,声音提高很多,显然怕两人起冲突。

“天下哪有这么多好心人,我看他就是有企图。小子我警告你别打我姐的主意,我们秦家不是你高攀得上的。”青年嚣张的说,依然对陈阳充满敌意。

“浩浩,再这样姐生气啦!”女孩脸色一沉,如画的脸上露出少有的庄重,能看出她的善良,并没有轻视陈阳穷酸的外表。

青年没再吱声,但显然还不服气过来一把提起

箱子,显摆似的举过头顶才放进一辆保时捷的后备箱里,能看出来他也是练家子。

“谢谢!我弟没坏心。”这边女孩向着陈阳歉意解释,陈阳沉默的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真的不生气,只是从他们身上想起自己那个火爆的婷姐,婷姐要是有眼前女孩这么贤淑多好。

“姐快上车,走了!”青年在车内大声催促,生怕两人多说几句。

女孩上车,保时捷便轰的一声飞驰而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