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ee9a832de7c4638b047c5c2e4deb0a5,time=161178031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69298977/46929913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1L3&nid=378533409&purl=%2Fr%2Fl%2Fv.jsp%3Fnid%3D378533409%26bid%3D469298977&page=1&vt=2,signature=a1cd576ea5cc5314aa1fd6fff4df791917ffcf98
isshowflow:1,,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你不是要洞房?

季海棠正要反驳,倏然想起适才他红透脸的样子,起身戏谑一笑:“我虽疯了点,但不疯的时候和寻常女人一样,相公你可别嫌弃我。我嫁来之前,娘亲都告诉我了,洞房花烛要先帮相公脱衣裳,暖床,再……”

话还未说完,沈慕祁听得脸发烧,一裹衣裳:“你、你别动,衣裳我自己脱!”

“那怎么成,娘亲说了,必须要伺候相公脱衣裳。”季海棠朝他单薄的衣裳伸出小魔爪,后者触电似的后退大半步,手忙脚乱的地脱了衣裳,爬上床:“我不想洞房了,谁要和疯子洞房,睡觉!”

他说洞房便洞房,不洞便不洞?季海棠冷笑连连,一个饿狼扑食,压到沈慕祁身上,恶狠狠道:“不是要洞房?怂什么,来,亲一个。”

沈慕祁嗷一声要坐起来,但身上的“肉饼”太重,他被压的得死死的,气势上也输了半截:“你这个疯女人,成何体统!快给我下去。!”

“不下!”

沈慕祁气急,扯着她的手臂,狠狠咬上一口:“下去!”

季海棠肉厚,他又没多大力气,被咬了也不觉多疼,反笑道:“你咬吧,咬了就是要和我洞房。”

吓得沈慕祁急忙松口,连声呸呸:“谁要和你洞房了,没有自知之明的疯子,快给我下去!否则……否则三天后我就不陪你回门!”

女子嫁人三天后要带着丈夫相公回门,乃千百年的传统,若丈夫相公不陪,那

说明这女人不受丈夫相公疼爱,娘家人也要低看的。

提起季家,季海棠立马想到张氏那恶心的嘴脸,也不闹了,冷哼一声:“谁要回门,”翻身躺下,瞥他一眼,“你说的不洞房,以后都不准提这事儿!”

“傻子才和你洞房,你做梦都别想!”

季海棠乐了:“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一夜无话。

“季海棠你个懒婆娘,以为嫁人了就不用干活吗,快给我出来!”聒噪的声音伴随柳氏的哭声贯入耳中,季海棠不耐的拉过被子蒙起头。

“你聋了还是瘫死在床上了,还不起来,等着老娘去请你呐?”张氏瞧见哭哭啼啼的柳氏就心烦,冷喝声,“去把季海棠给老娘拽出来,小寡妇家,老娘不屑进去。”

单薄的被子挡不住刺耳的声音,季海棠不耐的地翻了个身,扯下被子,蹬着鞋蹭蹭的地推开门:“大清早的叫魂儿啊叫。!”

张氏双手叉腰,一双三角眼写满不快,劈手指着季海棠:“你个贱蹄子怎么和奶奶说话呢,不怕天打雷劈死你?”

季海棠掏了掏耳朵:“天打雷劈死我都比在这儿听你嚎丧好。”没准她被劈中,就回现代了。

张氏嗷一声,脱鞋就要上前揍人。田氏看她这架势也不敢拦,只小声提醒:“娘,她还得回去干活呢。”

张氏一鞋底子抽在田氏胳膊上,眉毛一竖:“显着你了?”穿上鞋,看向季海棠,“别以为嫁人就

不用回家干活了是,只要你还姓季,你就得回家干活!”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到沈家,就是沈家的人了,回去干活,没门儿!”季海棠收了视线,潇洒转身。

沈慕祁听见她自称沈家人时,眼底掠过一抹嫌弃。

张氏瞧见她转身,忙将站在家门口的赵氏掐着拽过来:“你个没用的婆娘,好吃懒做的劲儿和你那闺女一样,去把那赔钱货叫回来干活!”

季海棠脚步一顿,张氏找来了原主的娘?转身一看,还真是。赵氏唯唯诺诺的被掐着,便宜爹季峰站在那满脸纠结。

赵氏只得受着,看了眼新婚的女儿,小声道:“娘,海棠新婚,一大早哪有力气干活……”

张氏在她胳膊上一拧,脱下鞋就打:“你个没用的东西,还敢替你那赔钱的闺女求情,那么多活,她不干你干啊?老四怎么就娶了你回来了!”

季海棠眉头一皱,这张氏也忒过分了。

季峰也不敢拦着亲娘,只抱着张氏自己挡下鞋底,半个字也蹦不出来。

这一对包子爹娘……季海棠看得心烦,倏然想到什么,疯了似的冲到门口,暴打张氏:“你个死老太婆,阎王要你去报道了,还不赶紧收拾赶路去?”原主是疯子,疯子打人不犯法。

“哎呦!这疯子!”张氏哪儿是季海棠的对手,禁不住两下就躲到田氏身后。田氏一阵叫唤,百姓看得哄笑。

“季老婆子还敢打疯子娘,这疯

子能打死她。”

“哈哈哈,恶人自有恶人磨,张氏也算得报应了。”

“这疯子还知道护着爹娘了。”

张氏泼辣惯了,当众被小辈打,脸上咋能挂得住,从田氏身后钻出脑袋:“你个丧门星,专门克我们季家的吧,弄丢你妹妹就算了,还想打死我这老太婆啊。”

“打死你?脏了我的手。”季海棠也打累了,冷哼一声,拎起便宜爹娘回了院子,见张氏要跟上来,甩手关了门。

张氏吃了个闭门羹,听百姓大笑,羞愤交加:“笑啥笑?都没事干了在这笑话别人家?滚,都给我滚。”

村民可不像季家人,没人听她的。有人想起季海棠头上的伤疤,啧啧道:“我刚才看见那季疯子脑门儿上的伤,怕就是这张氏打的,亲孙女也这么下狠手,可真舍得。”

“除了她自己,她打谁下不去手?”

“唉,为了银子嫁疯孙女,正常人谁能干出这事儿啊。?”

张氏越听越气,人没找回来,还惹了一身骚。一时找不到人泄气,拍了田氏一巴掌:“还傻站着干啥,那赔钱货不干活,你给老娘干活去!”

田氏挨打挨的委屈,心里狠狠瞪了张氏一眼,却也不敢吱声,低头朝家走去。

外面声音消了,赵氏才敢委委屈屈的哭出声,哭声压抑着,听得让人心烦。季海棠正要阻止,又听见一道哭声。

柳氏攥着手绢,如受惊的野兽,惶恐不安,小声抽泣:“亲家,亲

家母,你们还好吧?”适才她很害怕张氏会冲进来,那凶神恶煞的样儿,也太吓人了。

季峰难为情,叹了口气。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