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c03105cdc974a2ba8bb002b39b6c7a4,time=160690198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76303614/47630362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2L21L2&nid=389301356&purl=%2Fr%2Fl%2Fv.jsp%3Fnid%3D389301356%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6303614&page=1&vt=2,signature=1abf614aa7e7325ea2dbed7b8811c7b6eb767c8b
isshowflow:1,,
家养小权臣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家养小权臣
花谢
第1章 穿书

夜深人静。

米娴坐在电脑前看刚刚收到的邮件。她的工作是一名网站的编辑,这是她负责的一个叫阿修的作者新开的文,叫《权臣当道》,讲的是一个倍受欺凌的少年,一步步成为一代权臣的故事。虽然小说里男主角的性格阴暗狠毒了些,但因为故事情节十分紧凑,总体来说还是十分吸引人。

看完邮件,她还是回复了阿修,建议适当地修改一下男主的人设。然后才关了电脑上床睡觉。

“妹妹,起来吃早饭啦!”

稚嫩温软的声音在米娴的耳边响起。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张十来岁的陌生面孔。

那少年穿着件破烂的粗布衣,头发凌乱地束了起来,脸上还带着一丝担忧。

米娴错愕地睁大了眼睛,她抬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竟然是间茅草房!再一低头,她竟然发现了一件更加震惊的事情——她的手竟然变小了!不不不,她浑身上下摸了摸,确切的说,是整个人都变小了!

“爹,不好了!妹妹不好了!”少年焦急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冲着屋外大喊道。

阳保山放下手中的水桶便冲了进来,他嗓门大,见到女儿醒了,过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大大咧咧地笑道:“别乱喊,咱们一娴好着呢!”

米娴看着进来了陌生男子,他身材高大,面色黝黑,同样穿了件破烂的粗布衣。她不由用力掐了掐自己,她在想是不是昨晚看小说看得

太晚了,所以这会儿还在做梦,可腰部传来的疼痛感告诉她,这是真的。

“一娴,来,起来吃饭,等会儿爹带你们去县里逛逛!”阳保山放低了声音说道。他是个粗汉子,可对面前这一对儿女却是细心得很。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亲人。米娴根本就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碍于她的职业,她是个脑洞大开的人,隐约知道自己应该是穿越了。对,一觉醒来就穿成了九岁的小姑娘。

她这个哥哥阳一山似乎没有正常的少年那么机灵,见妹妹下床了,立马傻呵呵地挠了挠脑袋。

早饭摆在正屋里,一张缺了角的桌子,用几块石头垫了起来。桌上放在三碗不见米粒的粥,还有一盘叫不出菜名的野菜。

“等会儿去县里卖了野兔,爹带你们去吃肉包子!”阳保山的语气里充满了愧疚。桃山村是个十分贫瘠的村子,几乎人人吃不饱穿不暖,说起来,他凭着打猎的手艺好歹能偶尔吃顿饱的。

吃完早饭,米娴跟着阳保山父子出门。她现在脑袋里还有点迷糊,想着出去走走,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契机。

应该是刚刚下了一场雨,村子里都是泥泞路,阳保山背了大背篓,将野兔放了进去,然后一手抱着米娴,一手牵着阳一山。

陌生的气息包围着米娴,她有些不适应,却又有点感动。她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车祸去世了,她一直在舅舅家长大,不过

跟舅舅的感情并不亲厚。此刻,她竟隐隐觉得满足。

“保山,你这是进城呀?”

对面扛着锄头的大爷打招呼道,语气里带着羡慕。

阳保山笑着点点头。

身后是一群下地干活的人,大家小声地议论着。米娴仔细听了听,无非就是夸她爹能干来着。

“对了,昨儿下了场雨,听说那野猴子的茅草房都倒了,小家伙淋了整晚的雨!”

“作孽哟,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

“有什么法子,村里冻死饿死的人还少吗………”

“………”

身后的议论渐渐远了,米娴却是惊呆了。

野猴子?阳保山?!

电石火花间,她终于明白过来,她这是穿书了。就是昨晚看的那本《权臣当道》。书里的阳一娴和眼前这对父子一样,都是可怜的小配角。

不过,这会儿主角比她更可怜。就是她们口中的“野猴子”,现在才十一岁,无父无母地生活在桃山村。

小说里,野猴子的本名叫秦稳,四岁那年被桃山村的里正杨大树从河里捡回来的,起初住在里正家。在秦稳六岁那年,一直无子的里正夫人生了个儿子,之后便将他送到县里武官去了。县城的武官并不是真正的武官,说白了就是养不起孩子送过去打杂罢了。四年后武官倒闭,十岁的秦稳回了桃山村,独自住在村头靠山处的茅草屋里,受尽村民欺负,个性阴沉,十五岁那年被征去徭役。四年后成为大

将军,最后权倾天下,为人残暴冷血。

回想起这些,米娴的心情陡然沉重起来。因为秦稳在桃山村受尽欺凌,以至于后来村里发生瘟疫,他竟下令将全村人活活烧死。

想到这里,她顿时觉得头疼。

阳保山以为是自己抱得太紧了,女儿不舒服,故稍微放松了手劲,一边还低声说道:“是不是刚刚没吃饱?”唉,桃山村倒是靠了一片大山,村里除了他原本还有一个猎户,前两年进深山被群狼咬得面目全非。就算为了一对儿女,他也不敢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所以平时都在外面猎猎野兔,偶尔揭不开锅了才去深山里走一趟。

“我想走路。”米娴答非所问,她骨子里毕竟是个成年人了,一直被抱着,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阳保山皱眉看着地上的泥泞,最终还是将她放了下来。

好不容易走到了村口,她的旧布鞋上已经全是泥巴了。

“把脚上的泥巴跺一跺,咱们去坐牛车!”阳保山说着,一边冲着前面的牛车招招手。

村里只有里正家有一辆牛车,平日里接送大伙进城,一个大人收两文钱,小孩子收一文钱。阳保山给了里正杨大树四文钱,然后将一对儿女抱上了车。牛车上已经坐了几个人了。其中有个看起来胖胖的大嫂,见到他们眼睛就亮了起来。

“阳大哥,你这又是进城卖野味啊?”大嫂故意柔声说道,一边还将胖胖的身躯往他这

边挪了一点。

阳保山似乎不太愿意搭理她,但还是点了点头。

米娴,现在应该叫阳一娴了,她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人应该就是原著里阳保山后来的续弦王阿翠。作为配角,小说里并没有细说,只是说她使了手段嫁给了阳保山,后来更是将娘家侄女王秀枝嫁给了阳一山。后来才知道,王秀枝嫁人时就怀了孩子。

想到这里,阳一娴故意往她前面挪了一下,正好挡住了她的视线。

见状,王阿翠虽是不满,却也不好说什么。

牛车一路颠簸,好不容易到了县城,阳保山跳下车,背起背篓,将两个孩子抱了下来,也不理会王阿翠,径直与赶车的里正道了声谢,并约好回程的时间便转身走了。

“爹——”阳一娴第一次喊他,还有点不适应,随即说道,“你是不是不喜欢王婶?我也不喜欢。”

王阿翠早年嫁过人,不过那汉子遇上饥荒饿死了,只留下一个儿子,如今一直带着儿子过活。

阳保山没想到女儿会说这种话,他笑着摇了摇头。

每次进城都是将野味送到城里的一家小酒楼,这次也不例外。将东西送到酒楼后门,拿了钱便带着阳一娴和阳一山去买包子。一文钱一个包子,一共买了五个包子,阳保山只吃了一个,剩下的都留给他们。他想着还余下一些钱,正好去买一袋白面。

今天以前,阳一娴还看不上包子,只是眼下,这包子也不是天

天吃得起的。她拿着咬了一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将另一个收了起来。

回程的时候,那袋白面在牛车上果然引起了轰动。要知道,村里人一般过年才吃一顿白面,平日里都是掺糠的糙米。尤其是王阿翠,看向阳保山的目光更热切了。她想到自己的男人,是被生生饿死的,而儿子也饿得皮包骨头,别看她胖着,那是遗传,她哪天晚上不是饿得睡不着觉。村里人都说,阳保山出息,会打猎,天天吃肉吃白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二嫁给阳保山就成了她唯一的盼头了。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了。阳一娴犹豫地往村东头看去,索性趁着阳保山做饭的功夫,拉着阳一山往那边跑去。

“妹妹——”阳一山边跑边喘气地说道,“你要去哪儿?”

阳一娴已经知道她这个哥哥脑袋不太灵光,说白了就是轻微的弱智,但是对唯一的妹妹却特别好。想了想,她实话说道:“我想去看看秦——”话到舌尖,她又改了口,“野猴子,听说他很可怜的。”

秦稳在桃山村受尽欺凌,以至后来对全村人的性命视而不见。如果他从小就受到了别人的关心和温暖,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狠绝无情呢?前提是她得去看看他的本性坏不坏。

阳一山也听过秦稳这个人,他素来喜欢妹妹,自然是听她的。

村东头正好靠山,不远处孤零零地立着一座茅草屋。因为昨天的一场

大雨,屋子塌了一半,而屋顶上正趴着一个瘦弱的少年——他正在修屋子。

“妹妹,他怎么跑到屋顶去了?”阳一山出声问道。

突然其来的声音引起了秦稳的注意力,他扭头看去,竟是阳猎户家的一对儿女。

在阳一娴眼里,那背对着他们的少年,浑身湿透了,此刻慢慢地回过头来,微黑的面孔上没有什么神采,唯独一双眼睛晶莹透亮。

“吱——”

断裂声响起,只见少年突然从屋顶直直地落了下来。

完了,本来是来送关心和温暖的,结果弄巧成拙了。阳一娴悲摧地想道。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