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1d2de311ff0b463f951ffec7515f1f11,time=160713683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76490397/47649040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B6L21L3&nid=41043695&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43695%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6490397&page=1&vt=2,signature=94ca8c0ecb4ce95bafdba41bc5c71744575cbb3a
isshowflow:1,,
傅先生他又被拒婚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不敢跑

再没见过比他还霸道的人了。

姜洛被吻的气喘吁吁,被冻的冰冷鼻尖擦过他薄唇,他惩罚性的一口咬下来,又立马移开。

她被咬的一痛,鼻尖热乎乎的,眼圈立马噙了泪,“傅厉珩!”

他太过分了!

男人大半个身体靠着她,黑眸幽深,危险一眯,喉结微动,笔挺冷厉的脸出现半分愠色。

“小东西,胆子挺肥?”

他声音低沉,又哑又黯,薄唇紧紧抿着,极力克制着火气,“联谊?”

这场景,好像丈夫逮住出轨的妻子。

太……

让人心虚了。

姜洛不敢看他,眼神瞟向别处,白皙染着粉的脸蛋儿,跟蔷薇花瓣似的,娇艳动人。

她嘟囔,“你又没说不可以。”

一周前,姜洛在急诊室值夜班,当时来了个神秘急诊病人。她赶紧和师父处理,等处理完,她被人莫名其妙带走。

就是这个男人,又莫名其妙告诉她。

从今以后,她是他傅厉珩的人。

开什么玩笑!

姜洛当时就认定了,这男人一定是脑子有病!才会自恋加变态!

但没想到,他竟然是A国谁也不敢惹的太子爷……

她惹不起,也躲不起。

她甚至不知道傅厉珩这行为代表了什么。

但她知道,他此时此刻,一定是又犯病了。

“呵”

头顶传来一声冷笑,姜洛抬眼,眼底多了几分怒意,她手从他大手里挣开,低声嘀咕,“笑什么笑。”

混蛋一个。

下一秒,她下巴被他攫住,硬生生抬了起来,

她被迫看向他。

两人距离太近。

小女人眸子最漂亮,跟星辰似的,那张脸灵动的很。

他那双眼盯着她,手指攫住她的下巴,声线沉沉的,有点生气,极为不高兴,“姜洛,你高估了我的忍耐限度。”

高估个屁!

姜洛压根就没想过要反抗。

她哪儿敌得过这位爷啊?

她偏过脑袋,任由他手来回,眼底噙着的泪,最终还是落了下来,滑落脸颊,惹人怜爱的慌。

傅厉珩低咒一声,实在看不惯她落泪。

手拿了出来,擦了她泪花。

强有力手臂箍着她腰肢,腿抵着墙,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坐着。

她倒是十分顺从,纤瘦身体缩在暖和大衣里,脑袋低垂。

一副任由人处置的模样。

傅厉珩锐眸一缓,语气却依旧刻板严肃,“知错了?”

知错?

姜洛抬眼,将计就计。

鹿眼水蒙蒙的,小嘴委屈撇着,眼看又要哭了,他揉了揉眉心,一把将她摁在怀里。

她脸蛋摁在他胸膛。

硬邦邦的。

好硌人。

她小小一团,看起来太瘦了。

姜洛想,她应该顺坡往下,为了日子好过一点,扯点谎也行,她小手攥着他衣角,哽咽的,“我没有和男生玩……”

人家很乖的好不好!

被这么一训斥,十分委屈!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来,傅厉珩面色寡冷,心头浮躁,钳住她的手臂更紧了些,“不准在别人面前跳舞!”

只有他可以!

那妖精样儿,只有他能看!

姜洛:“……”

这还不行,他又冷道,“也不准对别人笑!”

姜洛想反击,他黑眸冷厉,沉声反问:“不能做到?”

哪儿能。

他的命令就是圣旨。

姜洛支支吾吾,低头咬唇,“能。”

她红着脸,“傅厉珩,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凶?”

傅厉珩一愣。

她顿了顿,“凶巴巴的样子,好像一只老虎,我很害怕……”

“……”

他差点气笑。

现在知道怕了?

她的眼泪让他气浮气躁,他粗暴攫住她下巴,又吻了两下,怕她难过,把她放了下来,“去洗澡。”

洗澡?

姜洛扫了一眼,才看到这办公室里面一扇门半开。

倾斜出暖黄灯光。

大概就是休息室?

她大衣松松垮垮的,这屋子里暖气足,有点儿冒热汗了,脸蛋更粉了。

他皱眉,看不得她这勾人模样。眸光里夹着火光,粗暴冷斥,“还不去?”

姜洛如同得了赦令,赶紧麻溜滚了进去。

这男人,他要干啥?

——

舒坦泡了个澡的姜洛没找到换洗衣服,拿了一件宽大男士衬衣,这衣服格外合身,像是裙子。

非常好看。

她溜进了被窝,鹅绒被暖和的不行。

这大冬天的,在外边坐了几个小时,屁股都快冻成冰坨坨了。

昏暗灯光映照下来,她想,明儿该怎么和医院同事解释?告诉他们,自个儿给护卫队队长处理伤口,处理了一晚上?

这……

也忒不像话了点吧?

越想越睡不着。

睡不着就越清醒。

此时此刻,她躺的是傅厉

珩的床。

原本厚重睡意,像衣服上抖落的灰尘,溜的无影无踪。

姜洛干脆用被子蒙着脑袋,用意念开始催眠:我要睡觉,我要睡觉……

“吱……”

外间响起椅子往后滑动声音,姜洛身子一僵。他该不会……工作完了吧?

果然,她的猜想很快被验证成了现实。

因为几秒钟后,房门再次被打开。

傅厉珩脚步声十分轻缓,半点儿不像他的作风。

姜洛闭着眼,假装已经睡着。虽然她像是被他圈养的金丝雀,但此时,她更希望可以自我麻痹。

脑袋上的被子拉扯开。

空气新鲜了不少。

下一秒,姜洛耳垂落下一个湿漉漉的,温热的吻。

“……”

这个臭男人,竟然偷亲她!

姜洛紧绷着身子,没做声,男人似乎也没察觉她异样。很快,浴室响起了“哗啦啦”水声。

要跑吗?

姜洛知道,跑是没用的。

一周前她试图反抗,被他很过分惩罚。

在她哭着乞求下,他才没有碰她。

所以……

她要乖,要配合。

因为这男人,吃软不吃硬。

姜洛还在琢磨,浴室门开了,浴室灯也“啪”地关了。

他要来了吗……

姜洛心肝儿一颤。

没等她再多想,被子被掀开,男人巨大的身子挤了进来。

好冷!

他才洗了澡,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味道,更过分的是,他竟然没穿衣服!

姜洛正愣神,他大手已经揽了过来,把她一把搂入了怀中。

又觉得不够,他干脆拎着她,翻了个面

小胳膊小腿的。

整个人都挨着他。

姜洛耳根一烫。鼻尖全是他的气息萦绕。

她不自然动了动。

这……怎么都不太习惯啊。

然后听到男人吞咽的声音,他冷斥,“老实点!”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