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8d2d508afb2849aba6a5d87b790b9f01,time=1614228629,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76490397/476490406.htm,signature=2f0a71b7a434ffc0e98a034425f94273b8a44c31
isshowflow:1,,
傅先生他又被拒婚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八章 她要走!

齐明珠被扇了巴掌,一时傻了眼,从来没有人敢扇她,还是在这种场合!

这个女人真是太大胆子了!

姜洛往后退了一步,拎着裙摆,脸色颇为苍白,却没半点惧怕。

“齐小姐,如果你真是傅厉珩的未婚妻,就应该对他严加管教,让他不要在外沾花惹草。”

她身子纤瘦,眉眼却是冷的,“你要是想讨回这礼服,我现在立马就还给你。”

这衣服,她不要了。

心里不知为何涌出委屈,她手狠狠一扯,将裙摆撕裂,从腰肢处撕裂开来,裙摆没了样子,被她撕成了破布。

齐明珠咬牙切齿,捂着印着手指的脸蛋,还想上前教训,“你这贱人!”

一件大衣猛地盖在姜洛肩头,紧接着,清朗笑声从身后传了过来。

“齐小姐,不至于为了一件衣服这么咄咄逼人吧?”

齐明珠一愣,明明被扇的是她,竟然还有人帮这个女人说话!

“大……大哥。”

姜洛侧过头,嗅到了大衣上的烟草味。她抬眸看过去,看到站在身旁的男人。

他眉眼和傅厉珩有几分相似,不过五官更柔和,一双眼笑眯眯的,没什么攻击力。

这是……

谁?

她立在一旁,没吭声。

这男人举止优雅,叫了佣人过来,“怎么照顾客人的?带这位小姐下去换衣服。”

“可是……”

齐明珠捂着被扇巴掌的脸,脸上怒意未消。

那男人嘴角勾笑,风轻云淡,“齐小姐,来这的,都是老二的客人,

你确定要闹事?”

这话比任何威胁都有用。

齐明珠忍着一口恶气,狠狠瞪了姜洛一眼,竟也没敢来找麻烦。

这几个佣人不是房里的,况且今儿姜洛回来,一直在卧室,其他佣人也没机会见着。

他们不认识姜洛。

看见姜洛裙子破烂的样子,佣人们惊呼了几声,挽着她去了客房。姜洛转头看向那含笑的男人。

他也看了过来。

眉眼如星辰,定定看着她。

姜洛眉头微蹙。

他为什么要帮她?

不知道她是故意激怒那位齐明珠么?

只有激怒了这位未婚妻,让傅厉珩生气,他才会把她这位不名正言顺的女人赶出去。

以后,再也不会有牵扯了。

她被带去客房,佣人找了衣服来,她好奇询问,“刚才……那位是谁?”

她身上还披着他的大衣。

佣人伺候着,老老实实回答,“是傅队长的哥哥,傅渊博。也是傅家大公子。”

傅家大公子?

怎么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她还以为,傅家就傅厉珩一个。

她咬了咬唇,看着面前一堆衣服,也不知是为哪个女人买的,她想了想,心里头怪不是滋味的。

“把你们的制服给我吧,我不想穿礼服了。”

她一脸真挚,佣人们也没起疑,害怕再引这位生气,果然按照吩咐,去拿了其他衣服。

不过也不是佣人制服。

“这是新的衬衣和牛仔裤。”

佣人笑道:“小姐不嫌弃的话,可以暂时穿穿。”

这时候了,哪儿能嫌弃?

姜洛

挥了挥手,把他们赶了出去,自个儿换了身衣服。

出去时,她穿了棉衣,把帽子和围巾戴上,遮住了大半张脸。好在,没人发现。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姜洛一股做气,溜到了后花园,这儿倒是没什么人,又正对她房间窗口。

她观察一下午了。

这地方,翻墙容易的很。

她做了个预热活动,蹦了几下后,跳上墙,爬着翻了出去。

天太冷了。

大雪纷飞,姜洛跑了好久,终于看到电话亭,手冻僵了,她哆嗦着给师父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师父接了:“洛洛? ”

明明是用的公用电话,师父却能第一感应到她的存在,姜洛要哭出来了,“师父,你在哪儿?来接我好不好?”

师父要了地址,她也不知道这是哪儿,他干脆让她在那儿等着。

姜洛不敢走,蹲在电话亭里面,外边风雪越来越大,亭子被覆盖了厚厚一层雪。

她忍不住想,这个时候,傅厉珩在干什么?

和他的未婚妻解释?

还是继续游走在其他女人之间?

他这么过分,这么渣。

为什么她心里还有点不舒服?

难道离开他,不是最好的选择?

她靠着电话亭取暖,周遭有嘈杂声音,但她没在意。

意识迷迷糊糊中,她看到了车灯闪烁,心下一喜,紧接着,车上下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身材颀长。

姜洛惊呼:“师父!”

卫硕看了过来,无奈揉了揉眉心,无框眼镜上被雪

花覆盖,他眉头一蹙,过来开了电话亭门。

“怎么回事?”

说好去联谊,结果出现在荒郊野外。

姜洛缩了缩脖子,想站起来,发觉腿已经酸了,又冷又饿,她揉了揉鼻尖,“师父,我想回家。”

委屈,太委屈了。

这么多年,也只有师父,愿意在第一时间伸出援手。

卫硕叹了声,拉开了车门,“上车。”

他上了驾驶位,打开了暖气,“我还在做手术,你电话打来,我让邱医生帮忙了。”

这……

耽误了正事。

姜洛心里头是不太痛快。

她攥着衣角,嗓子疼的很,“师父,对不起……”

如果不是出了这种事情,她也不会叫上师父。卫硕不高兴了,“瞎说什么胡话?我是你老妈师弟,照顾你是应该的。”

他换了个方向,把车开往山下。

“这地方还真不好找,我查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这电话亭位置。”

姜洛靠着窗户,侧头盯着街道。

风雪太大,雨刷器不停刮着窗户。

山道上没什么人。

没走一会儿,车停了,姜洛正好奇,偏头一看,山路口上两排军用车,带头的一辆……

是那个男人的车!

他的车怎么会在这?!

姜洛估摸了一下,从她溜出别墅到这会儿,差不多有两个小时。那男人在这儿,不会是在堵她?!

卫硕自然是被拦截了,旁边护卫队队员敲了敲车窗,姜洛吓的赶紧用围巾蒙着脑袋,放下椅子,侧躺下去。

身上,盖着卫硕的大衣

车窗摇了下去,风雪灌了进来,卫硕配合询问,还拿出了工作证,就在这时,旁边士兵喊了声:“少将!”

姜洛心肝儿一颤。

是他吗?

他来逮她了?!

姜洛吓的不敢动弹,也听不到卫硕和他说了什么,最后,只听到那男人淡漠的声音,“行,卫教授,注意安全。”

车窗再次摇了上去。

车子慢慢驶出去,姜洛缓缓从椅子上坐起来,朝后边方向看去。

被冰雪覆盖的车窗,只能模糊看见那男人的身影。

他矗立在山口,一动不动。

她艰难张嘴,“师父,你们说了什么?”

卫硕专心开车,“我说来接一个病人。需要马上去医院治疗。”

“……”

姜洛才不信这说辞,她脑袋昏沉,靠着椅子,没一会儿睡着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