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d5b07e80caaf42f4a26e81761204d6af,time=161146637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76490397/476490408.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B6L2L51L12&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76490397&page=1&vt=2,signature=c5cadd911901afc03cbb6d9ec1524a4beb8586d9
isshowflow:1,,
傅先生他又被拒婚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十章只有你

“……”

男人阴沉着脸,力气却忒大,攥着她手没放手意思,盯了她半晌,眉梢往上一挑,眼底蓦地闪过一丝笑意。

姜洛还觉得莫名其妙,他已经松开了她:“去忙吧。”

这是放过她了?

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姜洛跟看神经病似的,瞪了他一眼,拎着药箱,裹着大衣棉帽,继续往村子里走。

这一忙活,到了凌晨才结束。

她负责片区救援基本搞定,伤情重的简单处理,紧急送往医院,伤情轻的已经包扎完毕。

牧民们围着火堆发呆,偷摸着眼泪,这一次雪灾,死了不少牲畜。月市挨着的柳市也受了重创。

死亡人数超百人。

这已经是近两年比较严重的自然灾害了。

姜洛挨着他们坐,吃着救灾送来的泡面。这地儿海拔高,水不易烧开,泡面煮不了多软,冷风一吹又凉了。

她实在饿了。

囫囵吃了一碗,混了个半饱,跟着大家安顿灾民。

等忙活完,再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

下雪天没有星星。

她一直听说,草原上的星星很动人,像是一幕星帘。可惜这一次没机会看到。

“姜医生,你先去休息吧,这儿有守夜队员,有情况会叫我们的。”

护士也忙完,指着那边的睡袋,“我用睡袋和他们挤挤,姜医生,你去帐篷里待着。”

帐篷并不是很够用,大家凑合着一起。

姜洛点了点头,拿着医药箱放去了帐篷,又想上卫生间,只得去

了临时搭建的简易茅房里。

这茅房之前是牛羊圈。

四面墙破败不堪,味道也怪难闻的,区别了男女。

姜洛打着手电筒,光扫了一下四周,在这儿解决小便,屁股都得冻成冰块。

这紧急情况下,也没有什么好讲究的了,她速战速决,麻溜解决完,受不了这令人窒息的味道,赶紧冲了出去。

一出去,就撞上了坚硬的胸膛。

她抬头,正要骂人,腰肢上多了道力量,把她整个人塞在大衣里抱起来,大步流星往临时帐篷走。

姜洛这下不叫了。

也不骂了。

牛羊圈难闻的味道远离,鼻尖全是这男人的汗味,血腥味。

她不反抗了,任由他抱着。

还不是反击的时候!

她被蒙着脸,看不见路也看不见他脸上表情,只听到他胸腔心脏跳动声音,紧接着,大布帘子一掀。

她被放了下来。

一下暖和了不少。

这帐篷是他用的,类似蒙古包,里边搭着火炉,驱散了寒气,她这一天跑跑跳跳,早冻得没什么感觉了。

看到火炉,也管不得自尊了。

赶紧凑上去,跟只猫儿似的蹲在旁边。

她偷偷瞟了他一眼,没问他把她带到这地儿是干什么的,反正问了他也不会给结果。

男人脱了大衣,随手丢在椅子上,拿了熬好的奶茶,给她倒了一碗。

她不敢喝,黑溜溜眼睛盯着火炉,半天转不过眼。

他拎着椅子过来,搁在她旁边,实心木大椅子,实在够壮观的,姜洛脑子里

一转,想也没想,下意识坐了上去。

正在脱鞋的男人动作一顿,冷冽眸子扫了她一眼,眯了眯,拎了另一把小椅子,坐下来,把粗重的腿抬在她身上。

医药箱丢在她旁边。

这是……干嘛呢?

姜洛脑子一僵,看到他面色如常,只是唇色有些白,这才注意到他裤腿湿漉漉的,搁在她腿上,让她白大褂也沾了血。

“你受伤了?!”

姜洛几乎是惊呼出声。

不过男人半眯眸子一睁,极具危险性看了她一眼,她一瞬闭了嘴,不知道自己激动个什么。

拿了剪刀,小心翼翼剪开临时包扎的绷带。

她眉头一蹙。

小腿处赫然有一个伤口。

他受伤了。

“傅厉珩……”

“闭嘴。”

他闭眸,薄薄眼皮上有浅浅扇形痕迹,语气却没往日严厉,“还剩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

是指待会儿,他还要出去?

姜洛赶紧站起来,把他腿搁在垫子上,两个椅子搭成了简易手术台,她把手电筒叼着,开始消毒,打麻药,给他处理伤口。

这要是伤到骨头,以后腿部落下残疾可不得了了。

但她又不敢开口询问,本来,她现在身份只是一个医生,不能获取这些核心机密。

她打起精神,全神贯注给他取子弹。

缝合伤口,包扎。

等全部时间完成,二十分钟刚好用完。

男人也睁开了黑眸。

他站起来,把那些绷带全都丢在了火炉子里,黑烟一瞬升起,姜洛拿了针管,正准备给他

打针。

外面传来脚步声。

他叩住她医药箱,一把拉扯过她,将她拽入怀里。

“唔……”

姜洛还没缓过神,被他摁着脑袋,一阵强吻,他粗重呼吸,夹杂着风雪味道,让她一时受不了。

帘子被掀开,风雪一下灌了进来。

“哈哈哈……”

笑声响起,门外挤进来五六个魁梧大汉,看到这情况,喊了两声,“队长,这可不是你的别苑啊!”

傅厉珩薄唇离开,幽深眸子扫了姜洛一眼,没什么情绪,却依旧将她抱在怀里。

“听说你一个人去了寒潭雪山?万一被那伙匪徒纠缠咋办?”

为首一个络腮胡子,个头魁梧,姜洛睨了一眼,觉得他应该和傅厉珩差不多高。

但一看……就让人害怕。

傅厉珩漫不经心捏着她的腰肢,只有她知道,刚才完了手术,他注意力有可能不集中。

而他把她带在这儿来。

极大可能是为了掩护。

为什么要用她?

应该是她找死,来这儿参加了救援。

她软软贴着他,小手握着他的大手,偷偷摸摸掐着虎口,下了狠劲儿,男人眉头一蹙。

“没遇到那伙,但得了不少线索。”

他沉声命令,“集整护卫队,追捕黑蜘蛛!”

这是要干什么?

姜洛听不懂,但也料到,傅厉珩是要对面前这几人隐瞒什么。那几人一听到这话,议论纷纷。

最终还是络腮胡下了决心,“我去追捕!一定斩断洛基左膀右臂!”

他们一行人出去制定计划。

一走。

姜洛抬头一看,才发现傅厉珩额头有汗落下,她下意识伸手去擦,被他一把握住。

她一愣。

火光映衬下,男人大大的手掌抱着她的,滚烫,却很有安全感。他脸也在发烫。

两人之间呼吸很近。

他猛地低头,一口咬着她的唇。

不过两秒松开。

她喊痛,他黑眸一定,沉声,“丫头,老子没别的女人,只有你!”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