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9dac28a6da0406986cdffb57f4e99a3,time=1606385083,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79948248/479948348.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5L2L8&nid=590002008&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200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9948248&page=1&vt=2,signature=715cb4dd4fb24f5c05800ebfcadfe3d7f3da06ef
isshowflow:1,,
宠妾为后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宠妾为后
平林漠漠烟如织
第一章

秦兰芝睁开眼睛, 定了定神, 怔怔看着覆在她身上的人。

俊眼修眉, 形容青涩, 亮晶晶的眼睛正专注地看着她......这是少年时的赵郁?

她有些迷惑了, 不理会赵郁, 脸偏到一边, 咬着手指苦苦思索着。

秦兰芝记得清清楚楚,那日要在大庆殿举行登基大典,她侍奉新帝起身前往大庆殿, 刚回到偏殿坐下,新帝的生母韩太后就派人来宣她过去。

在太后的永宁宫里,总管太监贺青和两个陌生太监制住她, 太后亲自灌下了那杯毒酒, 口中道:“皇帝下不了手,请求哀家帮他, 你就认命吧!”

随着毒酒滑下喉咙, 秦兰芝觉得喉咙火烧一般, 连吞咽都困难, 接下来五脏六腑刀搅一般剧痛, 然后她就疼得失去了知觉。

怎么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十七岁的赵郁?

是梦吧?

赵郁在上面忙了半日, 见秦兰芝毫无反应,顿时有些怄,动作就有些粗鲁。

秦兰芝终于清醒了——怎么可能有这么真实的梦!

她凝神看向赵郁。

赵郁见秦兰芝终于看自己了, 一双杏眼明媚清亮, 正看着自己,心里实在是喜欢,俯身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微喘道:“兰芝,这次舒服吧?我是不是很厉害?!”

他就知道自己长得俊俏,体力好,功夫又厉害,秦兰芝一向迷恋他得很!

秦兰芝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想起自己被灌下毒酒

活活疼死的时候,赵郁这厮正意气风发登基为帝,心中恨极,抬手闪电般扇了过去。

赵郁猝不及防,小白脸被扇得偏到了一边。

秦兰芝不待他反应过来,抬腿把赵郁给踹到了床下。

上辈子她温柔贤淑痴情痴意,陪着赵郁流放千里吃尽苦头,结果赵郁这厮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他在大庆殿意气风发登上皇位,她在后宫苦哈哈死于非命,那她干嘛还巴结赵郁!

秦兰芝的动作实在太快,饶是地下铺着厚厚的地毡,赵郁依旧摔得够呛。

他摸了摸自己热辣辣的左脸,一阵麻疼,意识到自己的脸被秦兰芝给扇肿了。

赵郁从来不是能吃亏的人,他“嗷”一声蹿了起来,扑到床上,与秦兰芝开始撕打。

丫鬟们在外面听到卧室里面的动静,都呆住了——这......这是在行房,还是在打架?

两个小丫鬟看向翡翠,等着她拿主意。

翡翠是秦兰芝从家里带来的大丫鬟,一向冷静自持,这会儿也有些慌了神。

她听着里面的撕打声,定了定神,道:“郡王和秦姨娘闹着玩呢,慌什么!”

王爷进京朝觐,如今不在福王府,王妃这个嫡母不管庶子的是非,端懿郡王的生母韩侧妃不是省油的灯,还是别去招惹的好,且等等看吧!

秦兰芝满腔悲愤,自是用尽全力;赵郁又不能真打自己的女人,招架而已,打得十分郁闷,两人倒也旗鼓相当。

撕打了半日

,秦兰芝蓦地发现她和赵郁都衣衫不整,一下子愣住了。

赵郁乘机跳到床尾,拉了乱糟糟的锦被遮住自己:“秦兰芝,你这女人发什么疯?干嘛打我!”

秦兰芝气喘吁吁跪在那里看着赵郁,赵郁身上只穿着白绫中衣,衣襟敞着,左脸上凸起了五指印,颈部、锁骨、腰间都被她拧得一块块红,赵郁脸上身上原本就白,就显得越发的凄惨。

她看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是无趣,伸手抢过赵郁身上的锦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缩成了一团。

赵郁看着裹成了一条大红蚕蛹的秦兰芝,想要报仇,却老虎吃天无处下口,最后只是悻悻地爬过去,隔着锦被在秦兰芝屁股上虚张声势地拍了一下,权作报仇。

他坐在那里,有些茫然,又有些奇怪:秦兰芝一向多温柔啊,今日是怎么了?

她那么爱我,今天怎么会突然动手?

难道是我太厉害了,她受不了了?

这样一想,赵郁不禁有些骄傲,便下了床,拿了衣物自顾自穿上。

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碰到肿起来的左脸,他不由自主“咝”了一声。

穿好衣服靴子,赵郁凑到秦兰芝的妆镜前看了看,见自己一向俊俏的脸凸起了五指印,方才那点飘飘然顿时一扫而空,心道:老子这么俊俏的脸,被秦兰芝这小娘们弄成这个熊样,今天没法子见人了!

他简直快要被秦兰芝活活气死了。

赵郁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秦兰芝

一眼,见她依旧用锦被把自己裹成一个球,就隔着被子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又找了个帷帽戴上,这才出去了。

他的脸现在这么精彩,让那些丫鬟小厮看到,万一谁去他娘那里乱嚼舌头,秦兰芝就惨了!

听到明间门“咣当”了一声,秦兰芝知道赵郁离开了,这才裹着锦被坐了起来。

想到八年后的赵郁,秦兰芝背脊上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粘腻潮湿,很是难受。

她以良妾的身份初进福王府时,赵郁还是十六岁的端懿郡王,福王的次子,一个爱笑爱笑性格佻脱的少年。

秦兰芝知道赵郁接下来的路。

一年后,赵郁因为母舅京兆尹韩载卷入宫廷巫蛊案,最终被流放边疆,在边疆苦捱了三年,那时候只有她陪在他身边。

从流放地归来,所有阻挡赵郁的人都开始一个个被他踩在脚底下。

福王妃、福王世子、梁淑妃、武丞相、大周朝的文官集团......

他一直往上走,坚定地往上走,变得深沉内敛心思诡谲,她再也看不透。

而他也没打算让她看透。

对他来说,秦兰芝的存在价值就是陪他睡觉。

想到八年后那个冷漠的新帝,秦兰芝终于感到了后怕。

她机械地拉起锦被,再次包裹住自己,谋划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秦兰芝一向有自知之明,她不是懂得权谋的聪明人,得好好想一想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不再重蹈前世覆辙。

做出决定

之后,秦兰芝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个问题忽然浮上脑海——她不过是赵郁的侍妾,虽然一直跟着赵郁,却也未曾做过出格的事,再加上出身低微又无子,即使赵郁册封后宫,她也不过是一个低位妃嫔。

赵郁若是厌恶她,关入冷宫就是,为何要韩太后亲自动手毒死她?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