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b7fd06582774809bc939c2aee8f1705,time=160637363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79948248/479948349.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5L21L3&nid=590002008&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200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79948248&page=1&vt=2,signature=29083a87db4358c2fada39b36d043ee7b39059ab
isshowflow:1,,
宠妾为后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赵郁出了蔷薇阁, 匆匆去了外书房。

在书案后的圈椅上坐下后, 他这才取下了帷帽, 放在了书案上, 修长的手指在黄花梨木书案上敲了两下, 发出“笃笃”的声音。

小厮知书忙走了进来:“郡王!”

他一进来就看到了赵郁脸上的指印, 顿时吓了一跳:“郡王, 您的脸——”

知书有些气急败坏:“郡王,您的脸这是被哪个胆大包天的给打了?”

要知道,郡王最在乎的就是他这张脸了!

赵郁讪讪道:“快把匣子里的薄荷膏拿过来, 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又道:“这件事不要说出去,尤其是我娘那里!”

知书眼珠子一转,笑着道:“小的哪敢呢!”

他拿了薄荷膏递给赵郁, 口中道:“郡王, 庆嘉长公主府的三公子下了个帖子,约您下午去运河游船, 听说胡巡盐的五公子也在, 还请了倚红楼的头牌林娇儿和烟雨阁的头牌李锦锦递酒弹唱, 热闹得很!”

本朝大运河开通之后, 位于南北之间的宛州城成为运河航道的大码头, 船只汇聚, 漕运发达,经济繁盛,商业兴旺, 店铺林立, 街市繁华,成为大周中部的名城。

宛州城不但聚集了无数巨贾豪商帮闲掮客名妓名优,就连无数的高门公子富贵王孙也往来期间,寻找各种机会,进行种种谋划,其中就包括端懿郡王的两位损友——庆嘉长公主的三儿

子白佳宁和胡巡盐的五公子胡灵。

赵郁右手支颐,左手拿了一本书随手翻开:“我这样子怎么见人?你写个帖子替我回了吧,就说我临时有事,改日得空请他们喝酒!”

白佳宁和胡灵是赵郁的好朋友,他原该陪着的,只是今日他这张脸实在是没法见人,只得先推掉了。

知书答了声“是”,出去写了个帖子,派人送到白佳宁居住的运河别业,自己却叫了小厮询问了一番,然后悄悄去了韩侧妃住的海棠院。

知书的娘是韩侧妃的陪房张妈妈,知书是韩侧妃特地挑选出来派到端懿郡王身边的。

郡王被房里小妾给打了,这可不是小事,若是他瞒了此事不报,万一被韩侧妃知道,他被打死都有可能!

秦兰芝依旧坐在床上想心事。

翡翠走了进来,轻轻道:“姨娘,郡王已经离开了,您要不要起来梳洗?”

秦兰芝闷闷道:“我要洗澡,你让大厨房送些热水过来吧!”

翡翠迟疑了一下,有些为难:“姨娘,大厨房那些媳妇婆子......”

秦兰芝思索片刻,这才记起如今赵郁才十七岁,虽然已经被福王向朝廷请封为端懿郡王,却还没有开府另居,不过是福王府一个庶子,而她不过是庶子不上台面的小妾,大厨房那些婆子媳妇个个都长着一双富贵眼,哪里会把她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秦兰芝闷闷道:“拿些碎银子赏她们好了!”

她的体己

自己收着,月例都是翡翠在管着。

翡翠答应了一声,自拿了些碎银子给了小丫鬟红瑙,让她去大厨房要洗澡水。

洗罢澡,秦兰芝心里乱糟糟的,便披散着潮湿的长发起身去了庭院里,晾着头发散着步,整理着思绪。

韩太后是赵郁的生母,虽然一向很不好惹,却一直口口声声感谢她陪着赵郁去西北,为何会恨她到要毒死她的地步?

思来想去,秦兰芝决定先去见见韩太后,现如今的韩侧妃,看能不能看出些端倪来。

不过这会儿韩侧妃怕是已经知道她和赵郁打架的事了,估计很快就会派人过来叫她,且等着吧!

秦兰芝的住处是赵郁的青竹院的偏院,因院墙上攀爬了不少蔷薇而得名蔷薇阁。

如今正是初秋,蔷薇早过了花季,只留下满墙碧绿的蔷薇藤蔓,在晨风中瑟瑟颤动。

秦兰芝凝视着满墙蔷薇,心道:明年初夏蔷薇花开时候,赵郁就要被流放到西北边疆了......

前世这个时候她正爱赵郁爱得发疯,不顾爹娘的哭求,收拾了行李就随着赵郁去了西北。

这一世她不能再这么傻了,得及早做打算了。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秦兰芝给翡翠使了个眼色,自己先回房了。

她如今披散着长发,不太适合见人。

片刻之后翡翠进来了,轻轻道:“姨娘,是韩侧妃房里的小丫鬟小吉,小吉说侧妃叫您过去!”

秦兰芝闻言,

心里先是一惊,却很快镇定了下来,既然已经揍了赵郁,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机行事吧!

反正韩侧妃这个时期正在装菩萨,顶多让人打她一顿,不至于立刻弄死她。

秦兰芝开始梳妆换衣。

妆扮罢,秦兰芝对镜照了照。

镜中的她双目盈盈,唇色嫣红,肌肤似泛着光,正是十六岁时的她的模样,这样青春美丽的容颜却没敌过西北边疆的风刀霜剑,前世二十四岁的她早早就芳华远去,不复少女时的鲜艳明媚......

翡翠见她怔怔看着妆镜,忙催促道:“姨娘,咱们别让侧妃等急了!”

秦兰芝伸手抽出妆匣里的小抽屉,拿出一枚不起眼的赤金镶嵌绿宝石戒指戴在了手指上。

她想了想,又拿出一个赤金虾须镯戴在了左腕上,这才起身道:“走吧!”

翡翠见了,忙问道:“姨娘,您戴这枚戒指做什么?上面的宝石也太小了些,还没黄豆大呢!”

秦兰芝笑了笑,道:“我自有用处!”

她交代小丫鬟玉髓和红瑙留守在偏院里,只带着翡翠去了海棠苑。

韩侧妃住的海棠苑在福王府内宅的西南角,秦兰芝从赵郁的青竹院过去,需要经过王妃居住的正院。

秦兰芝带着翡翠刚走到正院门口,恰好有人急急从正院出来,差点与她撞了个满怀。

幸亏秦兰芝反应快,极快地往后退了一步,才没与那人撞上。

她定了定神,见那人长身玉立,凤眼朱

唇,生得甚是清俊,正是赵郁的嫡兄福王世子赵翎,忙屈膝行礼:“见过世子!”

赵翎认出眼前做妇人打扮的美貌少女正是二弟赵郁的小妾秦氏,微微颔首,带着一个小厮向东去了。

秦兰芝想起前世赵翎的结局,心中惨然,忍不住扭头看了过去,恰好赵翎走了几步,也回头看她,一时四目相对,两人都是一怔,急忙回头,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各自去了。

翡翠小碎步上前半步,低声道:“姨娘,听说孟家三姑娘来王府作客了!”

孟家三姑娘是孟王妃的娘家亲侄女,据说是未来的世子妃人选。

秦兰芝没有说话,背脊挺直继续往前走。

前世她挺喜欢听这些王府八卦,只是如今她哪里还有那份闲心。

福王府实在是太大了,王府女眷往来都需要乘坐马车,不过秦兰芝身份不够,还没有在王府内乘坐马车的资格,只能步行。

海棠苑中,韩侧妃正坐在妆台前妆扮,大丫鬟双福拿了支赤金镶嵌的红宝石海棠花簪子插戴在了韩侧妃的发髻上,用靶镜照着让韩侧妃看:“侧妃,您看这支簪子怎么样?”

韩侧妃瞧了瞧,见簪子上镶嵌的红宝石殷红似血,正是纯正的鸽血红,很是满意,笑了:“还不错!”

她起初进福王府,是被一顶粉轿抬进来的,因此对正红大红有一种执念,特别喜欢正红大红色,囿于身份不能穿正红大红衣物,便爱用红宝

石红绢花红绒花来妆扮自己。

另一个大丫鬟双喜走了进来:“侧妃,秦姨娘过来了!”

韩侧妃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寒意一闪而逝,她淡淡道:“让她等着呗!”

双喜答了声“是”,过来和双福一起服侍韩侧妃梳妆。

她拿起一个玫瑰红香膏递到了韩侧妃面前:“侧妃肌肤白皙细嫩,这种玫瑰红香膏最衬侧妃您的肤色,不如今日用这个香膏?”

韩侧妃最喜欢艳丽的妆扮,便含笑点了点头:“双喜,你来帮我涂吧!”

双喜拿了涂唇用的羊毫笔,蘸了些香膏细细涂在了韩侧妃唇上。

秦兰芝静静在廊下候着。

朱漆栏杆外种着一簇簇蜀葵,红色、紫色和白色的重瓣蜀葵正在阳光中开得热闹,却不知这已是它们最后的灿烂,过不了几日,就要花朵枯萎绿叶黄去。

秦兰芝由这些蜀葵想到了自己,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我为何不离开王府呢?

她并不是王府的家生子,而是从外面一顶粉轿抬进来的良妾,名字也没有记入皇室玉牒。

因怕她在王府受委屈,当初进王府她爹娘连聘金都没有收,只是写了纳妾文书,若是她今日顺势而为,向韩侧妃请罪,自请离开,难道还有谁舍不得她离开?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