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5f4225194274f519f6730d48f6583a9,time=160692629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80279547/480280350.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2L6L8&nid=41056028&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112000%26nid%3D4105602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80279547&page=1&vt=2,signature=fd8b9a9b688316636a58035cb37b760424313607
isshowflow:1,,
大宋奸臣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大宋奸臣
乃去
第一章 在今天之前

唐宁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大多数的时候他更喜欢把自己的抱怨转换为实际行动。

但有些事情,由不得唐宁不抱怨,就比如那个对自己毫无上进心而深恶痛绝的女人一遍又一遍要自己去死的时候,唐宁不敢付诸行动,只能一个人在谁也看不到听不见的角落小声抱怨几句。

再比如周一艰难的早起,准备上班的时候,推开家门,却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到了外面,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身处一片莽荒丛林之中。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就是来的这么莫名其妙,已经到了让人抓狂的地步,但还是搞不出个所以然来。赤身裸体的唐宁一脸忧郁的看着四周,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

低头看了眼胯下,唐宁哭了,他变小了。

遭遇了这种事情,就没人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算是踌躇满志准备干出一番大事业的,看着自己明显比以前小了好几圈还要多的身子也会发出一声哀叹。

没有手机就没办法确定现在的时间以及自己在不在信号区,没有衣服就无法停止自己现在暴露狂一样羞耻的裸奔行为,没有鞋子双脚也得不到更好的保护,行走在林莽之中,唐宁已经看到自己这双小脚丫变得鲜血淋漓的场景了。

想到这些,唐宁俊俏的小脸变得更加忧郁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唐宁警惕的回头望去。只见低矮的灌木丛中,一头狗熊钻了出来。

黑色的皮

毛油光水滑的,看上去它最近的伙食不错。嘴里面还叼着一头肉呼呼的小狗熊,小狗熊张牙舞爪的,对自己的现状很是不满。

这与唐宁何其相似。

用不着思考,唐宁就撒开腿朝狗熊过来的相反方向奔跑。

一路上穿过了好几个灌木丛,身上也被一些枝条划出了细密的伤痕,好在不算严重,都是些轻微的擦伤。

唐宁却没心思去管那些伤痕,只是一个劲的跑,他不想变成那对狗熊父子的排泄物。

身处林莽之中,脚下的路就注定是崎岖不平的。踩到地上一些枯枝,还算是好的。当一颗尖锐的石头扎进唐宁的脚底板之后,一声惨叫惊起了飞禽无数,哗啦啦的声音隔着老远都清晰可闻。

唐宁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了,他只是卖命的奔跑,使出了吃奶的劲。

如果他不这样做,很可能那头狗熊就要吃自己的奶了。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唐宁觉得大狗熊这一口下来,自己半个身子都要没了。

剧痛如同一条条虫子一般啃噬着唐宁的神智,缩到了一颗大树底下,借着几片叶子把自己给罩住,唐宁没工夫去查看脚底板的伤势,谨慎的望着来路,不知道那头狗熊有没有跟过来。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也过去了,三分钟……直到唐宁咬着牙默默的数了三百个数之后,来路依旧没传来什么动静,唐宁这才松了口气。

转而唐宁就抱着自己的脚丫子呲牙

咧嘴的吸凉气。

血丝从伤口处渗出来,插进柔软的脚底板里的尖锐石子将伤口堵的严丝合缝。

唐宁不敢把石子拔出来,小的时候,他被一片碎玻璃片扎过。一滴血都没流,拔出玻璃片后,唐宁才看到了飙射而出的鲜血,这让他想到了自己最喜欢玩的水枪……

脑袋顶上似乎掉下来了什么东西,唐宁一甩头,便听见啪叽一声,听上去是一个很柔软的东西被他这一下甩到了地面上。

唐宁好奇的看过去,这一眼却叫他亡魂大冒。

一条还在不断蠕动的水蛭,正在卖力的向唐宁爬来。

唐宁从地上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身体,一条又一条的水蛭就从唐宁身上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的唐宁一瘸一拐的慌张逃窜,身后一地的水蛭恋恋不舍的朝唐宁蠕动而去,但唐宁这个绝情的人对于身体里面或许存在着自己血水的水蛭们毫不留恋。他奔跑的速度已经做到了一个瘸子能做到的极限。

当然这个过程免不了另一只脚被扎的生疼,唐宁强忍着眼泪,再次穿过了面前的一片松柏林。

本以为又是一片让人生不起半分希望的阔叶林,没想到面前竟然出现了一条小溪。

口干舌燥的唐宁双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忙不迭的跑过去,然后一下子扑倒在溪岸边柔软的青草上,把头伸进溪水中卖力的汲水。

下游不远处有一条梅花鹿也

在汲水,对唐宁这个粗鲁无礼的陌生人大为警惕。两只大眼睛瞪着唐宁,四条腿都是微屈的状态,它准备观望一下,如果这只没毛的臭猴子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它会马上溜之大吉。

溪水清澈甘甜,纯洁的它还没有被化工废料玷污过。水面下时不时还能见到一两条欢快游泳的鱼,唐宁咕咚咕咚的喝了个水饱,心满意足的抬起头,哈的一声,长出了一口气。

梅花鹿听了这声,一下子就窜走了,只留下一片晃动不停的松柏。它觉得这是那只没毛猴子进攻的讯号。

如果是以前,唐宁见到了鹿这种可爱而又温顺的生灵,多半是要喜出望外的凑近一番。但是现在,他也没这个心思了。

双脚传来的难忍疼痛却不断提醒着唐宁他现在的处境,换了个姿势,唐宁盘膝而坐,咬牙切齿的盯着自己已经发紫的伤口,知道是淤血堆积在里面,如果不放出来,自己这只脚怕就是要废了。

咬了咬牙,唐宁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握住了那颗还没有彻底进入自己身体的该死石头。

两根手指碰到石头的一刹那,一股异样的痛感就从脚底板直冲唐宁的脑门。这种痛感带给了唐宁说不出来的感觉。

剧痛之间,夹带着一丝麻酥酥的快感。这种感觉让唐宁忍不住还想要再体验一次。

很多时候,唐宁都觉得自己是个受虐狂。不然那种高傲而又固执,对自己极度恨铁不成钢

的女朋友,唐宁也没办法忍到现在——也许长得很漂亮是最重要的因素。

让唐宁感到惊讶的是,那个女人居然也能忍自己忍了六年之久。

只能说一个受虐狂,一个施虐狂,天生就相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唐宁就闭着眼睛,咬着牙一下子把脚底板上的石子拔了出来。

一股血箭从唐宁的伤口处激射而出,落在缓缓流淌的溪水中,几个眨眼就被溪水带去了下游,并慢慢消散在溪水之中。

不愧是自己,连喷血都喷的这么有气势。唐宁非常的感慨,三丈多长的小溪,他这一股血箭直接喷了九分之一。

疼痛是一个比较让人容易从妄想中清醒的好朋友,脚底板传来钻心的剧痛。唐宁强忍着将伤口的淤血挤干净,满身都是大汗的他这才松了口气。

淤血的问题处理完了,脚丫子不用担心要不成了,但唐宁看着伤口流个不停的鲜血,又犯了愁。要是让血继续这么流下去,自己这个人又都要不成了。

唐宁觉得自己的遭遇简直是倒霉透了,纵观古今能找出来第二个这么倒霉的人——也说不定啊?

四处看了眼,唐宁欢喜的发现了满地的蒲公英。这东西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就是救命的东西。

当然,如果把青草拔出来嚼碎了覆在伤口处,也是同样的效果。

连忙爬过去一连摘了好几束,放在溪水中简单的荡了几下,唐宁就把蒲公

英整颗塞进嘴里大嚼。

苦涩的味道一下子就充满了唐宁的嘴巴,让他忍不住呲牙咧嘴的像条狗一样伸出舌头。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满嘴的苦涩,又塞了一束进去嚼个不停。是忍受一时的苦涩,还是丢了命,唐宁和大多数人一样选择了前者。

身上已经又开始冒冷汗了,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唐宁知道,这是失血超了一定的量所引起的症状。

卖力的将蒲公英嚼碎,吐出糊糊后,就覆在了脚掌上。

依旧流个不停的鲜血,很快就把糊糊也给浸成了一片血色。唐宁按住伤口,哀叹一声,自己何德何能,被不长眼的贼老天丢到这种地方遭这种罪。

不过是个普通的上班族,要说不普通的地方,可能就是比起手机和电脑,唐宁比大部分的同龄人更喜欢书一些,也更喜欢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些。

心志不算坚忍,往往领导皱一个眉头,就能让唐宁反思好几天,自己有没有做什么惹领导不高兴的事情。

唯一的优点,就是交朋友的本事不错。当然,这和唐宁的性格有关。

他从来都是一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别人帮助过他,他就总会不遗余力的帮助别人。为此,他甚至可以得罪自己的领导。

他的许多朋友,也正是喜欢他这一点。很多人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丢掉了自己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时期的好朋友。唯独唐宁,直到莫名其妙的

来到这里之前,他依旧和这些好朋友们保持着联系。

听上去很矛盾,但唐宁就是这么个矛盾的结合体。他不喜欢女朋友那种性格的女人,却和她在一起六年之久。不少人也说,唐宁这个人,没什么缺点,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是感觉到别扭。

他的女朋友就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她说唐宁眼睛好看,鼻子好看,嘴好看,耳朵也好看,但是当这几样好看的东西凑在一起时,就给人一种想要一拳砸下去的冲动。

唐宁苦笑一声,望着缓缓流淌的溪水怔怔出神。

从来到这里的那一刻,唐宁就可以确定自己已经穿越了。因为在他来到这里所见的第一眼景色中,就有几头野猪,正撒欢一样的跑远了。

山清水秀,丛林茂密。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是无人区?那些连祖坟都愿意刨出来当景点的官员们怎么可能会放过这种地方?

望着溪水中倒影出来的自己一脸狼狈,唐宁惨笑一声。

穿越?比起这个,老子还是觉得窝在家里睡大觉舒服一些。

正想着,一头黑黄毛皮间错的斑斓猛虎,从灌木丛中慢慢的钻了出来,朝唐宁缓缓逼近……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