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d6b7ab966020441da1187f74687404cc,time=160692345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80279547/480280362.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61L4&nid=41056028&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112000%26nid%3D4105602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80279547&page=1&vt=2,signature=91b1b9451f81784d3e0972c3fb6b72134d9c4bd0
isshowflow:1,,
大宋奸臣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陌生的温暖

金钱豹以极快的速度朝唐宁扑了过来,虽然唐宁那一声吼把它也吓了一跳,但它不像老虎那么谨慎。

也就是一只没毛的猴子而已,以前见过不知道多少个了,虽然吃起来不怎么好吃,但还是能顶一阵子饿的。

就在豹子即将扑中唐宁的那一瞬间,只听咻的一声,一根羽箭精准无误的从豹子右眼射进,箭头又从左眼钻出。

这根箭没有飞出去,而是留在了豹子的脑袋上,将豹子插了个对穿。

吃痛的豹子哀鸣一声,挥舞了几下尖利的爪子,然后便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唐宁感觉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来的太快太刺激了,也不知是哪位英雄好汉出手救了自己。

刚刚还砰砰跳个不停的心脏变得轻缓,一种脱力的感觉顿时在唐宁的四肢百骸中流窜。

余光瞥见一个人影匆匆的朝这边跑来,唐宁抬起头刚要喊,却硬生生的把要喊出来的话憋在了嗓子眼。

来人穿着一身破旧的短褐,身材高大,右手拎着一把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长弓,背后还背着一个装满了羽箭的箭筒。满脸的络腮胡,皮肤黧黑,头上顶着一个发髻,两只牛一样大的眼睛里冒着凶光。

唐宁吞了口唾沫,见到这样打扮的猎户,只能说自己再次确定了穿越的事实。

服装倒没什么,弓这种东西,除了爱好者和比赛运动员之外,就没人会去用了。

没有长时间的训练,没有纯熟的技艺,弓

对猎户来说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十字 弩的准头都要比弓强上太多了。

况且,就算是个破落户,打猎的时候,也该用上猎枪了啊。

男人站在唐宁身前,冷冷的看了眼唐宁,然后就低头去收拾自己的猎物。

他将那根箭从金钱豹的脑袋上拔出来,然后去小溪边上清洗了一番,就准备扛着豹子离去。

唐宁大急,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是基础啊。这猎户把自己救了,又把自己扔在这儿,以自己现在的状态,不还是一个落进野兽肚子里的下场?

“救命!”唐宁冲着猎户大喊道。

猎户停下脚步,看了眼唐宁,皱起眉头道:“你这个小劳牙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唐宁全神贯注的听着猎户说了这句话,结果就是他发现自己听不懂。

这就糟糕了,没什么距离是比你说的话我听不懂更遥远的了。

唐宁当下就没犹豫,在猎户惊讶的目光之下,两三下爬了过去,抱着猎户的大腿就是哭。

哭的凄惨,哭的痛苦,哭的酣畅淋漓。

一开始唐宁只想假哭,可没想到,哭着哭着,就想起了自己这短短一个小时内的遭遇,于是就变成了嚎啕大哭。

猎户脑袋都大了三圈,想不明白这个小子是怎么有这么大嗓门的。

他一开始是准备救这个小孩子的,但是这小子身份目的都不明确。公鸡岭后山这么深的地方,光凭他一个不大的小子绝对进不来。

所以猎户害怕

这是官府为了抓捕自己这些逃户所设下的诱饵,思虑再三之后便决定不再理会。

眼下这家伙抱着自己的大腿哭,猎户也有些心软了。

他有个儿子,年纪就和这个小家伙差不多大。

“你妈妈滴,鬼叫什么!”猎户皱着眉头喝了一声,唐宁被吓了一跳,止住了哭声。

这时候猎户就拦腰将唐宁抱起,夹在胳肢窝下面。

唐宁松了口气,有人把自己带走就好。管他去什么地方,只要把自己带走,那就说明自己不用靠自己的本事来求活了。

一个一米四的小娃娃有什么本事啊?除了吃除了睡,就剩下哭了。

唐宁郁闷极了,别人穿越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要么是皇帝的儿子,要么是宰相的儿子,再不济,也是个商贾巨富的儿子。

到了自己这儿,这么就成了荒野求生的拍摄现场了?而且作为主角的自己,竟然还是这么一个状态。

唐宁老老实实的被猎户夹在胳肢窝下面,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这猎户生气,然后把自己扔在地上不管了。

可是当他看到一个虱子从猎户衣领下面钻出来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

“虱子!有虱子!”唐宁手脚并用。

猎户很是烦躁,他听不懂这小子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这小子在发什么神经。一把将唐宁扔在地上,趁着他还没缓过劲儿来,狠狠的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清脆的响声和少年的惨嚎在这片林莽中回荡不停

,猎户看着泪眼婆娑的唐宁满意极了。

臭小子,看不见自己肩上还扛着豹子呢,非要添乱。

这一次再被夹在咯吱窝下面,唐宁不敢折腾了。屁股上挨了一下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疼,他想去揉,可双手被猎户夹着,动也动不了。

唐宁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他不想哭,但这具身体还是太小了,流泪可能是身体的本能所导致的。

猎户的力气看上去非常大,体力也很充沛。

唐宁哆哆嗦嗦的打了三个喷嚏,猎户扛着豹子夹着唐宁已经快走到目的地了。

一路上大气也没怎么喘,在平地的时候还有心思去跑两步。

“牛三哥,回来了?哇,竟然猎了头豹子……”

“哟,怎么着,这是给咱们小石头抢了个媳妇儿回来?”

“牛三哥,这白白嫩嫩的小娘子是从哪儿拐来的啊?”

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入唐宁的耳朵,唐宁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能听到这些人声,唐宁还是很感动的,人是群居动物,不管这些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至少自己不再是孤独一人。

猎户牛三没好气的吼了一嗓子,三五个村民顿时作鸟兽散。他带着唐宁回到了一间屋子里,唐宁就听见有个稚嫩的童音爹爹,爹爹的喊,想来是他的儿子。

很久以前唐宁以为家徒四壁只是个比喻,见了这间房子后,唐宁才知道这是形容。

老旧的房屋四壁是由大石头垒成的,屋顶上架着几根木

梁,铺着茅草。

屋子里除了墙角的一个包袱之外,就剩下地上的三张草席,和一个灶台,还有两个水桶而已。

这样的生活质量在后世基本上看不见,唐宁再次苦笑,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要被贼老天丢到这种地方活受罪。

耳听得一个温和的女声同样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跟猎户交流了几句,猎户也应了几声,就把唐宁扔在屋子里头,扛着豹子走出去了。

猎户把唐宁一扔,那个女声便数落了猎户两句。唐宁见到一个妇人从草席上站起来,快步走过来抱着唐宁说道:“有没有伤到?”

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但妇人目光里的关切之意唐宁还是能读出来。摇了摇头,鼻子就是一痒,偏过头去,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着凉了吧?怎么身上连一件衣服都没有啊。”妇人急忙起身,把草席上的被单子裹在唐宁身上。

被单没有异味,反而有一种阳光的味道。这让唐宁很惊讶,从刚刚那个猎户身上看到虱子,唐宁还在想他的住所一定脏的不成样子了呢。没想到这个妇人,倒是个爱干净的。

妇人头上顶着一方巾帕,把她的长发裹在里面。身上穿着的也是一身打满了补丁的破旧短褐,长相虽显得有些老,但眉眼间依旧能看出妇人年轻时的动人。

唐宁觉得身上有些发冷,就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被单。

“娘,这个妹妹是爹爹从哪儿带回来的啊?”

稚嫩的童音再次传出来,唐宁很生气,却没力气反驳。他好像要发烧了。

妇人一听儿子说这话,也愣住了。

唐宁小时候的长相不赖,不少次都被错认成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如今虽然看不到自己的面貌,但这段记忆还是存在于唐宁脑海之中的。况且脑袋上的头发也不知怎么回事,像打生下来就没剪过一样长,被错当成女孩儿,唐宁觉得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妇人看着唐宁的脸,还真像个眉清目秀的女娃娃。一时间也有些吃不准,便隔着被单朝唐宁的下体抓去。

唐宁的命根 子被妇人握在手里,大羞,扭动了两下,没挣开,只能认命。妇人笑的很开心,松开手对儿子说道:“他和你一样,都是男孩子,你要叫哥哥。”

“啊?”声音中满满都是失望,这是一个很花心的小鬼。

唐宁的眼皮子沉得厉害,再也坚持不住了。那段亡命的奔跑将他的体力消耗殆尽,老虎豹子这些猛兽接二连三的出现,也让他的精神受了不小的刺激。

躺在草席上之前,还能保持着清醒,完全是因为他脑子中那根弦一直紧绷着不肯放松。他怕他若是放松了,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没有人会对陌生人百分之百的信任,这一点很难做到。不论是唐宁,还是那个声音很温柔的妇人,都是这样。

他们会对陌生人保持警惕,而这并不妨碍他们内心的善良。

一觉,唐宁睡的很沉。他想要稍微的保持一些清醒,但这对他来说太难了。刚刚才将体力消耗一空,这时无论肉体还是精神都已经虚脱的他急需休息恢复。

迷迷糊糊之中,唐宁觉得脚底板痒痒的,蹬了一下腿,就听见咯咯咯的笑声传来。唐宁知道这是猎户的儿子在讨嫌,但是他没想明白一个小孩子要怎么笑才能笑出两个小孩的声音。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