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a73ac430b9b4667b1c4ba3ddaba4294,time=1606354244,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80302514/48030737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2L51L3&nid=41080576&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112000%26nid%3D41080576%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80302514&page=1&vt=2,signature=5b961ddb3fec6f43ff22916a42a40e9e626a8db4
isshowflow:1,,
绝世无双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1V5杀

说时迟,那时快。

男枪瞬间闪现到夏新的脸旁放Q,极速的操作,极速的反应。

别说中3个Q,哪怕只中1下,再加男枪一下普攻,薇恩都必死无疑。

薇恩仿佛早有预料,在瞬间开启大招“终极时刻”的同时,直接一个Q后翻滚,滚到了男枪的身后,躲过了那致命的三枚铅弹。

与死神擦肩。

开大招用Q翻滚时,会附带隐身效果,让男枪眼前失去了他踪影。

“在哪里,滚出来。”

男枪气的狂吼,身子一抖,被夏新一刀普攻,加e技能“恶魔审判”给钉在了小龙前面的墙上,被E到墙上是会晕眩的。

走砍,第一下,触发W圣枪银弩三环,男枪瞬间就剩3分之一血了。

第二下,身体前跑的同时尽量的拉开跟身后的距离,这一下下去,暴击了,男枪顿时就一血丝了。

这伤害……

酒桶大吼一声,“麻痹,反了你了,还想杀我兄弟,当我是摆设。”

一个E技能,肉弹冲击冲了过来,加闪现闪到夏新的头上,笔直就准备把他给撞飞。

撞中就晕,晕中就死,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

可夏新身上也是金光一闪,向前闪了一小段距离,就是这一小段的几乎触手可及的距离,躲过这致命的E技能,而且男枪还在他攻击范围之内,回头一刀,结束了男枪的性命。

这让某个坐在电脑桌前,画面黑白的琴女辅助,忍不住的拍手叫好,厉害,3人夹击之

下,躲过无数技能,杀了对方AD。

我就知道这AD是高手,真是我拖累他了,害他被骂,真的对不起。

前几次下路对拼要不是自己三次大空,薇恩也不可能被自己害死3次,哪怕自己能晕中一次,薇恩也起来了。

可这并不是她太菜,而是男枪,真的强。

15杠2,11助攻的男枪,超神的男枪,实力可想而知。

这几下瞬间的来回,让狮子狗,劫,跟奥拉夫都看傻眼了。

因为这太秀了,就像是万军丛中取了敌将首级,除了还在后头赶路的石头,他可是总共在4人的围攻下啊,技能尽出的情况下,居然还让他杀了一个。

这是什么实力?

奥拉夫说,“巧合罢了。”

狮子狗说,“碰巧让他躲过去罢了。”

劫说,“点了吧,别浪费时间了,还跑什么,等死吧,当对面青铜呢?5包1还跑?”

对面不是青铜,是5个最强王者,公认的电一艾欧尼亚的真正的王者。

但战况还没有结束呢。

只有一个人,琴女辅助一直在盯着薇恩,她有种预感,这个ad跟她以往遇到的ad不一样。

不慌不忙的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也许,他可以创造奇迹……

薇恩的求生意志很强烈,还在不断的奔跑着。

吸了一口破败偷了酒桶百分之25的移动速度,加速拉开了距离,酒桶也被减速3秒,走一步回头一刀,流利的走砍酒桶。

酒桶一个Q,滚动酒桶,扔到

了薇恩的前面,被薇恩轻巧的往左边一滚,滚出了酒桶爆炸的范围。

又是两下,打出了第一个三环。

酒桶经历刚刚的团战本来就只剩三分之二血。

一个三环被动加3下普攻,打的他血条不到三分之一了。

酒桶发现不对了,调头想跑,等队友接应。

卡牌就在他身后呢,头上的红黄蓝牌不断的变换着颜色,最终敲定了黄色。

夏新也不跑了,调头回追酒桶,在大招情况下,薇恩追人有90的移动速度加成。

全英雄联盟,没几个英雄能在他眼皮底下跑掉。

一下,两下。

“卡牌,救我。”

酒桶悲呼一声,与卡牌擦肩而过。

卡牌的黄牌也飞出去了,可夏新那追命夺魂的第三下,也打出来了,而且在打出去的瞬间,夏新飞快的后滚,隐身。

“double kill。”

系统低沉的嗓音响起,薇恩双杀了。

酒桶无奈倒地。

但薇恩隐身的同时被黄牌定住,血条不到300。

卡牌同时也丢失了夏新的视野。

他身上被A的就剩血丝了,不到200鲜血,一刀就死,根本不敢等夏新现身,所以黄牌出手,就是Q,三张万能牌朝夏新原本站立的地方飞了出去。

碰到一张薇恩就死。

但他没料到在黄牌眼看就要定住薇恩的同时,自己万能牌都甩出去了,薇恩的翻滚,不是往前,而是前偏左的地方滚,跟死亡擦肩而过了。

卡牌丢出万能牌的同时已经调

头想跑了。

又哪里跑的过有大招90速度身上加成的夏新。

秒就追上了。

眼看夏新就要A出手。

后面的深海泰坦前来护驾,Q技能已经转好,一个钩子笔直的朝着夏新扔了过去。

但是意外的夏新并没急着A出去,暗夜猎收扭着性感的小蛮腰,向右边的方向挪了挪,再次躲过了泰坦的钩子。

这才一刀追魂,结束了卡牌的卿卿性命。

“triple kill。”

居然……三杀了?

几乎所有人都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屏幕,在5人追击下3杀了?

不!

奥拉夫不相信,这是运气,绝对是运气。

就凭他一个0杠5的ad?

哪怕现在3杠5,那也是个废物,负数据的人没资格说话。

奥拉夫心中狂跳,有种不好的预感,对方两大输出都已经阵亡了,剩下两坨大肉。

一个石头,没大,一个泰坦没Q,没大。

泰坦一看我方追死了三个,自己的Q再次失手,已经察觉情况不对。

但薇恩现在不到200血,他也就不怕了,上去一个点燃。

哼哼,拜拜了,我承认你的技巧很秀,你秀啊,你倒是再秀啊,把点燃秀掉给我看啊。

操,在老子面前秀。

18级点燃400血,就凭他这160的血量,2秒就死。

泰坦已经开始倒数了,1秒,2秒,还有10滴血,死吧……治疗,什么,他还有治疗!

ad有治疗这倒也正常,可你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这时候有

治疗。

有点燃在治疗效果减半,500多的治疗只能加250多,可加上他身上的160血量,刚刚超出了点燃的死亡范围。

更何况,他还有破败吸血。

风紧,扯呼,虽然看到对方血量不足100,可泰坦不能上了,王者的意识告诉他,他没远程技能,根本追不上薇恩,别看对方100血,自己2000多血,等到自己走到他身边,他至少能用破败吸到300多血,估计自己还没摸到对方,自己得先挂了。

泰坦那个后悔啊,调头就跑,自己只是个辅助啊,干嘛要去杀ad啊。

想跑?

夏新嘴角一勾,哪怕大招现在消失了,追你个5速鞋被打断的辅助还不轻而易举。

泰坦身上挨了两下,望着后边姗姗来迟的石头哥,说,“石头哥,交给你了,我只是个辅助啊。”

石头拍着坚强的胸脯说,“放心交给我吧。”

上去就是一个Q,打掉了夏新200多血。

还剩血丝,70多点血。

石头琢磨着一个E就死。

自己有Q的加速,对方有减速,轻易的就能追上。

石头追,夏新就退,完美的走砍,娴熟的技巧,他的走砍,简直美如画,毫不拖泥带水,看起来令人赏心悦目。

在追的途中,又被夏新点出一个三环。

石头有些愣神,终于到距离了,石头双手一阵,一个大地震颤,一击圆环扩散。

但同时他也发现不对了,夏新的Q才2秒CD啊,他

发现为什么对面任凭自己追上还不滚呢。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对方在等他E。

薇恩在退后一步的同时,在地上一个翻滚,向右边滚了过去,恰恰躲过了圆环400的施法范围。

而薇恩的攻击距离是550,完美的距离掌控。

这次薇恩没再走砍了,原地,1下,2下。

石头本就是半血追击,途中被点了这么多下,再硬也扛不住啊,硬是拼着最后一股力气,来到一动不动的夏新的身前。

终于,终于我能摸到他了。

石头高傲举起了自己熔岩铸成的手掌,心里那个激动啊,终于能敲他一下了。

可这手举到一半,他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quadruple kill”。

四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我敲一下,哪怕一下。

石头无力的仰天狂啸。

泰坦还没走几步呢,转头一看,石头哥,你怎么去了啊?

说好的坚强的身躯,说好的交给你呢?

你走了,我可怎么办?

泰坦哭了。

看着如恶魔般一步步逼近的薇恩,他没有任何办法。

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下,两步一个翻滚,追他砍了一公里,收下了这最后一颗火种。

“penta kill”。

鲜红的,触目惊心的红字在屏幕上出现。

5杀!

ACE。

团灭。

什么情况?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1V5?

5杀?

这大家玩的是同一款游戏吗?

所有人都看傻眼

了。

只有我方辅助在拼命的刷,“6666666666666。”

“666666666666。”

“太6了,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但薇恩一句话也没说,仿佛这只是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默默的回到中路,中路兵已经推到对方中塔前了,对方复活最快的都要70秒,足够他推完大水晶了。

沉默,所有人都沉默着,看着暗夜猎手薇恩,一点点的推着兵线上高地。

画面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劫想起自己刚刚说人家是代练上来的,是白银水准,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跟对方一比,自己才是白银啊。

这技术,这操作,这意识……

这是真正的大神啊。

刚刚若是自己,在5人追击的情况下,能反杀5个?

别说5个,一个都难,只怕自己早死一万次了。

一直骂骂咧咧的奥拉夫也闭嘴了,虽然薇恩什么也没说,但那霸气侧漏的5杀,把他的嘴牢牢的封上了。

震惊!

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他想起刚刚骂这个傻逼ad想想真的搞笑,现在回想起来,对方说的挺对的,那种情况只能放大龙,为什么要出去?对方的决策没错。

骂他菜?那自己算什么?

人家转头就在这种劣势局1V5,拿了5杀。

所有人几乎同时查看了薇恩的数据以及装备。

难怪他输出这么高,一身的神装,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的神装,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ad,

莫名的就神装了?

35分钟,还是劣势局的情况,他补了340刀,全场最高,第二高的卡牌优势的情况才320刀,整整比他少20刀,光这补刀就已经是职业级的水准了。

我方人复活了甚至都忘了出去,刚刚那个5杀在他们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出。

太能秀了。

堪称年度最佳5杀。

看着薇恩在点对方大水晶,男枪忍不住问了句,“薇恩,是职业的吧,难道狂小狗?国内貌似只有他有这水准了。”

没有人回答,因为水晶爆了。

翻盘了。

卡牌在想,如果刚刚灭了对方四人,先拿龙的话……

男枪在想,如果不是贪5杀,直接上高地的话……

泰坦在想,如果刚刚打完龙,稳妥点,回家补给一波,再推三路的话……

奥拉夫的鼠标停在了投降键上,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如果刚刚自己点了投降,就没有这波精彩的操作,这波神奇的5杀了……

可这世上没有如果。

绿色方赢了,红色方输了,这就是现实。

这场比赛是这个手持圣银弩箭,默默无闻的暗夜猎手的一场杀戮盛宴,这是最顶尖的王者秀场,这是一场激动的令人忘记了呼吸的个人秀。

刚刚的比赛,已经是他的个人表演了,其他,再没有意义。

远处,第12次的鸣钟,就像是在表示新的一天,新的未来。

夏新打开王者排位,大大的松了口气。

王者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