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ce170bb910f34a5aa23f5a5f85c98b2b,time=160716941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84830688/484831685.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21L4&nid=40134316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34316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84830688&page=1&vt=2,signature=cf87ff3fbc24bbbd569d128287fb6bcdd87c7f29
isshowflow:1,,
我家王妃可倾国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张氏

几句话让一屋子的人脸都黑了。沈清如有些佩服,这也算是个本事了。来的是常家二儿媳妇吕氏。很是个贪财的主,和她那只认钱的刻薄婆婆和绵里藏针的妯娌,都是一丘之貉。

兰姨脾气最为火爆,当即反唇相讥道:“吕妹子管的也是太宽了,我们请什么人用的着你说吗。你自己摸着良心,这几天从我们这里要了多少良心。别整天拿救命恩人说事,救我们的是柳婶一家,跟你吕氏可没关系。”

“兰姨这话说的,怎么就没关系了。要不是婆婆同意,能留你们下来吗。你们现在可是住的我们常家的屋子,睡的我们常家的床。”吕氏一边说着,一边滴溜溜的转着小眼睛到处看:“你们可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一条命值多少钱,才给了我们多少。说出去当打发叫花子呢。”

兰姨冷笑道:“我们住的是柳婶的房,睡的是柳婶的床!”真是没见过这样厚脸皮的。

那日柳婶夫妇带她们回来,张氏见两人一身狼狈,唯恐惹了麻烦,死活不肯留下她们。还是她拿了小姐身上的紫金簪子和碧玉手镯做交换,才勉强同意了。却也不肯给她们安排地方,只说家里没空房了。最后柳婶子把自己的房间让了出来,现在一家五口人,全挤在放东西的杂物间,打着地铺。

兰姨想起来还是一肚子火气,要是放在以前,什么张氏吕氏哪有资格跟她讲话,也就越

发的不留情面了:“别整日的拿报恩说事,到底有没有恩,我们心里清楚,你们心里也清楚。要是嫌弃银子少,就还回来。几百两的银子,就你们这个破院子也够买几个了。你们不愿意,想必多的是人愿意。”

柱子媳妇也笑着道:“可不是这个说法吗,要是不嫌弃的话,尽管上我们家去住,不要钱,我婆婆也乐意的很呢。”

才喂了两天奶,吕氏就明里暗里讽刺了她好几次。不过柱子媳妇也是个性格爽利的,素日里也看不上吕氏的为人。因此都不软不硬的刺回去,也没叫她讨着好。

吕氏一听这话,倒是有些急了,狠狠地瞪了一眼柱子媳妇,忙赔笑道:“我嘴笨,说话不好听,好好的怎么就要走,外面哪有自家舒服。沈妹子还在坐月子,可不能乱动,万一留下点月子病就不好了。”当她傻么,人在这里,多多少少还能打些秋风,要是走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兰姨挑了挑眉,冷冷道:“刚刚还是恩人,现在就是家人了。这变的还真快,我们小姐姓沈,可不敢攀你们常家的亲。”

沈清如只觉好笑,也不想纠缠,只懒懒道:“吕婶子要是没什么事,还请回去吧,我有些困了,想睡会。”

吕氏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被柳婶拦下了:“既然沈妹子困了,我们也不打扰了,下次再来看你。”自打吕氏进来,她就开过口,实在是臊的不

知道说什么好。

正巧小包子也吃饱了,抿着嘴不肯再吃,柱子媳妇也就跟着一起离开了。

兰姨客客气气的送走两人,方才回来关了门。

吕氏被柳婶拽了出去,挣了几下没挣开,吊着眼有些生气:“你拉我干什么,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有什么好说的,来来回回不就那几句话,沈妹子身子还虚,经不住闹,你就不能让她安静会?”

吕氏瞪着她那双小眼睛,寸步不肯让:“我怎么闹了,不就才说了几句话,要不是你不肯去要,娘会让我来吗?也不知道你整天想什么,这么一个大金主,随便给点都够我们家好几年的了。”

柳婶子气道:“沈家妹子是逃出来的,本就没多少银子,这生了孩子,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的是,给你的还不够吗?”

为了不让人怀疑,沈清如只对外说夫家宠妻灭妾,娘家又没了人,她不肯受磋磨,又怕孩子出生后受委屈,无奈只能逃了出来。

吕氏向来和她这个大嫂不和,只觉得大哥木讷愚笨,大嫂假清高,这次又被拂了面子,心下更是恼火:“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怎么就没见你这么听娘的话?有多少银子,谁还告诉你?就你爱面子,拉不下脸,哄几句就信了。你不去我去,不去要,银子又不会从天下掉下来。”

柳婶子快气疯了,也不知她哪里来的这么些歪理:“别人有没有银子,关你什么事?你这么

能要,还不如去要饭得了。闹吧闹吧,把人闹走了,你高兴了。”说完,也懒得再理她,转身就走了。

吕氏叉着腰吼道:“你才要饭,你全家都要饭!”吼完,自己觉得不对。看到人走了,呸了一声,像只得胜的母鸡,扭着水桶腰进了屋子。

婆婆张氏和三儿媳杨氏正等着她。吕氏的大嗓门早吵吵的整个院子都听到了。

杨氏见她进来,眸光一闪,温声道:“大嫂子就是那个脾气,二嫂好好的和她置什么气。”

吕氏更不喜这个三弟妹,整日里装模作样,柳氏是假清高,她是装好人。仗着娘家是屠夫,有那么点家底。又生了个有本事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成了童生。连张氏都要给她几分面子,有什么好东西,都紧着她一家。

吕氏不是没算计过她,不过杨氏看着和和气气,也不是好相处的主。吃了几次亏,就老实了。

听了她的问话,只哼了一声,也不理。

张氏皱了皱眉:“这么说,你是白走了一趟?”

吕氏不敢在婆婆面前摆脸子:“还没说上几句呢,就被大嫂拉了出来。不过我看那意思,也没打算给什么。”

杨氏小声道:“不会是真的没有了吧?”

张氏摆摆手:“不会,身上穿的那些绫罗绸缎你也不是没看到,光是那些首饰,怕就能值个上千两。除了这两日用的,估计还得有个几百两。”

吕氏一听还有这么多,急了:“这可怎么

办,要不我再去转转,这到手的鸭子可不能飞了。”站起身就想走。

张氏喝道:“坐下,急什么,还跑了不成。”

吕氏委委屈屈的又坐了下来。“我这不是担心么。”

杨氏笑了笑:“二嫂还是安静些吧,万一真的把人闹腾走了,可就什么就没了。”又道:“我看那个兰姨也不是好相与的,只怕是不好明要的,还得想个法子才成。”

张氏点了点头,这个二儿媳妇做事毛毛躁躁的,远没有三媳妇精明。“这件事我得好好谋划谋划,你这两天老实些。”

吕氏应了一声,心里只把杨氏骂了一通。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