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8413b28b8294aae9d72e77876719c2c,time=1606240739,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0529725/490529780.htm,signature=f61e8f2b598bec22905452ad1492c67efa18ec56
isshowflow:1,,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梓月
001 这是什么情况

天正下着雪,点点雪花将这天地染成了一片银白之色,多数人家都围着火堆取暖,而这一家,两个半大的孩子,大的,不过七八岁年纪,小的方有五六岁的样子,正将生好的炭炉推到床下,想为床上躺着的人,带来一点温暖,一直跟在他们两人身后还有一个约摸两三岁大小的孩子,他戴着一个半旧的虎头帽,一脸稚气跟在后面慢慢的蹭到了床边,打量着那个床上躺着的女子。

这个女子看起来其实不过只有十五六岁大小,整个人都让窝在了被子里面,只露出一张脸来,十分的纤瘦,瘦的眼都深深的陷进去了,她的头上还包着布,布上还有几点血迹,鼻尖只有着一点似有似无的微弱呼吸,显然是听不到孩子们的问话,那个将炭炉推进床下的两个孩子一起直起身,其中一个梳着两个丫环垂髻,另一个身量略矮些,梳着两个小角子头,一看便是一个小男孩,他也打量了一下沉睡中的人,然后爬在床头说道:“姐姐,娘怎么还不醒呢。”

“不知道,爹走的时候让我们好好照顾她的。”

正在她们说话的功夫,床上的人眼睫微微颤抖了几下,看见她慢慢的睁开眼眸,之前说话的那个男孩子立时惊喜的笑道:“娘,醒了,娘醒了。”

娘?

她吓的立时惊醒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流离了一下眼前的环境,一个老久的屋子,窗只是用纸糊着

,却已让风吹破了,屋里只有一张残破的木桌,上面杂乱的放着几个茶杯,还有一个壶嘴破了一个缺口的茶壶。再打量起面前的两个小人精,都是清瘦的孩子,虽然衣服破旧,却很整齐,只是,那决然不同与现代衣装的打扮,在提醒着她——何欣仪,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女子,现在遇上传说中的超自然现像……穿越了,不过她这穿越的有点惨,人家最不济也是穿成个大家闺秀,深宫幽妃啥的,她这算啥,一来就成了几个小萝卜头的娘……。

虽然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样,但她却并不是十分难过,在那一世,其实,她也已是生无所恋……母亲早逝,父亲因为生意破产心脏病发身亡,而就在这样的时候……

何欣仪的眼眸越发有些黯然,悠悠之间,她记起在有意识的前一刻,她的手正扣着防护网上铁圈的缝隙,一个一个手指慢慢伸进去,感受着那冰冷的寒意,在这初春的天里,北京还正在飘着飞雪,这时候雪还没有化透,凉意更甚,她的手指一个个冻的生红,让那铁丝硌出了一道道瘀紫的痕迹。痛嘛?应该是极痛的,可是她却没有任何感觉,或是因为心里的痛更甚吧,脑海里还在浮现这方才的情景,那个男人,她真心爱过,为了他,众叛亲离的人,冷冷的对她说:“我们分手吧。”

想到这里,她的泪再也忍不住的在

眼框里打转,她还记得,那一刻,她没有尊严的走过去,抱着他说道:“不要,我不要分手,你真的不要我了嘛?你不是说过,只要我好好对你,你不会不要我的嘛?”

可惜,犯贱真的没有人同情,也求不来对方的一点怜惜,他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她,然后说道:“你要脸嘛,你还有尊严嘛?”

她说不出话来,只能是看着他,眼里全是泪,他难道不知道,她不要尊严,她要的爱情,只是有相守一生的执着,不需要无谓的尊严。

可是没有用,他说完,厌恶的向一侧走了几步,然后回首冷然的说道:“我送你几个字,拿的起,放的下。”

为什么,不是说好不分离,不是说过要一生一世?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家人,没有了一切的时候,只以为,他还会留在她的身边,陪着她,鼓励她,可是现在连他都要失去了,她还有什么?她不要拿的起,放的下,这个时候,他难道不知道,除了他,她已经一无所有?

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手指中间已经空无一物,可是她却还记得,那里应该有一枚属于他送的戒,上面还刻着四个字:“执子之手。”

她在在心里轻轻念了一遍,现在却是遍寻不到了,原来,所谓的一生一世,便只是这样,原来,所谓的永不分离,便也只是这般,想到他们的过往,曾经他为了她

不接电话而生气,为了她不及时回应他的短信而气愤,那时追的那样的紧迫,刚得到手时,也曾在枕边发尽千般愿,可是却这么快就过了一生一世……

这便是男人的真心?想到这里,她的嘴角慢慢浮起一抹冷笑。

“娘,你怎么了?”说话的是个七八岁大小的女娃儿,她伸出冰凉的小手,揉了揉她的眼角,然后说道:“娘,你怎么哭了。”

她微微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没有,我是你们的娘嘛?”说完她开始打量起自己的身材,好像,有些清瘦的过份,怎么样也不像有了三个孩子的母亲啊?

想到这里,何欣仪勉强的想要撑起自己有些沉重的身子,却是身形一晃,重重的倒在了那破旧的床上,模糊间,只听见几个孩子惊呼了一声,便又昏昏沉沉的晕迷过去了,只觉得半晕半醒之间,好听见外面有寒冷北风呼呼的刮着,她伸出手,下意识的挑开幕帘,迎面杀过一阵冷风刮过耳旁,割的耳朵生痛生痛的,只见眼前鹅毛般的大雪不停的簌簌飘落,视线所及的苍茫大地一片银白素裹之象,白雪掩去了原来的青山翠景,在茫茫雪地之上,前排一队穿着红衣的家丁正在雪地中蹒跚前行。没有喜乐,只有天空中鹅毛般的雪花似乎在与这个队伍做对一般的不停的下着,让这天地更加雪白,好似有意无意的为迎亲的队伍蒙上一层寒意萧条。

其实这样的雪景是很美丽的,她不由有些惊叹于这壮丽的景色,只在这一瞬间,说时迟,那时快,耳旁只听到一阵“叮……叮……叮……”的响声,转眼已见地上落满了一地的箭支……她还不及回过神来,一只羽箭带着呼啸的风声迎面射来,呐喊冲杀的声音潮水般的骤然涌起,瞬息便充斥占据天地之间,只见一群兵甲之士从这冰天雪地里突然的生出来,好像天降奇兵一般。

一时间,利器破风的尖啸声,喊杀声,兵器碰撞声,甲胄叮当声,箭芒脱弦声,鲜血飞溅声,利刃斩入骨肉声,脚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咯吱声……沸腾如海,将人湮没在这惊天动地的声音海洋中,将整个冰雪的天地湮灭在这场屠杀之战中……

远远看见一个青年男子正在取箭弯弓,一箭呼啸而出,直奔队伍里一个领先冲进来正在斩杀中的家丁,嗤的一声,那人应声倒地。那一箭贯脑而过,一箭毙命,端的是好身手,那人似乎感到欣仪在看他,他没有再继续弯弓,而是扶着弓在马上坐直了身姿,冷峻的眉目间映着微寒的雪光,而身上的玄墨色斗篷被风吹得飞扬,露出里面的明亮的淡色锦袍,仿佛一个带着硕大黑翼的战神,远远虽然看不清容颜,却能那样清醒的感受到他清冷的脸上度上了雪色的寒光,宛如死神一般威严和无情。身侧的雪光透出森冷的寒气,而

众人的鲜血混着雪水染红了路面……

便是在梦里,欣仪也吓的浑身哆嗦了一下,她想要醒来,却怎么也睁不开眼,只觉得身子越发有些沉重,紧接着便是看见一个身穿红色嫁衣,披着红色裘衣,衣着华丽非常,身形看上去却不过十四五岁的女子不停的在雪地中奔跑着,豆大的汗水沁在额头上,她一边向前跑一边不停的回头张望着,引得头顶的凤冠珠钗叮当作响。不知过了多久,因为体力不济,脚踩在雪地上的咯吱声消失,她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一个踉跄跌倒在雪地上,顷刻间,奔跑后的疲倦和燥热袭来,在虚汗过后,只觉凉意袭来,浑身瑟瑟发抖。

好冷……真的好冷……过了开始时候的汗热之后,仰躺在雪地之上的女子宛如掉落到了冰窖之中,手脚都觉得有些发麻,慢慢的,她的手脚开始变得越来越麻,身体也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何欣仪带着几分惊恐的挣扎努力的睁开了眼眸,眼前又见那几个小不点冻的红红的面颊,那刚才的是梦嘛?可是为什么这个梦让她觉得冰凉刺骨,又如此真实,如果只是梦,那梦里的人与她是什么关系?

又或许,这个梦境是不是这具身体,最后残存的记忆?就在何欣仪正在游疑不定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又一个约摸五十来岁左右的女人走了进来,她一进来就看见何欣仪醒了,便说道:

“哎呀,你醒了,那就太好了。”

几个小不点,一见这个女人,便拥了过去,高兴的嚷道:“刘婶婶,你来看我娘的嘛?”

何欣仪有些无措的看着这位大婶,只见她没好气的点了点那个小丫头的脑门,然后说道:“什么你娘,丫头小片子,又在这瞎说了。”

呃!这是什么情况,何欣仪只觉得一头雾水。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