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f37868105ce4af7a1e1d58f5c386977,time=1600567294,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0529725/490529781.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31L3&nid=40134316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34316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0529725&page=1&vt=2,signature=effe259490bae8821251bec39d24d20ba3449799
isshowflow:1,,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2 意外突然到来

这位刘家婶娘似乎也看出来何欣仪的疑惑,便笑了笑,走过去倒了一杯水,一边递到她面前,一边说道:“来,喝口水,唉,你是丫丫她爹从雪地里捡回来的,背回来的时候,正好身上穿着一身喜服,外面的小屁孩子们起哄说你是她爹背回来的媳妇儿,这几个孩子不懂事,误会了。”说完又笑了笑,那样子说不出来的亲切和纯朴。

何欣仪听到她这样一番解释,才觉得心里略略有了些底,带着几分笑意的接过她递来的水,一边怯怯的说道:“谢谢你,给你们添麻烦了。”

“唉,你客气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还不是我救了你,是丫丫他爹把你背回来的。”说完这位刘家婶娘垂下了一下眼眸,打量了一番欣仪,欣仪在她的注视下,有些尴尬的端着水,只是却怎么也不好意思喝下去,只是怯怯的那样垂着头,却偷眼瞅着这位刘家婶娘,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只是带上了几分笑意的打了个哈哈,然后说道:“姑娘,你一直晕迷着,呵呵。”说到这里刘家婶娘停了停,这才继续说道:“只是不知道你是从那里来,又准备往那里去,又因何流落在这雪地里呢?”

何欣仪听到她的问话,心里也开始打起了鼓,听着这话,她是在雪地里让的捡回来的,难不成,那个梦境,真的是这身体最后残存的记忆?回想起那个梦

境,她一个生长在新中国的女子,何曾见过那么多的鲜血,一时回想,也觉得全身发寒,不由脸色微变,这样细微的表情却没有逃过刘家婶娘的眼,她看在眼里,心下猛然一紧,必竟是个来历不明的新娘子啊,这要是从家里偷逃出来的,这可怎么是好?

正在这片刻功夫,欣仪已经回过神来,她赶紧轻声的应道:“其实……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一片雪光,之后的事,我都记不清了。”

“啊。”刘家婶娘轻呼了一声,然后有些迟疑的打量起了欣仪的神色,心下的狐疑更甚,不由暗自埋怨起了丫丫的父亲,做好人,也得问清来由啊,要是这收留的是背家私逃的小妾,或是那家逃婚的女儿,可是了不得的事,这后生虽然不是本村的人,可是也一向老实本份,可不能让他惹了这样的祸事。暗思及此,便有了计较,虽脸上还挂着笑,但说话却是冷了几分:“既然你也醒了,只怕家人也在寻你,不如,去县府里打听一二,早些寻到自己的家人……必竟这会也近年关了。”

何欣仪又不蠢,那里听不出来,这是人家要赶她走的意思?可是她现在举目无亲也便罢了,只怕身上还没有一文钱,最重要的是,她这身体最后留下的记忆可是她再让追杀呀……

这一时半会让她去那里寻个安身之所?

可是……

何欣仪定了定神,看着这破旧的屋子,还

有那几个衣衫缕缕的孩子们,知道这个家也实在无力供养她这样一个闲人,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还闹不清是什么人在追杀她,要是一般的盗匪,可能人家当时没有追着,也就罢了,要万一是仇杀……她留在这里,岂不是给这几个孩子带来祸事?

思及此处,何欣仪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婶婶说的是,只是不知道这里离县府有多远?要如何去?还有此间主人何时归来,我想当面谢谢他。”

听到欣仪这番话,刘家婶娘反是有些不安了,她打量了一下欣仪身上的伤,不由叹息的说道:“丫丫她爹跟着我家男人一起上山采参去了,这冰天雪地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会天色也晚了,我呆会给孩子们送些干粮来,你们凑合着吃上,明天我央个去城里卖野货的人带着你一起进城吧。”

欣仪看着刘家婶娘似乎有些不安,暗自感动这些人的纯朴与善良,赶紧宽慰她说道:“谢谢刘家婶娘,这样,我也能早些与家人团聚了。”

刘家婶娘看着欣仪苍白的小脸,有些不安的笑了一下,再打量着这家涂四壁的屋子,不由心里暗自叹道:小姑娘,不是婶子狠心赶你,只是这家里真也找不出多的吃食了,何况,你这样来历不明……。

欣仪看着刘家婶娘离开,一言不发的端着那碗水,沉入了思绪当中,她看着那出嫁的场面,如果那真是这身体

的记忆,她可以肯定,这个身体的主人非富即贵,可是为什么她会遇那样的事呢?

想到这里,她不由叹了一口气,她还能记得,在梦里那一地的鲜血,只映的人眼眸几是睁不开,全是鲜活的生命洗染而出。正在这时候,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姐姐,娘要走了嘛?”

“刘家婶娘说她不是我们的娘。”听着这语调里,有说不出来的失落。

欣仪不由抬起头看着面前几个拥在她床侧的小不点,心里暗暗想着,若是有一天,她有能力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回报这家人的救命之恩。想到这里,她伸出手,摸了摸面前小不点的丫角,然后说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最大的女孩子懂事的先笑了笑,才回应道:“我叫丫丫,这是悠悠,这是珊珊。”一边说着话,一边一个个的指点过去。欣仪这才知道,那五六岁的男孩子叫悠悠,最小的那个小萝卜叫珊珊。

欣仪带着笑的抚了抚丫丫的额前的碎发,然后说道:“谢谢你们照顾我,我睡了几天了?”

“一,二,三。”丫丫有些可爱的拿着手指一下下的数着,然后瞧着欣仪说道:“三天了。”那样子说不出来的可爱,欣仪不由让她逗笑了。

正在这会功夫里,突然听到外面“哐哐哐”的敲起了响锣。接着就听人一路叫嚷开来。“不得了,有狼群来了,我在山尖上看见了,黑压压

的一片呀,我都不敢下去。”

狼群!

何欣仪的眼里的瞳孔都惊的收缩了一瞬。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