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e133871488cd42618dea103a99278470,time=160393700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0529725/490529782.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3L51L5&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90529725&page=1&vt=2,signature=6cb71a553cbe86266c31df852698fc7ebf89d12d
isshowflow:1,,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3 死神一般男子

“这山,咱们住了近十年了,那里来的狼群。一只两只还是有过的,只是那里有过狼群。”

“是真的,我在山顶上看见,黑压压的一片,一双双眼都绿湛湛的,怕是这雪堆的时间太久了,狼觅不着食,这才来了。”

“…。哎呀,这可怎么办啊。”

“天啊,可不能让狼进村里来了。”

村里的大人们,听见了叫嚷声,一个一个惊呼开来。

何欣仪愣了一下,一瞧眼前这几个小不点,脸上还是茫然的样子,知道她们不明白狼的可怕,赶紧努力的爬起身来然后推开院门,立时迎面一呼啸的西风混着雪花飞了过来,她冻的一咬牙,但还是走了出来,看着道路上已经有了些妇人聚在一起,只是却也没有一个能拿主意的人,反是在那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

何欣仪焦急的看着这些正在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打算的样子,不由出声说道:“大家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还能怕了那些畜生不成,我们多点些火把,带上火油,柴火,先准备上一道防狼墙,等它们过来,便点火,把它们烧死了去。”

大家听到出声的人声音婉丽,不由抬头看了一眼,何欣仪的样子虽然单薄,但脸上却有镇定,不由也跟着信了几分。想了想,那刘家婶子走了出来,望着大家伙说道:“我听这姑娘说的有些道理,狼没有不怕火的,而用这狼要是不赶走,咱们又怎么过年?

想来这刘家婶子在这村里还是有些信服力的,听到她说话,大家又议论了几声,何欣仪有些等不得的催促道:“大家伙快决定,这狼可是不能等人的?”听到这话大家总算七手八脚的在刘家婶子的代领下扛起了家么,在何欣仪的指引下开始挖出一道防火沟,再外层又堆起了柴火,浇上了火油,何欣仪看了一样那些柴火,瞧着那些堆来的村民一脸肉痛的样子,知道这些都是他们今冬御寒的备物,只是这时候也顾不上这些了,大家都没有一点游疑的,开始的一点一点的堆了起来。

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何欣仪本正在浇着火油,只听声音来的急,赶紧探过脑袋从一侧看了一下究竟,居然是一只狼正在如疯了一样的向前冲来,还没等欣仪反映过来,她已觉得身子一轻,已让人抱到了一侧,只在那时光交错的瞬间,那狼已经继续飞驰的冲了过来,到了近处,才嗅到一阵阵薰人的血腥味道,她定睛细看,才发现,那狼的腿早就是血迹斑斑。

狼背的上已有些地方皮肉都让狼爪撕裂,那是一只老狼,毛早就掉的七七八八了,这时候让狼抓过以后,皮肉倒卷着,看起来让人心里一阵阵的发凉。

欣仪突然想起,以前在动物世界里看到过狼是一种,饿到极处,连同类也会吃的生物,现在亲眼所见之时,还是让人不寒而粟。想来,狼君

只怕就要到了。就在欣仪这念头电转的这一瞬间,那狼已经如是奔涌而去的洪水一般,无畏的继续向前冲奔着,完全不顾众人的叫喝,冲破了前面拐角处一家的栏栅,还继续向前冲着,一直用头顶撞上了那家的土胚房的墙壁,发出一声巨响,显然已经是让同类的追赶给逼的疯狂了,在不远处的欣仪看见那狼撞到墙上后,从头上喷涌而出的鲜血染尽了那半边墙,映在雪上,全是血色,她不由又想起了那个梦,好像那死神又近在尺间一般,不由浑身发冷。

这时候却听到刘家婶子突然大吼了一声说道:“大家准备火把,家么,只怕狼群要进村了。”

那只老狼突然又站了起来,发出最后的一声嚎叫,便再也无力的倒了下去,大家看着它还有泊泊的流出的鲜血,还有那身上一处处让狼爪尖撕裂开的痕迹,不由心里一阵阵的发凉,这些原本生活在宁静里,多以种田为生的农户们,那里见过几次这样的场面。就更不要提一直生活在安逸里的何欣仪了,她只觉得胃里一阵阵的翻滚,身上却是冷的只冒汗,心间一遍一遍的发凉,但她还是压下了自己种种的不适,提醒的说道:“它们只怕嗅到了血味更会发狂,要早做准备啊。要不呆会狼来了,更是失了先机。”大家更快的开始了在村间架上高高的栅条柴火,只是彼此在对方的眼中,都能看

到一种叫恐惧的神彩。

就这会功夫,突然听见有狼狂啸一声,酷烈的声音冲撞在山壁间,竟经久不绝,似有千万头野狼一起朝天狂啸,那般恐怖,这时候青壮的男人多数已经上山采参去了,留下来的本就以妇人居多,此时听到这样的叫声,更是个个惊的面无人色,反是刘家婶娘略微镇定一些,她不定的在催促着大家说道:“大家别慌,要慌了,可真要喂那些狼仔子。”

就在众人正慌乱的时候,之前让遣去山梁上看情况的一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子,突然叫嚷着冲了下来:“娘,来了军队,来了军队啊,他们把狼群冲散了。”

“真的?”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惊呼到。

“当然是真的,我看见了,那甲闪亮亮的,旗多的数也数不清。三下两下便冲散了那些狼群。”听到他肯定的答复,何欣仪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让抽走了一样,立时软了,身形一晃,好在一侧的刘家婶娘眼明手快的伸手扶将住了,只是这刘家婶娘的手又何尝不是在发抖,她们必竟都是一些妇人啊,那里有真的不怕的?

接着便听着大家在那里叨念着各种佛号,不停的在感谢上天,也有的在埋怨不该当听何欣仪的话,将这火油浇的早了些,浪费了之类的。

何欣仪却是顾不得这些人的话语了,知道狼群让军队杀散了,这村子转危为安,她才觉得心里定了几分,却在这时

候,听到刘家婶娘低声说道:“这大雪天里,怎么无端端的来了一队兵,只怕……”

正在这功夫,已听见远处传来惊雷一般的声音,何欣仪抬起头,只见那遥远的天际一旗骑兵正在奔驰而来,领头的人身上的玄墨色斗篷被风吹得飞扬,露出里面的明亮的淡色锦袍,仿佛一个带着硕大黑翼的战神,远远虽然看不清容颜,却能那样清醒的感受到他清冷的脸上度上了雪色的寒光,宛如死神一般威严和无情。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