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449d1cb792543e9bf21ff29cc367acc,time=160393997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0529725/490529785.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3L51L8&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90529725&page=1&vt=2,signature=ec853e24cd6cd1593d063f908b1c915585cc2054
isshowflow:1,,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6 顽强的活下去

“娘!我好怕!”丫丫毕竟是小孩子,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等阵仗,一时间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何欣仪也摸不准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瞪大了眼睛,紧张的注视着窗外的黑暗,在等待当中,感受着与死神最近的距离带来的浓郁窒息。

一个白影缓缓浮现在了窗前,何欣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是她没有叫出来,这个时候,过分的恐慌只会让对方更加肆无忌惮。

自己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唯独是丫丫,多好的孩子啊,她是不应该被卷入到其中的。

何欣仪在努力的思考着,用现代人全部的智慧考虑着究竟该怎样才能逃脱险境。

或者说,若是她自己,死了又有何妨,但是心中若是有了牵挂,自己怎能就这样撒手人寰,丫丫可是没有任何错误的。

正这样心乱如麻的思考着,房屋破旧的木门突然被狠狠地撞开了。

一个黑衣大汉手持长剑,冲了进来,看那架势,绝对是一个杀手,一个标准的刺客。

而房屋的窗户口上,何欣仪清晰的看到了一把弩箭,正在垂搭瞄准,矛头还能是朝着谁,分明就是自己!

看来是两个杀手趁夜来到了,可是他们是怎样知道自己在这里的,难道是刘家婶娘?

何欣仪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怀里的丫丫说道:“黑白无常!就是他们,姐姐,你来的时候,他们也出现过,当时你晕了,是爸爸打退

了他们,但是爸爸也受伤了!”

听着小孩子语无伦次的话语,何欣仪明白了,原来自己来到这里前,依然处于被追杀状态,而这两人看来是又要回来杀害自己了。

何欣仪试了试身体,自己无比悲催,穿越前来,竟然没有一点武功,甚至连暗器也不会,看来就是个平凡的弱女子,除了拥有现代人的智慧,再无其他特别之处。

可是,就是在北京的时候,何欣仪不过本科学习,读的还是考古学,超级冷门的,找个工作轻松,但是整天盯着一堆文物,实在是脱离人世。

现在倒好,何欣仪可真是为职业献身了,直接穿越来到了古代,什么年代都无法判断,走一步算一步吧。

小命即将不保,何欣仪也没法乱想什么,只能保住了丫丫本能的护住了她,大声喊道:“有什么事冲着我一个人来,别伤害孩子!”

杀手就是杀手,一语不发,根本不理睬何欣仪,倒是窗边架起的弩箭角度竟是调整了一下,本来是指向何欣仪的,现在直挺挺的瞄准了丫丫!

看来是打算连小孩子也不放过了,何欣仪心中一阵苦楚,“难道老天嫌糟蹋我还不够,最后还要让我再痛一次吗?”

黑衣大汉的长剑带着冷光慢慢指向了何欣仪,这人似乎并不着急,想要找个最适合的角度,割下何欣仪的头颅。

在古代,杀手邀赏的凭证就是割下对方的头颅,哪怕对方是个美若天

仙的女子,也毫不怜香惜玉,只要有了钱,就是神仙姐姐还不一样陪睡,杀个俊美女子,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了。

可何欣仪还没有完全融入到这种生活模式当中,她的思想定位中,杀人是要偿命的,是要有法律约束的。

古代杀人的确要偿命,但是那个年代,法律不健全,各种东西也不完善,死个人什么的基本上都成了无头公案,根本无从查起,有很多甚至几百年后才被破了。

何欣仪,只能祈求菩萨了,毕竟,佛祖那一家子是千百年从未过时存在的信仰。

造化弄人,命运总是在开一个奇特的玩笑,何欣仪,命太硬,好不容易穿越到这里,哪能就这么死了。

这不,帮手接着来了。

窗外忽然传来了铿锵兵刃的撞击声,砰砰作响,似乎还暗含了几分真气力道,竟是震得屋子轻微的颤抖,似乎外头二人的决斗,太过猛烈,让房屋也忍受不住那股压迫感,开始畏惧。

当然,窗户口的弩箭已经停止了移动,看来是那个操纵弩箭的白无常与来人搏斗去了。

但是二人似乎实力不相伯仲,一时间竟是没有分出胜负。

外头传来一声粗犷男子的声响:“白无常,多行不义必自毙!别的生意我不拦你们,但是这个你们不能做!”

一个尖细的男声传来:“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们为钱卖命,夺命修罗又怎样,别以为我们兄弟会怕了你,现在你这幅伤

弱病体,也就能跟我斗个平手,老二,动手!”

最后一句话明显就是对屋里的黑衣大汉说的,何欣仪听得真切,也对外面那人暗暗担心起来。

“该死!到底该怎么办,我已经连累太多人了!”看着黑衣大汉快步走向自己,何欣仪不知该做些什么,自己根本不是这人的对手,即使反抗也是螳臂当车,最后能做的,似乎就是为丫丫求情了。

“这位壮士,求求你放过这个小孩。不关孩子的事!”这番话何欣仪带着最后的几分希望,口气已经有点哀求的味道了。

但是,黑衣大汉根本没有理会何欣仪,而是一把抓起了何欣仪的头发,提着她比量着,就要将她的头颅砍下。

一旁的丫丫似乎忘记了危险,大叫着:“不许伤害我娘!”用她那弱小的身躯朝着魁梧的大汉扑了过去。

小孩子又能怎样,在这个年代,钱能够让人甘愿出卖自己的灵魂,即使是天真的孩童,说杀也能杀!

丫丫连抓带咬,似乎让黑衣大汉有些恼怒,怒骂了一声:“小不死的!想要早死,爷成全你!”

“不要!”看见大汉长剑指向了丫丫,何欣仪一把抱住了黑无常的腿,这是出自她的本能反应,她已经无法接受在乎的人再度离开的残酷现实了。

而自己在乎的人,在这个世界,第一个便是丫丫了。

外面的二人对决已经升了好几个档次,屋门突然炸开,一个白衣男子有些

狼狈的滚了进来。

黑衣大汉有些疑惑,惊问道:“兄弟,怎么回事!”

白衣男人面遮白布,根本看不清容貌,但是嘴角分明溢出了鲜血,连咳几声后说道:“快动手,有埋伏!”

黑衣大汉虽然心疑,但是明白必然出现了事端,现在再不动手,就晚了,索性一脚踹开了丫丫,拿起剑来就要将何欣仪斩杀。

“保护郡主!”门外突然蜂拥闯入了四名红衣男子,手持钢刀,铁甲裹身,倒是有点像白天的军士们。

何欣仪有些乱了,“到底怎么回事?”

四人显然是官家身份,一上来便自爆家门,“我等奉上将军之命,潜伏在此,保护郡主安全!”

“什么,原来他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何欣仪心中一阵荡漾,不只是后怕还是什么,总之,她现在明白,自己距离死亡又将遥远了。

四人冲了进来,两人出手甚快,看见何欣仪处在危难之间,直接把手中的钢刀投掷向了黑无常,当场把他逼得退到了屋子的另外一角。

白无常喝骂道:“没用的家伙!”而此时的他也是自身难保,已经完全被四人围住了。

黑无常反骂道:“夺命修罗呢!”似乎这个人才是他真正忌惮的对象,而眼前的四名官军卫士还不足以威胁到自己。

“在这里!”一个清爽的男声传来,就在屋外,似乎这才是刚才与白无常对决的那人。

“是爸爸回来了!”丫丫似乎认识屋外那人

,非常高兴的样子。

何欣仪终于明白了,“原来就是夺命修罗救了我啊,但是这夺命修罗是谁,救了我真的是要我做他的老婆吗?”

情形还是非常紧张的,白无常突然从怀中掏出一物,怪叫一声:“一起死吧!”

而那四名军官还真是硬汉,看见那东西以后齐声怒喝:“保护郡主!”

随后,四人死死的扑向了那个东西,而黑白无常也一个撞破墙壁逃走,一个冲破屋顶撤离。

何欣仪浑身颤抖,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般恐怖的景象,四个刚才还活生生的人,已经完全停止了呼吸。

这还不算,一滩滩血正不断的呈扩大态势,四个人聚拢在一起,浑身都被扎了个透。

而何欣仪与丫丫也在四人的保护下,侥幸捡了一条命。

“一千零一夜!真没想到,居然在他手里!”一个满脸胡渣,有些邋遢的男人缓缓出现,与那上将军相比,他也是个异人。

至少,在何欣仪眼里,这个人看起来很是亲切,根本不像是个侠客,也不像是那种巧取豪夺之辈,他有个束发,乌黑油亮,一簪木头削的装饰插在里面,别有一番韵味。

“姑娘,受惊了!”那人进来之后,直接来到何欣仪眼前,身后是一个披风,掀了起来,把何欣仪的视线挡住了。

“多细心的男人!”何欣仪心中一阵感动,丫丫的反应直接更突出,扑了过去,叫道:“爹爹,我好怕啊!”

这一夜,

终于风平浪静了,何欣仪突然感觉好生疲惫,但是,自己别无选择,依然要顽强的活下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