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8033bccc94cb4b40a29901c66d4acec8,time=1603936395,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0529725/490529786.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3L51L9&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90529725&page=1&vt=2,signature=a15122f8455fb00c0d241331ef448b2c1f47aa27
isshowflow:1,,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7 安稳的落脚处

来人是谁何欣仪心中已经猜测出了几分,虽然情况险恶,她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在追杀自己,不过显然是这个人救了自己,所以还是应该尽一下礼数,于是躬躬身子,感谢道:“多些壮士相救,小女子不胜感激,不知尊姓大名?”

这番话也多亏了何欣仪平时看了不少武侠片,有板有据,还真像个古代的大家闺秀的样呢。

对方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虽然这人也是个侠义之士,但是在古代,又是兵荒马乱的,弱女子见了这种江湖仇杀,哪有几个还有功夫答谢的,而且,这个女孩是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上次见她的时候,这个丫头还吓的浑身哆嗦呢。

当然,如今的何欣仪可是个现代人的思想,可是先进了好几千年呢。

当然,眼前的男人也不是那种随意慌神的主,他愣愣神,自我介绍道:“鄙人唐少寅,来晚了一步,让姑娘受惊了!”

何欣仪搂住丫丫,慈爱的说道:“丫丫,对不起,姐姐连累你了!”

丫丫虽然还很害怕,但她毕竟是九岁的大孩子了,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说道:“姐姐,我不怕,我要保护你的!”大家伙这样一番客套以后,居然也就是天色渐沉。只是这屋里的那血腥的味道也越发重了,看着这里一片血色这屋子里显然不能久呆了,何欣仪跟随唐少寅离开了这间沾满血腥味的屋子。

不少庄户家的灯光都亮

了起来,青壮年聚在一起,害怕的张望着,看到几人安然无恙的出来,连声问道:“唐大侠,没事吧!”

“我没事,大家别担心。”唐少寅抱拳面向众人,根本没有一点大侠的架子。

这个时候,突然在黑暗里掠出两个小小的身影,大喊着:“爸爸,爸爸!”

原来是悠悠与珊珊,见到唐少寅,竟然忍不住哭着叫着,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这几个孩子必竟还是年幼,见着这们的场面,那里能不惊个好坏出来,不过这也是非常感人的一幕,很多村里的老人家不禁侧首,抹了几把鼻涕,“太可怜了,没爹没娘的孩子,就靠着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养活到今天,都不容易啊!”

就在大家都七言八语的讨论的时候,突然听到唐少寅微微的闷哼一声,似乎是哪里有些痛了,悠悠惊叫道:“爹,你怎么受伤了!”

倒是珊珊眼尖,大喊道:“爹,你旧伤复发了,快去歇歇吧!”

何欣仪明白了,怪不得黑白无常这么怕这个人,真没想到他是带着伤痛出战,还击败了一个人。

“我实在是太无能了,总要让人保护,难道我就这么娇气吗?”何欣仪心中有些懊悔,恨不得自己也会武功,这样,最起码就能在敌人冲着自己来的时候,离得远一点,这样就不会连累大家了。

四下望望,何欣仪突然看见了那把棕色的弩箭,就在刚才那屋子的窗台上,

肯定是白无常丢下的东西了,“不管了,先拿过来防身再说。”

那个弩箭的操作倒是不难,一次似乎还是三连发的,这里面足足藏了三十根箭,也就说说,可以足足发射十次,这样起码就能让何欣仪有十次保命的机会了。

这个夜晚,应该是没有事端了。

唐少寅与三个小孩子回家了,何欣仪不便与他们同住,便去了村里的算命婆王婆子的家里,据王婆子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还是王婆子强烈要求下,何欣仪才去她家住的。

何欣仪刚刚进了王婆子家里,却听到阴森的一笑,王婆子似乎是怪笑了一声,但是何欣仪只当她是老年痴呆抽得,倒是没有多想,然后进屋找个炕上躺下了。

王婆子在一旁靠着炉火,嘴里叼着烟斗,一双眼睛微微闭合,似乎很惬意的样子,看来是把今天刘家婶娘给她的补贴金先换了大烟享受了。

何欣仪左翻右滚,被大烟呛得无法睡着,自己身上还有伤呢,这个王婆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让自己来说是有事谈,怎么进来一言不发,招呼自己睡觉还故意呛自己。

“唉,我都遇到些什么人啊!”何欣仪有些小小的懊悔,在这样的武侠世界生存,遇到那种穷凶极恶的人也就罢了,再遭遇形形色色的平凡人等,当初真该好好学学人际关系学啊。

似乎是折腾的差不多了,王婆子突然回头,一双眼睛瞪得很大,

和死鱼眼一样,顿时让何欣仪直接跳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本来被安排来到王婆子家何欣仪就感觉不对劲,现在是愈发感到不对头了。

更何况,就在自己跟唐少寅分开的时候,男子那幽泉般的眸子朝自己眨了几下,似乎是告诉自己多加小心。

怀中还有白无常留下的弩箭,何欣仪悄悄的把保险撤去了,就准备出现特殊情况,就射王婆子。

王婆子不愧是个算命的,看见何欣仪紧张的样子,哈哈大笑道:“小丫头,如果我突然朝你奔过去,你恐怕是想用你怀里的弩箭射我吧。”

何欣仪心中大惊,自己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动作,那弩箭也是自己趁着夜色时取来的,这个王婆子怎么知道的。

王婆子都七十多岁了,身材矮小,穿着打满补丁的破布衣服,一双布鞋也打了四五个补丁,倒也不像是江湖人士啊。

难道说,算命的就这么神,能跟当年的诸葛亮一般,未出小村,便能揣摩人心?

不管怎样,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何欣仪还是直接掏出了弩箭,对准了王婆子说道:“王大婶,不管您想怎么样,我希望我们能保持这样的一段距离说话。”

房间并不大,现在王婆子与何欣仪的水平距离恰好是一点二米。

一点二米,顾名思义,在现代人际交流学中,是21世纪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只要在这个范围之外,人不但不会感到紧张,

也不会感到生疏。

这是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交往的最为融洽的距离,也是好几千年人类发展研究出来的礼仪。

王婆子看着她的样子,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只是闷闷的说道:“既然来了,我屋里也不留闲人,你去帮我把后院的柴劈了吧。”她说着话,整个人佝偻着在即将燃尽的篝火旁,又开始抽起了大烟,那样子看起来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婆子,何欣仪听到她的话,也觉得有理,她现在只要有一个安稳的落脚处就好了,走到后院,哆嗦着开始一下一下的学着劈起了柴…..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