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0e8ef8464c34cf79965905072a26abb,time=160381326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0529725/490529787.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3L51L10&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90529725&page=1&vt=2,signature=6751ecd6f6e3c5ab6554ca8275dca160bfb1e6c0
isshowflow:1,,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8 必须重新开始

一转眼过去了几天,何欣仪其实觉得在这村里过的也非常满足,虽然清苦了些,但也很简单,偶尔还有三个可爱的小孩过来找她玩乐,生活淳朴敦实,还是蛮不错的。

唐少寅这次回来带了不少草药,加上王婆子等人的照料,所以不光是他,何欣仪恢复的也很快。

这天,何欣仪正在村里的水井旁打水洗着衣裳,丫丫和悠悠突然撕扯着跑了过来,似乎是在打架。

“喂,不许打了!”何欣仪停止了手中的活儿,喝止道。

丫丫虽然比悠悠大了三岁,但是毕竟是个女孩子,身上挺狼狈的,看样子是被悠悠揍了一顿。

但是悠悠得了便宜,依然非常生气的模样,小脸带着你吧,红里透着黑,气鼓鼓的,看起来非常可爱,让何欣仪一时也忍不住训斥他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你们两个小可爱吵架呢?”何欣仪决定还是以德服人的好,教育小孩子,还是哄着来吧,所以口气非常的婉转,没有一丝动怒的样子。

丫丫说道:“悠悠抢我的娃娃,给我弄坏了,还不赔。”

悠悠反言道:“错了错了!是她抢我的宝贝,还做成了娃娃,最后我们俩抢夺的时候,弄散了!”

这个时候,何欣仪才看到了两个孩子手里的东西,赫然是几块粘土,看来就是为了这个而吵得架吧。

这个年代,没有那么多玩具,也怨不得两个小孩子会为这点小事动手了。

看着

丫丫红红的眼睛,何欣仪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说道:“来,姐姐帮你洗洗头发吧。”

当然,先要照顾小弟弟的情绪,何欣仪变戏法似的从手里变出了一大把粘土,让悠悠看的眼睛都直了,“姐姐,你从哪里搞的这么多粘土!”

何欣仪笑笑:“拿着玩吧,记得不要为这点小事跟小朋友打闹,不然姐姐不理你了!”

“恩,谢谢姐姐!”悠悠很懂事,虽然是个倔脾气的小孩,但是很认真的走到丫丫面前,轻声道:“姐姐,我错了,呶,给你一半,你捏娃娃吧。”

看见小孩子这么懂事,何欣仪心中酸酸的,“唉,孩子们连个玩具都没有,这都过的什么日子,要是我能赚钱,那该多好,我一定帮大家改善生活。”

接下来,何欣仪很认真的帮丫丫把头发摊开,好一头乌发,长长的垂到腰间,这可是纯天然没有化学污染过的啊,古人的头发就是好。

这是何欣仪由衷的感慨,现代人看似用这那的洗发水,其实都是毒药的,就跟头发吸毒似的,根本没有效果,反而依赖,又是头皮屑又是秃头的,这些,在人家丫丫身上,怎么可能出现嘛。

抚摸着丫丫柔软的头发,何欣仪说道:“丫丫,你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多漂亮的头发啊!”

丫丫害羞的回答:“哪有了,我只要能吃饱饭就行了,不要做大美人了。”

听着孩子这么说,何欣仪心中又

是一痛,在过去,难道人们连追求美的权利都没有嘛,“我一定要赚钱,让丫丫吃饱饭,过舒服的生活。一定要!”

这是何欣仪突然做出的决定,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弱女子,本该受男人保护的女人,何欣仪决定一切都靠自己,毕竟,只有自己做出的一切,才是真真切切的存在,是不会背叛自己的付出的。

轻轻的用水清洗着丫丫的头发,何欣仪看的痴了,但她不知道,远远的看着自己的唐少寅,竟然也已经看的痴了。

何欣仪抚摸着丫丫的柔发,情不自禁的开始哼起了歌:“浮云尽净,残 暗香 。

伶风半盏,徒留 孤。

孤泪苍天应有闻。月明时几人问?

细雨 ,落花凡尘,幻化做万千伤痕,缘断愁半生。

回眸,忆往昔,风雨随半生。

残月飞花,飘雪天涯。浊酒昔人梦一场,梦醒时何人问?

轮回间,浮生望断。

前世缘,今生梦,来生莫续。”

这也是何欣仪过去最喜欢的一首网络翻唱,或许是出自对曾经的怀念她情不自禁的开始唱起了这首歌,在歌声里,何欣仪仿佛回到了曾经。

北京市,又是傍晚时分,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何欣仪一个人看着这纷繁的世界,百感交集。

宽阔大道马路上,到处都奔跑着各色的小轿车,经常出现的出租车横冲直撞,但是却避免不了水泄不通的结局。

北京市中心的某个地段,一个特别美的地

方,何欣仪为这里起了个名字叫做“樱花路”。

听起来有点像是灵异小说,但是何欣仪接下来要做的的确跟灵异没什么区别。

何欣仪就在车流人海的樱花街里,望着那每天下班都要经过的一个电子宣传板,那上面总会出现熟悉的一袭纯白装男人,就像是中世纪英国皇室走出来的尊贵伯爵,那般儒雅尊贵。

只是,远观的人却是落下了无声的泪。

何欣仪在哭泣,止不住的泪水像是偶尔连成线的小雨,刷刷的滑落,就在何欣仪的脸颊上肆无忌惮的倾泻着。

何欣仪穿着最美的新裙子,微笑着走着,当最后的希望都破灭的时候,坚强背后藏匿的泪水,让它流吧,流淌到心脏里,又变成千万锥子,狠狠的刺穿着内心最为柔软的地方,让人窒息,让人忘却疼痛,让人欣然接受死亡。

当何欣仪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已经做出了决定:“既然你抛弃了我,既然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那就让我带着恨离开吧,从现在开始,我将恨你,既然爱不了你一生,那就让我带着恨等待轮回吧,即使不能轮回新生,那我的恨也是永恒,这也是我对你的唯一惦念,永远不会忘记你。”

不是何欣仪偏激,而是因为太爱,而是因为心已经给了那个男人,那个负情的男人。

从那一刻开始,何欣仪已经没有心了,因为她的心已经完全被那个男人带走了。

来世会

有嘛?或许会,或许不会,但是何欣仪目前的选择只有一个,带着浓浓的恨意,离开这里,即使失却了记忆,但是依然是带着恨意离开的,这就足够了。

当徐徐樱花翩然落下,似乎是在为今生何欣仪的苦楚感叹些许,但是,那一刻起,何欣仪的新生也便来到了。

带着几滴泪珠,何欣仪睁开了眼睛,一切都没有改变,自己眼前的仍然是现今熟悉的面孔,原来,在曾经的种种,真的彻底沦陷成为了前世,自己真的要在这个世界重新开始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