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ef7e5f766a1e47879ed91a9e417c4843,time=1603938725,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0529725/490529788.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3L51L11&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90529725&page=1&vt=2,signature=8405d434ce0e34afb99320d2da033ea2017192fe
isshowflow:1,,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9 命本不该如此

“丫丫、悠悠、珊珊。”

三个小孩子听到唐少寅的叫声,立时一起屁颠屁颠的跟到了唐少寅身侧,然后说道:“爹爹,姐姐的歌声是不是好好听?”这是丫丫问的。

“不对,不是姐姐,她是妈妈了!”这句话是小男孩悠悠说的,看起来非常理直气壮的样子。

倒是珊珊比较羞涩,说道:“爸爸,你也该给我们找个妈妈了,这一次不就是你带回来的妈妈嘛。”

唐少寅苦涩的笑笑,自己都二十五岁了,那个姑娘,可是凌罗郡主啊,才十五岁的女娃,自己也没什么身份,就是个落魄的侠客,怎么可能配的上人家。

这几天听村里的人说了,前几天来的官军有个领头的据说就是凌罗郡主的夫君,人家都定亲了,自己怎能再有非分之想。

唐少寅不知不觉来到了何欣仪面前,躬下身子,以示尊重,“姑娘,好曲,不知什么名字?”

何欣仪笑不漏齿,淡淡的说道:“忆往昔,前世缘,唐少侠见笑了。”

“好曲,好名字,好啊!”连着三个好,唐少寅不知该如何夸赞何欣仪了,只是讪讪的笑着,虽然是一方云游侠客,也会赋诗几首,但是在何欣仪面前,他却像是庄家人,只会憨厚的笑笑了。

“咦,爸爸,你的脸红了呢?”丫丫调皮的说道。

“哪有,哪有了!小孩子别乱讲!”唐少寅假装生气,丫丫吐吐舌头,蹦蹦跳跳的逃走了。

想到唐少寅

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何欣仪问道:“唐大侠,不知道丫丫他们的娘亲是谁?”

听到何欣仪的问话,唐少寅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怅然若失的说道:“其实,我不是他们的亲生父亲,他们的父母是我的好友,只是已经不在人世了。”

“啊,怎么会这样!”何欣仪不由的一阵心慌,好可怜的孩子们。

“你前后变化怎么这样大啊?”似乎是岔开一个话题,唐少寅问道何欣仪。

“什么变化?”何欣仪不明白了,自己自始至终没什么改变啊,即使是三天脱胎换骨的学习,自己的本性依然是那个温柔的姑娘能有什么改变呢。

唐少寅无奈的笑笑,说道:“看来你都忘了,那一天,你被追杀的时候,我救你时,你可凶了,连抓带挠的,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我还怕伤了你,还要跟匪徒交手,害我受了好几处伤呢。”

听到唐少寅的这般解释,何欣仪略有失神,似乎想起了什么。

关于那场长梦,何欣仪清晰的记得。

这一天,是何欣仪要出嫁的日子,一大早何欣仪就被家里的丫环从床上叫了起来,本就对要嫁给云王爷的事不满的何欣仪有些茫然,只是由着丫环为她描眉画唇,打扮好后的何欣仪回过神来看到了铜镜里的自己。原本就大的眼睛被稍稍画了点妆使得更加的大而黑让人看了就会心动,那张粉色小嘴被弄的红润了点使人

有亲一口的想法,脸颊打了点胭脂让原本就不错的皮肤更加的诱人。

何欣仪的母亲一进门就看到了自家女儿身着凤冠霞帔在梳妆台前任丫环梳着她的秀发,何母心里一阵发酸。

要不是自己相公在朝为官太过清廉使得其它大臣们颇有不满,长久积压下来的不满使得大臣们不断的陷害何父左相。

左相原本就不是个怕死的人,可是却怕连累到自己的妻子女儿。因此才初次下策求当今皇上将自己唯一的女儿赐于手握兵权又深得皇上宠爱的云王爷为妻,以此来保全何欣仪的安全。

何欣仪本就不是个身处闺阁不出门的女子,原本调皮的人儿自然也知道点父亲的事,也知道父亲让她嫁给云王爷的苦心,因此也乖乖的听家里人的安排。

何母用手帕拭过眼角边的泪水接过了丫环手里的梳子,轻柔的为何欣仪梳起了发髻。

何欣仪看着镜中的母亲笑着说道:“母亲,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你就不要难过了,而且我知道父亲和母亲是为了我好!”

何母听到何欣仪贴心的安慰拿着梳子的手不由颤抖了起来,看着懂事的女儿,何母留下了两行清泪。

何欣仪见母亲流泪转身把母亲手里的梳子放在了一边,抱着何母的腰靠在她身上软软的说道:“母亲,今天是女儿大喜的日子,你不应该哭的那么伤心才是啊!这样让女儿去王府都不能安心了啊!而且我也

不是软弱无力的大小姐,我可以保护自己的!”

何母用微颤的手摸了摸何欣仪的头点头说道:“是啊!我们的宝贝长大了,之前我和你父亲还嫌你没一个姑娘的样子,学武不说还爱穿男装出去玩,可是现在我还是应该庆幸了,你学了武可以自保。

不过在王府中你应该多多忍让,不要和在家的脾气一样,万一惹恼了王爷可就不好了!听到了吗?”

对于母亲的细心嘱咐,为了让她放心,何欣仪自然是答应了下来,可是到了那里就不一定按照答应了的办了。

何父何母依依不舍的把女儿送上了来迎娶的花轿,看着花轿远去和一点都没有喜悦气息,这对何府真是一个讽刺。

何父这个坚强的男人在这一刻也留下了多年没留下过的泪水,他在心里和何母一样都祈求着上天让那云王爷爱上她们家心仪。

可是上天却不让他如愿,送嫁千里,一路晓行夜宿,不几天,何欣仪便开始病了,那天她正沉沉的靠在轿里休息,突然听见陪嫁的丫头惊呼了一声,她不由挑开轿帘,刚想要看上一眼,只只听到一阵“叮……叮……叮……”的响声,转眼已见地上落满了一地的箭支……她还不及回过神来,一只羽箭带着呼啸的风声迎面射来,呐喊冲杀的声音潮水般的骤然涌起,瞬息便充斥占据天地之间,只见一群兵甲之士从这冰天雪地里突然的生出来,好像

天降奇兵一般。

一时间,利器破风的尖啸声,喊杀声,兵器碰撞声,甲胄叮当声,箭芒脱弦声,鲜血飞溅声,利刃斩入骨肉声,脚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咯吱声……沸腾如海,将人湮没在这惊天动地的声音海洋中,将整个冰雪的天地湮灭在这场屠杀之战中……那是一场无尽的杀掳……

赶尽杀绝,何欣仪当时只有这样的感受,她只知道向前跑,一个劲的向前跑着,只希望能远离这个地狱……

远远看见一个青年男子正在取箭弯弓,一箭呼啸而出,直奔队伍里一个领先冲进来正在斩杀中的家丁,嗤的一声,那人应声倒地。那一箭贯脑而过,一箭毙命,端的是好身手,那人似乎感到欣仪在看他,他没有再继续弯弓,而是扶着弓在马上坐直了身姿,冷峻的眉目间映着微寒的雪光,而身上的玄墨色斗篷被风吹得飞扬,露出里面的明亮的淡色锦袍,仿佛一个带着硕大黑翼的战神,远远虽然看不清容颜,却能那样清醒的感受到他清冷的脸上度上了雪色的寒光,宛如死神一般威严和无情。身侧的雪光透出森冷的寒气,而众人的鲜血混着雪水染红了路面……

是谁不想让她安稳的嫁出,是谁要这般追杀千里?

何欣仪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她只知道要向前跑去,直到再也跑不动了,这才无力的倒在了冰天雪地里,或许上天真的认为何欣仪或是凌

罗郡主,命本不该如此悲惨,所以……

这才有了她逆天的穿越……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