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fef4cf7ff5942c9a2584c31203ac7b5,time=160393895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0529725/490529789.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3L51L12&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90529725&page=1&vt=2,signature=4b3e38ab30a4edf83834e72ec2eaad2be3cdb4e6
isshowflow:1,,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10 活着要有梦想

去日如烟,到底是谁的前世今生,何欣仪不用去想,心中已然明了,那是真正的凌罗郡主的故事,只是,绝对不适合,和属于自己。

或许,是因为这个巧合,何欣仪才会重生,才会变成另外一个姑娘,一曲歌了,接踵而至竟然是热烈的掌声。

似乎全村的人都被吸引过来,而唐少寅还在痴痴的望着何欣仪,不知道是为人而痴,还是为曲而陶醉。

“喂。”看到全村的人都在看着,何欣仪轻轻拍了唐少寅一下,“你还好吧。”

毕竟,现场的情况太暧昧了,一男一女单独在一起,而好多人都在看着这里。

不知道的兴许还以为他俩有什么呢。

唐少寅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干笑几声,“奥,好美的曲子,棒极了!”

随即,唐少寅匆匆的告别了,何欣仪望着这个刚刚相识的男子的背影不由一笑,没曾想到他居然还真是个羞涩的大男人呢。

伤势随着时间慢慢的褪去,何欣仪康复的很快。

不知不觉,已经在村子里呆了一个月之久,何欣仪除了帮着王婆子干活,还抽空教唐少寅照顾孩子们,倒也在村里混了一个人熟。

虽然有了50两黄金的救急,但是村子毕竟还是很穷的,大多数人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看着三个小拖油瓶总是穿着不合体的衣服,何欣仪心中是挺心痛的。

“丫丫,过来试试新衣服!”这一天何欣仪刚刚缝补好一件改

制的春天穿的薄衫,这是她专门为丫丫做的。

三个孩子里面,或许是由于年龄最大的缘故,丫丫是最懂事的一个,也是最爱跟何欣仪说话的一个。

“姐姐,好漂亮的衣服。”丫丫看着这件打了几个蓝色布丁的麻布衫,开心极了,似乎有新衣服穿,不管是什么样子的,都会很开心,何况,这还是何欣仪做的呢。

看见丫丫这么开心,何欣仪心中还是有点难受的,“来,丫丫,好好打扮一下,漂亮点。”

无可置疑,丫丫是很漂亮的,何欣仪也坚信将来丫丫一定是个大美女,“是时候赚点钱了。”

这个念头在何欣仪心里藏匿了太久,长久的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那次逃脱的黑白无常不定什么时候肯定还会回来,万一因为自己连累了村人,尤其是这三个可爱的孩子,那该怎么办。

每日劳作,帮助村民们缝缝补补,偶尔弹奏几首曲子,成为了何欣仪生活里的必须,但是村里的人太穷了,甚至病了都抓不起药,总是靠唐少寅去山里摘采。

融入这个世界一段时日,何欣仪也了解了这个时代的背景。

无非是乱世王朝,群雄割据,民不聊生,连年征战的现实情况,这个村子幸好是在隔壁摊上,比较偏远,所以成了无人管辖的地带,其实乱世之中不缺少豪杰,可是却更多的都是平民,而受苦的也就是这们平凡的民众们,所以虽然名义上还属于

大汉王朝,但是大汉气数已尽,这里等了哪家的触手到了这儿,就跟哪里了,而这样平凡的民众们只是希望能在这样的乱世里苟活着,期盼着能有三餐的温饱,唉,所谓的其他,却是不敢想了,或许只有到了这样的时代,才会让人明白平安是福的道理吧。

半个月后,村里果然来了一只骑兵小队,似乎是来寻找什么,何欣仪恰好在王婆子家学习乐曲,只是在门缝上偷偷的观察着。

只见唐少寅在跟一名骑兵长模样的人说些什么,那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随后便是村里的人拿出了四套行装,赫然是半月前惨死的几名武士。

骑兵长似乎临时做不了决定,带着衣物便匆匆离去了,但是何欣仪心中却是有了一丝不祥的念头。

“该不会是那个云王爷吧,万一他得知自己的四名亲信都死在这里,会不会回来呢。”何欣仪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当唐少寅匆匆的找到何欣仪,告诉她,“小妹,此地不宜久留了,那四名死去的官军是王爷的人,看来是冲着你来的,你最好还是离开这里吧。”

唐少寅向来直来直去,何欣仪也理解他的用意,微笑道:“唐大哥,我早就想好了,明天我就去城里发展,专心赚钱,什么郡主之类的,做不做都无所谓,等我有钱了,就把丫丫他们接过去,你要好好照顾他们啊。”

这样说着,何欣仪告诉唐少寅,应该怎样照

顾女孩子,不要裹足,影响发育,小孩子吃饭要洗手,经常喝水不生病之类的。

嘱咐的很细致,却是女孩子的细腻心理,唐少寅虽然是一代英侠,但是也非常受教,对这个不摆架子的郡主更加崇拜了。

当天夜晚,哄睡了三个孩子,何欣仪披上衣服,趁着没有月亮,悄悄起身,就要离开。

她要偷偷的离开了,白天的时候她告诉唐少寅为自己准备一匹马,而傍晚时分,唐少寅便准备好了。

虽然公开告诉大家要明日动身,但是何欣仪觉得还是悄悄离开的好,毕竟让那么多人送自己,自己心理是无法接受的。

风声渐紧,马蹄声踏地有声,何欣仪犹豫的一步三回头,“我真的要离开吗?”

拉紧了拴着棕鬂马的绳索,何欣仪明白,自己必须离开,“无缘无故死了四个军士,这事情很严重的,我再不走就会拖累大家了!”

有些时候,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的,何欣仪就没有办法,无依无靠的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没有分毫的记忆。

现在,何欣仪能够断定,这里不属于任何朝代,而自己所谓的穿越也只不过是另一种意义的死亡,或者说,是新生。

但是,不管怎样,自己的精神意志还在,而且是对前世的记忆,既然精神还活着,那肉体虽然不是自己的,但也证明自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那就拼命的活下去吧。

端正了思想,何欣仪笑靥如花,“

前世我没能把握好一切,现在我要在这里努力,做一个有用的人,这是我的梦想!”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