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8922941011848c187a66dc21ebff96c,time=160117248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1087219/491087238.htm,signature=1d6e48983becad22c175c465b02dd13c73e20867
isshowflow:1,,
桃源山村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大地感应

小黑自床底惊醒,爬出来一看吓得夹着尾巴就跑出了卧室。

很快,小黑脑袋又从门前悄悄的伸了回来,眼睁睁看到一道白光幻化成一道人影,虚空凝立,最后慢慢的融入到小主人的身体中。

“山神再上,让这老天爷下点雨吧,给我们村点活路啊!”

恍惚中,睡梦中的江小烨看到了老村长正在家里焚香跪拜。所跪拜的,是一尊白灰泥制作的山神雕像!

不知道为什么,江小烨感觉心里一阵阵触动。

很快他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了?

就在这时,他脸上一疼,意识醒觉过来。

江小烨睁开眼睛,恰逢看到一对狗爪子正摁着自己的脸,使劲的推。

“小黑,你他吗的受死!”

江小烨顿时暴走了,这死狗不但跑床上来了,居然还用狗爪子抓自己的脸,玩的不亦乐乎!

小黑叫吓尿了,撒腿就跑,心里的委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你要是好好的,我敢上去么?还以为你归西了呢。

不过解释是不行的,逃命要紧。

此时,江小烨才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抓了抓脑袋,怎么感觉自己刚刚躺下,然后就做了几个怪梦?

“大早上的吼什么?”李岚听到自己儿子咆哮声,急忙跑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

江小烨连连摇头,要是被李岚知道小黑敢无法无天跑到床上拍自己的脸,估计小黑不是被链子栓起来,就是晚上被赶出家门去巡山了。

“做噩

梦了?”李岚揉了揉脸道:“我昨晚上梦到自己年轻了,你别说,今天早上一起来照镜子发现皮肤果然好了很多。”

“……”都四十多的人了,江小烨理智的没有嘴贱。

不过他想了一下,心下也有些疑惑,自己刚刚好像梦到老村长在烧香拜山神了吧?为什么会做梦梦到山神呢?

……

小黑一直躲在门外,江小烨出来以后,才小心翼翼的摇着尾巴想凑过来。

它小眼神溜着,察觉小主人心情不错,这才安心的扑上去亲热一番。

“滚蛋!”江小烨一脚踢开小黑,爬床就算了,还敢拍自己的脸了,狗胆子什么时候这么肥了?

清晨的雨山村,随着太阳的升起,已经渐渐有些炎热。天空中万里无云,完全没有一点下雨的迹象。

今年大旱,雨山村的村民自然日子也不好过了,种植的庄稼每天靠喷灌机灌溉,不然都要旱死。

“怎么感觉怪怪的?”

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江小烨心头浮起一丝奇妙的感觉。

仿佛,他和大地之间多了一丝丝奇怪的关联,甚至能察觉到花草树木、蚂蚁昆虫传达出来的一阵阵情绪。

这些情绪虽然星星点点,很是微弱,但绝对清晰!

仿佛是渴望,渴望喝水?

怎么会有这种古怪的念头?

江小烨摇了摇头,感觉自己疯了一样。

地上,一群蚂蚁正在奋力的撕咬着一只肉虫,可怜的肉虫拼命的翻滚。

一只蚂蚁返回了洞穴,仿

佛在交流一般,触角碰了碰,越来越多的蚂蚁爬了出来,甬道复杂的蚂蚁巢穴里,还有体型巨大的蚁后在产卵。

蚁后?蚂蚁巢穴?江小烨愣了,自己看到了什么?

不仅是蚂蚁,还有泥层深处蠕动的蚯蚓,沉睡的不知名的虫子,几只细小的虫子在泥土中觅食……

他看到了,确切来说,是感觉到了。

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

“持吾山神令,得吾传承,福泽一方,造福万物。”

昨夜梦中的话语涌上心头,忽有所感,江小烨下意识伸出手,白光一闪,昨天下午从老鳖身上剥下来,却莫名消失的神奇玉牌此时出现在他的手里。

‘山神令!’

江小烨脑海中忽然闪过一段信息。

“妈……妈呀……发,发达了……”

自己是得到了山神传承?那只老鳖身上的玉牌,居然是山神令!

意念一动,手中的山神令消失的无影无踪。

很快,江小烨就意识到自己多出了一个能力:

‘土地感应:能察觉周遭一定范围土地中的情况!’

“昨天那个梦里,前面出现的应该是山神,是古代的场景。不过,后面可是出现了咱们村的老村长啊……”

江小烨捏着下巴想了一下,然后为了证明什么,立刻朝着老村长的家里跑去。

小黑一看江小烨出去玩了,犹豫的回头看了几眼,还没有吃饭呢?起码也让我吃点东西啊。

不过很快,小黑还是一摇尾巴,欢快的跟了上去。

雨山

村,听名字挺有意境,取自“空山新雨后”,可见以前命名的人可是个文化人。

可是有意境归有意境,现实中的雨山村就是个穷山沟,只有不到一千人口。以前繁盛的时候,也有将近两千人,可因为实在太落后了,青年精壮都跑去发达城市打工、定居,导致村子越来越破败,基本上都是老弱妇孺。

老村长已经古稀之年,做了三十几年村长,本来前些年已经退休了,结果新村长撂挑子不干了,因为没有油水,还麻烦事不少,村长职位没人愿意上,于是他又继续干了。

满是窟窿的泥草墙垣内,老村长正在给院子里的小青菜畦子浇水。

“二爷爷,忙着呢?”江小烨推门走了进来,一脚踢开正对着院子里几只小鸭子呲牙咧嘴的小黑。

老村长院子里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散养的兔子,几只小鸡,一群小鸭,还有一条吐舌头的土狗,种着几块菜田,都用竹条拦了起来,防止被家畜祸祸。

“小烨啊。”

老村长是和江小烨爷爷一辈的,满头银发,老态龙钟,因为没有子女,一辈子心血都耗费在了村子里。

“来的正好,我这里腌的咸菜吃不了,你等一等拿回一些。”

老村长家里有大瓮,每年都会腌制一些萝卜条,咸菜片,酸菜什么的,绝对美味。

“汪汪汪!”小黑一听到吃这个字,立刻来了神,果断摇着尾巴靠了过来,热情的一塌糊涂。

小烨没有理会小黑,而是朝着屋里瞄了瞄,漫不经心的问道:“二爷爷,你知道山神么?”

“山神……”老村长古怪的看了一眼江小烨道:“小烨,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即便在山村里,山神这名词很少有人提起,一般也是叫土地公土地婆,老村长信奉神明,村里人都知道,年轻的时候还被批斗过。

“二爷爷,我说了你别笑话我啊,我昨晚梦到一个拄着剑的老人,头上带着葫芦,穿着古袍白衣……”

话还没有说完,老村长手里的半边葫芦瓢就落在了地上。

“然后呢!”老村长急切道:“还有呢?”

“然后求雨,就下雨了,很多人高呼山神。”江小烨古怪道:“后面我做梦,还梦到二爷爷你在焚香求雨,我感觉古怪,就来看看。”

“不可能!你听说都没有听说过山神,怎么可能梦到?难道爷爷说的是真的?”

老村长喃喃自语。

“小烨,你跟我来一下。”老村长迈出菜畦,腿脚有点趔趄的朝着屋里走去。

老泥屋很矮,昏暗,只有几个竹椅和发黑的桌子摆在明面上。

而正前方,江小烨果然见到了梦中的那白泥灰山神雕像,已经斑驳褪色,旁边还有没有燃尽的香在燃烧。

老村长到了里间,翻箱倒柜一会,戴着老花镜走出来,手中则多了一张泛黄的画卷。

“爷爷死的时候传给我的,说这是他请民国时的画匠,按照曾祖口中的描述

画下来的,你看一看吧。”

老村长的曾祖父?这辈分可真吓人!

江小烨暗暗咂舌,接过慢慢打开,只见泛黄的画卷上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两个行书大字:山神!

而随后完全展开后的画面,却让江小烨头皮发麻。

一位苍老不堪的老人,须发皆白,头戴葫芦吊饰,拄着拐剑,身穿古袍,这不正是自己梦到的山神么?

“我梦到的果然是山神!”江小烨脱口而出。

“山神只是传说罢了,怎么可能是真的呢!”老村长摇头道:“若是真有山神,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山民受灾受难。”

也许山神真的已经坐化了,江小烨心里也有猜测。

老村长情绪很古怪,江小烨离开的时候都没有送送,小黑回头看了好几次,好像在说:

说好的腌制咸菜呢?

-------------------

新书开始更新,求打赏,月票支持~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