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7da1545167da4089ba7d22e6f68c736d,time=1603247879,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5759258/495759419.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3L3L3L8&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cdrrs%3D3%26nid%3D41047813%26srsc%3D2%26page%3D1%26bid%3D495759258&page=1&vt=2,signature=d94cc142c0de6833470310a4952ed84a390dfcc8
isshowflow:1,,
偷偷藏不住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偷偷藏不住
竹已
偷偷

《偷偷藏不住》

竹已/2019.01.22

第一章

烈日炎炎, 蝉鸣声响破天际。

旭日中学二楼的某间教室。

陈明旭站在讲台上, 拿着把教用三角尺讲课。上衣被汗水打湿了大半。

空气热的像是要冒出泡。天花板上的风扇运作着, 发出很大的声响。在这高温下, 吹出来的风似乎都是滚烫的。

底下的学生也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他不免有些暴躁。

“看黑板。”注意到坐在第三排女生的状态, 陈明旭稍稍皱了眉, 尺子拍打.黑板的力道加重, “听见没有!看黑板!”

几个即将睡着的学生猛地清醒,睁大迷蒙的眼,逼迫自己看向黑板。

女生仿佛没听见, 依然低着头,拿着铅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她长着张漂亮而无害的脸,因为年龄尚小, 还有些稚嫩, 更显得可爱。

坐姿端正,气质恬静温和, 看上去就是那种老师最喜欢的听话学生。

——排开此时她把讲台上的老师当成空气的行为。

陈明旭的眉头皱得更深, 嘴里继续念叨着:“角一等于角二, 角三等于108度——”

见题目都快读完了, 她还没有要抬起头的征兆。陈明旭忍了半天的怒火瞬间上了头, 重重地把三角尺拍在桌上。

塑料尺和木桌撞击, 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声音吓得全班同时瑟缩了下,接踵而来的一声怒吼更是让气氛变得僵硬。

“桑稚

!”

被点到名的桑稚抬起头,看了陈明旭两秒。而后把手中的笔放下, 自觉站了起来。

陈明旭按捺着脾气道:“我刚刚说什么了?”

桑稚看了眼黑板上的图, 神情平静:“角四等于72度。”

习惯了她任何时刻都这么一副乖乖学生的模样,陈明旭这次没再被骗到,又拿尺子拍了拍桌面,冷笑道:“我还没讲到那!”

“……”

桑稚开始觉得有点棘手:“那您叫我起来是……”

陈明旭反问:“你说我叫你起来做什么?”

桑稚思索了几秒,猜测着:“您是不会吗?”

陈明旭:“……”

桑稚:“那您叫我起来,是让我教您吗?”

陈明旭:“?”

“我知道了。”桑稚了然,看向黑板,“因为角一等于角二,所以AB平行于CD,两直线平行,同旁内角互补——”

陈明旭忍无可忍:“你这么厉害,我这老师的位置给你当成不?”

被他打断了话,桑稚的神情多了几丝茫然,嘴唇张了张,几秒后才迟疑着说:“可我不能抢您的饭碗呀。”

“……”

场面安静三秒,全班哄堂大笑。

陈明旭火冒三丈:“别吵!给我安静点!”

半大的孩子们依然满脸的笑,教室变得像菜市场一样闹腾,后排有几个少年还笑嘻嘻地起哄着——

“老师,我觉得可以啊!让桑稚带我们班吧!”

“那是不是就可以不写作业了啊。”

“我能不能直接不来上学!”

陈明

旭大吼:“闭嘴!”

“桑稚。”陈明旭重新看向桑稚,呼吸声加重,想让自己不要太失态,最终还是被她气得直咆哮,“明天把你家长叫过来!!!”

-

下课铃响。

陈明旭板着脸,头也不回地出了教室。

恰好是最后一节课,大多数同学提前收拾好东西,扎堆离开。

“你怎么又惹陈秃头了啊?”朋友殷真如一打铃便往她的位置凑,“你不知道他有事没事就喜欢请家长吗?这个月才过半,你妈妈都来了两次了。”

桑稚把桌上的本子塞进书包里,用力拉上拉链:“我都不知道我哪惹他了。”

殷真如瞪大眼:“你不知道?”

桑稚的模样烦躁,嘀咕着:“我不是回答上了吗?”

“你那回答不是故意找揍吗?”殷真如笑出声,“还什么那我不能抢您的饭碗。别说他了,是我也想揍你。”

桑稚低哼一声:“那你跟他一样,都不可理喻。”

“诶,讲真的。”殷真如说,“你怎么不听课啊?而且还老被抓到。”

“你不觉得秃头说话像在催眠吗?”桑稚背上书包,打了个哈欠,“我要是认真听,不找点事做,那我肯定就睡着了啊。”

“……”

有点道理。

殷真如还想些什么,余光注意到校门口站着的几个男生,她话锋一转,提起另一件事情:“对了,你去不去书店?”

桑稚瞥她:“去干嘛。”

殷真如解释:“傅正初约你呀,还有六班的几个男

的,咱们一起去。”

桑稚又问了一遍:“去干嘛。”

“说是,”殷真如想了想,“买皇后雄?”

“……”

皇后雄是什么玩意儿?

桑稚沉默几秒:“王后雄?”

殷真如:“对对对,去不去啊?”

桑稚:“不去。”

“为什么呀?”殷真如轻轻撞了下她的肩膀,暧昧道,“傅正初还挺帅的呀。”

两人并肩出了教室。

听到这话,桑稚神色有些难以形容:“你去医院看看眼睛吧。”

殷真如不服气:“我眼睛怎么了?又不是就我一个人觉得他长得帅!很多人都觉得的啊。”

桑稚点头,再度建议:“那你们可以组团一起去。”

“……”

说完,桑稚从书包里拿出手机。打开短信编辑窗口,她犹豫着,给桑延发了条短信:【哥哥,你好久没回家了。你什么时候回家?你明天能回来一趟吗?我好想你哦TAT】

殷真如没注意她的举动,失望道:“你真不去啊?”

“不去。”

“他们可都在校门口等着……”

“你想去就去吧。”桑稚心不在焉地说,“我今天没心情。”

殷真如:“啊,因为叫家长的事情吗?所以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这次改成叫你爸来?”

桑稚摇头:“他们都不来。”

“啊?为什么?”

桑稚还盯着手机,等着桑延的答复:“我不告诉他们。”

殷真如提醒她:“可你爸妈不来的话,陈秃头也会给他们打电话的。”

“没事儿。”

后面的

一句“我喊我哥来”还没说出口。

短信恰好进来。

桑延:【?】

桑延:【不能哦。】

“……”

-

到校门口。

殷真如跟她道了别,而后走到傅正初那批人的面前。

傅正初的表情淡了下来,盯着桑稚的背影,明知故问:“桑稚不去?”

殷真如点头:“她被老师骂了,心情不好。”

傅正初的眉心一跳:“又被叫家长了?”

殷真如:“嗯。”

“……”

这次数快赶上他的了。

让他这个不良少年的脸往哪搁!!!!!

傅正初在原地定了两秒,突然抬脚往校内的方向走。

另一个男生刘伟祺连忙喊住他:“喂!你干嘛去!不是要买王后雄吗?”

听到这话,傅正初退了回来,狠狠抽了下刘伟祺的脑门:“都叫你多读点书了。”

刘伟祺条件反射地捂着脑袋:“?”

“是皇后雄,傻□□。”

“……”

另一边。

桑稚继续给桑延发短信——怒斥他无情无义,完全不顾他现在还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十三岁妹妹,为了读个大学就抛弃她,让她自生自灭。

等了一会儿。

桑延没有回复她。

又等了一会儿。

绝情的桑延依然没有回复她。

桑稚彻底死了心,坐上回家的公交车,开始斟酌着到家之后应该怎么跟父母交代这个月的第三次请家长。

那怎么说好?

说是因为太过优秀遭到了老师的嫉妒,所以被请家长了;

又或者是,自己在课上的话引起了老师的误会,让他

有了事业上的危机感;

再或者是,天太热了,老师太闲了,无聊就想请家长来喝喝茶……

桑稚烦躁地抓了抓脑袋。

好像都不太行。

一抬头发现已经到站了。

桑稚下了车,磨蹭地往家里的方向走。

进了家门,看到熟悉的环境后,桑稚头皮发麻,更觉得说不出口。

恰在此时,厨房传来母亲黎萍的声音:“只只回来了?”

只只是桑稚的小名。

桑稚应了一声,慢吞吞地脱着鞋子。因为这满腹的心事,也没注意到鞋架上多了一双从没见过的运动鞋。

黎萍再度喊她:“只只,过来一下。帮妈妈个忙。”

桑稚还在思考该怎么坦白,含糊道:“什么。”

“帮妈妈把这盘水果拿你哥房间去。”黎萍从厨房出来,说着,“你哥哥回来了——”

“嗯……嗯?”桑稚一下子恢复了精神,音调都提高了几分,“哥哥回来了?”

“对呀。”

这意外的发展让桑稚不敢相信。

铺天盖地的惊喜情绪在一瞬间冒出头来。冷酷无情的烦人精桑延,在这一刻,在桑稚的心中变成了外冷内热口不对心的完美哥哥形象。

黎萍还在说话:“你进去的时候注意点,你哥哥带了个——”

“好好好!”没耐心再听,桑稚接过水果就往桑延的房间跑,“我知道了!我马上给他送!”

黎萍的手一空,看着桑稚今天格外热情的背影,纳闷道:“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

想到不用被

父母训斥,桑稚情不自禁地弯起唇,用力推开桑延房间的门。

房间宽敞明亮,大片的阳光洒进来。

鼻息里瞬间充斥着温暖的气味。又在顷刻间,浓郁的烟草味扑面而来,有点呛鼻,桑稚忍不住咳嗽了下。

她皱着张脸,往房间内扫了一圈。

光弱之处,清瘦的男人窝在电脑桌旁的沙发,低眼看手机。他背对着光,模样隐晦暗沉。单手搭在沙发侧,修长的手指夹着根烟,还燃着猩红的光。

体型和桑延有点相似。

却出乎意料的陌生。

桑稚的脚步停住,犹疑地眨了眨眼,口中的“哥哥”两个字还没喊出来。

男人抬起了头。

她也在这一刻看清了他的模样,莫名屏住了呼吸。

男人的神情寡淡,五官轮廓利落分明,脸上带着不达眼底的笑意,看起来温和却难以靠近。

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浅棕色的瞳仁。眉眼敛起,带着点勾人的意味。

跟她哥哥那双深黑色的眼睛完全不同。

本以为会见到她哥哥,可却见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她哥哥还不见踪影。

一时间,桑稚的脑子短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场面仿佛定格住。

两人都停在原地,没有多余的动作。

没过多久。

男人重新垂下眼,慢条斯理地把烟摁灭,神情懒散。他似乎并没有说话的欲望,沉默着起身开窗通风。

看着他的举动,桑稚不知所措地喊。

“……哥哥?”

听到这称呼,男人动作一顿,

挑了挑眉。他盯着桑稚,直勾勾地,桃花眼带着温柔的色泽,还多了几分玩味。而后,他弯起唇角,拖腔带调地应了声。

“嗯?”

“……”

这个回应像是一道雷劈到了桑稚的头上。

那些不明朗的事情,在这一瞬被她脑补的想法描绘出一道道清晰的痕迹。

几个月没见的哥哥。

再见到的时候,就变成眼前的这个样子。

她完全不敢相信,仿佛石化了,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个字:“你、你……”

停顿几秒。

桑稚艰难地咽着口水,小心翼翼地把话说完:“你整容了吗?”

“……”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