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d0509dddad004b1f8cd9a20ed93abd20,time=1603246043,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5759258/49575942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3L31L3&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cdrrs%3D3%26nid%3D41047813%26srsc%3D2%26page%3D1%26bid%3D495759258&page=1&vt=2,signature=966bc8d573070b274c3632606f63bdcade079a79
isshowflow:1,,
偷偷藏不住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偷偷

盯着她看了半晌, 男人似是想到了什么, 眼里划过一丝荒唐。随后, 他的兴致莫名上来了, 敛了敛眉眼, 刻意压低声线:“嗯。”

“……”桑稚无法冷静了, 接近崩溃, “爸爸妈妈同意?”

又安静了几秒。

男人舔了舔唇角,话里含着笑:“整得好看不就得了?”

话音落下,桑稚又是一愣。

跟桑延的声音相比, 这个声音显得清润了些,说话的时候,尾音会拖长, 听起来暧昧又缱绻。

跟她哥哥那总是冷冰冰欠揍的声线和语气。

完全, 一点,都不同。

“小孩。”他低笑着, 继续说, “过来看看哥哥整得好不好看?”

桑稚瞬间察觉到不对劲的点。

在这个时候, 她的身后有了别的动静。传来门打开的声响, 而后是鞋子拍打地面发出的撞击声。

桑稚下意识回了头。

瞬间看到了桑延的脸。

男人肩宽窄腰, 比几个月前瘦了一些。头发湿漉漉的, 肩上搭着条毛巾,似乎是刚洗了澡。看到桑稚,他的嘴角一扯, 拿起她手里的水果盘上的叉子, 戳了块西瓜便往里走。

像是见了鬼似的,桑稚颤抖地喊着:“哥、哥哥。”

“怎么?”桑延瞥她一眼,咬了口西瓜,“又被我帅到了?”

“我……”

还没说完,身后男人忽地笑出声,打断了桑稚的话。

桑稚难得有种手忙脚乱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往他的方向看。

映入

眼中的,是比窗外的阳光,还要亮眼的一个存在。

男人的眉眼舒展开来,模样少了几分不近人情。眼尾上挑,浅色的眸子里泛着细碎的光,含着春色,活脱脱一个勾人魂的男妖精。

桑稚的心跳在顷刻间停了半拍。

仿佛就这么中了招,轻易地被摄了心魂。

以为他是在嘲讽自己的话,桑延看向他:“段嘉许你笑个——”

因为桑稚的存在,桑延没把后面的几个脏字说出来。他换了个话题,拿起一旁的手机,打开短信界面,朝着桑稚晃了晃。

“小鬼,又闯什么祸了?”

上面显示的是他们刚刚的对话。

那短暂的心空般的情绪,因为被桑延打断,在一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桑稚立刻反驳:“我哪有闯祸。”

桑延盯着她,眉毛扬起:“没有最好。”

“……”桑稚有求于他,只能硬着头皮说,“但是,哥哥,我有点事……”

在场还有个从没见过的陌生人,桑稚往他的方向瞅了瞅,又看向桑延,眼神里带了暗示的意味,欲言又止。

桑延只当没看见。

随后,这个陌生人开了口,语气饶有兴致:“桑延,这你妹?”

桑延走到床边坐下:“难不成还能是我女儿?”

“……”

桑稚礼尚往来般的也问了一句:“哥哥,这人是谁。”

桑延言简意赅:“舍友,段嘉许。”

“不认得我了?”段嘉许说,“刚刚不还叫我哥哥?”

这话让桑稚回想起她刚刚傻乎

乎的想法,强绷着的脸瞬间垮掉,看起来有些懊恼。

桑延轻嗤一声:“倒是亲热。”

说话的期间,段嘉许已经走到桑稚的面前,半蹲下来。他认真与她对视,浅色的瞳仁似温柔又似蛊惑:“我叫段嘉许,是你哥哥的朋友。”

桑稚别开眼,表情有些不自在:“哦。”

一本正经地对一个半大的小朋友做完自我介绍,段嘉许侧头,又恢复了往常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桑延。”

桑延眼也没抬,继续玩着手机。

段嘉许问:“看来我跟你长得还挺像?”

这什么话?

桑延动作停住,抬头:“你照照镜子。”

“那。”段嘉许接过桑稚手里的水果盘,“这小孩儿刚刚怎么问我——”

“……”

顿了两秒。

段嘉许又笑了一声:“是不是整容了?”

“……”

短暂的沉寂后。

桑延凉凉道:“什么意思?”

“哥哥!”怕惹桑延不高兴,他就不帮自己去见老师了。桑稚连忙扯开话题,“你不是说不回来吗?”

“小鬼。”联想起桑稚刚刚的表情,桑延面无表情地说,“你觉得他是我?”

“……没、没。”

“还觉得是整容过后的我?”

“……”

“你这想法怎么来的?”桑延向来自信心爆棚,语气骚包又恶劣,“我整容?而且还整成他这样——”

见他似乎没完没了,桑稚的脾气也上来了:“你想整成他那样的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

“妈妈又没跟我

说你带朋友回来了。”愤怒将桑稚打回原形,露出原本无法无天的模样,“而且房间里就只有这个人在,我有这个想法不是很正常吗!”

桑延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声音小点。”

桑稚板着脸:“我为什么得小声点,我又没有影响到别人。”

两兄妹对峙着。

桑延丝毫没有要退让妹妹的自觉,继续火上浇油:“影响到我了。”

见这争吵似乎要越演越烈。

段嘉许主动缓和气氛,朝桑稚招了招手:“小孩,过来吃水果。”

有朋友在,桑延也没兴致再欺负这个总处处跟他对着干的妹妹。他看了眼手机,对段嘉许说:“你要不要洗个澡?洗完回学校了。”

“不了。”段嘉许戳了块西瓜,递到桑稚的面前,“把水果吃完再走吧。”

桑稚抿了抿唇,下意识看了眼段嘉许。

这一刻,刚刚与桑延那幼稚而又难看的争吵浮现在眼前。再加上,这个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大哥哥,刚刚还那么无所谓地把她丢脸的事情抖出来。

委屈又难言的情绪浮上心头。

有了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她的脸颊不受控地开始发烫,热辣辣的,眼周也有了酸涩的感觉。

开始觉得很难堪。

桑稚沉默接过,鼻尖仿佛被什么东西堵着了,热气往上涌。用尽全力憋了好半天,喉咙里还是不受控地冒出了一声哽咽。

段嘉许的动作停住。

桑延也听到了,抬起眼:“……不是吧。”

这话

就像是魔法一样。

一落下,桑稚的泪珠子就被解除了封印,疯狂的往外掉。压抑着的哭声也在一瞬间放大,在房间里回荡着,顺着墙壁传到客厅。

“……”

两个大男人同时僵在原地。

听到声音,黎萍立刻从客厅走了进来:“怎么回事儿?”

桑延的反应很快,厚颜无耻道:“段嘉许,你怎么能欺负我妹呢。”

段嘉许的神色生硬。

他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不是自己把这小孩弄哭了。

没等他说出解释的话。

下一刻,桑稚扯住他的衣服下摆,躲到他身后,看起来格外害怕。她看向黎萍,还抽抽噎噎着,另一只手指着桑延:“妈妈……呜呜呜…哥、哥哥……”

黎萍看向桑延,眼神凉飕飕的。

桑稚的哭声更加悲切:“哥哥打我……”

桑延:“……”

-

小朋友哭起来委屈巴巴的,豆大的眼泪直往下掉,像是要砸到人的心上。很少见桑稚这么哭,黎萍瞬间没了立场,温柔地哄了她几句,而后变了脸,把桑延拉到客厅教训了一通。

门随着他们的动静打开,又合上。

气氛因少了一个人而冷下来。桑稚松开段嘉许的衣服,哭声渐收。

段嘉许回过头看她。

小姑娘的年龄还小,发育的也不如同龄人好。身高还不到一米五,才到他的胸前。眼睛很大,此时红通通的,还抽着鼻子,看上去

就像是只兔子。

随后,她可怜兮兮地咬了口西瓜。

哭声彻底止住。

段嘉许笑了,也没问她为什么哭,在桌上抽了两张纸巾:“不哭了?”

情绪随着哭泣散去,桑稚的心情好了大半,却仍有丝丝羞耻残留。

她垂着头没说话。

两人身高差距大,段嘉许干脆弯下腰来,用纸巾给她擦眼泪:“一会儿自己去洗把脸。”

桑稚习惯被人这样照顾,也没躲开。

沉默中。

桑稚脑海里突然浮起一个想法。

一个对于陌生人来说,肯定很突兀的想法。

想了好一会儿,桑稚磨蹭地开了口。她还没开始变声,因为刚哭过,说话时带了点小奶音,格外可爱:“哥哥,你要走了吗?”

段嘉许眼睫一抬,嗯了声:“怎么?”

“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

“对。”桑稚小声说,“明天。”

段嘉许轻笑:“怎么就问起我的时间了?”

他不明确说有时间,桑稚也说不出口:“就、就是……”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又扯回了原来的问题,这次还讨好性的加了个称呼:“哥哥,你明天有空吗?”

段嘉许垂下眼,懒散道:“如果哥哥明天没空呢?”

桑稚急了:“不行!”

刚刚惹了桑延,他肯定不会帮她了,现在眼前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人。

她捏了捏拳头,干巴巴地威胁着:“你一定得有空,你没空我就…我就告诉我妈妈你俩一起打我,男男混合双打……”

……”

还男男混合双打呢?

段嘉许轻扯了下嘴角:“小孩,你怎么不讲道理啊?”

桑稚看他一眼,没什么底气地说:“我还小。”

“嗯?”

“还不懂怎么讲道理。”

“……”

行吧。

段嘉许似笑非笑地:“你先告诉我,你明天要做什么。”

桑稚犹豫了下,温吞地说:“你能不能假装是我哥哥,亲的。”

段嘉许挑眉。

“然后明天。”她觉得有点难以启齿,声音随之低下来,“去见一下我的老师……”

段嘉许明白过来:“被叫家长了?”

桑稚沉默下来,像是在默认。

“原因是什么。”

想起自己在车上想的理由,桑稚不知道说了他会不会相信。她挠了挠头,迟疑道:“我可以不说吗?”

“可以。”

没等桑稚松口气,段嘉许又不甚在意地补充了句:“那哥哥明天没空。”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