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2b746aeab654509af6d64f7a814b3e2,time=1596635764,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6032841/496033083.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3_1_L5L1L8&nid=41123440&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590002006%26nid%3D41123440%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6032841&page=1&vt=2,signature=6690108013655875ab3512c3e18c0e3b2d33a4d0
isshowflow:1,,
布衣神探:被嫌弃的十年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布衣神探:被嫌弃的十年
御风楼主人
楔子 出狱

酷暑炎炎,钧州市西北郊一条宽阔的柏油路上,一道长长的人影映在地上,缓缓蠕动。

那是个盯着烈日踽踽独行的男人。

他的衬衣、长裤样式都很老旧了,看上去甚至有些不大合身,他的头发很短,几乎像是一个光头,他走的很慢,姿势也有些奇特,左腿迈步的幅度大些,右腿迈步既轻且小,像是有些问题,但又绝不是瘸子。

北方的七月正午,阳光极毒,肉眼能在空中看得见扭曲的热气。他额头上、脖子上全是汗水,微微发黄的衬衣后背也被浸透了,但是他却没有畏惧,提着一个破旧的布袋,胸挺的很直。

他手里攥着一张释放证明书,不时会拿起来看一眼,目光复杂又深刻。

身份证上的名字是“袁达可”。

一辆出租车从后而来,跟在了袁达可的身后,司机摇下车窗玻璃,冲他打招呼:“坐车不?”袁达可站住了,看着那出租车,迟疑了一阵,还是坐了上去。

“这块儿可不好打车。”司机笑问道:“去哪儿?”

袁达可的声音有些艰涩:“去范家湾。”

司机又问:“范家湾哪儿?”

袁达可捏紧了身份证,思索着,许久,才说道:“村口就行。”

“村口?”司机转过头来,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袁达可又连忙说道:“范家湾小学附近,也行。”

“大哥,范家湾六七年前就拆了,现在是个大社区,

哪儿还有村口,还有小学啊?”司机嘀咕着,忽然间目光一闪,又忍不住瞥了他一眼衣着和样貌,蓦地醒悟,讪笑道:“大兄弟,你不会是刚从那里面出来的吧?”

袁达可的脸色稍稍发白,没有做声。

司机明白了,说道:“我说的,大晌午头的你也不嫌热,在这么偏的路上晃悠,这片有个监狱嘛,也亏是我从夏州跑长途回来走这里,要不然你连个车也打不着。大兄弟你别介意啊,我不歧视你们,出来了,那就是洗心革面改造好了,我一视同仁。”

袁达可紧绷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

司机又问:“家里怎么没有个人来接你?”

袁达可嗫嚅着,也不知道是无话可说,还是不想回答。

司机却相当健谈:“你因为什么事儿进去的?”

袁达可的脸色突然变的煞白,出租车驶进一道树荫,日光从树叶缝隙里投射下来,刺的他猛然闭了眼睛。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全然暴在太阳下了。

光芒更加刺目。

“说说嘛。”司机显得好奇极了:“出都出来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对了,你有钱没有?”

袁达可紧巴巴的说道:“有。”

司机笑道:“到底犯的什么事儿?只当闲聊嘛,路还远着呢,咱俩聊着天也免得瞌睡,我这都属于疲劳驾驶了。”

袁达可依旧是没有吭声。

“你不说,我自己猜猜啊。”司

机道:“范家湾都拆迁了那么多年你都不知道,这说明进去的时间可不短啊。看你穿的这衣裳,得是八九年前的。你这文质彬彬的,看样子可不像是坏人,贪污了?”

袁达可的声音有些喑哑:“不是。”

司机道:“行贿了?”

袁达可沉声道:“没有。”

“诈骗?”

“不是。”

“那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开车撞死人了!”

袁达可忽然烦躁起来,他扭头盯着司机:“你别猜了,我是强*奸罪,判了十二年,减刑两年出狱!”

司机一下子愣住,险些去踩刹车。

他忍不住瞥了袁达可一眼。

这样的人居然是个强*奸犯?

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白净斯文,举止稳重,言语也不粗俗,居然还能干出那种事情来?

真是人不可貌相。

车里终于安静了片刻。

不过五六分钟,司机又开口了:“大兄弟,听说你们这号犯人,在里面是最不受待见的那种人,里面的牢头啊,狱霸啊碰见你们这号,就会毒打、虐待你们,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没有。”袁达可把身份证放进了口袋,左手捏着右手的指头,目光看着前方,有些茫然。

“大兄弟,你以前是做什么的?看着不像是没有文化的人啊。”

“教师。”

“我就说看着像是知识分子,哎呀,你不会是对自己教的学生下手了吧?说实话啊,现在你们——”

“停车!”袁达可终于是忍耐不住,忽然喝了一声:“让我下去!”

“嘎”的一声,车停了,袁达可粗暴的推开车门,下去了。

司机摆摆手喊了声:“对不住啊兄弟。”飞快的跑了。

袁达可停止了从兜里掏钱的动作,看着司机远去的方向,有些发呆。

路还有很远,但是街道已经不荒凉了。

袁达可一边走,一边询问路人,两个多小时后,他看到了一排排高大的楼栋,街面上一根路牌清晰的印着“范家湾路”。

没有村子,没有低矮的民房,没有坑洼的路面,没有溜街串巷的土狗,也没有范家湾小学了。

十年,沧桑巨变。

袁达可在路边呆立了许久,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渴了。

孙家湾社区门口,有个小商超,袁达可走了过去。

商超前面的广场上,搭着几个遮阳伞,伞下是几桌打麻将的人,电风扇吹着,瓜子嗑着,还有冰镇的啤酒摆着,悠闲惬意。

袁达可进了店,胖胖的老板娘坐在柜台里面玩手机,白色的体恤透湿,显出饱满的轮廓来,袁达可咽了口唾沫,说道:“我要一瓶水。”

“自己拿。”老板娘指了指冰柜。

袁达可怔了怔,走到冰柜前,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饮料,不觉眼花缭乱,他回头问道:“我要金泉。”

“金泉?”老板娘抬头笑了起来:“早倒闭几

年了!你这人——”老板娘突然看清楚了袁达可的脸,笑声便戛然而止。

“你,你是袁老师吧?”老板娘吃惊道:“你出来了?”

袁达可也认出了老板娘,十年前,她在范家湾小学门口开代销点。

“哎,你们快来瞅瞅,是谁出来了!”老板娘起身招呼了起来:“袁老师出来了!”

门口打麻将的人都扭头观望。

袁达可瞬间看见了无数种表情。

惊愕、厌烦、疑惑、恍然、悚惧、嫌弃、讥讽、悲悯……

一道道目光如刺一样扎了过来,袁达可感觉那在阳光下暴晒了数个钟头的头皮似乎要炸裂开来,他终于低下了脑袋,惶遽着匆匆离开,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迅捷速度!

“袁老师,你不要水了!?”老板娘在他背后喊道:“没有金泉,有山泉啊!”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