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7ab4111ccd547a0a0de06614c42b882,time=1596932559,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6879187/496879198.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3_1_L2L4L8&nid=401045270&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045270%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6879187&page=1&vt=2,signature=4c08144d5f2df297912677b09820effd44525c70
isshowflow:1,,
重生空间:八零彪悍小媳妇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重生空间:八零彪悍小媳妇
青果子
第一章 死而复生

第一章 死而复生

      迷迷糊糊的,夏天觉得有灯光照在脸上,刺的眼睛有些不舒服,她想睁开眼睛看一下,可是眼皮沉沉的,眼睛怎么都睁不开。

耳边却传来乱糟糟的声音,有狗叫声,鸡叫声,还有好些人的哭声。

这到底是哪里?

夏天一下子想不起来。

       正懵懵懂懂之际,突然,床边传来哭声,“夏天,是妈没用,是妈不好,保护不了你,看着你被人活生生的逼的跳河,老天爷,你真是不长眼睛……”

“妈,别哭了,咱们家天天一定会没事的。”

“没错,妈,大姐平时那样不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就这么丢下我们不管的,都怪伯娘和夏晚那几个贱人。”说话的女孩子恨得牙痒痒,巴不得将那口中的那两母女千千刀万剐。

夏天努力睁开眼睛,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站在自己床边的几个人哭的伤心欲绝,她愣住了。

此时的她躺在一个陌生而又带着几分熟悉的房中,房里光线不好,点着烛火,墙壁上是刚刷过的石灰,仍透着浓浓的石灰气味,猛一吸气,石灰味呛得她连连咳嗽。

此刻,她的床前站着好几个人。

坐在床边的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的灯芯绒的衣服,黑色已经被洗成了灰白色,是自己亲妈周月红。

床头的小女孩子,也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十五岁的模样,眼中充满了愤怒,是自己的妹妹夏小玉。

站在床尾的两个

男孩子,顶多二十出头,也一脸着急的盯着自己,两人便是她的两个哥哥,夏春宝和夏卫宝。

在门口处,还站着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是她的亲爸,夏国平。

这些都是她嫡亲的人,她都认识,只是,他们怎么都这样年轻。

明明,夏国平和周月红两人今年都七十多岁了,两个哥哥都差不多五十岁了,就连妹子夏小莲都四十多岁了。

而她自己……

夏天飞快的低头,看着自己撑在床上的一双白嫩的手,顶多是十七八岁女孩子的手,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夏天心中狂跳了一下,激动的抓住周月红的手,出声问道,“妈,现在是哪一……”

   话没说完,她的眼神就停在墙上的挂历上和一个挂着伟人头像的图纸上。

1980年,10月21号。

现在是80年?

那么她是重生了?回到了她十八岁的时候?

也就是说她还没有被家里的亲人陷害,还没有嫁给王二牛,她的人生还可以选择?

也不知道为何,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夏天的脑子“嗡”了一下。

瞬间,前世,今生,所有的记忆如滔滔不绝的浪花涌进她的脑海里。

没错,她重生了,回到了十八岁的时候,正好是她被家中的亲人陷害,被逼着嫁去王家的那一年。

只是上一世,她十八岁的那年,因为和堂姐夏晚喜欢上了同一个男孩子陈涛,夏晚极其不乐意,为了陈涛,便和她那毒如蛇

蝎的父母以及奶奶想了一个法子,把她骗去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让村里的老流氓王二牛给糟蹋了,而且事后还特意喊陈涛来捉奸。

陈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知道她被人糟蹋后,连慰问一番都没有,只是几天的时间,就转头就和夏晚在一起了。

而夏晚那一对父母有意无意的把这事情在村里到处散播,这个年代,一个女人的名声是多么重要,村里人知道她是个破鞋之后,都疏远了她,没办法,懦弱的父母最后只能将错就错,竟然把她嫁给糟蹋她的老流氓。

  王二牛当时已经四十多岁了,因为整日游手好闲,在村里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而且家里还有个厉害的老娘,所以一直娶不上媳妇。

夏天上辈子嫁给王二牛,真是受尽了人间所有的磨难,日子过的生不如死,最后在四十多岁的时候,以极其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就是在自杀的时候,她竟然重生了,而且还重生回到了没有嫁给王二牛的时候。

上天对她何其的怜悯,竟然让她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只是,想起上辈子那段痛苦的岁月,夏天捏了捏拳头,眼里已经是模糊一片,心头是抑制不住的愤怒,如果可以,她要把夏晚那些人一个个千刀万剐。

但现在,面对着围着她的家人,更多的是无可适从。

上辈子,她之所以落到那个地步,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家人的无能

和懦弱。

不能保护她,还亲手把她推入了火坑。

见夏天突然睁开了眼睛,而且还能说话了,一屋子人眼里闪过惊喜,都急忙凑上来,焦急的喊道,“夏天。”

“大姐。”

夏天看着她们,一下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随意出声问道,“妈,我这是怎么了,你哭什么。”

周月红看着自己的闺女,口中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她怎么都没想到,因为自己的软弱,自家婆婆和大嫂几人竟然把自己的大闺女差点逼死。

她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母亲,对不起自己的孩子。

她原本想和夏国平带着另外几个孩子去给大闺女讨个公道,可是还没开口,已经被人给打了回来,她性子软,嘴巴又笨,夏国平更是老实的只有受欺负的份,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夏天,你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周月红有些慌张的问道。

其实她心里倒是宁愿希望女儿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不然依着自家闺女的性子,知道自己差点被人糟蹋,指不定又会自寻短见。

“爸妈,到底出了啥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跳河的时候伤到脑子了,不太记得了。”夏天想试探下一下周月红和夏国平两人的态度。

她知道这两人是个懦弱无能的,不管什么样的情形,在那些所谓的家人面前,都只知道一味的退让和迁就,最喜欢说的话是,“都是一家人,不要太过计较,吃亏是福。”

她倒是

要看看,如今她被人逼成这样,他们还会不会这样说。

只见周月红和夏国平对看了一眼。

夏国平长长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走去外边的墙角那蹲着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